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都市言情

超級拍賣行 第二十七章方之行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姐賠罪?」其實以老闆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東西沒丟,就打算讓方之行賠下罪搪塞過去。「我沒錯。」方之行一臉倔強,少年心性,又怎麼肯低頭,況且錯的也不是他。「好啊,小癟三還反了天...

兩界拍賣站更新了一下頁面,原來空白的地方多出來一行地址,上面寫著兩界拍賣行在明珠市南山路的地址。

這則小小改變,對尚沒有什麼人氣的站來說,波瀾不驚,然而對於方慎他們來說,卻是一個巨大的進步,這代表著,拍賣行正式建立起來了,而不再是以前的無根之木,無源之水。

臨海二中。

今天是周末,方慎就來看看自己的弟弟,順帶給他帶點生活費。

學校里學生並不多,籃球場和操場上倒是有一些學生正在打球,在陽光下揮灑著汗水。

方慎有些恍惚,雖然只是幾個月,卻發生了那麼多事,同樣的校園生活,對他而言,似乎是上輩子的事情了一般,再也無法融合進去。

臨海二中是省屬重點中學,招收來自臨海全省的學生,有一半以上的學生都住在學校里,方慎不是第一次來了,輕車熟路的很快就到了2號宿舍樓下面。

男生寢室沒那麼多規矩,方慎徑直到了403室,敲了敲門。

「誰呀。」一個聲音在裡面響了起來,接著門被打開,一張稚嫩的臉伸了出來。

「你是……啊,我記得你,你是方之行的哥哥。」看到方慎,對方愣了愣,接著就想了起來。

「之行在嗎?」方慎認得這人,他來過幾次,知道這個叫馬廣榮的男孩是方之行的室友,平時對方之行頗為照顧。

「方之行啊,他出去打工了,要吃飯的時候才回來。」馬光榮道。

「打工?」方慎一愣,心中有些心酸。

他和方之行兄弟倆都是世家子弟出身,本來應該過的是錦衣玉食的富貴生活,卻因為一場事故,家道中落,親戚排擠,從而淪落到了如今的局面,甚至要靠打工來維持生活。

這些,都拜那些可賜。

方慎心中憤怒,自己受點委屈無所謂,但是方慎絕不容許自己的親人受委屈。

「他在哪裡打工?」方慎的聲音有點冷,對面的馬光榮脖子一縮,有些害怕,待到方慎察覺不妥,收斂起自己的情緒后,才鬆了口氣,連忙將方之行打工的地方說了出來。

方之行打工的地方,距離學校不遠,走了十幾分鐘后,方慎就到了一家超市,方之行就在裡面打工。

這家超市規模不小,主要面向的是附近學校的學生和周圍的住戶,裡面的商品倒是不少,隔著許多個貨架,一時間方慎沒看到方之行在哪。

就在這時,超市裡面突然傳來爭吵聲,方慎眉頭一皺,他聽到了自己弟弟的聲音。

超市一個偏僻的角落,一個渾身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扯住了一個學生模樣的少年,嘴裡大聲嚷嚷著。

這邊的爭吵,驚動了周圍的人,很快,超市裡的客人都涌了過來。

「方之行,這是怎麼回事?」老闆走了過來,對那個濃眉大眼的少年厲聲喝道。

「老闆,是她要偷我們店裡的東西,被我發現了,還誣賴我。」方之行一句話將事情來龍去脈說清楚了。

老闆看了看兩人爭執的東西,是一瓶柏資美容液,售價220元,這個中年婦女他認識,是附近的一個住戶,姓周,家裡有點錢,經常打扮的珠光寶氣的,不過有個缺點,愛貪小便宜。

聽方之行這麼一說,中年婦女頓時炸毛了。

「什麼,說我偷東西?小癟三你知道我多少身家嗎?看看這戒指,看看這貂皮大衣,還有這牌子的手包,你一輩子都買不起,老娘這麼有錢,有必要偷東西嗎?」中年婦女指著方之行破口大罵:「明明是你要偷東西,被我發現了,還敢反咬一口?老闆,這樣的員工你也敢用?不怕店裡的東西給偷光?」

「周大姐消消氣。」這中年婦女可是超市的大客戶,經常來這裡買東西,老闆不敢得罪,轉頭對方之行斥道:「還不快向周大姐賠罪?」

其實以老闆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東西沒丟,就打算讓方之行賠下罪搪塞過去。

「我沒錯。」方之行一臉倔強,少年心性,又怎麼肯低頭,況且錯的也不是他。

「好啊,小癟三還反了天,今天我的名譽受損,老闆你不給我個說法,老娘不走了。」中年婦女聽的火冒三丈,手指都差點指到方之行臉上去:「這樣的小癟三,就應該馬上辭退掉。」

老闆頓時為難起來,方之行在他這裡打工一段時間了,表現一直很好,不過這時候,也只能犧牲他了,想到這裡,臉色陰沉下來,正要硬按著方之行道歉。

「不是有監控錄像嗎?看了就知道誰對誰錯。」一個聲音在人群外響起,而後方慎推開眾人走了進來。

「哥。」方之行又驚又喜,又有點害怕方慎會罵他。

「你是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讓老闆大皺眉頭。

「我是方之行的哥哥,既然兩方各執一詞,為什麼不看監控錄像。」方慎淡淡道,聲音有些冰冷。

像這樣規模不小的超市,都會安裝監控錄像的,方慎才有這麼一說。

老闆不是不知道這點,也不是沒想過用這種方式來解決爭端,而是壓根就沒有打算那麼干,不想把事情鬧大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方之行沒什麼來歷,一個是老顧客,一個是打工的員工,該偏向那邊,自然不言而喻。

「你誰啊,你說看監控錄像就看監控錄像埃」中年婦女滿臉不爽,又轉頭對老闆頤指氣使:「小癟三的哥哥也是小癟三,老闆你別聽他的,我的信譽你還信不過嗎?這麼簡單的事情也磨磨蹭蹭。」

「你說什麼?」方之行大怒,這惡婆娘說自己沒什麼,怎麼敢說自己的哥哥是小癟三。

方慎搖了搖頭,拉住了方之行,只是冷笑著看向老闆。

如果老闆連這麼點魄力都沒有,那就不要怪自己動點武力了。

「這個……」中年婦女的說法,老闆肯定不能用,他看了看氣度非凡的方慎,換了套說辭:「你看我們店的人流量這麼大,如果關了監控錄像,店裡有什麼損失該怎麼辦?」

這話倒是被老闆捏住了道理,現在超市裡的人不少,誰也無法保證他們不會順手牽個羊,店裡的員工也不可能將每個人都看祝

「就是,監控錄像關一會,最少損失幾千元,你們兩個小癟三賠的起嗎?」中年婦女也叫囂起來。

方之行氣的滿臉通紅,他知道這麼一會兒工夫,絕對沒有中年婦女說的那麼誇張,不過他也無力反駁,因為他們沒那麼多錢。

就在中年婦女滿臉得意,以為穩操勝券之時。

一疊紅彤彤的百元大鈔砸在了老闆手中。

「夠了沒。」方慎冷冷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