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兩百九十六章周正航的故事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雖然沒有動用什麼力量,周正航依然是感覺到不自然,在方慎面前,自己就像是小孩子般脆弱。咽了口唾沫,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確切的位置,但是可以找出大致的範圍。」「大致多少?」方慎沒有絲毫意外。...

「馬上請他進來。」聽了這話,方慎心中頓時大為驚喜,他現在最迫切想要知道的,無疑就是南天盟的總部,以便早日斬草除根。

「是。」於龍退了下去,片刻后,領著一個渾身黑衣,頭上蒙著黑色罩子的人走了進來。

現在正是夜晚時分,這人又是如此打扮,加上行事隱秘,倒是不虞會被人認出來。

「你是?」方慎看向來人,隱隱感覺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裡見過。

「方先生,是我。」來人一把拉下了頭罩,將真容展示在方慎面前。

「周正航。」方慎眼睛微縮,閃過意外之色,他沒想到,竟然還真是熟人,正是周家的進化者,周正航。

在南灣市的時候,周正航的址繳鰨被他教訓了一通,緊接著周正航就連夜趕了過來,找到方慎親自賠禮道歉。

方慎曾經問過周正航一句,關於南天盟的情況,因為交淺言不深,沒有細問,但是那時候周正航的神情比較奇怪,後來發生了不少事,方慎也就忘記了,沒想到,今日他居然找上門來了。

「這幅打扮,有些唐突了,還請方先生包涵。」周正航恭敬道,看向方慎的目光中,帶上了幾分感激。

方慎點了點頭,周家只是一流勢力,而且正處於南方,雖然現在方慎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但他也不敢明目張的過來。

即便如此,和南天其餘的一些勢力比起來。周正航已經做的夠激進了。

「你說你知道,南天盟的總部在哪?」方慎沒有多說什麼廢話,目光微亮,盯住了周正航。

雖然沒有動用什麼力量,周正航依然是感覺到不自然,在方慎面前,自己就像是小孩子般脆弱。咽了口唾沫,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確切的位置,但是可以找出大致的範圍。」

「大致多少?」方慎沒有絲毫意外。實際上,如果周正航直接說,他知道南天盟總部的確切位置。方慎也不會相信他。

畢竟是一個頂級勢力的總部,怎麼可能被一個外人知曉,而且周正航知道的話,早就賣給別人了,想來任何一個頂級勢力,都會對南天盟的總部所在很感興趣,並不惜付出一切代價。

「十公里,我能保證,南天盟的總部,就在我找出的十公里裡面。」周正航肯定的說道。

方慎目光大亮。對於旁人來說,這十公里或許是沒有任何作用,但是對方慎而言,卻是用處極大,因為他有得自明凈石的畫面。區區十公里,只要飛上一圈,就能確定具體的位置。

「很好。」方慎深深吸了口氣,看著周正航:「只不過,我奇怪的是,為什麼你會知道?偏偏是你?」

周正航有些緊張。他知道,換做自己,也不會輕易相信的,他要取信於方慎。

「我這麼做,是為了報仇。」周正航眼中閃過深切恨意:「我要南天盟覆滅,我要看著祝天祿那老雜種不得好死……祝天祿就是南天盟的老大,五十年前就是地級初期,現在應該是地級中期進化者了。」

「祝天祿。」方慎記住了這個名字,不出意料的話,就是南天盟最為神秘的那個進化者。

「我之所以這麼恨,是因為我爺爺和祝天祿有仇,我爺爺以前也是南天盟的人,還是最高層的地級進化者,可是祝天祿這老雜種,為了爭權奪利,竟然暗算我爺爺,讓他身受重傷,勉強逃出了南天盟,流亡海外,一直到我父親這一代,爺爺去世后,才敢回來,我周家和祝天祿、和南天盟有不共戴天之仇。」周正航恨聲道。

「原來如此。」方慎神情稍緩,看向周正航的目光也緩和了些,他看得出來,周正航說的應該不是假話。

這麼一來的話,倒是能解釋為什麼周正航知道南天盟總部,而且他有理由痛恨南天盟。

周正航微微鬆了口氣。

他痛恨南天盟,可是南天盟勢大,遠不是周家所能企及的,別說是現在,即便是他爺爺還活著,也遠遠不是南天盟的對手,即便再恨,也只能埋在心裡。

那天在夜景平台,方慎和南天盟起衝突,周正航也在那裡,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後來聽到方慎殺了文之煥,以及向南天盟挑釁,頓時嚇了一跳,原本他也以為方慎是失心瘋了,竟敢妄圖挑戰龐大的南天盟,然而結果卻是讓人震驚不已,南天盟進入明珠市的人,全滅。

這樣的結果,也讓周正航心動起來,看到了希望,才有了此行。

因為老一輩的恩怨,周正航一直都很低調,唯恐被南天盟發現秘密,從而被抹殺,過了幾十年擔驚受怕的日子,對南天盟的痛恨,不言而喻。

接著,周正航將具體地點說了出來。

周正航爺爺知道的,也不是太多,只知道一個大致的範圍,最主要的還是,南天盟也意識到了危機,在周正航的爺爺逃走後,就改變了入口,而入口和真正的位置,肯定是有不短距離的。

秘密基地在地底深處,根本就發現不了,也無法移動,不過入口卻是可以改變的,因此周正航也只知道大致的範圍,卻不知道入口,也進不去。

不過對方慎來說,已經足夠了。

兩界大廈,六層。

方慎和於龍、周正航走進了臨時弄出來的審訊室。

審訊室里,馬文通和陸冥渾身鮮血,傷痕纍纍的被吊了起來,也虧得他們是地級進化者,否則換做個普通人,早就死了好幾遍了。

吸取了文之煥的教訓后,兩人是連自殺都難,而且不到萬不得已,他們又怎麼肯自殺。

看到方慎他們進來,馬文通竟然還笑了出來,恨聲道:「小畜生,別指望我會說出總部在哪。」

於龍勃然大怒,馬上就要動手教訓馬文通。

方慎抬手制止了他,臉上浮起嘲諷之色,目光落在馬文通臉上,輕輕道:「蓮頂山?」

這三字一出,馬文通身軀頓時微不可查的一顫,眼中也是迅速閃過慌亂之色,不過立刻就恢復正常,冷笑道:「什麼蓮頂山,蓮底山的,我沒聽過。」

方慎眼睛眯了起來,隨即點了點頭,平靜道:「確實沒什麼,我這次來,是送你們上路的。」

「什麼?」馬文通和陸冥臉色大變,張嘴就想說什麼,然而方慎卻是壓根沒理會他們,手一揚,凝聚出來的潮海劍化為一道光芒,猛地在兩人中間爆了開來,強橫的力量席捲而出,將兩個毫無抵抗力的地級進化者轟成了碎末。

「走,我們去蓮頂山。」

懶得再看審訊室裡面一眼,方慎大步走了出去。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