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拍賣行

超級拍賣行 第一百二十四章觀音像的秘密

作者:玉米熊

本章內容簡介:像束手無策,完全找不到了解它的辦法,此時好不容易找到一點曙光,怎麼可能放棄。從觀音像琥珀色的地方,散發出來的清香很奇怪,不同於提煉返青木精髓和血玉髓時候散發出來的香氣,兩者截然不同。後者的...

車子開到方慎居住的別墅區,停了下來。

辭別李天成后,方慎徑直回了家。

別墅里沒有人,李幽若還在李家莊園,李妍這幾天住在學校,沒有過來,至於偶爾過來住的方之行,也是忙著準備期末考試,留在了學校,偌大的別墅顯得有些空曠。

方慎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啜飲著,悠然自得。

「嗯?」

一股奇異的清香突然傳進了鼻端,方慎一愣,慢慢放下了茶杯。

這清香,不是來自手中的茶杯,而是來自他物,不過卻是斷斷續續,很難把握到它的位置。

一番搜尋無果后,方慎的視線最終落在了那尊觀音像上,目光陡然一凝。

這尊觀音像,他一直帶在身邊,哪怕在警局和人動手也沒離身,等到了家裡后,倒是隨手放在了進門的櫃檯上,雖說是天材地寶,不過既然是目前無法使用的天材地寶,方慎也就不會太過在意,反正在家裡也不會弄丟了。

那種清香,就是來自這尊觀音像,方慎無比的肯定。

幾步走到了門口,方慎把觀音像拿在手中,仔細觀摩著。

觀音像的下方,蓮台的位置,沾染上了一塊血跡,透出了琥珀一般的顏色,和觀音像整體的顏色截然不同,仔細聞聞,就能發現那種清香,就是從這琥珀色的地方散發出來的,若有若無,非常的淡。

「這是怎麼回事?」方慎愕然,血跡的事情好解釋。他今天經過了多場打鬥,雖說自己沒受傷,但被他打出血來的不在少數,而觀音像又一直在他身上,想來就是那時候不小心沾染上去的,可是……

「難道說,就是這血液,產生了這現象?」方慎腦海中靈光一閃。迅速把握住了想法。

要知道他現在對觀音像束手無策,完全找不到了解它的辦法,此時好不容易找到一點曙光,怎麼可能放棄。

從觀音像琥珀色的地方,散發出來的清香很奇怪,不同於提煉返青木精髓和血玉髓時候散發出來的香氣,兩者截然不同。

後者的香氣能讓人精神旺盛,帶著提神的效果。然而前者聞上去,卻讓人心頭燥熱,帶著一點催情的效果。

方慎臉色有些古怪,觀音像是青銅所制,這一點他無比確定,上面也沒有沾染什麼藥物,真要有什麼異常,也應該和那天材地寶有關。

「送子觀音嗎?」方慎想起了送子觀音的說法,假如說,真有一尊觀音像和他手裡這尊一樣。能散發出催情的清香,那麼只要把觀音像放在房裡,或許真能增加成孕的幾率。

畢竟,這是天材地寶,絕對不是一般的催情藥物可比的,會有一些特殊能力很正常。

可是,要說它僅僅是催情送子這麼簡單,方慎卻不怎麼相信,原因很簡單,他依舊沒有讀出觀音像的資料來。

「血液能開啟它的能力嗎?」方慎想到了這種可能。而後去廚房取了一把水果刀來,在手指上一劃,鮮紅的血液頓時流了出來。

方慎把血液塗在了觀音像的蓮台他處,以及其餘地方,靜靜的等待了一會兒,卻沒有任何效果,血液塗抹的地方。依舊是原來的顏色,沒有變成琥珀色。

「是因為時間不夠,還是說。需要特定人的血液?」方慎眉頭微蹙,仔細想了想,第一種可能應該可以排除,如果是因為時間不夠,那現在至少應該有點效果的,在方慎的天眼下,這點變化應該是無所遁形的,然而方慎卻沒有看到絲毫的改變。

「看來是需要特定人的血液了。」

回憶了下今天的幾場打鬥,有機會把血液沾染上去的,只有三人,其中一個是警察。

方慎走回沙發,給李天成打了個電話,請他幫忙查一下那幾人的情況,越快越好,李天成也沒多問,對他而言,這只是小事一樁。

大約一小時后,別墅的門鈴被按響了。

「這是您要的資料。」一個黑衣保鏢說道,將一疊資料轉交給方慎,而後轉身就走。

在明珠市,李家果然是有通天之能,這疊資料應該是剛剛列印出來的,上面還有油墨的香氣。

方慎翻看了一下,頓時冷笑起來。

那個警察不用說,被開除了公職后就回了家,至於那幾個本應該被關在警局的打手,此時已經被放出來了,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明珠市一家夜總會。

李家固然可怕,不過羅軒也不是好惹的,警局的人不敢把那幾人關押多久,有羅軒的秘書作保,很快就放出來了。

雖說早就有所預料,方慎多少有些鬱悶。

「也好,正好找你們談談心。」放下了手中的資料,方慎微曬。

天夜已晚,正好是動手的好時機,本來方慎也懶得去理會這些小人物,不過既然他們的血液很有可能是解封觀音像的因素,也就只能算他們自己倒霉了。

出去的時候,方慎把定魂石從保險箱里取了出來,放出了一些煞氣后,才放下心來。

招了倆計程車,方慎先去那個警察居住的小區。

庄塔坐在家裡,正一口一口的喝著悶酒,今天被警局開除,讓他的心情墜入了地獄,桌子上東倒西歪的丟著幾個酒瓶,今天被方慎打中的地方說不出的疼痛,但是借酒消愁的他根本不管,只想喝酒來麻醉自己。

「砰~」

廚房裡傳來一聲大響,是玻璃被砸碎的聲音。

庄塔馬上就怒了,衝到了廚房,對著外面就是一陣怒罵,然而四下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出現,這裡住的人都知道庄塔的凶蠻。這時候更是縮在家裡不肯出頭。

破口大罵了一通,庄塔心情好了不少,搖搖晃晃的回去繼續喝酒,然而他剛剛坐下來,酒杯還沒送到嘴邊呢,廚房裡又是一聲大響,另外一塊完好的玻璃也碎了……庄塔徹底怒了,猛地拉開了門。衝下樓道,想要找那個砸玻璃的混蛋算賬,別看他受了傷,一般人還真不是他對手。

然而,庄塔剛剛衝出樓道,就感覺到後腦猛地一痛,似是被重物敲中,身子往前一倒。昏迷了過去。

方慎從陰影中走出來,提著庄塔離開了這裡,等到了一僻靜處,頓時開始給庄塔放血。

大約接了一小碗左右的鮮血,方慎就不再繼續。

取出觀音像,把鮮血塗抹到觀音像各處,隨後方慎開啟了天眼,仔細觀察著觀音像的變化。

「不是他。」片刻后,方慎搖了搖頭,庄塔的鮮血對觀音像毫無作用。

「看來還要去找另外兩個。」方慎收拾了一下。很快離開了這裡。

歡樂時光夜總會。

看著裡面醉生夢死的場景,方慎不由得皺了皺眉,這裡可不比庄塔住的地方安靜,想要效仿引出庄塔的辦法,肯定是不行了,在裡面動手的話,很容易會被人發現。

不過這也難不倒方慎。

在街旁買了一副墨鏡,方慎大步走進了夜總會,晚上還帶著墨鏡雖然很奇怪,不過在方慎打出了幾百小費后。也就沒有人阻攔了。

混進了舞池中,周圍男男女女挨挨擦擦的,脂粉香氣混雜著汗酸味,讓方慎眉頭大皺,當下手指捏訣,把定魂石中的煞氣引了出來,散布在舞池裡面。

做完這一切后。方慎就走到一旁,等著看熱鬧了。

煞氣能引發出人潛藏著的負面情緒,並加以放大。在夜總會混的,有幾個正經男女,年輕人火氣盛,推推搡搡的,很快就起了衝突。

「砰~」

隨著一個酒瓶在一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男子頭上炸開,夜總會裡的混亂拉開了序幕。

在煞氣的影響下,所有人心底的負面情緒都被激發出來,很快就打成一團,混亂的不成樣子,就算夜總會看場子的人出來,也是鎮不住這種場面。

亂,亂成了一團。

沒有人在這環境下還能坐得住,包廂里的人也紛紛出來,忙不迭的離開了這裡,唯恐被下面瘋狂的場面也卷進去。

方慎的目標,從上面一個包廂里走了出來,罵罵咧咧的。

「真tm的晦氣,出來樂呵一下壓壓驚,也能碰上這樣的倒霉事。」

「快走,別被卷進去了。」

幾人渾然沒有注意到,一個帶墨鏡的男子迅速靠近了他們。

雙手猛地伸出,抓住了兩個目標,而後方慎抬腳一掃,剩餘幾人全都慘叫一聲,連動手的人都沒看清,就被掃飛出去,跌進了下方的舞池裡。

微一用力,把兩人弄暈過去,方慎從夜總會的後門走了出去,熟練的開始放血、試驗。

第一個人,無效。

當方慎把最後那人的血液塗抹到觀音像上時,一直沒有動靜的觀音像,終於有了變化。

天眼視角下,可以看到鮮血和觀音像起了反應,表面的跡緩緩溶解,顯露出美麗的琥珀色來。

這個過程非常緩慢,卻是持續進行著,為了保險起見,方慎多放了點血,隨後就一腳一個,把這兩人踢回了夜總會。

反正以夜總會如今的混亂,出點血是很正常的事情,想來他們事後也不會多懷疑。

方慎打車回到了別墅。

等他到家的時候,那種變化已經完成,此時的觀音像通體都是琥珀色,看上去相當的美麗。

深吸一口氣,方慎把觀音像握在手中,而後,開啟了天眼。

周圍的一切迅速模糊淡去,這一次,方慎終於讀到了一些資料。未完待續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