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都市言情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九十八章洛寧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螳臂當車。不僅是板寸頭,其餘幾人也加入進來,幾人把洛寧當成了皮球踢,讓他一次次的倒在地上,鮮血灑滿泥土。縱然如此,洛寧還是不斷的從地上爬起來,即便是不斷留著鮮血,五臟六腑似乎都破碎了,彷彿...

余家的恐慌,沒有出乎方慎的預料。

從進入余家祖宅開始,方慎始終動用著風雷珠的力量,讓風縈繞在自己身周,足不沾地,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痕來,除非余家會想到自己能飛天遁地,否則,絕對沒有十足的把握來認定是自己殺的餘明,而且像餘明這樣的紈,得罪的人不會僅有自己一個的。

殺了餘明,麻煩肯定會有一些,不過方慎並不在意。

只要沒有確鑿的證據,余家也休想來隨意動他,畢竟,方慎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從早上開始,左珊珊就有些心急,隨著時間過去,逐漸變得心急如焚起來。

餘明的死,沒有引起她心底多大的波瀾,畢竟對他沒什麼好感,甚至對他的一些行為相當厭惡,雖然餘明一直殷勤的追求她,但左珊珊沒有動心過。

讓左珊珊坐立不安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洛寧。

一直到早上十點,洛寧還沒有回來。

「伯母,洛寧怎麼還沒回來?不會出什麼事了吧。」左珊珊坐不住了,找到了在做家務的洛母。

「以前這時候,寧兒早就回來了,可能是活沒有幹完。」洛母也有些疑惑。

「洛寧在哪幹活,我們去找他。」左珊珊追問道,她再也等不下去了,現在多等一刻,她就多一分煎熬,早知如此,昨晚就去找人了。

「方先生。你意下如何?」左珊珊看向方慎,臉上有些請求的神色。

「那就走一趟吧。」方慎沒什麼意見。

餘明的事已經解決。至於洛寧這邊,他是可有可無。不是很上心,看在左珊珊的面子上,不妨去走上一回。

洛母告訴了左珊珊,洛寧的工作地點。

兩人上了法拉利,向著目標急馳而去,大約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了一家建築工地。

這裡是上京市郊區的一處建築工地,髒亂不堪,左珊珊這輛豪華跑車開進來,自然是吸引的許多人頻頻注目。

「洛寧在那。」左珊珊很快看到了在工地打工的洛寧。

方慎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只見百米外,一個身材瘦小的青年正吃力的推著一車水泥,步履蹣跚,身上的衣服也是又臟又亂。

「他的性子太倔了,一直不肯接受我的援助,連上次的香溢茗,也是我偷偷給他喝下去的……」左珊珊苦澀道。

洛寧骨子裡,就是個很驕傲的人,又怎麼可能接受左珊珊的援助,畢竟以前的洛寧扮演的是大哥的角色。而且這種金錢援助,用雙手就能掙到,又不是沒錢就活不下去的。

方慎微微點頭,對這洛寧的印象,也是好了一些,從這比他還要小一兩歲的青年身上,方慎似乎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我要馬上告訴他,返青水能讓他變成原來的那個天才,洛寧一定會很開心的。」左珊珊激動起來。金錢援助洛寧不接受,但是這種能讓他傷勢盡復的藥物,她不信洛寧還會拒絕。

「等等。」左珊珊急迫的想要下車,然而方慎的手掌全是陡然壓在了她肩膀上。

沒用太多力氣,然而左珊珊卻像是被一座山給壓住了似的,非但沉重無比,就連話都說不出來。

沒有理會左珊珊眼中的困惑和怒火,方慎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了洛寧那個方向。

「」

一隻大腳出現,踩在了水泥車前端,洛寧一個踉蹌,水泥車劇烈震蕩,濺了一些出來,都濺在了他身上。

「呦,這不是當年的大天才嗎?怎麼淪落到這地步了?」令人憎惡的聲音響起,洛寧慢慢的抬起頭來,看著出現在他面前的幾個青年。

他認得這幾個人,都是家族中的人,和他是同一輩的,和以前風光無限的他比起來,這些人如果沒有超凡機遇,一輩子也不可能成為進化者,也是他從來無視的人物,甚至,連他們的名字,他都不曾記得。

然而,這些以前在他眼中不屑一顧的人卻出現在他面前,身受重傷,經脈斷裂的他,早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洛寧默默低下頭,吃力的推起水泥車,就打算繞過去。

這幾個青年,極盡嘲諷,奚落著這個往日的天才,看著洛寧沉默卑微,連反駁都不敢的樣子,心中有著無儘快意。

周圍的人敢怒不敢言,雖然同情洛寧,卻也沒有人上來打抱不平。

「他媽的跟你說話,沒聽到嗎?」一個留著板寸頭的男子學著前一人的樣子,一腳蹬在了水泥車上,他的實力比之前者要弱一些,加上洛寧急著從他們身邊過去,推的快了些,這一腳的力氣大了些,濺了些水泥出來,落在板寸頭的褲子上。

「哈哈。」其餘幾人都笑了起來。

板寸頭勃然色變,猛然起腳,將水泥車整個的踢翻了,大量水泥飛到空中,洛寧在下方躲無可躲,身上頓時都是水泥。

「廢物一個。」板寸頭一腳把洛寧踢翻在地,蹭亮的皮鞋踩在了洛寧胸膛。

「來人。」板寸頭大喊。

一個工頭模樣的人從不遠處小跑了過來,對著幾人點頭哈腰,說不出的殷勤。

「老王,我的褲子被這廢物弄髒了,你說怎麼辦?」板寸頭冷聲道,腳下用力,讓洛寧悶哼出聲。

「我馬上開除他。」工頭二話不說,立刻表態。

躺在地上的洛寧瞳孔猛地一縮,如果被開除,就代表他拿不到工資,他到這個工地幹活,今天是第二十九天,還剩一天就滿一個月,就能拿到工資了,然而此時板寸頭一句話,就讓他一個月的辛苦化為烏有。

「悲哀嗎,絕望嗎?哈哈哈,洛寧,求我啊,只要你跪下來,苦苦哀求我,說不定本大爺心情好,就放你一馬。」板寸頭哈哈大笑起來,享受著這種把別人生死握在掌中的感覺。

「實話告訴你,這裡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乾死幹活,也別想得到一分錢,怎麼樣,有沒有感到絕望,感到世界崩潰?」板寸頭的臉扭曲了起來。

「這下沒得玩了。」

「以後想他再上當就難了,沒處找樂子。」聽板寸頭說出真相,其餘幾人都是叫了起來,不過倒是沒有多少懊惱。

洛寧不敢相信的看向工頭,卻看到對方連看都沒看他,只是一臉討好的看著板寸頭,這讓他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毫無疑問,板寸頭說的是事實,這只是一個局,用來奚落嘲諷他的局,讓這些人享受盡情踐踏昔日天才的快感,來找回那些微的自尊。

「吼」

一聲不吭的洛寧爆發了,他猛地發力,掀開了板寸頭的腿,雙手握拳,如同被激怒的公牛,向板寸頭衝去。

「廢物。」板寸頭一臉不屑,先前一個大意,讓洛寧爬了起來,他已經感到大失面子了,當即一腿掃出,又快又狠,發出激烈的破空聲,立刻將洛寧掃倒在地。

然而洛寧沒有就此罷手,他一次次的從地上爬起來,眼中涌動著無盡怒火,向板寸頭等人發起了一次次攻擊,可是在實力穩穩高出他一大截的幾人面前,卻是螳臂當車。

不僅是板寸頭,其餘幾人也加入進來,幾人把洛寧當成了皮球踢,讓他一次次的倒在地上,鮮血灑滿泥土。

縱然如此,洛寧還是不斷的從地上爬起來,即便是不斷留著鮮血,五臟六腑似乎都破碎了,彷彿下一刻就會倒地不起,也沒有絲毫放棄。

他眼中涌動的,是不屈,是不折。

就算是死,也要幹掉這幾個人。

此時的他,才終於是有了幾分風采,而不再是先前那個沉默的工人。

「這廢物是屬蟑螂的?」一腳把洛寧踢出了幾米遠,板寸頭滿臉不耐煩,他已經玩膩了。

洛寧趴在地上,喘息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想要從地上爬起來,然而他現在的狀態實在太差了,傷勢更是嚴重的無以復加,勉強撐起了半個身子,鮮血不斷的流出來,在他身下積攢成一灘,然而他的目光,依然是兇狠異常的瞪著幾人。

幾個青年被洛寧瞪的有些發毛。

「不知死活,幹掉他吧,不過是一個被趕出家族的廢物,就算殺了他,也不會有人為他出頭的。」一人提議道。

其餘幾人面面相覷,都是有些心動。

殺死昔日天才的感覺,似乎不錯。

沒有人會為洛寧出頭的,他們一家在家族中本來就沒什麼地位,也是出了洛寧這個天才后,才慢慢崛起,根基淺薄的很,等到天才隕落,洛寧的父親外出尋葯也去世后,牆倒眾人推,原本羨慕妒忌的,都來狠狠踩上一腳,讓他們母子無法在家族立足,試問這樣的情況下,還有誰會為他們出頭。

「我來。」板寸頭眼睛大亮,嘴角露出猙獰之色,一個大步到了洛寧面前,絲毫沒有顧忌工地上的其餘人,狠狠一腳向洛寧腦袋踢去,空氣都被踢的發出一聲爆響,如果被踢中的話,洛寧的腦袋勢必會想爆開的西瓜。

就在這時,一個人影突然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洛寧面前,板寸頭只感到眼前一hu,緊接著,胸口猛地錐心般一痛,騰雲駕霧般飛了出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