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十九章突然出現的天材地寶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來的,聽說很值錢啊,求您通融通融,我老公的病情真的不能拖了埃」中年婦女苦苦哀求著,就差下跪了。然而她這番哀求,卻沒有收到任何同情。「我們這裡是醫院,不是慈善會,少廢話,拿走。」這時有人來掛...

談妥之後,接下來的具體事宜,方慎就不管了。

謝雅雪打了個電話給拍賣行,調了幾個人過來,而胡天游這邊,自然也有專業人員來處理。

說起來,其實方慎可以拿出8億來買樓,他現在不缺錢,但是方慎也是希望,借著這個機會,把兩界拍賣行精品拍賣會邀請函的昂貴,給宣揚出去,也算是個衡量標準,免得隨便來個人都想要他的邀請函,以後那些收到邀請函的富豪,臉上也會大有光采。

拿到了兩張邀請函,胡天游是心滿意足了,他的那幾個朋友卻是眼巴巴的看著,羨慕萬分,他們倒是想上來和方慎套近乎,奈何方慎卻是不給他們這個機會了。

給謝雅雪和那些談判人員在江都大酒店開了個包廂讓他們處理後續,方慎是甩手不管了。

寫字樓剛剛買下,時間緊張的很。

再過兩個月,兩界拍賣行的第二場精品拍賣會就要舉辦了,這場拍賣會,將會在原來的黎晶大廈,也就是剛被方慎命名為兩界大廈的新總部舉行。

各種裝修、改造、布置都要如火如荼的舉行,全力趕工,才能趕上拍賣會的舉辦,想來接下來的兩個月,謝雅雪都會相當的忙碌。

方慎給拍賣行的賬戶上劃了6億過去,其中5億是用來買樓的,剩下的錢,就用來提升兩界拍賣行的格局,方慎對謝雅雪的吩咐就是,儘管放心大膽的花錢,提升自身的形象更為重要。

在這個注重臉面的時代,在黃金地段有這麼一棟吸引眼球的總部大樓。對於提升兩界拍賣行在他人心目中的地位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放在明珠市,也可以說是首屈一指。

畢竟,就算是那幾家最大的拍賣行,也沒有兩界拍賣行這麼大的手筆啊,不是他們不想,而是實在沒有兩界拍賣行這種恐怖的斂財能力,想要黃金地段的整樓當總部?簡直是笑話。

方慎在這方面的投入。在明珠市是無人可比。

開車馳上車道,混在車流中,方慎靜靜思考著問題。

目前來說,第二場精品拍賣會已經沒有多大的問題,新總部已經有了,企業形象也將得到整體提升,更不愁沒有富豪來參加,那麼剩下的。就是拍賣品的問題了。

第二場精品拍賣會,要拿出兩樣稀世珍品來,血玉髓是其中一樣,那麼,剩下的呢?

天府省一行,除了返青木外,方慎還得到了三大天材地寶,不過沒有一樣是適合拿來拍賣的,難道說,要拿出玉藏髓來?

方慎有些猶豫。

玉藏髓的問題。在於只有一次使用機會,因此不可能拿來驗證做廣告宣傳,想要在拍賣會實現它的價值,關鍵在於富豪們對兩界拍賣行拿出來的拍賣品的信任度。

就現在而言,雖說信任度已經很不錯了,但是,似乎還是不夠埃

貿然拿出玉藏髓,的確是不會遭遇返青水在國外拍賣會上的流拍,但肯定拍不出方慎想要的價格。

揉了揉額頭,前方的車輛突然急停下來。也虧得是方慎反應迅速,用力一踩剎車停了下來,沒有撞上去。

可是,別人卻沒有方慎的反應,這突如其來的驟停,就聽到一陣陣驚呼,而後方慎這輛車就被撞上了。

「倒霉。」方慎搖了搖頭。碰上了意外交通事故。

方慎走下車,向前方望了一眼,只見前方百米處一個中年婦女癱倒在馬路上。似乎是被嚇住了,在她身旁,灑落著一地的東西。

看樣子,是這中年婦女不知怎麼的,走上了車行道,結果引發了這場事故,倒是沒有受傷。

這時候,方慎前面的車主都下了車,指著中年婦女破口大罵,她這一突然闖入,可是把他們給嚇了個夠嗆,以為要出人命,幸好最近的一輛車也還有六七米的距離,來得及急停。

方慎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那中年婦女應該不是那種敲詐勒索的人,在地上躺了一會兒回過神來,就一邊道歉,一邊收拾著東西,回到了人行道上。

「喂,小子,你是怎麼開車的?」一個破鑼般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從後面的車上下來一個光頭男子,脖子上掛著金項鏈,十根手指有一半都帶著金戒指,手腕上還套著金手鐲,一身的金器,說不出的俗氣。

方慎擰了擰眉,自己都還沒找他的麻煩呢,沒想到他居然有臉來興師問罪。

「是你撞了我的車。」方慎冷冷道。

「md,不是你停下來,老子能撞上去?」光頭男子怒了,伸出手來抓住了方慎的衣領:「你還橫上了,小子,今天不教訓教訓你,還不得橫上天去。」

以方慎的身手,怎麼可能被光頭男子抓住衣領,然而就在那一刻,方慎心中卻是產生了一種感應,讓他心神一怔,才被光頭男子得手了。

一把抓住了方慎,光頭男子大為得意,另一隻揮拳就打向方慎臉上,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拳頭才剛剛揮出,就被方慎抓住了。

光頭男子猛地用力,想抽回拳頭,然而方慎的手掌卻是如同鐵箍一般,讓他動彈不得。

更讓他心悸的,是方慎冷漠的目光,如同望著死人似的。

「你……」光頭男子臉上的汗都下來了。

「滾開。」方慎懶得理會這種上不得檯面的傢伙,一甩手,光頭男子頓時飛了出去,撞到了自己車上滾作一團,狼狽不堪。

方慎神情凝重,轉身上了人行道,就在剛才,他感應到了天材地寶。

天材地寶這東西,除了是本命之陸範圍內,又或者像返青樹一樣知道地點的,否則想要找到它們。就只能碰運氣了。

如今本命之陸還沒有擴張到明珠市來,誰也不知道明珠市有沒有天材地寶,方慎也不可能無聊到整天開啟天眼,收效太微了。

就在剛才,他感應到了天材地寶,但是馬上就消失了,方慎知道,這是因為距離遠。所以感應才會斷斷續續。

想到這裡,方慎立刻開啟了天眼,周圍喧鬧的場景迅速淡去,模糊一片,方慎轉動目光,然而天眼能看到的範圍內,卻沒有天材地寶獨有的靈光,如果他感應沒有出錯的話。那就是說,那樣天材地寶離自己的距離超出了天眼的感應。

方慎十分肯定自己的感應,那麼就是,天材地寶的距離太遠了。

當即,方慎連自己的車子也不顧了,大步走上了人行道,向著一個方向急走了幾十步后,馬上開啟天眼掃視,沒有發現的話,馬上換一個方向快步走上一段距離。

第三次開啟天眼的時候。方慎終於看到了一點靈光在極遠處亮起,閃了一閃就消失了。

方慎心中大定,只要找到目標就好了,至於消失了,那是因為對方走遠了。

順著這個方向,走了幾步后,靈光又是亮起,這次沒有繼續消失,說明對方的速度不如方慎。

要知道現在是在大街上,光天化日的。方慎不會全力奔跑,那樣太驚世駭俗了,在旁人看來,他的速度也就比普通人急行快上一點,卻比奔跑慢,既然目標沒有消失,說明對方不是使用交通工具。最大的可能還是走路。

順著這個方向,方慎大步追去,明珠市的道路他熟悉的很。此時已經不用開啟天眼了,轉過了一個街道,方慎看到了目標。

竟然是那個差點引起車禍的中年婦女。

因為沒出車禍,只是受了點驚嚇,因此方慎當時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倒是沒注意到她的走向,現在想來,應該是她走過自己旁邊時,產生了感應,又因為距離不近,所以這感應是一閃即逝。

等到方慎解決了光頭男子,尋找天材地寶時,剛開始選取的,恰恰是相反的方向,才沒有第一時間找到對方,而中年婦女似乎是有什麼急事,走路很急。

方慎的目光,落在了中年婦女手裡抱著的東西上,不用問,那樣天材地寶,就是在裡面了。

對方一看就是那種社會底層的普通婦女,天材地寶在她手裡,方慎是做不到出手搶奪的。

正遲疑間,中年婦女往右邊一拐,方慎抬眼看去,她走進去的,是一家醫院。

仔細回想了一下,這中年婦女滿臉愁苦,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才會不小心走到馬路上去。

方慎心中一動,也是跟著走了進去。

剛進醫院,就聽的服務台那邊傳來一陣斥罵聲。

「搞什麼鬼,我們這是醫院,不是收破爛的,拿這些東西來幹什麼,拿走,拿走。」一個護士沖著中年婦女滿臉厭惡的叫著。

中年婦女這時候把她手上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全是一些破舊古董之類的。

「大姐,幫幫忙吧,我家裡實在拿不出錢來了,這些是我老公祖上傳下來的,聽說很值錢啊,求您通融通融,我老公的病情真的不能拖了埃」中年婦女苦苦哀求著,就差下跪了。

然而她這番哀求,卻沒有收到任何同情。

「我們這裡是醫院,不是慈善會,少廢話,拿走。」這時有人來挂號,看中年婦女不聽,護士拿起一樣東西,就要扔出去。

「住手。」

方慎大步走了過來,神情陰沉:「至於把人逼上絕路嗎,她老公做手術還要多少錢,我來出。」

「你?五萬,你願意出?」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護士面色有些難看,不過方慎願意付錢,她當然不會有意見。

方慎隨身自然不會帶這麼多現金,而這醫院的規模也不算大,沒處刷卡,當即走出了醫院。

「切,也就是個說大話的。」護士滿臉不耐。

不過沒過幾分鐘,方慎就回來了,還帶著五萬現金。

看到錢,護士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態度來了個大轉變,十分殷勤。

「既然收了錢,就馬上安排手術吧。」方慎冷冷道。

他懶得去指責對方的行為,世道就是如此。

「大兄弟,謝謝你,謝謝你,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中年婦女如在夢中,等到護士去安排手術后,才清醒過來,感激涕零的對方慎連連道謝。

遲遲籌不到手術的錢,丈夫的病情又拖不得,對中年婦女而言,跟天塌了一樣,所幸就在她最絕望的時刻,方慎出現了。

以中年婦女此時對方慎的感激,如果方慎提出要拿走她帶來的這些東西,想來對方不會有二話。

不過,方慎是不會這麼簡單就一走了之的,那樣的話,他心裡太過意不去。

雖說天材地寶在對方手裡,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但對方慎來說,卻是無價之寶,看對方的模樣,這手術費都湊不出來,可是手術之後,還要養病,需要不少錢,顯然不是對方能負擔得起的,他總要做到自己心安的程度,才會取走天材地寶。

中年婦女的丈夫被推進了手術室,方慎沒有離開,和她在外面等著。

放下了一塊心頭大石,中年婦女說起自己的事情來。

她叫吳金花,是一個下崗職工,家裡還有一個在上學的兒子,全家的經濟來源都在丈夫身上,就在昨天,丈夫在工地上班時,被一根高空墜落的鋼管砸斷了腿,傷情很嚴重,如果不及時醫治的話,腿就要斷了。

一個斷腿的人,還怎麼在工地工作,如果連丈夫的收入來源都沒了,她不知道這個家還怎麼維持下去。

想要去找建築公司的老闆,對方卻推說是由於她丈夫不帶安全帽才導致的事故,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還要辭退她丈夫。

吳金花只是個底層小人物,求告無門,心中一片絕望,剛才在馬路上的一幕,未必沒有萬念俱灰輕生的念頭,只是最後關頭還是求生的本能佔了上風。

「是哪一家建築公司?」方慎冷冷道,那家建築公司的行為,等於是在把吳金花一家往死路上推,尤為可惡。

「好像是叫黎晶什麼地產公司。」吳金花回想了一下,道。

黎晶地產開發公司?

方慎神情冷了下來,一言不發的撥通了胡天游的電話。

「胡老闆,今天中午的交易,我要再考慮一下……」未完待續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