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都市言情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三十五章痛打楚破天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說,握著拳頭就是狂風暴雨般向楚破天打去。可是楚破天的速度,比他卻要快上一些,動作靈活,林承淵打不中楚破天,但是楚破天卻可以輕易打中他,只聽得場中不斷響起響亮的聲音,林承淵屢屢中招。臉被林承淵護住...

「楚破天,你小子沒長眼嗎?」林承淵怒聲罵道。

楚破天?

方慎一怔,看向這開法拉利跑車的青年,於龍給他的調查資料裡面,有楚家重要人物的照片,這一眼看去,馬上就對應了起來。

楚破天,楚家第三代,是楚家家主的愛子,本身是內地一家著名娛樂公司的老闆,標準的紈子弟,和多名小明星傳有緋聞。

楚家和林家一樣,雖然老爺子都還活著,卻很少管事了,因此家主之位早就交了出去,林家的家主,就是林承淵的父親林震。

從法拉利上下來的楚破天長著一副小白臉的模樣,長相還不錯,就是舉止輕浮了點,聽到後面的罵聲,伸手把臉上的蛤蟆眼鏡摘了下來,吹了個口哨:「這不是林承淵嗎,怎麼傻站在那裡,還一身的土?」

林承淵的臉都青了,對方不可能沒看到自己,看到了還開那麼快的車速,明顯就是想要讓自己弄的灰頭土臉,是主動來挑釁的,這口氣他怎麼可能忍下去。

「楚破天,別以為你那點心思我看不出來,你這是在找打。」林承淵大步向楚破天走了過去,氣勢洶洶,林承淵身手很強,是軍中歷練出來的,而楚破天不過是一個紈子弟,根本不會去受軍訓那種苦,兩人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按照常理來說,林承淵一隻手都能把楚破天給打趴下,然而看到林承淵走過去。楚破天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膽怯畏懼,反而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興奮神情。

走到近前,林承淵二話沒說,一拳就向楚破天鼻樑砸了過去,這一拳砸中,楚破天非得滿臉開花不可。

然而就在林承淵拳頭快打實前,楚破天猛地一側頭躲了開去。速度奇快無比,隨後右手順著一個詭異的角度打在了林承淵臉上。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

林承淵摸著被打的地方愣住了,楚破天沒多少力氣。被打上了也不痛,不過卻是極大的侮辱。

看到這一掌奏效,楚破天頓時縱聲大笑起來。說不出的得意。

林承淵的眼睛通紅一片,緊咬著牙,一句話都沒說,握著拳頭就是狂風暴雨般向楚破天打去。

可是楚破天的速度,比他卻要快上一些,動作靈活,林承淵打不中楚破天,但是楚破天卻可以輕易打中他,只聽得場中不斷響起響亮的聲音,林承淵屢屢中招。臉被林承淵護住了沒事,但是身上卻是吃了不少拳腳,也幸虧楚破天沒什麼力氣,否則林承淵早就倒下了。

不遠處的兩名崗哨面面相覷,林承淵和楚破天。他們都是認識的,知道對方不好惹,根本就不敢過來管,而且他們也有自己的指責,只得安排了一個人去通知楚、林兩家。

楚家老爺子和林家老爺子是差不多的存在,又都住在東川剩因此也是住在這塊居住區。

「老闆,我去幫他。」黃建江眼中露出凶光,林承淵可是老闆的朋友,現在卻被這般欺負,他頓時按捺不住了。

楚破天的動作雖然詭異,不過黃建江看了一會兒,自付還是有把握能拿下他的,力量不足是楚破天的硬傷,這一點無法彌補。

方慎點了點頭,眉頭微微皺起,區區一個楚破天,怎麼會有這種身手。

得到方慎首肯,黃建江幾個大步,就接近了兩人。

「怎麼,想要以多欺少嗎?」楚破天佔據了優勢,馬上發現了逼近的黃建江。

聽了這話,林承淵拼著挨了楚破天幾下,退了開去,大聲道:「方慎,不要幫我,這一巴掌的仇,我一定要自己討回來。」

說完,林承淵一言不發,目光通紅的沖了上去。

「回來吧。」方慎輕嘆一聲,他聽得出來,林承淵的決心,這一巴掌,對林承淵而言,無異於奇恥大辱,這樣的恥辱他要親手討回,而不是藉助他人。

這是林承淵的驕傲和自尊,方慎當他是朋友,自然不會違背了他。

黃建江不敢違背,滿心遺憾的退了回來。

「方慎,原來你就是方慎,哈哈,又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楚破天聽到了林承淵的話,抽空往方慎這邊看了過來,眼中說不出的譏諷和不屑。

「姓方的,你做了什麼自己心裡清楚,不縮在明珠市等死,竟然來了東川省,就是在自尋死路,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楚破天大聲叫道,猖狂囂張到了極點。

說完,楚破天竟然棄了林承淵,向方慎這邊沖了過來,林承淵一個不慎,沒有攔住他,怒吼了聲,追了上去。

「這是得罪我楚家的下常」楚破天衝到了方慎面前,一巴掌向方慎臉上扇去,想要故技重施。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響,比前一次還要響亮。

楚破天摸著被打腫的臉龐,眼中都是難以置信之色,隨即噗的一聲,血水裡混著一顆牙。

方慎沒有說話,淡漠的眼神連看都沒看楚破天一眼,那種無視毫無疑問在告訴楚破天,真正不知死活的人,是他自己。

「我不信。」楚破天怒吼一聲,從林承淵身上建立起來的信心蕩然無存,想要繼續動手,卻只見一隻腳在他面前迅速放大,慘叫了一聲,被方慎踢出了數米遠。

「不知天高地厚。」黃建江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了:「這貨以為有點小本事,就目中無人,居然敢來挑戰老闆這個進化者。」

「我不信,這不可能。」楚破天從地上一躍而起,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在方慎面前不堪一擊的事實,怒叫著就要再次衝上去,卻被後面趕來的林承淵給攔住了。

「我沒有打傷他,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方慎淡淡道,他那一腳看似兇猛,實際上用力並不大,楚破天沒有受傷。

「多謝。」林承淵聲音低沉的說了一句。

兩人再次鬥了起來,楚破天把在方慎這裡受的氣全部發泄在了林承淵身上。

「怎麼回事?楚破天這人明明是一個紈子弟,也從來沒聽說有什麼厲害身手?」方慎心中疑惑,他看的出來,楚破天唯一比林承淵強的地方,就是速度要快一些,其他方面都是不足為道的。

開啟天眼,方慎向楚破天望去,這一看去,馬上就發現了異常。

「林承淵,今天是你爺爺的八十大壽,我這就把你的臉打腫,看你怎麼去參加壽宴。」楚破天叫囂道,手掌都向著林承淵的臉打去。

林家和楚家,除了最上面的兩個老爺子有點交情外,下面的人果然是互相看對方不順眼。

林承淵沒有回答,雙目通紅著,死死護住了臉,像是一頭憤怒的公牛,兇猛撞向楚破天,可惜大部分都落空了。

「不知死活。」方慎眼睛微眯,他剛退出天眼就聽到了楚破天這句話,當下冷笑一聲,大聲道:「承淵,不要跟他硬拼,游斗牽制他,這小子現在的情況持續不了多久。」

林承淵雙目一亮,對方慎的話,他是絕對相信的,當即馬上改變了策略,不再硬碰硬,是選擇了游斗。

方慎這話一出,楚破天的臉色頓時變了,臉上也露出了驚慌之色,他沒有想到,方慎怎麼會看破這一秘密的,想要逃跑,卻被林承淵給不計傷勢的死死牽制了。

林承淵沒有等多久,幾分鐘后,楚破天的攻勢立刻緩了下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手腳的動作再不復原來的快捷,而是綿軟無力,這才是一個紈子弟的正常表現,之前的楚破天,就像是吃了春藥似的。

「吼~」被死死壓制了許久的林承淵爆發了,狠狠一腳踹在了楚破天小腹,把他踢得倒退幾步,一屁股坐倒在地,身子曲成了蝦米,抱著肚子慘叫不已,臉上布滿了豆大的汗水。

此時的楚破天,哪裡還有先前的威風。

「叫你囂張,叫你囂張,叫你主動找事,叫你不知死活……」林承淵撲了上去,把楚破天狠狠壓在身下,而後,一記巴掌就甩在了楚破天臉上,左右開弓,沒幾下楚破天兩邊臉頰就腫了起來,滿嘴的血。

林承淵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先前受的鬱悶全都在此時發泄了出來,這一頓巴掌打下來,楚破天的臉腫的跟豬頭似的,他心中頓時暢快無比。

「小鬼,還不住手?」

就在這時,從居住區裡面的方向,傳來一聲憤怒爆喝,緊接著,一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飛馳而來,快到了極點,黃建江都只能看到一條模糊的人影。

「敢打破天,你這是在找死。」

來人很快就到了林承淵和楚破天面前,怒吼一聲,就向林承淵拍去,還沒打中,就讓林承淵有一種呼吸被壓迫的感覺,真被他打實,林承淵非得重傷不可。

「找死的人,是你。」

就在來人的拳頭快要打中林承淵時,方慎的聲音卻是近在咫尺的響起,而後,慘烈的氣息爆發開來,讓來人身影猛地一滯,雖然很快掙脫開來,卻被方慎隨後一拳打在了身上,只聽得一聲悶響,來人悶哼了聲,向後倒退了數步,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未完待續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