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兩百十二章勝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前方慎接下鍾離軒一棍的場景,還是有人看見的,而且鍾離軒親口說出方慎是進化者,雖然旁邊只有總經理一人,當時這人中途離開過,難保不會將這事泄漏出去。方慎是進化者,今日過後,恐怕上京市大部分勢力,都會...

「什麼賭?」

鍾離軒來了點興趣。

「很簡單,我也很喜歡打高爾夫球,鍾先生不覺的一個人打球無聊嗎,你我不如比試一場,如何?」方慎笑道:「至於賭注嗎,誰輸了就為誰做一件事,當然,我可以事先說明,如果我贏了,絕對不會為難鍾先生。」

鍾離軒挑了挑眉,淡淡道:「等你能贏再說吧。」

這話里的意思,倒是沒有拒絕方慎的提議,而且他也不認為自己會輸。

一個人打球,確實沒什麼興趣,鍾離軒也懶得跟那些人打,不過方慎是實力不弱的進化者,無疑就不同了。

至少在鍾離軒看來,方慎有和他打球的資格。

「這是什麼情況?他居然沒事?」

看到方慎和鍾離軒正常說著話,所有人,包括左中興在內,誰也沒想到方慎竟然會安然無恙。

一些腦子轉得快的人,馬上就走向左中興,打聽起方慎來。

雖然沒有人敢靠近過去,但發生在高爾夫球場那一邊的事,無疑吸引了這些人的注意力。

「砰~」

方慎隨意的揮了下球杆,將球高高打了出去。

「鍾先生,你我之間的比賽,還是自訂規則吧,否則恐怕不知道要多少輪才能分出勝負。」方慎淡淡道。

鍾離軒沒有說話,目光看了眼球落地的方位,眼睛頓時一縮。

「一桿進洞。」總經理大吃一驚。

「砰~」鍾離軒也揮了下球杆。打出了另外一個球,同樣是一桿進洞。

「也好,你打算怎麼比。」鍾離軒收回目光,說道。

方慎一出手,鍾離軒就知道,自己想要贏沒那麼簡單了,他身為進化者。而且又是喜愛打高爾夫球,因此這一手技術可以說是出神入化,遠遠超出普通人的範疇。

別人一輩子都打不出的一桿進洞。在兩人手中,卻是唾手可得。

「這樣吧,你我交替打球。沒有次數上限,只要有一桿沒有直接進洞,就算輸,怎麼樣?」方慎想了想,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就這樣。」鍾離軒沒有猶豫。

總經理在一旁聽得咋舌,這兩人用一桿進洞來比也就算了,規則又是如此的殘酷極端。

這種比法,比的不僅僅是運氣、技術,更多的是心理素質。一桿不進就輸,這是多大的壓力,一般人就算有這技術,也會在心理煎熬中敗下來。

「誰先來?」方慎看向鍾離軒。

「你。」鍾離軒淡淡道。

方慎也沒有拒絕,在他看來。誰先誰后根本沒有多大的區別,當即揮了揮球杆,將球打出,高爾夫球在空中化為一道優美的曲線,順利進洞。

兩人都有著非凡的實力和控制力,想要打出一桿進洞輕而易舉。但是現在這種比法,難就難在持久。

一桿,兩桿……五十桿。

方慎和鍾離軒的比賽速度快的驚人,兩人根本就不需要去球落地的地方打第二桿、第三桿,只要站在發球區揮杆就行了,這樣的打法,自然是快的驚人。

常人連整場比賽的三分之一都沒打完,他們就已經打完五十桿了。

那些注意著這場比賽的人,全都是目瞪口呆。

「這,這是作弊嗎?一桿進洞,居然桿桿都是這樣。」

「哪有這種打法的,太不可思議了。」

……

即便是見識過方慎打球的左中興,此時也是瞠目結舌,這時候他才知道,那天自己和方慎打的時候,方慎是手下留情了。

可笑之前還想和方慎打一抄…

等打到一百桿后,方慎和鍾離軒的速度終於慢了下來。

這種打法,非常的消耗精力,又是不允許出半點錯,前面還好,次數一多,就容易出問題。

兩人也是心知肚明,真正的勝負,才從現在開始,就看誰先熬不住心理壓力出錯。

鍾離軒臉上的輕鬆逐漸消失,神情變的凝重起來。

一百三十……一百七十。

速度越來越慢。

總經理在一旁已經徹底麻木了,為了趕上兩人的擊球速度,他叫了幾個人來一起放球,看著方慎和鍾離軒的表現,恐怕他們在這裡工作一輩子,看到過的一桿進洞都沒有這麼一會兒多。

方慎深吸一口氣,鼻尖沁出了些許汗水,手中的球杆一揮。

一桿進洞。

兩百一十桿。

三百桿。

……

即便是方慎,都感到心身疲憊,為了確保每一桿都進洞,耗費了不小的心力。

鍾離軒比之方慎,也好不到哪裡去。

兩人相比,方慎的實力更強,然而鍾離軒的技術更好,因此打到現在也沒分出勝負來,方慎的優勢也不大。

實際上,方慎要贏的話是輕而易舉。

只要動用風雷珠的力量,隨意的動下手腳,保證鍾離軒會出錯,不過剛開始的時候,以對方的實力,說不定會察覺,等到後來,卻是方慎起了好勝之心,想要憑藉自己的真本事打敗鍾離軒,而不是玩弄小手段。

三百零一桿。

方慎打完后,鍾離軒走了上去。

沒有立刻打球,鍾離軒深深呼吸了幾口長氣,穩了穩有些浮動的心神,而後拿起一旁的手巾仔細的擦了擦汗水,才拿起球杆,擺好姿勢,用力揮了出去。

「不好。」

剛剛碰球,鍾離軒臉色就是一變,以他的經驗,根本無需這一球落地,就能猜出能否進洞了。

數秒后,高爾夫球落地,停在了距離洞口數米遠的地方。

鍾離軒臉色慘白,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片刻后,才嘆息了一聲。

「我輸了。」

「年輕人,你很不錯。」鍾離軒看了眼方慎,說道。

「我也是僥倖。」方慎微微一笑:「打到這種程度,誰也無法保證,下一桿會不會出錯,我也是運氣稍微好點罷了。」

這話說出來,鍾離軒的臉色好看了些,看方慎也順眼了不少。

「說吧,想讓我為你做什麼事?」鍾離軒還算大度,沒有輸球后就不認賬,馬上問起了方慎要求的事。

「我想鍾先生做的事情,其實不難,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幾年前,一個來上京刺殺貴家族的人的殺手……」方慎也沒有隱瞞,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這也是他費了一番周折的目的,原本就打算找個機會去見見此人的,不過既然碰上了,方慎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殺手?」鍾離軒臉色微沉:「我當然記得,你和他什麼關係。」

毒刺從鍾離軒手裡逃脫,對鍾離軒而言,無疑是個恥辱,畢竟對方僅是普通人,當然這也是他剛成為進化者不久,還沒有完全掌握自身力量的緣故,否則毒刺根本逃不掉。

「這人前不久,曾經在明珠市刺殺過我,不過他現在已經死了。」方慎淡淡道,一句話就令鍾離軒的臉色好看起來。

「因為某些緣故,我想知道,這人在上京的詳細情況。」方慎說道。

「讓我想一下。」鍾離軒道,事情畢竟過去好幾年了,而且方慎要的是細節,多少有些模糊了,在腦海里搜索了會,才翻出了當日的情況來,鍾離軒願賭服輸,也沒有隱瞞,將和毒刺交手前後的細節說出。

「多謝。」方慎面露喜色,有了鍾離軒提供的資料,搜索起來就方便多了。

「好了,今天我也打的過癮了,年輕人,以後有空,就來鍾家玩玩吧。」鍾離軒瞥了眼遠處的眾人,說道。

鍾離軒走了。

方慎轉過身來,頓時看到那些大人物的目光都看著這邊,目光灼灼,似乎恨不得把方慎給剖開來,得知他能和鍾離軒一起打球的秘密。

一些人的目光更是無比熾熱。

他們或許已經猜出了方慎的身份,畢竟之前方慎接下鍾離軒一棍的場景,還是有人看見的,而且鍾離軒親口說出方慎是進化者,雖然旁邊只有總經理一人,當時這人中途離開過,難保不會將這事泄漏出去。

方慎是進化者,今日過後,恐怕上京市大部分勢力,都會知道這一事實。

對方慎來說,這自然是好事,進化者的身份還是很好用的。

由鍾離軒親口說出方慎是進化者,效果無疑要比方慎自己來說要好的多,這也是意外之喜。

看著遠處眾人熱情的目光,如果不是要參加接下來的拍賣會,方慎真想一走了之。

他們打什麼主意,方慎很清楚,不過他是不可能加入任何一個勢力的,要做,就做鍾離軒這樣,獨自弄出一個大勢力出來。

而且,方慎如果成功,絕對比鍾離軒更加徹底,畢竟後者的祖上也出過進化者,鍾家雖然落魄也是有一定根基的,而方慎卻是白手起家,完全靠自己。

將臉色沉了下來,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方慎慢慢踱了回去,即便如此,也是抵擋不住眾人的熱情,接二連三的有人上來搭訕,旁敲側擊的打聽起來。

同為進化者,鍾離軒可以打人立威,那是因為鍾家是上京市的大勢力,方慎卻不行,他在上京可沒有什麼根基,不可能人有人。

不管如何,這次過來參加聚會的目的是達到了,儘管場面要比先前預料的火熱太多。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