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兩百八十二章鍾離軒的震驚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鍾離軒的情。別小看鐘離軒這一行,在擺明了南天盟和方慎敵對的時刻,還來明珠市,來兩界拍賣行,多多少少也有支持方慎,站在他那一邊的態度。在旁人眼裡,和龐大的南天盟比起來。方慎無疑是孱弱的一方,...

有了大地熔爐這巨大的驚喜,方慎又是將目光投向起始大陸,仔仔細細的篩選了一遍。

很多特殊所在,都不會是一下子形成的,從初具雛形到完全成型,需要很長的時間,也需要起始大陸的不斷成長,就像是大地熔爐這樣,剛開始絲毫不起眼,但是等到起始大陸成長到一定程度,就會展現出來。

隨著起始大陸的成長,一些特殊所在會漸漸出現,當然,不可能全都像大地熔爐這般稀罕和實用。

身為地修最核心也最重要的起始大陸,自然不會僅僅只有通往其他世界這麼一項能力的。

方慎無疑是幸運的。

這些特殊存在會不會出現,出現的又是哪種類型,和起始大陸的成長休戚相關,方慎有大地精氣,僅僅凝陸五層的起始大陸就堪比其他地修凝陸七層起始大陸的成長度了,在成長度上無疑遠遠超過了異界那些同行。

如此發展下去。

等到凝陸十層,毫無疑問,成長度也會遠遠超過其他地修,帶來的結果,肯定是特殊存在比其他地修多上一些。

在方慎的記憶中,凝陸五層地修的起始大陸,只會有通天峰一個特殊所在,而方慎,卻是多出了一個大地熔爐,這還是大地精氣沒被全部吸收的情況,可見方慎的優勢。

而身為地球唯一的地修,加上地球明顯不同於異界的事實。所掠奪的大地山川之力也是與眾不同。導致了方慎的起始大陸中的特殊存在,質量上也要勝過異界同行。

大地熔爐,就是最好的證據。

帶著幾分期待,方慎仔細察看過了起始大陸每一角落,他是這裡的主人,只要用心起來,任何異常都瞞不過他,只是特殊存在哪有這麼容易出現的,方慎看了半天,也沒發現另一處異常的地方。

搖了搖頭。方慎退出了異空間。

心情自然不會是失望,有大地熔爐,方慎就滿足了,就算沒發現別的特殊存在。也不會打消方慎心中的狂喜。

站起身來,方慎用力揮舞了下拳頭,神情亢奮。

雖說暫時還用不了大地熔爐,可那也就是時間問題罷了。

此時,方慎更不會放過本命之陸中的那些天材地寶了,以他現在的實力,這些絕大多數都是一等甚至二等的天材地寶,基本上都派不上多大用場的,而且能有巨大商業價值的也不會多,原本還以為。即便找到它們,也就是個收藏品,堆積到起始大陸罷了,可是大地熔爐的出現,卻是完美解決了這一問題。

當然,這也是方慎才會如此做想,換做那些異界同行,絕對不會嫌天材地寶多的,哪怕再無用、再低等的天材地寶,也可以拿出去交換。

而且。他們選擇的本命之陸,基本上都被前輩們搜刮過無數次了,運氣差的地修,恐怕在進入其他世界前,連天材地寶是什麼樣都沒見過…

「等解決了南天盟。就出海一趟,將這些天材地寶取走。」方慎尋思著。

這二十多樣天材地寶。大部分都是在海域,僅有小部分在大陸,方慎要出海的話,需要的時間不少,現在南天盟沒解決,方慎也不放心遠行。

盤點完此次突破的收穫后,方慎心中一動,頓時一枚血色藥丸出現在方慎手掌裡面。

文之煥和趙英等人身上的東西,方慎看得入眼的,也就是這枚血色藥丸了,方慎可以從裡面感覺到一股極其狂躁的力量,可是它是什麼,卻是不得而知。

至少在明政集團的慶典上,方慎沒有看到過類似的東西,只能肯定,這東西對進化者有用。

猶豫了下,方慎拿起手機,撥打了個電話。

「方慎?」鍾離軒疑惑的聲音傳了過來。

「鍾兄有空的話,請到兩界大廈來一趟。」方慎笑道,他打的正是鍾離軒的電話,後者正在明珠市做客,是兩界拍賣行的貴賓,這時候倒還沒有離去。

「我馬上來。」鍾離軒沒有絲毫猶豫。

鍾離軒入住的,是江都大酒店,趕來兩界大廈也hu不了多少時間。

等他趕到兩界大廈時,前台的員工告訴他,方慎在辦公室里等他。

鍾離軒進來的時候,臉上帶著一些愁色,雖然一閃而過,卻也沒瞞過方慎的眼睛。

「鍾兄,請坐。」方慎不動神色道,給鍾離軒上了一杯茶,招待他坐下。

「你才剛剛回來,怎麼就找我來了?」鍾離軒有些奇怪,方慎回來的時候,打過他電話,因此鍾離軒是知道,方慎是昨晚回到南灣市,沒想到今天才回來,就見自己了。

文之煥等人的行動,自然不會詔告天下,鍾離軒也不可能知道,這短短的大半天里,就發生了如此驚人的大事件,因此此時的神情很平靜,只是有些奇怪方慎竟然急著見自己。

「呵呵。」方慎微微一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深深的看了鍾離軒一眼:「鍾兄對兩界拍賣行的幫助,方慎感激不荊」

「這次離開了幾天,多虧你了。」

這番話,方慎說的真誠無比,是發自內心的感激,鍾離軒笑了笑,不由感慨了聲,自己的付出果然沒有錯。

方慎這話,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好端端的,鍾離軒為什麼要來兩界拍賣行做客,還不是因為方慎去了明政集團神物所在地,內部空虛,擔心南天盟的人對兩界拍賣行下手,所以才前來明珠市坐鎮,以免出什麼意外。

要知道,在夜景平台,方慎和南天盟的人針鋒相對。擺明了敵對的態度。而南天盟的人只去了文之煥和趙英兩人,剩下的幾個人,雖然實力很低,最強的也就是人級前期,但對兩界拍賣行而言,依然是極大的威脅。

鍾離軒是唯恐這幾人對兩界拍賣行下手,才特地到明珠市做客。

這一點,方慎看的清清楚楚,也是很承鍾離軒的情。

南天盟的這幾人,有沒有接到命令。在方慎離開期間對兩界拍賣行下手?方慎不得而知。

這可能性不大,畢竟文之煥一直以為方慎僅是人級後期的進化者,沒有把他放在眼裡,根本不會特意為了對付方慎。而下什麼命令,在他看來,這樣做等於是太抬舉方慎了。

不管如何,方慎也是很承鍾離軒的情。

別小看鐘離軒這一行,在擺明了南天盟和方慎敵對的時刻,還來明珠市,來兩界拍賣行,多多少少也有支持方慎,站在他那一邊的態度。

在旁人眼裡,和龐大的南天盟比起來。方慎無疑是孱弱的一方,這種情況下,鍾離軒還有這等同於表態的行程,無疑是需要勇氣的,也讓方慎感激。

雪中送炭,遠比錦上添hu可貴的多。

「鍾兄,多謝了。」方慎誠懇道。

「呵呵,我也就是一時衝動。」鍾離軒苦笑了起來:「而且我是上京的人,這次過後我就回上京了,南天盟也不可能到上京去對付我。」

這話聽起來有點示弱的意思。可了解南天盟強大的人,都不會因此而笑話他。

那可是一個頂級勢力啊,有多少人膽敢和它對著干。

「不管如何,咱們也是有交情的,你不在的時候。我能出一點力也是理所應當。」鍾離軒斬釘截鐵道。

方慎點了點頭。

不管如何,鍾離軒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的。南天盟如果真的要找他立威,他自己或許可以躲到上京去,但是鍾家旗下的企業,恐怕會蒙受不少損失了。

他和鍾離軒確實是關係不錯,有不錯的交情,但鍾離軒能做到這一步,方慎無疑是領情的。

「鍾兄如此坦誠,我也就不隱瞞了。」方慎沉聲道:「在南灣市,我和文之煥他們起衝突,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當即,方慎將張世奇和商梁找上門來,逼迫他交出玉藏髓的事說了出來。

「難怪當時趙英會這麼不客氣。」鍾離軒恍然,終於明白為什麼文之煥等人無緣無故的就來找方慎的麻煩。

「那張世奇和商梁他們呢?如果沒有太大的衝突,還是不要對上南天盟為好。」鍾離軒沉吟道:「頂級勢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和我們這些一流勢力根本不是在一個層次的。」

「方慎你雖然令洛家都低頭服軟了,可是洛家和南天盟,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一百個洛家,都未必比得上南天盟。」

方慎微微點頭,鍾離軒猜測的一點都沒錯,一百個洛家也比不上南天盟,兩者壓根沒有可比性。

「可是,張世奇和商梁已經死了。」方慎淡淡道:「我殺的。」

「他們敢來兩界拍賣行搗亂,是死有餘辜。」方慎聲音冰冷了下來。

「死了?」鍾離軒手一顫,茶水濺了出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張世奇這人,他認識,是人級後期的進化者,比他還要強出許多,沒想到,竟然死在方慎手裡,還搭上了一個商梁。

「不僅僅是張世奇和商梁。」似乎是嫌這個炸彈不夠重,方慎繼續道:「趙英也死了,還有他帶來的幾個人級進化者,都死在我手裡。」

「而且,就發生在今天早上,才過去沒多久。」方慎微笑道,將這件事說了出來,如同斬殺了一隻小雞般毫不在乎。

「什麼?」鍾離軒這下是真的震驚了,他沒想到,這半天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驚人的事情。

「這,這……仇恨之大,已經不可能和解了,事實上,在你殺死張世奇和商梁的時候,就沒有轉圜的餘地了,你和南天盟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除非你們其中一方徹底死亡,才會終止。」鍾離軒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憂心忡忡。

「南天盟太過強大了,實在無法力敵,而且文之煥也還沒回去,如果讓他知道了趙英的事情,肯定會來明珠市報仇,不好,說不定這時候他就已經得到了消息趕過來了。」想通這一關節,鍾離軒頓時臉色大變。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方慎,你馬上和我去上京吧,還有你的親人,事不宜遲,馬上就動身,否則等文之煥來了,就逃也逃不掉了。」鍾離軒猛地站了起來,急不可耐的說道:「上京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文之煥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在上京亂來的。」

看著鍾離軒著急上火的臉,方慎心中有些感動。

文之煥身死的事,才剛剛過去沒多久,鍾離軒再大的本事,也是不可能知道的,他現在的反應無疑是最真實的反應,也是將方慎當成了真正的朋友。

當然,方慎是不可能如鍾離軒所說,現在就去上京的。

「文之煥,來過了。」方慎搖了搖頭,緩緩道。

「來過了?這怎麼可能。」鍾離軒眼睛瞪了起來,不敢相信。

如果文之煥來過了,方慎怎麼還會是好好的?

「放心吧,文之煥已經死了。」方慎苦笑道。

「死……死了?」這話一出,鍾離軒頓時安靜了下來,不過眼中的疑惑是怎麼都掩飾不了。

不可能,這是鍾離軒的第一反應。

方慎很強,能令洛家低頭,鍾離軒也懷疑,方慎是地級進化者,但是也僅是懷疑罷了,實際上,鍾離軒內心深處也不怎麼認為,方慎會是地級進化者,畢竟太不可思議了。

但是,文之煥可是貨真價實的地級進化者埃

「死了,我親手殺的。」方慎點點頭,重複了一遍。

「開玩笑吧。」鍾離軒喃喃道。

方慎搖了搖頭,手掌一揮,一個黑乎乎的物體就飛了出來,落在了鍾離軒面前。

這是一塊黑色的令牌,正面寫著南天兩個字,翻過來背面則是只有一個「文」字。

「竟然,是真的……」鍾離軒死死的盯了這靈牌半晌,才緩緩吐出一口長氣,終於接受了這駭人的事實。

這塊令牌,是方慎從文之煥身上搜出來的,是身份的象徵。

鍾離軒見識廣博,他一眼就看了出來,這令牌的材質特殊,沒有仿冒的可能,而這身份令牌,也和傳說中南天盟的身份令牌相同,只有南天盟地位最高的幾人,才有資格擁有。

這種身份令牌,是不可能離身的,而現在竟然落到了方慎手中,那麼十有**,文之煥是真的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