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十九章制服對手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隨後心緒胡亂的陷入沉睡。 …… 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石頭哥,謝謝你!要不是你,晚上我和表姐不知道要怎麼辦1林寶兒面帶羞澀,誠摯的說道。 「你家表姐是我的老闆,...

「沒事1

林寶兒后怕的拍著胸脯,晚上這件事,若非林峰在場,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看來當初表叔收留他是個明智之舉。

劉小柔剜了林峰一眼,嚴厲的問道:「峰哥哥,你以後可不能這麼做了!空手接白刃,你以為你有鐵砂掌嘛1

林峰很委屈,敷衍道:「小師妹,師兄都被欺負成這樣了,你還要罵我嘛。」

看到林峰一副小媳婦的樣子,三女對視一眼咯咯的笑起來,笑得花枝亂顫。

等到眾人散了之後,李一寧跑進了自己房間,靠在門上,大口喘著粗氣,羞憤難當:「我今晚虧大了,土包子,別落在我手裡,否則看我怎麼收拾你。」

她走到鏡子旁,看著鏡子里豐滿誘人的胴ti,不由自主地把手覆在了那一對不算小的酥胸上,心裡覺得很委屈。

「我保留了21年的身體,竟然被他這個臭流氓給摸了,而且……」

想著自己就這麼用屁股坐在他的頭上,她忍不住羞紅了臉。

「混蛋,佔了便宜,還裝可憐,好像是我佔了他便宜一樣。李一寧,這個仇你一定要報,此仇不報非美女1她捏著拳頭,對著鏡子中的自己咬牙切齒的發誓。

好一會兒,李一寧才平復心情,隨後心緒胡亂的陷入沉睡。

……

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石頭哥,謝謝你!要不是你,晚上我和表姐不知道要怎麼辦1林寶兒面帶羞澀,誠摯的說道。

「你家表姐是我的老闆,給我發工資,我當然要為她做事了。」見林寶兒這麼誠懇,林峰倒還有點不好意思了,自己是拿她老爸的錢保護她們,還讓她感激涕零,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看他如此謙虛,林寶兒越發覺得平時表姐太誤會石頭了,心裡打定主意要在表姐面前多幫石頭說好話,這才讓她覺得好受一些。

「最近世道不太平,以後你們若是出去,帶上我吧。」

「那怎麼好意思,這樣會耽擱你很多時間。」

雖然有個保鏢很拉風,而且這個保鏢還有一點小帥,讓她沒有拒絕的理由,但人家只是應聘服務員,又不是真的保鏢,這讓她覺得心裡很愧疚。

「沒事,這就當是我交的房費。」林峰覺得有必要施行最高保護,不然自己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那……好吧。我回頭和表姐商量一下好了,那我先去睡了。」說完林寶兒站起身,回房去了。

……

黑夜籠罩,大江橋畔,江風吹拂,一個黑衣人正對著電話,歇斯底里的大吼:「你們的情報不準確,什麼只有兩個女孩子?瑪德,還有一個男的,而且還是個高手。要不是老子見機快,今晚就被撂倒在那裡了。你們真想害死老子啊!這個活,老子不接了,你們另請高明吧。」

說完隨手就把手機扔在了滾滾江水之中,然後,他沿著江畔幾起幾落,迅速地消失在了黑夜中。

……

將手中的電話隨手扔到一旁,男子的神色很難看,原本以為能夠手到擒來,誰知道居然失敗了,殺手說過,有一個年輕高手,身手比之他都不差,會不會是林峰?

「難道是保鏢?」想到這個可能,男子嘴角掠過一抹笑意,你以為,你能跑掉嗎?

……

和劉小柔鬧了一會,安撫劉小柔睡著之後,林峰若有所思的躺在床上想著。

按照李一寧父親的家大業大來看,在他還未有這麼大的家業的時候,一不少人,而且,這些人顯然都很神秘,很懂得隱藏自己,隨時都可能從某個角落中走出來,捅上一刀。

想到這,林峰越發覺得老頭給自己安排了個苦差事了,該死的,怎麼這麼麻煩!

睡覺睡覺,有什麼事,明天再說了……

第二天,林峰早早的就起床了,出去買了幾份早餐,隨後自己坐在客廳里先吃了起來,李一寧一如既往的沒給林峰好臉色過,而林寶兒則是俏皮的道了聲謝,至於劉小柔,則是一直膩著林峰,要有多膩就有多膩。

開著車,林峰看了一眼李一寧的神色,暗自想到:「這丫頭今天狀態不對啊?怎麼魂不守舍的?難道被昨晚上的事嚇到了嗎?」

「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啊1感受到林峰移來的目光,李一寧沒好氣的罵了一句,隨後又轉過頭去。

但眼尖的林峰卻發現了,李一寧的目光中,有一絲血絲,顯然是昨晚上沒睡好。

其實昨晚上本來李一寧睡得很好,但在後半夜她起床上廁所的時候,卻越發覺得不對,那兩個人為什麼會有那麼好的身手,如果是殺手,又為了什麼?

一想到這,李一寧就難眠了,任誰被殺手盯上,都不可能輕鬆得了,更何況,李一寧只是一個普通人,雖說生長在富貴之家。

「美女見過不少,但像你這種脾氣暴躁的,還真是第一次見。」林峰瞥了一眼李一寧,語氣絲毫沒有客氣的回答道。

後座的劉小柔和林寶兒饒有興緻的看著兩人鬥嘴,彷彿在看一齣戲一般。

「你才暴躁1聽到林峰針鋒相對的話,李一寧絲毫不客氣的反擊:「你這個濫情的風流鬼,小心哪天死在哪個女人手上1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嘛1林峰一樂,絲毫不客氣的反擊道:「當然,這個世界上如果剩下你一個女人,那我寧願自殺,也不碰你1

一席話,將李一寧昨天所說的全部奉還。

「你……」李一寧那個氣啊,這該死的林峰,難道就不知道什麼叫紳士風度嗎,居然和一個女人鬥嘴,而且還是字字珠璣,該死的林峰,這個該死的!

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委屈,加之昨天晚上剛剛遭受了襲殺,李一寧心理上忽然有些承受不住,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

「你別哭啊1林峰傻眼了,這姑娘咋這麼脆弱,幾句話就給整哭了!

安慰人林峰不在行,只能將求救的目光投向身後的兩女,眼中的無奈之色清晰無比。

就在這一轉頭的功夫,前方忽然出現了一輛無牌黑色轎車,向著林峰這輛車急速的行駛了過來。

「師兄,小心1劉小柔一下子發現了問題,提醒了一下林峰。

這輛車駛來,林峰自然也是發現了,雙目中冷芒閃過,顯然又是一波襲擊了。

兩輛車擦肩而過,隨後那輛黑色轎車猛的一個調頭,狠狠的撞在了林峰所開的車子的後部,林峰不敢大意,當下便是緊踩油門,如同兔子一般竄了出去,開始在車水如龍的道路上,不斷閃躲。

來到一處拐角,林峰將李一寧三女叫下車,隨後叮囑了劉小柔,讓劉小柔照顧李一寧兩女,發動了車子,再次和那輛剛剛追上來的無牌黑色轎車爭鋒。

車子行駛速度越來越快,如同脫韁的野馬一樣,大約十幾分鐘,車子開出了城區,隨後來到了郊外。

找了一處沒人的地方,林峰將車子停了下來,隨後等待著無牌黑色轎車上的人下來。

果不其然,無牌黑色轎車上的人,在看到林峰走下來之後,也是將車子熄了火,從上面走了下來,待看到只有林峰一個人的時候,這些人臉上帶上了黑線,麻痹的,被耍了,那娘們跑了!

「該死的小子,給我上1帶頭的男子大怒,對著身旁的人說了一句,隨後先行沖了上來,從來都是無往不利的他們,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耍了!

雖然從僱主口中得知有一個年輕高手在這個女人的身邊,但在看到林峰的樣子之後,卻怎麼也無法讓他和高手兩個字聯繫起來,最多也就是一個小白臉,他自然也是不放在眼中。

對於衝上來的人,林峰自然是無所畏懼,臉上的神色很平靜,但手上和腳卻已經動了起來,一下子出現在這幾個衝上來的人面前,一掌劈出,拍在帶頭男子的後背上,隨後再次攻伐而上。

至於被林峰拍了一掌的帶頭男子,則是覺得整個後背都快斷了,彷彿骨頭都被林峰這一下給打碎了,整個人差點呼吸不上來,一下子軟倒在地。

這一刻他後悔了,早知道就該聽僱主的,不要招惹了!

隨後帶頭男子帶來的人,無一倖免,全部被林峰解決了個一乾二淨,全部趴在地上,動也動不了。

其實這都是林峰做的手腳,因為他想從這些人口中得知,究竟是什麼人派他們來的。

「說吧,誰派你們來的?」林峰坐在這用幾個大男人疊起來的小山上,絲毫不客氣的問道,同時從這些人口袋中掏出一包煙,取出一根點上,模樣囂張至極。

帶頭男子冷笑,身手好又怎麼樣,難道你還敢殺我們嗎?

當下幾人都是牙根緊咬,顯然是不打算開口了。

看到這幾個要襲殺李一寧的男子這麼有骨氣,林峰笑了,笑得很邪惡:「你是不是認為,我不敢殺你?」

「是又怎麼樣1帶頭男子絲毫不客氣的回答道。

「嘿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