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十章豹哥出馬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最看不慣的就是這些富人,語氣中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樣子,純屬裝b:「對了,記得再給我送輛車來,這群煞筆真他么傻,連車也撞1 說著林峰賭氣般,一腳踹在帶頭男子的身上,頓時又是一陣鬼哭狼嚎。 ...

「嘿嘿1

林峰笑了,笑得很開心,總有那麼幾個自認為什麼都很懂的煞筆,這不,又撞上一個了!

不過林峰自然是不會殺他們,而是從他們身上坐起來,隨後將手中的香煙按在帶頭男子的手背上,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找出電話撥了出去。

很快,電話就被接通,林峰語氣懶散的說道:「大老闆,你女兒在不到24個小時的時間內連續遭到兩撥襲殺,要麼你現在來把這些人領走,要麼我就把他們全殺了,讓你沒地方找線索了。」

電話對面的人,自然就是李一寧的父親,聽到林峰的話后,李一寧的父親爽朗的聲音傳來:「我家丫頭沒麻煩你吧?你給我個位置,我這就讓人過來,我倒想看看,是誰居然這麼大膽子,連我的女兒都敢動1

「行了行了,少說這些豪言了,趕緊來把人領走,我還急著去上課呢。」林峰沒好氣的回答,最看不慣的就是這些富人,語氣中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樣子,純屬裝b:「對了,記得再給我送輛車來,這群煞筆真他么傻,連車也撞1

說著林峰賭氣般,一腳踹在帶頭男子的身上,頓時又是一陣鬼哭狼嚎。

將手機掛斷,林峰眉頭一皺,看了一眼這個帶頭男子,罵道:「你丫是不是個爺們?就這麼一腳就嚎成這個吊樣?」

帶頭男子無盡的悲劇,他很想說一句,本事你也讓我含怒揣上一腳試試,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礙…

將人交給李一寧他爹,林峰就開著車來了學校,垮著書包踏進學校的校門,此刻屬於早上,操場上空蕩蕩的,只有幾個學生在玩著籃球,顯然是平時不怎麼上課的那種不良學生。

「砰」一個籃球向林峰的方向滾落了過來。

「喂,小子,把籃球扔過來1一個蓄著長發的黑衣服學生對林峰喊道。

林峰著急去上課呢,哪有功夫給他撿球,再說了,籃球也不是正好到了林峰的腳下,而是距離林峰還有一定的距離。

「嗎的,小逼崽子,和你說話呢,沒聽見啊?」男子立刻不爽了,這學校里,還有敢不聽自己話的學生么?

林峰聽到了男子的咒罵聲,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雖然林峰從小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麼人,但是聽到這種侮辱性的語言還是十分的不爽。

林峰慢慢的轉過身去,看向了男子,用手指了指他,然後又指了指自己,意思是你在說我么?

「就是你,的是聾子啊?三個數,趕緊把球給我扔過來,咱們啥事兒沒有,不然的話,我他媽讓你在這個學校呆不下去。」男子一看林峰的穿戴打扮,就知道他是窮學生一個,所以說話根本沒有什麼顧忌。

林峰沒有說什麼,徑直的向籃球滾落的方向走去,然後俯下身子,撿起了籃球。

男子身邊的一群走狗都發出了一陣陣的歡呼,男子很是享受這種別人屈服在自己腳下的感受,這種學校霸王的感覺讓他極為爽快。

「還是明哥有威信,一句話,那小子就得乖乖撿球去,挨了罵,連個屁都不敢放1男子的一個狗腿子諂媚的讚揚道。

「哼,一個窮學生而已。」男子得意的說道:「在這個學校里,敢和我作對的人還沒出生呢1

林峰站起了身來,抱著籃球轉向了男子的方向,男子做出了一個準備接球的姿勢,示意林峰將籃球拋過去。

林峰看著男子那騷包的樣子,嘴角微微劃過一絲弧度,猛地抬起手來,籃球就從他的手上急速的向男子飛了過去。

當然,男子還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向他接近,他還是很叼的擺著一副接球的姿勢,雙手放在身前,準備接下林峰拋來的籃球。

「砰」籃球砸在了男子的手上,剛開始,男子還為自己能在這麼遠的距離之下接住籃球沾沾自喜,而身旁的一群走狗們也都發出了歡呼諂媚的吶喊聲:「浩哥好帥啊,簡直就是喬丹1

浩哥剛想說「那是呀1,結果話還沒說出來呢,他就感覺到不對勁兒了!籃球打在他的手上,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他覺得打在他手上的根本不是籃球,而是個鉛球!

「嗷——」浩哥痛苦的嚎叫了一聲,他的手腕已經被砸的脫臼了,籃球穿過了他的雙手,直接向他的臉上拍去!

「砰」,又是一聲巨響,浩哥這次連嚎叫都沒來得及嚎叫,就鼻孔飛血的倒在了地上,鮮血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彩虹,很有冷酷的美感。

浩哥被直接拍的昏死了過去,一旁和他一起玩籃球的走狗們也都傻了眼了,這還是籃球么?簡直就是炮彈了!

再看那個始作俑者,林峰很是沒事兒人似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向教學樓繼續走去。林峰心裡暗暗不屑,和我裝犢子呢?這次算是輕的了,要是還有下次,直接拍的你生活不能自理,嚴重就是個植物人。

「這小子打了浩哥,不能讓他跑了1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浩哥這群手下才反應過味來,一個個的都看向了不遠處的林峰。

林峰聽到這聲喊聲,有些不耐的回過頭來,冷冷的掃了一圈在場的幾個人,冷笑了一聲,又繼續向教學樓走去。

被林峰那冰冷的目光一掃,眾人都沒來由的打了個寒噤,替浩哥報仇,這個願望是美好的,但是實現起來……看著地上那手腕已經變了形,滿臉是血不知死活的浩哥,這些人都退縮了。

這……居然只是一個籃球乾的?有了浩哥的前車之鑒,誰也不敢先上去對林峰挑釁,誰比誰傻啊?老大都躺下了,他們有什麼比浩哥還牛逼的地方么?

一群人都低下了頭,之前那個喊了一句話的手下也閉上了嘴巴,眾人七手八腳的將浩哥抬了起來,向校醫院奔去……

張東今天沒上早自習,他來到學校之後,就給父親手下的一個叫做豹哥的傢伙打了電話,豹哥算是松山市道上的人了,給父親旗下的KTV看場子。

張東請他來收拾林峰,本來豹哥還有些不屑一顧,一個學生而已,哪用得著自己親自出馬?隨便派手下的幾個小弟去就能搞定了,對於張東幾個人連個學生都搞不定,心裡很是不屑,不過由於張東父親的緣故,豹哥並沒有說出來。

畢竟人家是太子爺,集團的大少爺,豹哥也不傻,沒事幹什麼?不過對於自己出面對付個小崽這件事兒,還是有些放不下面子的。

但是經不過張東的軟磨硬泡,說那個新轉來的學生多麼的厲害,是個練家子,豹哥只得答應,帶人來看看。

終於請到了豹哥出馬,張東心中那個爽啊,豹哥是有名的能打,有一次一個傢伙仗著自己是專業選手,喝醉了在夜總會裡耍瘋撒潑,很多保安都拿他束手無策,結果豹哥去了,幾個回合就把那個專業散打隊員給干趴在地上,這讓張東很是佩服不已。

所以,在他看來,只要豹哥一出馬,那林峰那小子今天就可以去吃屎了,今天要是不讓他跪在自己面前叫東哥,自己絕不會罷休的。

不過,張東帶著劉品亮、徐文昌早早的來到了學校,都等到第一節課快上課了,也不見林峰的身影,張東就有些急了,這小子不會是害怕了,不來了吧?

那自己豈不是白找豹哥了?林峰不來,張東在教室里呆的也沒什麼意思,於是揮了揮手,就帶著劉品亮、徐文昌一起走出了教室。

「東哥,你說林峰這小子昨天回去之後,是不是后怕了,得罪了咱們,不敢來上學了?」劉品亮分析道。

「有這個可能性1張東也是皺了皺眉,他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了!

「不會吧,他躲得了一時,還能躲過一世?除非他以後不想在這個學校念了,但是他才剛轉來的,今天就不念了?」徐文昌也挺納悶的,林峰怎麼上了一天學就不來了呢。

「草,這一天也夠嗆啊,要知道,豹哥不是每天都有時間的,他還得幫我爸看場子呢,要是我爸知道我找他出來幫我打架,非剝了我的皮不可1張東有些擔憂的說道。

「哎,說的也是,你爸要是同意你混,讓豹哥給你做保鏢,東哥你肯定比死老鼠混的還牛逼,他不就仗著有個混社會的哥哥撐腰么1劉品亮深以為然的說道。

「別說那些個了,我爸還指望我考一所好大學呢1張東嘆了口氣:「今天林峰要是真不來,那就失去了一個修理他的好機會了!以後要是再有這樣的機會,可就不容易了1

「要不讓豹哥修理哪只死老鼠?」徐文昌提議道。

「草啊,死老鼠還用得著豹哥出手么?咱幾個就干趴下他了1劉品亮白了徐文昌一眼:「你能不能出個什麼好點子?」

「行了,你們兩個,別吵了1張東不耐煩的壓了壓手,在操場邊上找了一個台階坐了下來,拿出一根煙叼在了嘴上:「林峰一定會來,就在這等著1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