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六十章正茂商場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省吃儉用,花了幾萬買下來的鑽石戒指變成了玻璃假貨,兩人當然不肯,馬上就回來找店家理論,沒想到對方翻臉不認人,完全不承認這戒指是他們這出去的了。「我男朋友是珠寶店裡工作的,他絕對不會看錯,這一對戒...

方見深夫妻留下的產業,總共有七處,以及一些股份債券之類,總計資產十億,其中,正茂商場是最賺錢的產業之一。

這家商場,也是方見深和方老爺子關係生硬后,獨立自主的起步之地,正是將這家大商場從無到有的發展起來,以此為根基不斷壯大,才有了後面的十億資產。

那時候,方慎年紀還小,方之行更是剛剛出生,可以說,他們是伴隨著正茂商場的發展,同時成長起來的,裡面有他們童年的回憶。

尤其是方之行,更是印象深刻。

上次他們經過正茂商場時,方之行就是格外的懷念。

「嘎吱~」

車子停在了正茂商場門口。

身為明珠市首屈一指的大商場,正茂商場的人流量相當大,用日進斗金來形容都不為過。

「我們回來了。」望著眼前的正茂商場,方之行激動萬分。

方慎臉上雖然平靜,此時也是心潮起伏,難以徹底平靜下來。

「老闆?」黃建江停好了車,快步走了回來。

「我們上去吧。」方慎道。

為了避免觸景傷情,這裡他們再也沒有進來過,現在方慎也不想驚動對方,想先看看,這六年裡,正茂商場到底是什麼模樣了。

正茂商場共有南北兩棟樓,中間用空中走廊連接起來,方慎他們進的,是南樓。

南樓共有五層,每一層都是不同的商家產品。正茂商場是對外出租的,本身僅是提供場地並收租,這裡的地段好,生意興隆,因此租金也是相當的昂貴。

剛走進這裡,方慎就是眉頭一皺。

經過了數年時間,正茂商場裡面幾度變遷和裝修。此時是連他們兄弟都不太認得出來了。

「哥,我記得以前那裡有個雜物間,有一次捉迷藏的時候。我還躲進去過,結果你們都找不到,急得要死。而我在裡面偷著樂。」方之行指著一個角落說道,臉上露出緬懷的神情。

方慎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那裡是一個安全出口,上面綠色的指示燈正亮著。

聽方之行這麼一說,方慎也回憶了起來。

「是啊,當時我們急的,都差點報警了,那個雜物間,是用來放一些髒東西的,味道難聞的很。平時你根本不會靠近,我們也沒想到你會躲到那裡去。」方慎笑道:「以為你跑到外面去了,結果都到大街上去找。」

方之行的臉色黯淡了下來:「你們都出去了,原來還有些呼喊的聲音,漸漸的也聽不到了。天色也暗了下來,我一個人躲在雜物間里,又冷又餓,害怕急了,忍不住就哭了出來,我想要出去。結果不小心碰翻了東西,它們朝我頭上掉了下來,就在我最害怕的時候,哥你出現了,擋下了那些雜物,一直想跟你說,謝謝你。」

「你是我弟弟,哥哥保護弟弟是天經地義。」方慎笑了笑,摸了摸方之行的腦袋:「當時我是回來拿東西的,因為爸媽要去警局報案了,結果就聽到你的哭聲。」

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不過此時兩兄弟回想起來,心裡還有著濃濃的暖意,這裡實在承載了不少他們的回憶。

三人在商場裡面隨意走動著,又不去買什麼東西,很快就逛完了南樓,裡面的改動很大,方慎和方之行都快認不出來了,又過去了許多年,記憶都有些模糊了,南樓這裡的情況,雖然不是很盡如人意,卻也勉強還說的過去,讓方慎臉色稍緩。

順著空中走廊,三人又是進了北樓。

不同於南樓,北樓是正茂商場發展起來后興建的,那時候方慎兄弟年紀也大了,再加上生意也好,就不怎麼來這裡玩了,因此對北樓的印象並不深刻,就算和以前相比,有了不小的改動,也沒什麼好感慨的。

從走廊這邊過來,是這邊的三樓,主要是各個金銀首飾、玉器等貴重物的商鋪。

前面突然響起了一陣吵鬧聲。

「走,過去看看。」方慎神色一動,說道。

三人走到了那家商鋪前。

兩個年輕男女正在和店員爭執著,神情激動。

聽了一會兒,也就弄清楚了事情來由。

這對年輕男女是戀人,正準備結婚來著,打算買一對結婚戒指,因為家境不夠富裕,聽說正茂商場的東西又便宜又實惠,就打算來這裡碰碰運氣,他們也確實看中了一對戒指,正是年輕女子手裡拿著的那一對,付完帳,年輕男子就感覺有些不對,仔細一辨認,這哪裡是鑽石戒指,明明是玻璃制的。

省吃儉用,花了幾萬買下來的鑽石戒指變成了玻璃假貨,兩人當然不肯,馬上就回來找店家理論,沒想到對方翻臉不認人,完全不承認這戒指是他們這出去的了。

「我男朋友是珠寶店裡工作的,他絕對不會看錯,這一對戒指就是假貨。」年輕女子滿臉氣憤:「不信,你看這裡,你看這光澤。」

「那又如何?」那個店員冷笑道:「你男朋友這麼有本事,為什麼不當場指出來,沒錯,這對戒指是假貨,但你們離開了一會兒才回來,有什麼證據說這對戒指是我們店裡的,我還要說你們造謠誹謗,中傷我們店鋪呢。」

「如果不是你們這的燈光故意調暗,我怎麼會看走眼。」年輕男子氣憤道,他是剛剛入行的珠寶店員工,本身經驗就沒多少,又因為進的是大公司,那裡的珠寶都買不起,所以才會來這裡,當時看的時候這裡的燈光暗,看不清楚,很容易就中招了。

「燈光暗,是為了體現鑽石的華美。少見多怪,看看這裡。」店員指了指邊上的招牌,翻著眼皮不耐煩道:「我們這的規矩就是貨物離櫃,概不負責,要怪只能怪你們自己,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從別的地方受騙了,想來我們這裡訛詐。」

「這對戒指的款式我看過了。只有你們這家店有,不是你們店的還能是誰的。」年輕女子大聲道。

她手裡的戒指,款式確實比較新穎。和周圍店家的都不一樣,明顯是出自這家店面的。

這麼一說,店員頓時有些詞窮。強詞奪拉知道你們是不是瞄準了我們店鋪,特地去弄了這麼一對戒指來,專門來訛詐我們。」

這話就說的很沒道理了,年輕男女臉上都露出了怒色。

「算了吧,小夥子,小姑娘,和他們說不清楚的,他們這裡專門坑第一次來正茂商場的新人的。」一個顧客忍不住勸說道。

「經常來這的,誰不知道他們這假貨多,賣什麼東西都要瞪大了眼睛。」

「可惜這附近就正茂一家大商常否則誰還來這裡。」

「我記得十年前,正茂商場還是以誠信為本的,沒想到幾年過去,就變成這幅模樣了,人心不古埃」

……

不少人都是議論紛紛。顯然多多少少也吃過虧,而幾個年紀大一點的顧客,更是感慨連連。

正茂商場是老牌子了,別說在明珠市,就算在附近的城市也有不小的名聲,然而此時卻有些名不副實了。

「氣死我了。他們好可惡。」方之行咬著牙道,他最看不慣這種事情,更別提現在敗壞的是正茂的名聲:「哥,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

「再等等。」方慎淡淡道,眼中寒芒一閃而過。

方之行年紀小也就算了,方慎是對正茂商場的發家史有不少了解的,當年方見深夫婦為了發展正茂商場,早年是吃了不少苦頭,更是堅持著誠信為本的理念,從來不允許有假貨出現在商場裡面,也是贏得了好口碑。

這一切,方慎絕不容許任何人來破壞。

之所以沒有馬上出去,是因為方慎想知道,這裡的情況惡劣到了什麼地步,要知道正茂商場是有管理層的,沒有他們的首肯,這些店家敢賣假貨?

那對年輕男女年輕氣盛,果然是不甘接受店員的說法,一怒之下,叫來了商場的管理人員。

「發生什麼事?」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這裡:「我是商場的管理人員,姓劉。」

那對年輕男女很快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正茂商場,顧客永遠是第一位的。」中年男子一副秉公處理的模樣,博得了年輕男女的信任,不過方慎卻是暗自搖了搖頭,這人來了以後,就和那個商鋪的店員有過幾次隱蔽的眼神交流,指望他公平處理此事,無異於痴人說夢。

「不過……」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突然話鋒一轉:「這事啊,的確不太好辦,你們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假貨真的是從這家店裡買的,款式不足以說明一切。」

「你們有發票嗎?」

「有,有。」年輕男女連忙拿出了發票,之前和店員爭吵的時候,他們也拿出來過,不過對方根本就承認,說他們的發票也是偽造的。

「這裡不太看的清楚。」中年男子低著頭,似乎是嫌看不清楚,向著邊上走了幾步。

「確實是戒指。」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就在年輕男女露出喜色時,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指著發票道:「等等,開票人這裡寫的是朱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她應該姓杜,而且款式也不對,戒指是一隻,根本就對不上,也就是說,你們的發票是假的。」

「你們拿假髮票來搗亂,到底是什麼居心。」中年男子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厲聲道。

「怎麼可能,你胡說。」年輕男女根本不相信他說的,明明是一對戒指,款式也寫上去的,開票人的時候,他們看過那個店員的胸牌,也是確認無誤,怎麼到了他嘴裡,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信,你們拿去看。」中年男子大義凜然,把發票扔了回去。

年輕男女連忙接了過去,仔細一看,頓時連肺都氣炸了。

「這根本不是我們的發票。」年輕男子怒聲道。

「不是你們的,還是誰的。」中年男子滿臉不屑:「敲詐勒索,竟然敢敲詐到我們正茂商場來了,真是膽大包天,最噁心的就是你們這樣的顧客,正茂商場不歡迎你們。」

他這麼一說,周圍的人也將信將疑起來,確實這裡有賣假貨的商鋪,讓人深惡痛絕,但也不是全都如此,要不然還有誰敢來正茂商常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人長的眉清目秀,卻做這樣不要臉的事。」

周圍的人懷疑鄙夷的目光,讓年輕男女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胸膛劇烈起伏著,這是被氣的。

「哥?」方之行有些不確一句,他也糊塗了。

「看著吧。」方慎淡淡道。

「把我的發票還給我。」周圍的鄙夷聲,讓年輕男子根本受不了,熱血衝上腦門,不管不顧的就要去抓中年男子,不過他還沒碰到對方,就被兩個五大三粗的大漢給架住了,正是正茂商場里的保安。

中年男子過來的時候,似乎是怕吃虧,連保安也一併叫上了。

「還想動粗,給我扔出去,然後報警。」中年男子冷冰冰道。

年輕男子氣的發狂,拚命掙扎著,不過哪裡是兩個壯漢的對手,其中一個一拳打在他肚子上,頓時讓他痛的蜷縮起來。

中年男子和那個店員交換了個眼神,都是得意洋洋。

「丟人現眼。」

就在這時,冰冷的聲音竄入他們耳中。

緊接著,一個人從人群里冒了出來,一個飛腿掃飛了其中一個保安,在另外一個人反應過來前,一拳打在了他肚子上,讓他也步上了年輕男子的後塵。

「阿斌,阿斌。」年輕女子連忙扶住了戀人,不斷叫喚著,心疼的直掉眼淚。

動手的人,自然是黃建江了。

老闆都發話了,他當然要好好表現表現,撩翻了兩個保安后,黃建江向中年男子逼去,輕易就制服了他。

「幹什麼,你想幹什麼,這是犯法,犯法懂嗎,還不快放了我。」中年男子厲聲大叫著,被黃建江一巴掌甩在臉上,頓時腫起了一大片,連話都說不清了。

「老闆。」黃建江把中年男子拖了過來,像死狗般,往方慎面前一扔。

方慎彎下腰去,把中年男子手裡的文案抽了出來,翻了起來,看到他的動作,中年男子臉色頓時大變,支支吾吾的想說什麼,卻漏風的厲害。未完待續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