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50章 金牌狗腿子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316字

雖然說那塊地皮是楊天留下來的,對黑寡婦姬雯有著很深的意義,但是由於那塊地皮的特殊性,她就算是不想賣,那也是不可能的。皇甫擎天之所以這樣來跟自己說,已經算是客氣的了,政府可以直接下令收回那塊地皮,然後重新的拍賣出去,這樣也絲毫不影響皇甫擎天的計劃。

既然知道了那塊地皮的重要性和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的計劃,黑寡婦姬雯也十分的確信他肯定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放棄的。至於皇甫擎天具體的想要做什麼,那黑寡婦姬雯就不得而知了,而且,她也不敢胡亂的去問,畢竟有些事情知道的還是越少越好,知道的多了,對自己不見得就是一件好事。

皇甫擎天親自出面,又有雲巒的這層關係,黑寡婦姬雯自然是更加的沒有不同意的可能了。點點頭,答應了皇甫擎天的要求。皇甫擎天倒也沒有絲毫的吝嗇,說等解決完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的事情之後,國家會花錢把那塊地皮買下來。這也就是說,皇甫擎天已經是極大限度的再照顧黑寡婦姬雯了。

其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按照先前的計劃,是先讓東北虎欒冰利整倒黑寡婦姬雯,然後在通過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的事情整倒東北虎欒冰利,這樣就可以使得東北的道上經歷一次大的換血,再配合政府的打黑行動,相信東北的道上不會像以前那麼混亂的,至少可以平靜很長的一段時間。

不過,由於葉謙的出現打亂了這個計劃,那麼皇甫擎天不得不重新的把賭注放在了黑寡婦姬雯的身上。如果由她接管東北的黑道,相信這裡也不至於像以前那樣的爭鬥不休吧。國家嘛,求的就是一個安定繁榮,人人有飯吃,個個有衣穿,只要這些道上的人物不搞風搞雨,其實對於國家的發展還是有著一定的推動作用的。

和黑寡婦姬雯達成協議之後,皇甫擎天沒有答應雲巒的挽留在這裡過夜,離開了雲巒的別墅,趕回酒店裡住下。

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的這個計劃用了這麼久的時間,投資這麼大,相信他的主子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早就已經不耐煩了吧?所以皇甫擎天有理由相信,在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和姬雯談妥地皮的買賣之後,肯定會迫不及待的施工。到時候自己再來一個人贓並獲,不但可以堂而皇之的將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在華的投資全部的吃下,還可以讓e國政府找不出任何的借口。

現在,皇甫擎天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葉謙了,擔心這小子要在裡面橫插一杠,那樣事情就不容易解決了。按照葉謙的那種拗脾氣,天曉得他會幹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反正皇甫擎天就是有夠擔心的了,否則也不必自己親自出馬來東北了,隨便的找一個手下也可以辦妥這件事情。

葉謙的那個倔強脾氣,自己都不容易和他談妥,更別說是自己的手下了。萬一這小子的倔強脾氣發起來,事情只會越鬧越大。

皇甫擎天微微的搖了搖頭,趕緊的睡下,明天一早就去找葉謙把事情談好吧,希望這小子能夠給自己幾分面子。

此時的葉謙,卻是優哉游哉的躺在酒店的房間內看著電視。皇甫擎天來東北的消息,他自然也已經知道,這正是他要等的嘛。終於還是皇甫擎天最先的忍不住,葉謙不禁暗暗的笑了一下。葉謙的心中其實早就已經做好了打算了,他不想跟華夏的高層去斗,但是卻也不能就這樣的任他們擺布,所以,不管皇甫擎天來不來找自己,似乎都不妨礙自己的計劃實施。

打了一個電話給林楓,把自己的計劃簡單的說了一下,後者微微的笑了笑,答應下來。然後又問了一下七殺的準備情況,林楓只說了一句,搞定。之後,二人隨便的寒暄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雖然和林楓說起來只不過是第二次見面,更談不上是什麼深交,但是葉謙卻是從心底的對他很信任。這是沒來由的,就單純的是一種感覺,感覺林楓是一個值得自己把性命交託的朋友,兄弟。他也相信,林楓不會讓自己失望,也相信林楓對自己也猶如自己對他一樣的情感。

男人的情感,有時候就是如此的玄妙,很多話不一定要說出來,只要雙方能夠感覺的到,那就可以了。這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吧,就好比女人總是喜歡男人不停的每天說「我愛你」,而男人卻不一定會那麼做。因為,在男人的心中,有些話不需要說出來,是需要行動去證明的。

次日,一早,皇甫擎天便驅車趕往了葉謙的酒店。而葉謙卻是一大早就出了酒店的門,跑出去四處晃悠去了。爬山,這還是葉謙許久沒有做過的事情呢。

而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那邊也正如皇甫擎天所料,早早的便打了一個電話給黑寡婦姬雯,想要約她見一面。他倒是很想找葉謙呢,可是那天在姬雯的家,葉謙也沒有給他留電話,他也還沒有打探出葉謙的資料背景,根本無法去聯繫他。所以,只好還是先從黑寡婦姬雯這裡打開門再說。

黑寡婦姬雯可沒有因為皇甫擎天的要求,就迫不及待的想見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把自己手中的那塊地皮給他。而是淡淡的說了句,「今天上午可能有事,不過中途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這樣吧,九點鐘,在我的別墅見。」

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不由大喜,連連的說道一定會準時赴約。從昨天黑寡婦姬雯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來看,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因為今天的邀約會有些麻煩的,可是卻沒有想到黑寡婦姬雯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