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七章發威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極好。 那是一種內斂的鋒芒,而非廖子軍等人那般的爆發富氣息。 由此便可看得出,這青年無論從哪方面都要比廖子軍等人高上一籌。 而這點從廖子軍那聲「韓少」...

「你們這群富二代有好好的妞不泡,竟然想跟讓學黑社會,只是就你們這個身板,你自己看看是混社會的料嗎?」林峰居高臨下俯視著倒在地上的一眾人,冷冷說道。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打架,那我今天就讓你們長長記性。」

說著,林峰緩緩向廖子軍走去,他現在和廖子軍之間的距離最多也不過是十米,但這十米距離在廖子軍的眼中看來,卻無異於是死亡之路,而林峰更如同掠奪人們生命的死神一般,讓廖子軍心中湧起無盡的恐懼。

「你,你想幹什麼?」廖子軍縮了縮身體,想躲開,但他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你說幹什麼?」

林峰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廖子軍說道:「你剛才不是很橫,還設計害我嗎,那麼我現在也讓你再次嘗嘗被欺負的滋味,右手斷了,那左手也一起斷吧。」

砰!

嚓!

又是一聲斷骨聲響起,聽到這斷骨聲,李一寧和林寶兒都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氣。

因為林峰毫不猶豫的一腳踏在了廖子軍的左手腕上,這一踏廖子軍原本完整的左手也斷了。

「惡魔……你這個惡魔。」

廖子軍痛得直在地上翻滾,看著廖子君這個模樣,李一寧都似是能夠感受到這其中的疼痛是怎樣的痛苦,廖子軍說林峰是惡魔,現在在李一寧看來,也的確如此。

「韓少救我。」廖子軍吸著冷氣,看向酒吧的另一方向喊道。

「嗯?還有幫手?」

林峰微微皺眉,順著廖子軍的目光看去。

只見在那裡正有一個青年走了過來。

「我說,你這樣做未免太過分了吧。」那青年看了眼地上的廖子軍,然後直視林峰說道。

話語中蘊含冰冷的殺機。

站在林峰眼前的是一名和林峰年齡相當的青年,他劍眉星目,器宇軒昂,穿著一身灰色的修身西裝,身材筆挺,透露著一份俊逸,是個能讓女孩犯花痴的帥哥,而更錦上添花的是,這青年除了擁有良好的外表外,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極好。

那是一種內斂的鋒芒,而非廖子軍等人那般的爆發富氣息。

由此便可看得出,這青年無論從哪方面都要比廖子軍等人高上一籌。

而這點從廖子軍那聲「韓少」中已然得到了論證。

「韓少,救我,快救我……」而廖子軍在看到韓紹鈞的時候,也如同看到救星一樣,欣喜的喊了出來。

廖子軍之所以會設計陷害林峰,說到底卻還是有著韓紹鈞的原因,因為韓紹鈞也是李一寧的追求者之一,而韓紹鈞顯然要廖子軍要聰明許多,儘管他對李一寧有好感,但卻不會像廖子軍那樣窮追猛打,而是極有節奏的和李一寧進行著正常朋友的交往。

不過,這種平衡當韓紹鈞得知林峰是李一寧的男友時則打破了。

儘管以韓紹鈞過人的觀察力看得出,林峰不可能真的是李一寧的男友,但這種心愛之人被人褻瀆的不良感覺還是讓韓紹鈞感到很不舒服,於是便讓廖子軍出頭對付林峰,如此,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然而讓韓紹鈞卻沒有想到,林峰的武力值竟然如此變態。

「呵,你倒是挺能打的,不過你就這樣打了市局局長的兒子,難道你不怕報應嗎?」

韓紹鈞將目光從廖子軍的身上轉移到林峰身上,冷笑說道,話語中充滿冰冷的威脅,不過他這人倒是很聰明,或許是礙於李一寧的家庭背景,又或者是因為林峰所表示出來的武力,他雖然氣憤,但卻沒有將自己的名頭拿出來,依舊是將廖子軍當槍使。

這點倒是讓林峰感到有些興趣。

不過對於,韓紹鈞的話,林峰卻絲毫不以為然。

「報應?」林峰嗤笑一聲,懶洋洋說道:「打輸了就喊家長嗎?呵呵,你們還真是給你家老子長臉了,不過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威脅到我林峰的話,那我只能很遺憾的告訴你,別說是喊家長,就算你跪地拜天,對於我來說也沒有任何作用,像你們這幾個紈子弟,我該收拾還照樣收拾。」

林峰的話語雖然平靜,但卻透露著一份冰冷的諷刺意味。

其實林峰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中也在搖頭苦笑。

這群紈子弟竟然威脅他?如果是換做自己以前一個人做任務的時候的話,那麼自己必定會二話不說,將這群人送去見閻王,因為他最討厭的就是來自他人的威脅,不過林峰明白自己這時顯然不能這樣做。

畢竟現在自己做了保鏢,多多少少還是得為僱主著想的。

想到這裡,林峰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李一寧林寶兒兩人,這兩個丫頭此時也很擔心的看著他。

「韓少,乾死這小子,看他還怎樣猖狂。」

「沒錯,乾死他。」

林峰的話語方落,不等韓紹鈞開口,那些被林峰收拾的人倒是搶先喊了起來。

而原本就已經有怒意的韓紹鈞,聞言也緊握拳頭,對林峰怒目而視。

似是一條伺機而動的毒蛇一般在盯著林峰。

畢竟韓紹鈞身為這群人的中心,卻讓這些人在自己的地盤上吃了虧,這邊足以讓他感到憤怒,而且這事說到底這事還是由他煽動起來的,如此有無數的理由讓韓紹鈞必須要對付林峰。

「給我讓開,誰在這裡鬧事1

而就在這時,一道響亮的叫聲在酒吧內響起。

人們聞聲望去,只見一名穿著短袖襯衫的中年男人在數十名酒保的擁簇下,走來過來。

這男人走起路來虎虎生風,極具氣勢。

一些客人在見到這男人時,都下意識的讓開道路,顯然是對這男人生有畏懼之心。

不過韓紹鈞在看到這男人時,嘴角卻微微上揚起來,露出一抹計上心來的笑意。

他自然是認識這男人,這男人是這酒吧的老闆,名叫沈萬通,在這玉京城中也算是一霸。

韓紹鈞這一等富二代經常來這酒吧消費,一來二去,和這沈萬通也有幾分交情。

既然自己對林峰心有顧忌,不敢貿然出手,那何不借這沈萬通之手對付林峰。

一念至此,韓紹鈞更為得意,便向沈萬通走去。

「沈老闆……」

韓紹鈞張了張嘴,想叫住沈萬通。

然而,他話還沒有說完,卻意識到了不妙之處。那沈萬通竟然像是沒有看過韓紹鈞一樣,徑直從他的身邊走過,直到來到林峰的面前才停了下來。

「師兄,你好。」

沈萬通站在林峰的面前,之前的狂傲氣息在這時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無比的恭敬,他微微低頭,很恭敬的對林峰說道:「不知道師兄你今天會來這兒,有失遠迎,還希望師兄你不要怪罪。」

嘶。

聽到這話,在場眾人無不倒吸了口冷氣,以看見鬼一般的眼神看向沈萬通。

沈萬通一個在玉京中有所明確的一霸竟然向林峰這麼點頭哈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頓時,韓紹鈞心中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林峰將周圍人的目光一一收在眼底,嘴角微微上揚,然後摸了摸鼻子,對沈萬通說道:「這裡不是師門,就別整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了,正好你來了,我現在的麻煩是你來,還是我親自出手解決……」

「我來,我來,這麼點小事怎麼能煩師兄你親自出手呢。」林峰的話還未落下,沈萬通卻連忙搶先道,這一副諂媚的模樣,讓人怎麼也不能將他和道上一霸沈萬通聯繫到一塊去,不是說沈萬通殘暴無比的嗎,現在卻又怎麼這樣乖順。

人們不約而同犯起了疑惑。

然而,儘管他們怎樣想不通,但眼前的事實卻告訴他們,道上一霸沈萬通在林峰這個默默無聞的小保鏢面前的確是和孫子一樣恭敬。

而沈萬通對此也並未表現出任何不滿神色,倒似是能夠為林峰辦事,是他的榮幸一樣。

「沈萬通,你這是什麼情況,我朋友在你這被人打了,身為店主的你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吧?」韓紹鈞見沈萬通向他走來,微微皺眉,然後冷聲說道。

儘管他不清楚林峰和沈萬通到底是什麼關係,但他身為市長之子卻又怎麼肯輕易服軟。

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眼前,韓紹鈞更是要拿回一個臉面。

「交代?」

沈萬通一怔,隨即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抹頗為有趣的笑容,似是對於韓紹鈞的話感到很好笑一樣。敢向林峰師兄要交代?這還真是有趣。

「韓少,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吧,哥幾個有傷看傷,一切醫藥費我出怎樣?」沈萬通說道,他明白韓紹鈞是市長之子的身份,所以在對待上顯得有些禮貌,這也是他作為一個商人的職業操守。

「就這麼算了?」

韓紹鈞詫異的眨了眨眼睛,他顯然是沒有想到沈萬通會給出這樣的答覆,隨即一股怒意從他心底湧起,他臉色冰冷,咬牙說道:「難道沈老闆你以為我們哥幾個是叫花子,看不起病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