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四十五章逆天的石乳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療傷之效。」「原來如此。」看到銀色玉石的資料,方慎頓時露出恍然之色,終於明白,為什麼村長會說,在武廟練武會事半功倍了。要知道,習武本來就是很傷身體的事情,往往一個不注意就會傷到身體根本。留...

即便不用天眼,方慎都能確定,這東西,就是他要找的天材地寶。

竹筍狀的銀色玉石,是它的主體,至於滴落下來的銀色液滴,應該也是它的一部分。

看著眼前散發著神秘光澤的天材地寶,又看了看這裡的環境,方慎將來龍去脈推測了出來。

這個洞穴的地勢,是外高內低,洞口的位置要高於洞穴深處,因此平常裡面的銀色液體不會從這裡流出去,等到了下雨天的時候,雨水倒灌進來,和銀色液體混雜在一起。

裡面的空間很小,容納不了多少雨水,因此就漫到了洞口,流了下去,而和雨水混雜在一起的銀色液滴,也隨之離開了這裡。

方慎腦海中出現了一副畫面。

幾十米高的懸崖上,一點點混雜著些許銀色的雨水滴落下來,落在了下方的巨石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雨水滴落在巨石上,不會停留,然而裡面混雜著的銀色液滴,卻會被巨石給吸收進去,慢慢積蓄著能量,直到一個人類來到了這裡,發現了巨石為止。

方慎心中有種很奇妙的感覺,有些感慨,不過很快收拾了心情,準備取走這樣天材地寶。

沒有貿然動手,方慎先用天眼仔細的察看了四周,確定沒有什麼東西和銀色玉石相連后,才伸手探入洞頂,將它挖取了出來。

竹筍狀的銀色玉石一入手,方慎很快得到了它的資料。

「銀輝石母:二等天材地寶。所產石乳有療傷之效。」

「原來如此。」看到銀色玉石的資料,方慎頓時露出恍然之色,終於明白,為什麼村長會說,在武廟練武會事半功倍了。

要知道,習武本來就是很傷身體的事情,往往一個不注意就會傷到身體根本。留下隱患,一般來說,都需要有專門的手法或者說獨門配方葯浴之類的。來解決身體的傷患,不是一味的蠻練就行的。

納石吸納的是石乳,而石乳有療傷的效果。在它周圍練武的話,人們的身體會自動得到治療,自然而然的,練武的效果就會大增。

「好東西埃」方慎露出喜色。

這樣天材地寶,毫無疑問,是很適合用來拍賣了。

銀輝石母是二等天材地寶,能產生石乳,當然要留著,至於它產出的石乳,就有很高的商業價值。

想想看。光是石乳裡面蘊含的能量緩緩散發出來,就能讓練武之人事半功倍了,如果採用更直接的服用方式,效果恐怕更加驚人。

這些石乳也不能放過,用納石收取是一個選擇。但是方慎是要留著納石的,不會將之拍賣,因此不可齲

因為沒有想到會有石乳,方慎隨身也沒有攜帶可以盛放的容器,當即出了洞穴,把灌木重新塞了回去。又抓了一些土掩飾了下,確認不認真看不會發現異常后,才放心離開了這座小山谷。

雖說這裡的位置很偏僻,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方慎可不想到手的天材地寶被人給順手牽羊了。

回去的時候就快了,方慎很快回到了宋家莊,雖然隨身沒有攜帶,但是車子上還是有盛放的玉瓶的,方慎拿了幾個就再度回到了山裡。

返回小山谷,方慎看了一眼懸崖,發現上面沒有被動過的痕,頓時鬆了口氣,回到洞穴內,方慎把玉瓶放進石乳中,一口氣裝滿五個玉瓶,小坑裡的石乳不多,第五個玉瓶裝到一半就沒了。

在小坑的底部,是一層膏狀的銀色物質,應該是凝結起來的石乳,方慎也沒有放過,將之收了起來,大約有個半瓶的樣子。

刮掉了這層石乳膏,就露出下面的一塊大石來,正是這塊石頭,擋住了石乳,否則也就不會留下來這麼多了,絕大多數都要滲入地裡面。

宋家莊。

從山裡面回來后,方慎就準備離開這了,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順利得到了一樣不錯的天材地寶,已經沒有繼續留下來的必要。

離開之前,方慎去了一趟村長家,專程道謝。

如果不是村長肯說出來,方慎也找不到銀輝石母和石乳,畢竟,那兒離宋家莊太遠了。

按照方慎的想法,是給宋家莊一筆錢以作感謝,不過理由卻不好找。

銀輝石母和宋家莊無關,而對宋氏一族有益的關帝像是宋觀打碎的,和方慎無關,就連納石也是宋家莊的人自己丟棄的,可以說方慎取走銀輝石母和納石,並不存在虧欠宋家莊的地方。

但是方慎能找到銀輝石母,無疑也有宋家莊的一份指點功勞在內。

正當方慎考慮著,用什麼理由的時候,村長家的門突然被人猛地打開了。

和方慎說著話的村長吃了一驚,向門口望去,倒是方慎沒什麼意外的表情,對方急促的腳步聲,隔了老遠他就聽到了。

「他叔,救救我家小成吧,他叔,求求你了……他,他快不行了。」一個鄉村婦女沖了進來,臉上都是淚水,驚惶到了極點。

「不要說,到底是什麼事,宋成那孩子怎麼了?」村長沉聲道,中年婦女說話顛三倒四的,一時間也沒明白髮生了什麼。

「村長。」那個叫宋懷的中年男子也趕了過來:「宋成那孩子進山裡捕獵,結果碰上了一頭熊瞎子,他殺了那頭熊瞎子,可是自己也受了重傷,恐怕,恐怕快不行了。」

「快帶我去看看。」老村長臉色大變,連忙站了起來,向外急步走去。

方慎神色一動,也是跟了上去。

村口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看到村長他們過來。立刻讓開了一條通道,讓他們走了進去。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躺在地上,已經陷入了深度昏迷,他身上全都是鮮血,在胸腹的位置,拉開了一道巨大的傷口,皮肉翻卷出來。有野獸利爪的痕。

宋成身上雖然還有別的傷勢,但最嚴重也最致命的,無疑就是胸腹間的那道傷口了。鮮血不斷的流出來,止也止不住,都能看見裡面的內髒了。

看到宋成的嚴重傷勢。村長身子一顫,一下子似乎蒼老了十歲,旁邊的宋懷趕緊扶住了他。

「這孩子,唉……」

「小成是這一代里最有武學天賦的,平日練武也最刻苦,沒想到……」

「天亡我宋家莊啊,這樣嚴重的傷勢,就算是以前的武廟,也救不活埃」

周圍的人紛紛搖頭嘆息,這個年輕人應該是宋家莊年輕一代最後武學天賦的後輩。是未來之星,身為村長,自然對他灌注了不小的期待和希望,卻沒想到,竟然碰上這樣的災難。

以前武廟還有作用的時候。受傷的人都會自動去那裡,傷勢慢慢的就會好轉,不過像宋成這樣的致命傷,就算是以前的武廟也救不過來,更別說現在武廟已經沒有作用。

「小成,我的孩子埃」看到眾人都是如此說。就連抱著最後希望的村長過來了,也是無計可施,那個中年婦女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讓我看看。」

就在眾人準備離開,不忍目睹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場景時,方慎卻是排開眾人,走了出來。

「你?」無數懷疑的目光落在了方慎身上,然而村長卻是渾身一震,方慎的實力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說不定還真有救宋成的法子,反正宋成也就這樣子了,再大不過一個死字,不如讓方慎試試。

「讓開,全部讓開,讓他試試。」在村長的命令下,眾人頓時讓出了空間,就連宋成的母親也被人拉到了一旁。

方慎從懷裡取出了兩個玉瓶,擰開了其中一個,奇異的清香飄散出來,讓人聞著精神大振,裡面盛放著石乳膏,倒了一些石乳膏到手上,而後,方慎將它們均勻的塗抹到了宋成胸腹處的傷口。

「你們看,天哪,這……」

「我眼睛花了嗎,傷口居然癒合了。」

石乳膏很快就發揮了作用,眾目睽睽下,只見宋成胸腹間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肉芽紛紛長了出來,大約十分鐘后,就徹底癒合了,原來的傷口處平坦光滑,如果不是破裂的衣服的血跡,絕對想象不出,之前這裡還是那麼觸目驚心。

「奇,奇埃」老村長激動的渾身發抖,望向方慎的目光充滿了感激,宋成的母親更是噗通一聲跪在了方慎面前,感激涕零的連連磕頭道謝。

周圍的人,也全是難以置信的神情,方慎拿出來的藥物,效果實在太驚人了,僅僅十分鐘,就有如此逆天的效果,完全是匪夷所思。

就連方慎也是嚇了一跳,他是知道石乳和石乳膏有治療傷勢的效果,但是具體有多好,也沒一個準確的概念,此時也才知道,石乳膏的逆天。

當然,這也是因為石乳膏是石乳精華凝結的緣故,普通的石乳應該沒有這麼逆天的效果。

「拿一碗水來。」方慎手一伸,把宋成母親給扶了起來,而後轉頭吩咐道。

「是,好的。」對面的一個年輕人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拔腿就跑,過了一會小心翼翼的端了一碗水過來,捧給了方慎。

方慎收起了裝石乳膏的玉瓶,拿起了另外一個玉瓶,從裡面倒出了一滴石乳,滴進了水中。

稍微晃了晃碗,很快,清香就從水裡傳了出來,方慎把它遞給了宋成母親:「喂他喝了。」

宋成母親連忙應是,小心接過了這碗水,給宋成灌了下去,所幸他還沒有失去吞咽的能力,雖然昏迷著,還是慢慢的將之喝了下去。

過了一會兒,宋成的臉色不再是死人般的蒼白,而是多了幾分紅潤,呼吸也穩定了下來,顯然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