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十九章丁香小舌慾望火種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耳朵里去1 「咱們是兄弟,不需要這麼客氣1 邪氣年輕擺手一笑道:「咱們一起去,我倒是要看一看,究竟是何處來的小子,敢讓鮑少吃癟。」 就在南一學院操場上,姜成與林峰,胖子,劉小柔...

李一寧感受著林峰的撫摸,她口乾舌燥,心裡麻麻痒痒的。品書網

吊燈是昏黃的,眼前的女人是熟透的,因而,林峰感覺自己都駕御不住了。

彷佛這聚積一月的慾念在這一刻,被酒精刺激,便如同是傾瀉的洪水,飛流直下,勢不可擋。

林峰舔了舔嘴唇上的酒水,下意識的貼近了李一寧的臉。

李一寧眼中,閃過了一分古怪的表情,也不回絕,只閉上了眼睛,睫毛輕顫。

她的脖子往後歪斜,給人一種嬌羞不安的感受。

她的脖子稍稍抽起,雙手攥著裙擺,欲迎還拒,使林峰原本就強的**,更加的激烈!

「撲倒她!她這是在誘惑我,不會要我負責的1

原始在本能在喧囂,林峰雙眼忽然一紅,將李一寧牢牢抱住了!

「噢。」

吐氣如蘭,李一寧鼻息打在了林峰的臉上,好似催情毒藥一般,使林峰低吼了一聲,將她猛地一托,便往沙發上扔去!

李一寧驚呼一聲,還沒怎麼樣,就又被林峰接住了。

兩人一起滾倒在了沙發上,林峰在上,用滾燙的胸膛,抑制了她激烈起伏的雙丘!

「不要。」

李一寧摟住了林峰的腰肢,上下撫摸著他的後背,嘴上卻是回絕。

林峰見她小嘴微張,嘴唇上泛發著津液光輝,整齊潔白的牙齒後面,丁香小舌時隱時現,便含了上去!

兩人嘴唇一接觸,便同時都屏住了呼吸!

李一寧再一次閉上了眼睛,林峰卻是將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凝視著李一寧近在眉睫的玉顏。

他吮吸住了李一寧的下唇,又猛然往上,去尋找她甘甜的香舌。

兩人舌頭交匯的那一刻,林峰屏住的呼吸,隨即一散,變得粗長有力,他用左手摟住李一寧柔若無骨的腰肢,右手閃電般,掀起了絲滑般的裙擺,靈巧地伸了進去。

被擠壓出來的堅挺,立刻,便有女人香散發出來了。

林峰大手覆蓋,皮膚摩擦生熱,以致於溫度直線上升,像是點燃了一種**的火種,點燃了兩個人身體,乃至於靈魂深處。

感受林峰在將自身摸了一個遍后,又要脫自己衣服,李一寧眼光迷離,喉嚨里哽咽著聲音道:「別在這裡,寶兒能看到,去我房間。」

林峰不說話,嘿嘿一笑,讓李一寧跨坐在自身腰上,直接將她抱起,就這樣往房間走去。

兩人進了李一寧的房間,林峰將她裙擺撩起,一路往上,翻過頭部,剝雞蛋一般,使她身體完美地暴露在自己面前。

從古到今,男女之事,即是無數人無法抗拒的一件事情,不管眾人如何嘲笑,在人們脫光以後,面對異性,照樣會歡喜得發瘋。

林峰就這麼獃獃地將她上下看了一個遍,爾後,便餓狼一般地撲了上去。

李一寧抱住林峰的頭,使他的整張臉,都躲進了她軟連綿的懷裡,不能呼吸。

林峰深深迷醉於此中,難以自拔。

就在他們全部脫光的時候,就要進行最後一步的時刻

兩人身體已經貼緊了,只有林峰再進一步,就能感受到這世間最原始的美妙。

林峰正要付諸於行動,卻是忽然瞅到了房門的位置,不管李一寧怎麼誘惑,都不動彈了。

李一寧驚嘆之下,也沿著眼光看過去,表情剎時一變。

林寶兒竟然在房間的縫隙里偷看自己與李一寧。

林峰沒來得一陣心悸,爬起來,便往外面跑去。

林峰裸身衝進了茅廁,急忙用冷水,沖洗自己滾燙的腦殼,看著鏡子里心虛的臉,不由得罵道:「我這是在幹嘛1

「怎麼會這樣呢,我怎麼能對自己要保護的女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這明顯不附合保鏢應該有的職業準則。」

林峰捂住腦殼,糾結無語。

任由涼水沖洗著他的身體,良久,林峰才偷偷摸摸地跑了出來,整理了一番扔在地上的衣服褲子,便往自己的房間裡面跑去了。

第二天,南一學院。

「山哥,快看,你要找的林峰來了1

就在出站口不遠處,一個小弟,頓時,便指著奧迪說道。

「李一寧,林峰,林寶兒三個人就在那一輛奧迪里1

剛剛那一名小弟說完,鮑山隨即看去,他的表情頓時一冷,怒哼道:「林峰,你別怪我,原本還不曉得他們在何處,此刻,我看你們還怎麼躲1

林峰三人下了車,他看到了鮑山憤怒的目光,林峰對他卻選擇了無視。

這樣的表情,被鮑山看做了是林峰膽怯自己,不敢與自己對戰,從而選擇了規避。

「既然林峰現在是南一學院的學生,那我就有辦法找人整他了。」

鮑山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道:「李一寧一定會是我的1

林峰彷佛感受到了什麼,他鋒利的轉過頭看去,便看到了遠處的鮑山。

林峰頓時冷笑一聲:「你最好不要來惹我,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曉得,什麼叫懊悔。」

作為玉京城最出名的幾所大學之一,南一學院有著快要六十年的歷史,是幾所老校之一。

不管是師資力量,照樣文化底蘊,都極為深厚,根本不是近幾十年來,其它大學所能比擬的。

鮑山想到以後要是追上李一寧的模樣,便是心中頓時一喜。

「鮑少,看什麼呢?」

一個年輕人,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穿大花被褂子,脖子裡帶著一條手指粗的金鏈子,一臉的邪氣。

鮑山隨即說道:「姜城,我剛剛看到的那幾個人,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幾個混蛋1

「哦,就是你說的,有一個人想追你心目的極品美女啊?」

這個人一聲大笑說道:「鮑少,放心吧,在玉京城這一片地,我說話不是最管用的,然而,在南一學院這裡,出了任何事情,我都能夠給你擺平1

鮑山頓時大喜:「一切就拜託你了,希望這件事情不要傳到我爸的耳朵里去1

「咱們是兄弟,不需要這麼客氣1

邪氣年輕擺手一笑道:「咱們一起去,我倒是要看一看,究竟是何處來的小子,敢讓鮑少吃癟。」

就在南一學院操場上,姜成與林峰,胖子,劉小柔,李一寧他們碰上了,而林寶兒卻不知道去了哪。

林峰皺起了眉頭,與胖子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那一抹冷笑。

因為門口這三個人之中,有一個熟人,那人是鮑山。

只是看到他,林峰隨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淡淡的問道:「鮑山,怎麼了?想在這裡堵我?」

「放屁1

鮑山冷哼一聲,傲然道:「剛才我這一個兄弟,他說他剛剛在這裡走路,看到你們后,手機就沒了,是不是你們偷的?」

林峰說道:「你腦殘嗎,怎麼能使出這麼差勁的招數?」

什麼丟了手機,就是鮑山想找事,林峰又怎麼會不明白。

鮑山的父親是警察局長,他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想讓自己一行人進入警察局。

「少廢話,快把手機交出來,我看在這一位美女的面子上,今日的事情,能夠當成沒有發生過,不然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1鮑山一臉猖狂的說道,他想在李一寧面前表現的十分霸道,好引起李一寧的注意。

卻沒有料到,李一寧根本不看他。

胖子皺眉道:「姜成,你這是什麼意思?」

鮑山一聽這話,頓時一愣,他轉頭看了看姜成,心想胖子怎麼會認識姜成。

胖子的表情頓時一沉:「姜成,不要認為有韓紹鈞給你撐腰,你就敢無法無天,你也不過是韓紹鈞的一條狗罷了,你還真把自身當成一個人物了?」

姜成的表情頓時即是一變,他冷笑一聲:「你只不過是玉京城一個富商的兒子罷了,韓少隨時可以整死你,你還想跟林峰混,他得罪了韓少與鮑少,早晚都是一死1

胖子的表情陰沉,卻無話可說。

如果說自身算是富二代的話,那韓紹鈞,才是玉京城的富二代中老大!

就在這一刻,有幾個警察竟然過來了,看來是鮑山打了電話。

「全部帶走1

這一刻,一個中年人沖著鮑少笑了笑,應付如此的事情,這一個中年人習慣了。

他姓張,別人都叫他張隊長,他哼了一聲:「全部帶走,慢慢的審訊,查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1

幾個警察就要過來給林峰等人戴上手銬,胖子一把推開了當面的警察,冷笑道:「我們又沒有違法,你們有什麼資格給我們戴手銬?」

「直接帶走1張隊長眉頭一皺,擺了擺手。

那幾個警察才算罷休,只是帶著林峰等人走出了廣場,幾個人便進入了警局,而這時,李一寧卻偷偷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

林峰拍了拍李一寧的小手,笑道:「放心吧,沒事的。」

他轉過頭去,對張隊長說道:「張隊長是吧,希望這一件事情,你能夠秉公賞罰,如果你敢偏向一方的話,我保證,你一定會懊悔如此做的1

「你敢威脅我?」

張隊長頓時大怒,然而,他看到林峰那冰冷的眼神,他不由得忽然,便打了一個寒戰,下面的狠話,竟然沒敢說出口。

「媽的,敢瞪我,老子今日要不整死你,老子的名字,就倒過來寫1

張隊長心中頓時,便覺得羞恥,他暗暗怒道。

林峰搖了搖頭,不慌不忙的說道:「我們再囂張跋扈,也比不上你們兩個啊1

聽著林峰那看似獎勵,實則是一種濃濃的訕笑,他的表情頓時一愣,怒道:「你一個小王八蛋,你竟然還敢嘲笑老子,老子弄死你1

「慢著1

胖子忽然一抬手,大喝一聲:「你要弄死我們,這是在你的地盤上,我們是沒有任何辦法抵抗的,然而,事情總要有一個來龍去脈,總要有一個誰對誰錯吧?」

「廢話,對的當然是老子,錯的自然是你1

張隊長尚未說話,姜成就不由得罵道。

「你這擺明是蠻橫無理嘛1

胖子笑眯眯的說道,眼中卻閃過了一道森冷的寒芒。

「老子就是蠻橫無理,怎麼著?」姜成不屑的哼道。

林峰現在只是淺笑著,靜靜的聽著胖子將張隊長和姜成,一步步的引入圈套之中,他曉得,李一寧可不是想要普通處理這一件事情,她還要讓姜成和張隊長,在這一件事情裡面栽一個大跟頭。

李一寧的父親李天,是玉京城的鉅賈,根本不怕這一個公安局長。

果然,李一寧在聽了姜成那跋扈的話語以後,淡淡的笑道:「那麼,如此說來,就只是為了找我們的茬?」

「恩,你這姑娘還不算傻1

這個時候,張隊長笑著對李一寧說道,他知道這是鮑少喜歡的女人,卻不知道李一寧的身份。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