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兩百零三章我能治好你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用香溢茗的代價。畢竟,香溢茗是價值兩億淦罰這個理由也能說的過去。洛寧大喜過望,他壓根沒有在意方慎所說的沒有十成把握,就算是只有一成,他也願意去嘗試,他不甘心,無任如何也不甘心如今的一切,哪...

洛寧?

方慎本以為他還要過幾天才會過來,沒想到僅僅一天,就迫不及待的來見自己。

「我馬上過來。」方慎掛了電話,起身穿衣,出了酒店攔了輛計程車,向著上京分公司而去。

左珊珊雖然不知道方慎住哪,不過是有他的聯繫方式的,然而直到此時秦素薇打電話過來,方慎才知道,洛寧到了上京分公司。

儘管只是一個小細節,卻也能看出對方的心意,不敢貿然來打攪他,而是循著最正規的渠道,到上京分公司求見,而洛寧天還沒亮就等到了大廈門口,也是體現了他的心急和誠意。

方慎很了解香溢茗的效果,以洛寧受傷之重,此時遠還未能痊癒,那麼早就等在那裡,春寒料峭,以他的身子骨,想來也沒那麼好受。

還沒有見面,不過對此行,方慎心裡多少有了底。

上京分公司很快就到了。

「聽說了嗎,有個人天還沒亮就在外面了?」

「據說保安把他當成了壞人,不敢讓他進來,還差點報了警。」

「似乎是來找七樓的那家公司的……」

方慎進了上京分公司所在的大廈,一路上聽到了很多人議論紛紛,顯然都在談及早上發生的那事。

「叮~」

電梯在七層停了下來,方慎剛走出去,就看到洛寧和左珊珊等在了外面。期待的看著電梯的方向。

想來是秦素薇跟他們說了,自己要過來。因此他們沒在裡面等,而是到了外面。

「方先生。」看到方慎出現。左珊珊面露喜色,立刻迎了上來,在她旁邊的洛寧有些遲疑,不過也是緊跟了過來。

在建築工地,方慎出現的時候,洛寧已經是身受重傷。處於彌留之際,看東西都是模模糊糊的,因此對方慎沒有印象,儘管左珊珊早就描述過方慎。然而真正見面,卻也是有些難以置信。

方慎看上去,也就比他大一兩歲埃

洛寧快走了幾步,陡然間,在方慎面前跪了下來,畢恭畢敬的磕頭:

「方先生,多謝您的救命之恩,洛寧無以為報。」

左珊珊有些不忍,有心去拉,不過看到洛寧臉上堅定的神情。最終還是忍住了。

洛寧神情恭敬,一絲不苟的給方慎磕了九個響頭,砰砰作響,才站了起來,額頭腫起了一塊,皮膚裂開。

要知道,方慎可是救了他一命,洛寧很清楚自己當時的情況,可以說是必死無疑。如果不是方慎出手,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救命之恩大過天,他洛寧孑然一身,什麼東西都沒有,除了這幾個響頭,他還能拿出什麼來?

因此,這幾個響頭,洛寧是磕的心甘情願,沒有任何抵觸。

方慎沒有去扶,看了洛寧一眼,只見他凍得唇青齒白,加上重傷未愈后的虛弱,臉色蒼白的難看,即便不用天眼去看,方慎都能看出他生命特徵的脆弱。

「進來吧。」方慎道,穿過兩人,進了自己的公司。

「方總。」秦素薇迎了上來,看方慎的樣子,應該是見過那兩人了。

「給我準備一間乾淨點的會客室來。」方慎吩咐道。

秦素薇連忙應是,上京分公司可是租下了一整層樓,而且會客室也有好幾間。

後面,洛寧和左珊珊也是走了進來,上京分公司的員工,有不少人都好奇的看著他們兩人。

這棟大廈傳著的小道消息,他們無疑也是聽說了,對洛寧和左珊珊也是十分好奇,不過這兩人似乎是來找大老闆的,因此他們倒是也不敢多問。

三人進了一間會客室。

「方總,兩位,請喝茶。」一個眉清目秀的女員工端著三杯茶走了進來,恭敬的放在了三人面前。

「方先生,你要洛寧過來,有什麼事嗎?」等女員工一退出去,會客室里只剩下了三人,左珊珊立刻忍不住問道。

昨天方慎救治好洛寧后就離開了,臨走前吩咐,讓洛寧傷好后再來找他。

兩人也捉摸不透方慎的意圖,多少有些期待,不過也可能是受到的打擊多了,不敢抱有多大希望。

方慎看了左珊珊一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左小姐,我昨日和你父親見了一面。」方慎淡淡道。

「我爸。」左珊珊一滯,沒想到方慎那麼快就和左中興見過面了,想到自己向父親告的密,不由的有些心虛。

方慎這時候提起這茬,顯然是知道了她向父親的告密,自從打了那個電話后,左珊珊就暫時沒有和左中興聯繫,而是留在洛家照顧洛寧,因此並不知道方慎的態度如何。

「接下來的話,只和洛寧有關,我那香溢茗,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拿出來的,需要他付出一定的代價,左小姐如果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你一夜沒回,想來左董也是很擔心了。」方慎淡淡道,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雖說早就有了準備,也是能猜到左珊珊向左中興告密,不過那麼快,方慎心裡還是有些不爽。

尤其是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涉及到兩界拍賣行的秘密,即便是左中興,方慎也不想讓他知道,因此這左珊珊,是必須趕走了,不可能任由她留在這裡。

「珊珊,你先回去吧。」洛寧勸道:「我沒什麼大問題了。」

「好吧,那我先告辭了。」左珊珊沒有堅持,在洛寧的勸說下,離開了上京分公司,昨日的擔驚受怕,她也是有些累了。

待到左珊珊一走,會客室里頓時只剩下了方慎和洛寧。

「知道我為什麼叫你過來嗎?」方慎看著洛寧年輕的臉。

洛寧老實的搖了搖頭。

「還記得昨天我問你的話嗎?」方慎道。

「記得。」洛寧用力的點頭,雖然是彌留之際,不過方慎的那句話,他依然是記得清清楚楚,彷彿剛說不久:「我不甘心,如今的一切。」

洛寧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拳頭,指甲都嵌進了皮肉裡面,有著些許血液沁出來,他卻沒有半點痛苦的神情,在他內心深處的傷痛,遠遠要比這點皮肉傷更痛。

「不甘心,我死都不甘心。」洛寧咬著牙。

「可是,我有什麼辦法,身受重傷,經脈斷裂,這個世界上,再好的醫術也治不好我,再好的藥物,也治不了我。」說到這裡,洛寧放開了拳頭,臉上有著深深的落寞和絕望。

殘酷的現實,任是再多的不甘,又如何。

「如果說,我有辦法救你呢?」方慎靜靜看著他,等到洛寧的心情平復下來,才淡淡說道。

「什麼?」洛寧整個人都呆住了,他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然而方慎臉上的神情卻沒有絲毫作偽,難道說,是真的?

想起方慎用來救他的藥物,洛寧不由的生出了幾分希望,心情頓時激動起來。

「我有辦法,不過把握並非是十成十。」方慎淡淡道:「我說,你聽,不管結果如何,等出了這裡,我不會承認自己說過這句話。」

能讓洛寧傷勢盡復,變成原來那樣子,這效果就太逆天了,遠遠超過了兩界拍賣行以前的那些稀世珍品。

要知道,返青水、血玉髓乃至於香溢茗,效果雖然也很逆天,但終究還是有極限的,而且也有不少缺陷,因此還是容易讓人接受,但是能治好洛寧的傷勢,如此效果,就是太逆天了,如果讓他人知曉,肯定會忍不住出手搶奪,引來更,甚至那些頂級勢力、古老家族說不定也會動心。

因此,方慎把左珊珊趕走了,不想讓她知道這一切,用的理由,也是要洛寧償還使用香溢茗的代價。

畢竟,香溢茗是價值兩億淦罰這個理由也能說的過去。

洛寧大喜過望,他壓根沒有在意方慎所說的沒有十成把握,就算是只有一成,他也願意去嘗試,他不甘心,無任如何也不甘心如今的一切,哪怕是再微薄的希望,都要死死抓祝

「藥物我有,不過,我為什麼要平白無故的拿出來。」方慎淡淡道,給洛寧澆了一盆冷水。

方慎是不會輕易拿出石乳膏的,他還不至於大發善心,去救治一個無關的人。

「這……」洛寧臉色慘白,他也是想到了,方慎為什麼要救他,能讓他傷勢盡復的藥物,是何等的珍貴,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

「方先生,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傷,我洛寧這條命,就是你的。」洛寧噗的又是跪了下來,誠懇道。

「起來吧。」方慎揮了揮手,洛寧頓時感覺到一股力量將他拖了起來,他不知道這是風的力量,只以為方慎的實力竟然是如此強大,心中也是忍不住更加敬畏起來。

「你能明白就好。」方慎淡淡道,他等的就是洛寧這句話。

他不會平白無故的救治洛寧的,肯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當然,如果洛寧不肯,那也沒什麼,反正出了這裡,方慎是不會承認自己說過那樣的話,至於用在洛寧身上的香溢茗,方慎也不會討回,就當是對這個自己頗為欣賞的人一點賜予就是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