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四十七章管好你的嘴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界拍賣行的總經理,但卻是權力最大的一位,也是方慎最信任的人,大部分人都要給她面子,那些部門的頭頭都不敢在表面上得罪她,就可見一斑,之所以不能解決,應該是有其他的緣故。「等一下吧。」沒有急著出手解...

「嗯?」方慎有些驚異:「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總之,一言難盡吧。」謝雅雪站了起來,舒展了下四肢,臉上露出放鬆的笑容:「看到你,就安心了,其實不算什麼大事,所以你在外面的時候,沒有打給你。」

方慎進來前,謝雅雪的眉頭總是不經意的皺著,似是有難解之事,不過看到方慎回來,頓時舒展開來,方慎就是兩界拍賣行的主心骨,有他在,什麼事情都不用怕,這也是謝雅雪心裡的想法。

謝雅雪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幾口,說道:「這幾天,經常有工商、消防之類的部門上來檢查,雞蛋裡挑骨頭,每次都查出一些小毛病來,說這不行,說那不行,然後要整頓什麼的。」

「我找了這些部門的頭頭,表面上客客氣氣,說一定仔細查辦,不過我前腳剛離開,後腳這些人又來了這裡,煩都煩死了,我們大廈內部裝修進度都被他們給拖慢了。」謝雅雪苦惱道。

「這些都是小事,不好麻煩李董事長,找了駱誠,不過他也沒什麼辦法,所以只好等你回來了。」

方慎點了點頭,事情很明顯,肯定是有一位大人物在後面撐腰,否則不會如此。

謝雅雪雖然只是兩界拍賣行的總經理,但卻是權力最大的一位,也是方慎最信任的人,大部分人都要給她面子,那些部門的頭頭都不敢在表面上得罪她,就可見一斑,之所以不能解決,應該是有其他的緣故。

「等一下吧。」沒有急著出手解決事情,方慎還要等周靖文的電話。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兩件事應該是同一人所為。

也就是一些上不得檯面的小手段罷了,方慎沒有在意,在謝雅雪的抽屜里翻了一包茶葉出來,給自己泡了一杯。

謝雅雪白了他一眼,她喝茶的時候不多。這包茶主要還是給方慎備著的。

大約半小時后,周靖文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方總,是一個叫鐵南的傢伙手下,他經營著明珠市很著名的四季歌舞城。」查了手下,確認不是自己人辦的混賬事後。周靖文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是很快想通了方慎的意思,因此又是調查了這件事的終末,把幕後黑手揪了出來。

「那個鐵南在道上的實力……」周靖文還想說些鐵南的資料,卻被方慎給打斷了。

「我只要知道是誰惹的我就行。辛苦周老闆了。」方慎淡淡道。

掛掉電話。周靖文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方慎的語氣讓他有些膽寒,只要知道是誰惹的他就行,這說明,不管是誰,在道上什麼地位。只要是惹了這個人,對方就不會手軟……

想到這裡。周靖文不由慶幸上次沒有和方慎鬧翻,考慮了會。又有點不放心,把副總叫了進來,惡狠狠的道:「吩咐下去,有誰敢去惹兩界拍賣行,和它有關的一切,直接給我打死,不用手軟。」

……

手掌摩挲著茶杯,感覺著掌心傳來的溫度,方慎臉色卻是古井無波。

十分鐘后,整齊的腳步聲在外面響起。

「老闆。」

於龍等人推門走了進來,滿臉的嚴肅,在方慎面前,性子最活潑的侯三都是大氣不敢出一聲。

方才方慎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放下手裡的一切,到兩界大廈來,於龍不敢有絲毫怠慢,帶著手下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四季歌舞城,去給我端了,那個叫鐵南的老闆,撬出他的嘴,我要知道是誰在背後指使。」方慎冷冷道。

鐵南也不過是個小角色,也是被指使的槍,不會是主使人。

「是。」於龍大聲應是,其餘幾人也是露出興奮之色。

他們最怕的不是方慎分派難以完成的任務,而是方慎根本沒事情讓他們去做。

像處理鐵南這樣的事情,方慎是不會輕易出手了,區區一個黑道人物,都要他親自出手,也實在太給對方面子了,交給於龍他們就足夠了。

「注意影響。」看於龍等人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方慎又加了一句,要沒這句話,還真怕他們給鬧的天翻地覆。

於龍他們興沖沖的去了。

「方慎,他們怎麼?」方慎命令的時候,沒有避開謝雅雪,等於龍他們一走,謝雅雪才吃驚的發問。

「於龍他們,原來是雇傭兵,不過現在投靠我了,以後有什麼難辦的事情,可以直接交待他們,我會吩咐他們聽你的。」方慎道。

當夜,四季歌舞城失火,裡面亂成了一團,幸好被發現的早,沒有人員傷亡,不過等到消防隊員趕來,四季歌舞城已經大半被燒掉了。

晚上的新聞也報道了此事,失火原因還在調查中,倒是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四季歌舞城幕後的真正老闆失蹤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李幽若說好了要過來,方慎很早就去了李家莊園,接了她過來。

中午沒回家,方慎接了李妍和方之行,去江都大酒店吃了一頓。

吃到一半,方慎接了個電話,是於龍打來的。

「老闆,撬開那貨的嘴巴了,指使他的人,是明珠市市委書記的秘書,叫鄭勇,聽說背後有羅軒指使著。」

「知道了。」方慎淡淡道,掛了電話。

羅軒?未必。

羅軒是明珠市市委書記,位高權重,真要來動方慎,也不會是這種不痛不癢的小手段了,應該是他的秘書鄭勇所為。

而且,羅軒的靠山是楚家,現在楚家自保都來不及,根本不可能給他多大的支援,對方這時候只會低調行事,不可能敢來惹方慎。

當然,這筆帳方慎是要算到羅軒頭上了。

狗仗人勢,區區一個書記秘書,最多不過是副處的級別,就能指使不少部門的頭頭和黑道人物,不正是仗著他羅軒的勢嗎?而羅軒的低調,也是給鄭勇創造了條件。

吃完飯,幾人離開的時候,經過大廳,無巧不巧的看到了那位曾經見過一面的秘書在招待客人,還有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是羅軒的妻弟馮正東,和方慎有過衝突的那位。

「勇哥,還是你厲害。」馮正東對鄭勇豎起了大拇指,滿臉佩服:「三天兩頭的讓人去檢查,整不死那小子,也噁心死他,我看他的拍賣行怎麼開下去,哈哈。」

「來,勇哥,我敬你一杯,這口氣我可是泄了大半埃」

鄭勇矜持的笑了笑,託了托眼鏡,淡笑道:「我也沒做什麼,主記面子,也給我面子,那小子以為傍上了李家的大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我就不信,這樣的小事他都會去找李家,看我不整死他。」

「想要在明珠市混,不和市長市委書記搞好關係,能行?」

其餘人都是馬屁連連,讓鄭勇有些飄飄然起來。

「是嗎?」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這不是廢話……是你。」馮正東大咧咧的一揮手,正要好好教訓說話的人,回頭一看,眼珠子頓時瞪大了,聲音也顫抖起來。

他不自覺的摸了摸腦袋,頓時害怕起來。

鄭勇這時候也看到了方慎,只是他卻沒有馮正東這麼害怕,臉色沉了下來,沒有說話,也沒有站起來,冷著臉坐在位置上。

「管好你們的嘴。」方慎淡淡道。

說完,也沒有理會其他人,摸出了電話。

「喂,雅雪嗎,邀請函已經開始發了?嗯,我知道了,對了,給市委書記羅軒的那一張邀請函,撤掉吧。」掛了電話,方慎輕蔑的看了幾人一眼,轉身離開了。

「~」

鄭勇手裡的酒杯掉在地上,打翻了褲子,然而他卻沒有絲毫理會的心情,在方慎打出那個電話時,他的臉色就慘白到了極點。

「勇哥,他說著話是什麼意思?」馮正東忐忑問道。

「我完了。」

鄭勇深深看了馮正東一眼,目光中有著說不出的怨恨,如果不是為他出氣,自己又何須落到這種地步。

他很清楚方慎這一個電話帶來的後果。

羅軒是空降書記,在明珠市的地位本來就不牢,政敵也不少,現在兩界拍賣行給別的大人物都發了邀請函,卻獨獨沒有給羅軒發。

這是什麼概念?

打臉,徹底的打臉,羅軒毫無疑問會被淪為笑柄。

如果是普通的邀請函也就罷了,可關鍵是兩界拍賣行的邀請函啊,價值千金的,誰能收到它都是引以為榮。

去不去是一回事,當會不會收到,無疑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羅軒成為笑柄,他這個秘書能好到哪裡去,等事後羅軒一查,知道了兩界拍賣行是為什麼不給他發邀請函,等待自己的下場,將是從天堂墮入地獄。

鄭勇這樣的小人物,方慎都懶得去理會,知道幕後的黑手僅僅是他后,方慎就失去了興趣。

也不需要多做什麼,只要自己這一通電話,羅軒勢必會大發雷霆,鄭勇的秘書職位不可能保住,失去了市委書記這層光環,鄭勇根本一無是處。

打給謝雅雪的電話,倒不是方慎故意這麼說的,這第二波邀請函的發送,也是無形中宣告著,即將到來的第二場精品拍賣會。未完待續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