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章

作者:西冷  |  更新時間:2013-11-07 14:44  |  字數:3361字

第二百四十章

接到大皇子派人傳來的消息時,沈辭正叫宮婢傳膳,她已經下了決心,現在要全天候地陪伴著平安,生怕她一氣之下做出什麼傻事來。

「你家主子怎麼說的,事情的進展是好還是壞?」沈辭關切的打聽著,想知道一些內幕,也好決定在平安面前是安慰呢,還是勸解。

大皇子派來的正是同他一塊兒去養心殿說情的楊青,楊青本來就是個嘴巴蠢笨的悶葫蘆,說了半天也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又兼之這事兒事關重大,害怕一個不察說錯了就成了假消息。

沈辭追問的緊了,他也不耐,因為是武夫,並不太懂得人情世故,也就顯得粗魯了些,他突然一揮手,驚得沈辭向後退了一大步,差點摔倒在地。

有侍衛聞聲走進花廳,當場就要將楊青拿下,幸而沈辭只是虛驚一場,連忙解釋說是誤會一場,又讓侍衛們無功而返地下去了。

因了這一場烏龍,沈辭也不好意思再繼續追問下去,只得喚小莞去請平安來花廳——回到芳華宮之後,平安就被沈辭趕去睡覺了,又喝了點凌太醫開出的安神靜氣的方子,於是一覺就睡到了現在。

許是看出了沈辭的好意,楊青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紅了小半個臉,滿懷歉意地對沈辭講:「太后娘娘,真是對不起啊,楊青是個粗人,平常說話做事什麼的,都沒個分寸,得罪你的地方還請多多海涵。

沈辭點點頭,她也是看出來了這楊青的確是個心無城府的武夫,又兼之他是大皇子的心腹,自然是能給面子就一定給面子,不會在意他方才不耐煩的冒犯。

楊青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說:「其實,事情的進展具體是怎樣的,卑職也不知道,將軍是進去大殿裡面和帝君陛下談的,卑職這種小蝦米自然是不能進去聽的。卑職只知道,在外面等了好久才等到大皇子出來,自從出來之後,他就只跟卑職講了一句話,便是讓卑職來請流雲郡主過去,而且一直面無表情。」

「哦……一直面無表情?」沈辭納了悶,抿了一口茶,道,「那……依你這麼多年對大皇子的了解,你覺得他面無表情的時候是高興多一點呢,還是難過多一點?」

沈辭這問題,可真把楊青為難住了,他又撓了撓頭,眉頭深皺,表情懊惱:「卑職……卑職也不知道。唉,太后娘娘,卑職這麼跟你說吧,跟了將軍這麼多年,卑職就沒見將軍亂過陣腳,他長時間地面無表情保持沉默,卑職也只遇到過區區的三回。一回是對方兵臨城下而我們城內只剩下殘兵散將,要堅守城池整整一天,才能等到救兵。第二回,則是我們的兵馬被圍困,上山下山的道路只有一條小路,易守難攻,我們要攻上去裡應外合,送上去糧草。這第三回嘛,就是將軍得到先帝去世的消息……」

這算什麼解釋呢?沈辭納悶,也就是說大皇子面無表情長時間沉默的時候,統統都是他遇到了大麻煩的時候,那麼……現在這個麻煩到底是解決了還是沒解決呢?

「楊青,你擔心你家將軍么?」小莞去叫醒平安了,可能因為平安睡得比較死,所以好一會兒還沒過來,沈辭想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有一搭沒一搭地與楊青閑聊起來。

楊青坐在椅子上,好像很不習慣跟人打交道似的,坐的端端正正,兩隻手擱在自己的腿上,將褲子都揉的不成樣子了,靦腆而又自豪地回答:「楊青跟了將軍好幾年了,和將軍一道殺過人,步過陣,在楊青心目中,將軍是個有真本事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將軍所不能解決的。楊青相信,將軍最後一定會抱得美人歸的,實在不行,咱們這些兄弟就幫著將軍搶親去,想來,看到將軍有個好的歸宿,兄弟們都是願意的!」

「唉唉,你可別亂來!」沈辭驚得都從椅子上跳起來了,連連阻止他,「你可千萬別這麼想,不然那才真是毀了你家將軍的千古英明。」

楊青「呵呵」直笑,自知失言了,也不再多說。

正說著,小莞扶著平安緩緩走了進來。

燭光之下,儘管為了要去見大皇子,平安已經稍微裝扮了一下,往臉上摸了點胭脂,遮去了蒼白的面容,但那毫無血色的薄唇,以及腫如桃子的眼眸,還是讓人格外擔心。

「平安,現在覺得可好些了?」沈辭急忙走上前去,從小莞手裡接過平安。

平安點點頭,狠狠地哭過一通之後才發現,喉嚨腫痛得根本就難以開口。

站在花廳的正中央了,她才注意到花廳中多了一個人,對她來說並不陌生的人,在大皇子的府邸,那個人是常客。

「楊青?你怎麼來了?」平安咽了口口水,強撐著疑惑的問道,又彷彿是想到了什麼,急得就撲了過去,「可是大皇子出了什麼事兒?」

沈辭正牽著她,被她這猛然一撲,帶出去了好幾步,差點絆倒,幸而一旁的小莞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沈辭,也連帶著穩住了平安。

這一變故把楊青也驚到了,他急忙站起來,寬慰道:「將軍沒事的,這會兒已經回府了,正是將軍讓卑職來請郡主您去一趟。」

「哦……」得知大皇子沒出事,平安鬆了一口氣,但她看了看已經漆黑的天色,為難的望向了沈辭,「這天色已晚,我還去大皇子的府上,恐怕……於理不合啊,別人會說閑話的。」

沈辭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額頭,嗔怪道:「小姑娘想這麼多幹什麼,今日出了這樣的事,大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