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三十章審訊中的牛逼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1 「鮑山是嗎?他比起市長的兒子韓紹鈞如何?」 林峰毫不在乎的哼了一聲,淡淡的說道:「我今日之以是沒有當場廢了你,就已經給足了鮑山的面子,你幫我轉告他,如果他還敢如許狂放一群狗出來,四...

進入了警察局,這幾個人便成了張隊長他們的懲罰對象了。

姜成嘿嘿冷笑道:「沒錯,老子就是要找你們的茬,你們能把老子怎麼樣?」

「我是不能怎麼樣,不過有警察在這裡,相信他們會為我們主持公道的1

胖子眼中帶著寒意,眼光轉向了張隊長道:「張隊長,此刻,他的話你都聽到了,誰對誰錯也一眼就分辨出來,希望你能將他依法監管。」

「監管?」

張隊長和姜成對視了一眼,同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張隊長笑罵道:「小子,你是白痴吧?我和老薑是哥們,你讓我抓他?不要說他冤枉了你們,即是把你們打死,老子也要接著將你們鞭屍,你還想讓我主持公道?」

「做警察不為我們排難解憂,那你還當這一個警察幹什麼?」

胖子問道,他的聲音裡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和睦,有的只是森冷的話語。

「老子當警察,就是為了欺負你,不行嗎?」

張隊長被胖子訕笑的表情一紅,頓時怒了道:「媽的,說這麼多廢話,老子就先廢了你1

「呵呵1

胖子轉頭看向了林峰,笑道:「這方面應當是你的特長吧?」

林峰笑道:「算是吧,不過我相信,他欺負不了我。」

「來人1

張隊長見狀況不對,頓時,便大喝一聲。

隨即,就有四五個警察跑了進來,一個個手裡都持著警棍。

「把這幾個混蛋,先教訓一頓,然後再慢慢的審判1

張隊長的酒意上涌,說話也開始有一些口齒不清了。

「是1

幾個警察大喝一聲道,便和張隊長以及姜成一起,晃悠著警棍和電棒,便一塊撲了過來。

林峰看了一眼,便哈哈大笑起來了。

「比一比看,到底看誰放倒的人多1

劉小柔哈哈大笑一聲,忽然,便撲了過去,那龐大的身體,就好像一座轉移的小山一般,矯捷之極。

她迅捷的避過了那一些警察手中的電棒,不讓這一種危險的東西撞到自己身上。

同時,她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那一些警察的身上,頓時,將他們直接打昏在了地上。

劉小柔的行動威猛,看起來虎虎生風,讓胖子與李一寧不由得心中感嘆,果然跟林峰是同門的人,都是變態。

再看林峰,卻又是另一種氣魄派頭。

他的行動簡直再簡單不過的了,林峰的招數,竟然皆是一擊必殺的殺人手腕,就算是威猛的劉小柔看到了,也不由得心中生寒,這哪裡是打架啊,這就是搏擊!

不過,林峰也留意了分寸,只是急迅的將所有人的力量散去,讓他們癱軟在地上,除此以外,卻沒有殺一個人。

劉小柔看的眼角直抽搐,林峰下手雖然留情了,然而,卻依舊狠辣,看的他都不由得心中狂跳。

「師兄看起來斯文,怎麼這麼狠辣1劉小柔不由得心中嘀咕。

不止是劉小柔被嚇住了,就連酒意上涌的張隊長,以及之前跋扈尤其的姜成,同樣被林峰的狠辣給嚇住了。

被打的那一種鑽心疼痛,絕對很難受,讓他們兩人的表情烏青,額頭上的青筋,在此時高高的冒起。

兩個人癱軟在地上,渾身激烈的發顫抽搐著,顯示出了他們究竟在經歷著什麼樣的苦楚。

「啊1

姜成躺在地上慘叫著,然而,卻根本使不上力量。

他只能仰躺在地上,嘴裡怒罵道:「你們這一些王八蛋,竟然敢這樣對我,今日,你們要麼殺了我,如果我不死,就一定會讓你們懊悔的1

林峰淡淡的說道:「如果你再敢繼續罵,我保證你的腦殼,都會被卸下來1

聽著林峰那森冷的話語,姜成頓時,便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下意識的閉上嘴,不敢再有半點聲音傳出來了。

張隊長也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心中忽然一突。

他忽然意識到,這幾個小子,既然敢在這裡出手,而且,把警察打了以後,又沒有半點危機感,以至於,張隊長曾經聽說過一件事情,有一個叫林峰的,連傳說中的市長之子韓紹鈞都照樣敢打。

莫非說,這裡的林峰就是那個人,這幾個人的來頭,要比韓紹鈞還要大?

張隊長一想到這裡,頓時,便後悔了起來,他不該聽鮑山的話,這麼衝動,下意識的看了林峰一眼,一顆心不由的往下沉。

張隊長很明白,如果這幾個傢伙,真的比韓紹鈞的來頭還要大,那就說明,這一次自身不單踢到了鐵板,而且還惹上了天大的麻煩,不要說保住這身警服,就連這一條命能不能夠保住,都還要兩說啊!

張隊長張了張嘴,想要向林峰求饒,然而他尚未說話,就聽姜成怨毒的說道:「你們幾個真有種,好,很好!你們敢這樣對我,那就是不給鮑少面子,你就等著鮑少的報復吧1

「鮑山是嗎?他比起市長的兒子韓紹鈞如何?」

林峰毫不在乎的哼了一聲,淡淡的說道:「我今日之以是沒有當場廢了你,就已經給足了鮑山的面子,你幫我轉告他,如果他還敢如許狂放一群狗出來,四處為所欲為,不要說你們這一些狗腿子會不幸,到時候,連他也會跟著不幸1

林峰的話說的鏗鏘有力,一時間,姜成竟然被鎮住了,以至半天都不曉得該怎麼接話。

他一直以來,最大的依仗即是鮑山,然則此刻,對方竟然連鮑山的面子都不給,那說明什麼?

說明對方要麼是魯莽的人,不怕鮑山,要麼,即是比鮑山的來頭還要大!

一想到這兩種可能性,姜成的一顆心頓時激烈的跳動了起來,就彷佛隨時都可以從胸膛里跳出來一般。

然而很快,姜成就否定了自身的猜測,開什麼玩笑,他剛剛吹牛說,還不怕韓紹鈞,韓紹鈞是誰,那是玉京城市長的兒子,在這玉京城,或許能有人能和他的身份差不多,但絕對不可能有人比他的來頭還要大。

很理解,這幾個王八蛋是在裝模作樣!

有了這樣的猜測,姜成頓時更加怨毒了起來。

今日這倆人不單打了自身,還敢如此的無視鮑山,自己一定要把這一件事情告訴鮑山,讓他幫自己出氣。

不過,姜成也曉得自身在鮑山面前,也只是一個小走狗,想要他幫自身出氣,就絕對不可實話實說,

想到這裡,姜成怒哼一聲:「你們幾個誠然囂張跋扈好了,有種你們就把派出所都給拆了,我看到時候,是你們死,還是我死1

林峰淡淡一笑,不屑搭理他。

劉小柔這一個火爆脾氣倒是忍不下去,他與林峰兩人同時上前,狠狠的兩腳踢出。

「砰!砰1

姜成連慘叫都沒用來得及發出,就被這兩腳,便直接踢暈了過去。

張隊長頓時便倒吸一口涼氣,原本的一點酒意,也剎時蘇醒了,這兩個傢伙知不曉得自身究竟在幹什麼?

然而,看到劉小柔他們,都是那一種不在意的眼神,張隊長痛快兩眼一閉,偽裝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他的手卻在口袋裡偷偷的摸到電話,撥了一個號碼求救,那是鮑山的父親鮑安局長的電話。

「媽的,真是不曉得死活1胖子不屑的說道。

劉小柔豎起了大拇指,嘿嘿笑道:「兄弟,這一腳踢得舒坦1

爾後,其餘人的心中苦笑,你們踢得是舒坦了,然而這後果,可不是那麼簡單可以承受的。

他正想著,就聽到外面,便傳來了一陣匆促的腳步聲。

「砰1

門被一腳踢開了,緊接著,十幾個警察沖了進來,看到室內的景象,這一些警察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將手槍掏了出來,指著林峰等人。

「全部蹲下,雙手抱頭,不然的話,我們可就開槍了1

十幾個警察都沒有想到,這一些傢伙竟然這麼勇敢,竟然把張隊長都給打暈了過去。

「蹲下吧1

林峰淡淡的說道,拉著李一寧的小手蹲了下去,雖然他有決定,在這一些人開槍之前,將他們擊倒,然而,就怕萬一有個閃失,傷到了李一寧就麻煩了。

更何況,後面還有人沒來,也沒有必要強行出手。

待得林峰等人全部蹲下當前,那一些警察才算是鬆了一口氣,就要走上前來,將林峰等人全部銬起來,卻猛然聽到一個聲音傳來。

「全部都不能動手1

一個威武的聲音忽然從外面響起,緊接著,三個警察走了過來,為首的一人大要四十歲的容貌,滿臉的威武。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在打仗嗎?」

看到十幾個警察全部舉著槍,那威武的警察頓時冷哼一聲,責問道。

那一些警察看到這一個人的面孔,頓時嚇得打了個寒戰,匆忙把強收了起來。

此中一個警察吞吐其辭的說道:「鮑……鮑局長,這幾個人襲警,把張隊長都給打暈了1

那威武的男子鮑局長看了審判室內的氣象,不禁冷哼一聲:「真是好大的面子啊,竟然持入手槍和電棒,對付幾個沒有任何防禦力的學生?」

「鮑局長,放了我的女兒和她的同學吧,你們這警察局,要整頓一下了,不要亂抓人。」

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出現了,他正是李一寧的父親李天,他一臉威嚴的看向了鮑安。

「是,是,李先生,帶著他們走吧。」

鮑安說完,便惡狠狠的看向了張隊長等人。

回家后,李天坐在屋子裡,看向了林峰說道:「林峰,這一些日子以來,你照顧一寧,辛苦了。」

林峰點了點頭,他與李天不完全是僱主與保鏢的關係,李天對於林峰的師門,還是很忌憚的。

李天說完,便回屋休息了,他每天在商場與其他公司相鬥,也很累的。

李一寧今日回來,換了一身衣服,她上身穿著半短袖的粉紅襯衫,下身穿著一條緊身短褲,那緊繃的短褲,完全勾勒出了她那飽滿渾圓的挺翹臀部。

下面,即是那一雙修長嫩白的美腿,那一種驚心動魄的魅惑,讓林峰怦然心動。

而這時,李一寧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林峰鬼使神差的也跟了進去,雖然李天在家裡,但是卻聽不到她女兒房間里的動靜。

李一寧進入房間后,那翹臀左右搖擺,走到了床邊,更是散發著驚人的誘`惑力,讓林峰再也不由得,忽然上前兩步,從背後一把抱住了李一寧那充滿彈性的嬌軀。

「啊1

李一寧頓時輕叫一聲,渾身也是忽然一僵,就彷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動也不敢動。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