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三十一章嫩紅櫻唇香甜津液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小子,你夠有種,竟然敢在警察局鬧事1 「你……你們要幹嗎1 林峰似乎是聽到鄭平的聲音,才驟然間,發現幾人湧現在自己身邊,裝作一臉恐懼地望著一臉凶神惡煞般的望著本身的四人道。 ...

李一寧只感受到林峰的一隻手在自身的小腹上牢牢地摟著,而另一隻手,卻是摸上了自身的大腿,來回的摩挲著。

那一隻手就彷佛帶著電流一般,每一次輕輕的轉移,都讓李一寧不由得一陣戰慄。

下意識的,她不由得嬌吟一聲:「喔1

隨即,李一寧羞澀難當,俏顏簡直要滴出血來,她緊張而又有一些期待,然而,最終照樣是少女的羞澀,克服了期待。

「林峰,不,不要1

李一寧羞澀的呢喃道。

林峰並不說話,只是不息的輕輕撫摸著李一寧那嫩滑修長的大腿,逐步開始往上轉移。

同時,林峰的嘴,便輕輕吻了吻李一寧那圓珠一般的耳垂,又吹了一口熱氣。

「喔1

李一寧的雙腿,頓時不由得夾緊了,渾身也得牢牢的。

看著美人那嬌羞難耐的容貌,林峰再也不由得,忽然一把將李一寧抱了起來,放在剛才鋪好的床上,整個人便直接壓了上去。

李一寧仰躺在林峰的身下,她彷佛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事情,羞澀的閉上雙眼,卻不再反對。

她那長長的睫毛輕輕的發顫著,小嘴輕輕張開,吐氣如蘭。

林峰吻了下去,含住了李一寧那嫩紅的櫻唇,自私的吸吮著小嘴中那香甜的津液,大手不息的在李一寧的身上來迴轉移著。

濃濃的情愫在兩人之間升起,一時間,兩人都情動不已。

林峰自私在李一寧的小嘴和嫩白的脖子上親吻著,他正想更進一步,卻猛然傳來了一陣扣門聲:「咚咚咚1

「啊1

李一寧驚叫一聲,匆忙推開了林峰。

「有,有人來了。」

李一寧說完,便有些害怕起來,今天父親在家裡,不會是他來敲門吧。

這時,卻見到房門外的人進來了,林寶兒從外面進來后,她有一點羞澀的說道:「你們倆玩夠了嗎?我在外面都聽到了。」

林寶兒說完,李一寧的面色一紅。

一夜無語,第二天,南一學院。

林峰要上學去了,他又開始頭痛起來了,跟著林寶兒與李一寧進入學院。

不久后,一節英語課很快便過去了。

「下課,大家休息一下。」

而這時,他的目光偷眼瞥到,旁邊的鮑山四人的目光中。

林峰的目光中浮起一絲淡淡的不舒服。

這時,鄭平奮勇當先的走在前面,來到林峰的面前,他冷視的看了一眼,冷哼了一聲。

鄭平是鮑山的手下,是一個厲害角色,學過一點武術。

他的目光中一臉怨毒的望著林峰,咬牙切齒道:「小子,你夠有種,竟然敢在警察局鬧事1

「你……你們要幹嗎1

林峰似乎是聽到鄭平的聲音,才驟然間,發現幾人湧現在自己身邊,裝作一臉恐懼地望著一臉凶神惡煞般的望著本身的四人道。

「要幹嗎?」

鄭平看著林峰臉上恐懼的神態,嘴上發出一絲嘲笑。

手上,頓然抽出了一把閃閃發亮的彈簧刀,使勁的在他旁邊的桌子上一刺,嘴裡猛的大吼了一聲道:「老子今日要廢了你1

旁邊的三個人,也是一臉兇殘的把林峰,可以逃脫的道路,都給堵死了。

教室里坐在附近的學生們,全都紛紛踴躍的往旁邊讓了開去。

他們把空間給鮑山他們讓出來了,然後站在了人群兩邊,和教室里的其它人一起圍觀著事情的發展。

對於鄭平的那一聲特別兇殘的大喝。

「你……」

林峰看著眼下亮堂堂的彈簧刀,神情狠厲。

「別廢話這麼多了,廢掉他一隻手吧。」

鮑山冷冷的看了一眼連話都已經說不出的林峰,向鄭平淡淡的說了一聲。

「是,鮑少。」

鄭平看著林峰這一種神色,聽到鮑山發話了,登時,一把手上的彈簧刀,冷冷的瞪向林峰。

「你們……你們別瞎攪亂了,這裡是教室,這麼多人看著,殺人是犯法的1

林峰看著鄭平,持著亮堂堂的彈簧刀,目光森冷的向本身望來,登時著急了起來,大聲的喊道。

「哈哈……」

「真是笑死我了,犯法,哈哈…笑死了,鮑少,我不行了,多久沒有人在咱們面前說犯法兩個字了?」

聽到林峰慌亂的喊叫,幾人不再由得的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手裡持著彈簧刀的鄭平更是笑得前仰后翻,笑了好一會,才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群,感覺到世人恐懼的目光,便轉過頭來了。

他的眼光落到林峰的身上道:「你喊呀,我倒要看一看,今日有沒有人敢過來救你。」

林峰的目光,也望了一眼周圍的弟子人群,目光深處,閃過一絲淡淡的凄楚。

眼下的這一些人,這一些正值青春期的學生們,卻是已經冷血至此,對於強權,恐懼至斯,對同窗之辱視而不見。

不遠處的一張書桌上,目光望著那一邊被圍成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群,臉上也沒有了平時的熱情。

他的眉心靜靜的皺了起來,似乎想要說什麼,又有一些遲疑。

當鄭平布滿了囂張,霸道的吼聲,再一次響起的時候,有一個人奮力擠進了教室。

「哼,你們不要欺負我的兄弟1

一個如雷鳴般的聲音,已經當先一步,從教室的後門的方向響了起來,所有人聽到這一個聲音,都不由得愣住了,目光油然而生的,便向著門口望了過去。

林峰的目光,也望向了附近教室的後門。

只見胖子兩眼腥紅的站在教室的門口,手裡持著兩塊大板磚,肥碩的身形,看起來,倒也頗有幾分氣魄。

看到胖子的身形,林峰笑了,嘴角暴露出了一絲髮自內心的微笑。

總算在最後一刻,胖子沒有令他灰心,他抓住了最後的機遇。

「喲,這不是胖子么,怎麼,你胖子還挺有義氣的么,這樣子兒,還挺有范的呀,***1

旁邊的瘦高男,看著頓然湧現的胖子,嘴角浮起冷視的神態。

他陰惻惻的一笑,言辭間神色一沉,一腳便狠狠的對著胖子那肥碩的肚子,便踢了過去。

「啊1

胖子方才感覺到所有人目光時,倒是十分受用的,可是看到瘦高男陰惻惻的一笑,便登時整個人蔫下來了。

他嘴上一陣哆嗦,手上抓著兩塊板磚的手,都開始顫動了起來。

眼看著瘦高男一腳踢向自己肚子,登時,便心中一陣後悔,方才怎麼就這麼激動,就想到要回頭呢,這不是犯賤嗎?

腳尚未踢到,他的口裡已經發出了一聲慘叫了。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看到胖子的樣子,眼裡都不由得無語的一個鄙視的神態。

剛剛他們還在意料著,會不會上演著一場龍爭虎鬥呢。

林峰看著胖子這丟人的樣子,也不由得一陣無語,不過這時,他也不想再藏私了。

在瘦高男的一腳就要踢到胖子的時候,他的身形立刻一動,當先在胖子的面前,一腳向著瘦高男的腳踢出去。

「嚓1

兩腿相交,只聽到一道聲音,瘦高男猛的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便倒在了地面上。

而林峰則是一臉淡然的站在那邊,彷佛方才踢出一腳的,並非他。

看著林峰露出的這一手,旁邊的三人,登時,臉上皆是一驚,站在鮑山旁邊的男子,更是瞳孔一陣的收縮,行家一下手,便知有沒有,方才林峰的這一腳,看似平平無奇,卻威力不凡。

他誠然看不出來,這究竟是有多大的力量,可是他終究也是練過腿功的,他最少看得出來,這一腳的力量絕對不小,並且,出腳的技巧,角度,無不妙到毫顛!

「原來,你果然是一個高手,我倒是看走眼了。」

鮑山的瞳孔,也在此時一陣收縮,目光變得越發森冷的望向了林峰,他回顧起本身之前,不停被他勾引。

他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種古未有的,比之前更甚的怨恨。

二十年來,從來都是他玩別人的,可是這兩天,他卻被眼下這一個小子,徹底的調戲了。

「假如你們現在滾蛋的話,我或許可以放過你們。」

林峰淡淡的望著鮑山。

他能感覺到,鮑山貌似語氣下面,潛藏的無可比擬的怨恨。

他可以明白,任何一個像他何等的自視甚高的人,在發現被人耍了以後,多少會有一些怨恨的。

可是他並不在意,事先並非他先去惹的,是他們先來惹他,並且步步相逼的。

聽到林峰的話,教室里登時一陣的嘩然。

林峰居然叫鮑山他們滾蛋!

太囂張了!

這是圍觀眾們的心中最深的聲音。

「哇靠1

胖子也是一臉目瞪口呆地望著神態淡然的林峰,猛然之間,林峰的身影彷佛又剎那升高了幾丈。

鮑山尚未有什麼反應,旁邊的鄭平已經手裡持起彈簧刀,便猛的向著林峰刺了過來,他們什麼時辰,被人這麼凌虐過?

從小到大,哪一次不是他們讓自己滾蛋的?

「小心1

看著鄭平似乎已經瘋了一般的持起小刀向林峰刺去,人群登時,便響起了一陣的驚叫聲。

林峰看著鄭平持著小刀,神態猖狂的向本身刺來,嘴角浮起一絲恥笑,看都不看,抬腳便又是一腳踢了出去。

「啪1

鄭平那看起來壯得像頭小牛般肥碩的身軀,剎那飛了出去,砸向了人群的一個方向。

「啊1

人群中正一臉著急的看著場中的戲呢,沒想到鄭平頓然向自己飛來,登時驚叫了一聲,讓開了。

所以,鄭平巨大的身軀,便直直的砸向了書桌。

「嚓1

伴隨著嚓的一聲,鄭平砸在椅背上,發出了一聲痛楚的慘叫聲。

就在所人尚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之際,只聽得又是幾聲,幾道身形又被踢飛了出去,在天空劃了一個弧線,摔向人群的方向。

人群徹底的震驚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再也沒有了半點的力氣。

他的眼睛里,全部都寫滿了不敢相信的臉色,望向一臉淡然的站在場中央的林峰。

這一次踢飛的,是鮑山和另外的三人,林峰的出腳特別爽快,看起來一點技巧性都沒有,一腳一個,彷佛踢的不是三個人,而是三個擺在那邊的皮球似的。

不單作為當事人的鮑山三人,壓根來不及反應,尚未弄清是怎麼一回事,就連圍觀的人,也是過了好一會,看到鮑山三個人都沒了,才曉得踢飛的是他們。

這個傢伙究竟是什麼人?

那可是一個人,最少也有一百多斤重的大男人啊!

他居然像踢皮球一般,一腳一個的給直接踢得飛了起來!

這是什麼樣的恐怖力量啊!

更重要的是他曉得他踢的是誰嗎?是鮑山!鮑少!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