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都市言情

超級兵王 第438章黎明前的黑暗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米哈伊諾夫微微的愣了一下,暗暗的想道,是啊,打仗是講究團隊合作的,他葉謙就算本事再打,也可能斗的過自己這麼多人吧?自己竟然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實在是不該埃豁然一笑,米哈伊諾夫說道:「現在還不知道對...

把自己的懷疑簡單的跟伯納德斯基說了一下,米哈伊諾夫等待著他的指示。畢竟,伯納德斯基才是北極狐的真正首領,雖然他們不過只是一個雇傭兵組織,但是卻也都是真正的戰士,無條件的服從上司的命令這是軍人的職責。米哈伊諾夫所能做的,便是幫助伯納德斯基進行最合理的分析,以及最必要的情況之下制定最好的作戰計劃。

伯納德斯基也不是那種盲目的一意孤行的人,很多時候他還是會徵求米哈伊諾夫的意見。米哈伊諾夫在北極狐的地位,就如同傑克在狼牙里的地位一樣,是軍師,用正規的軍事語言來說,那就是參謀長。

微微的沉吟了片刻,伯納德斯基說道:「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先生是我們得罪不起的,就是他真的是狼王葉謙,這件事情我們也必須要做。不過,你要答應我,不管怎麼樣,你要活著回來見我。」

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就是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的老闆,e國最大的石油大亨,真正的富豪,富可敵國,就連e國的總統對他也是禮讓三分。這樣的人物,可不是那麼單純的商人那麼簡單,他的手腕和勢力幾乎是遍布整個e國。只要他說一句話,北極狐便會被從歷史上抹殺。他甚至不用動用自己的力量,只需要跟政府說一生就可以。這樣的人物那不是伯納德斯基的北極狐可以得罪的。所以,他寧願選擇和葉謙,和狼牙正式的較量一番,至少還有一絲的希望。

米哈伊諾夫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笑的有些慘然。如果對方真的是狼王葉謙的話,那自己有多少的機會可以全身而退呢?就算自己可以走,那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們怎麼辦?難道要拋下他們不顧嗎?

晃了晃腦袋,米哈伊諾夫努力的把心中的那份恐懼壓了下去,未戰先怯,這是兵家大忌。如果自己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那這個戰還怎麼打的下去。雖然,他一直渴望著和狼王葉謙能夠正式的較量一番,但是狼王葉謙的這個名號還是給他的壓力太大。

「隊長,你沒事吧?」一名北極狐的成員看見米哈伊諾夫的模樣,問道。

「沒事1米哈伊諾夫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如果連自己都害怕了,那手下的人就更會沒有了主心骨了。「我是在想,那個葉謙到底會不會是我認識的狼王葉謙。」

「隊長是說狼牙的首領狼王葉謙嗎?」那人接著說道,「隊長其實不必擔心,不過只是江湖上以訛傳訛而已,我就不相信他真的有那麼厲害。況且,他一個人的本事就算再大,也鬥不過我們這麼多人吧?打仗是需要講究團隊合作的。」

米哈伊諾夫微微的愣了一下,暗暗的想道,是啊,打仗是講究團隊合作的,他葉謙就算本事再打,也可能斗的過自己這麼多人吧?自己竟然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實在是不該埃豁然一笑,米哈伊諾夫說道:「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狼王葉謙呢,沒必要擔心。再說,就算他是狼王葉謙又怎麼樣,我們北極狐那也不是吃素的,我們就讓他來得回不得。」

那個北極狐成員的一席話,激發起了米哈伊諾夫的鬥志,看到米哈伊諾夫這樣,他微微的笑了一下。

其實,如果葉謙知道堂堂的北極狐軍師米哈伊諾夫連和自己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的話,只怕葉謙也會感到失望。軍人,永遠是尊敬強者的,即使是倒下的強者,那也是值得尊敬的。如果連戰鬥的勇氣都失去了,那便不是軍人,是懦夫。

可惜的是,這次北極狐面對的對手是狼王葉謙不錯,但是卻不是狼牙,而是殺手界赫赫有名的七殺。殺手的行動可不會像雇傭軍那樣實行什麼大舉進攻,更多的還是偷襲,以最快的速度達到最好的效果。

而令整個殺手界聞風喪膽的七殺組織,更是無聲殺人術的高手,很多人甚至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東北,本就是七殺的老窩,他們更是佔盡了天時地利。而黑暗,更是給予了七殺最大的幫助。如果要比起在黑暗中戰鬥,只怕狼牙都要遜色於七殺,因為他們長期訓練成員在黑暗中的透視能力,以及五官的感覺能力。而林楓,甚至乎不用眼睛,往往也可以在黑暗中完成很多其他人完成不了的事情。這就是感覺,五感,通過最嚴厲的訓練激發人體的潛能,使得自己的五感比普通人要大了許多,敏感了許多,這,就是七殺。

招呼好米哈伊諾夫之後,東北虎欒冰利驅車趕往了醫院。自己的兒子欒豪如今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只有生命的特徵,卻永遠無法的說話。他欒家就這麼一根獨苗,自己的家業以後還需要欒豪繼承,而如今,自己辛辛苦苦打拚的事業,交託給誰?

走進醫院的病房內,東北虎欒冰利看著渾身插滿儀器的欒豪,眼中的怨憤更加的深了。笑面虎的臉上沒有了笑容,布滿的只有無盡的恨意。東北虎欒冰利輕輕的握起欒豪的手,說道:「小豪,你放心,爸爸保證不會讓那個葉謙好過,我會讓他下去陪你。你先走一步1

說完,眼神里浮出一絲堅毅和決絕,又有著一絲哀怨和憂傷。伸出手,東北虎欒冰利拿起枕頭捂在了欒豪的嘴鼻。「爸爸實在不忍心看著你這樣活著受罪,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東北虎欒冰利說著,眼角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淚。

那陪同東北虎欒冰利同來的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慌忙的轉過頭去。虎毒不食子,東北虎欒冰利就算再怎麼狠毒,再怎麼殘酷,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對他而言,卻是最殘酷的懲罰。不過,他卻不得不如此,看著自己兒子這樣的模樣,那還不如死了乾脆。

許久,東北虎欒冰利緩緩的鬆開自己的手,臉上早已經是淚水縱橫。「礙…」東北虎欒冰利發出一陣憤怒的吼叫,一股野獸般的怒吼。半晌,東北虎欒冰利停下自己的怒吼,看了身後的手下一眼,說道:「明天一早,動用所有的人力,我要清楚的知道葉謙躲在什麼地方。給你們半天的時間,如果查不出來,就提著腦袋來見我。」

手下不由的哆嗦了一下,他自然看的出來東北虎欒冰利是真的發怒了。heb市這麼大,如果葉謙有心躲藏的話,就算動用全部的人手,只怕在半天之內也無法找出他的下落。不過老闆已經下了這樣的死命令,他也只有聽從的份了,哪裡敢多言半句。

東北虎欒冰利回頭看了欒豪的屍體一眼,毅然的走出了病房。他,這是準備破釜沉舟了啊!即使自己沒有了兒子,那也要拿葉謙去填命,不但是他,還有黑寡婦姬雯,還有那個老不死的雲巒,他一個都不會放過。他要勝,要稱霸東北,要讓他東北虎欒冰利的名字響徹整個的華夏。

驅車回到家中后,東北虎欒冰利把自己反鎖在了房間中,有些忍不住歇斯底里的笑了起來,他彷彿已經看見葉謙在自己的腳下哀求的場面,彷彿已經看見自己如何折磨葉謙的情景。他恨,他怨,他要葉謙嘗試最痛苦的刑罰,然後再慢慢的死去,給自己的兒子做伴。

另一邊,葉謙和林楓也喝完酒,從大排檔里走了出來。夜,十一點!

林楓打了一個電話出去,把命令下達,然後掛斷電話看了葉謙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時間還早,一起走走?」

葉謙點點頭,說道:「林兄好雅興啊,葉某自然相陪1

夜風下,二人徒步的走在heb市街頭的小道上。誰也沒有說話,就這樣默默的走著,好像是各自在想著心事。許久,林楓開口說道:「什麼時候有幸可以見識一下火隕呢?」那次,他去sh市真的是想看一看那把傳說中吸血的匕首,只不過沒想到卻是遇到了葉謙和鬼狼白天槐。

那晚,三人把酒言歡,然後大戰一場,他和鬼狼白天槐便離開了sh市。他是因為一種尊敬,一種禮讓,既然是葉謙看中了,那他也就自然的放棄了。

「呵呵,這可能要問過我的兄弟埃火隕本就是他的家傳之寶,這次也算是物歸原主。」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

林楓微微的愣了愣,隨即「哦」了一聲,便沒有再糾纏這個話題。他顯然是好奇火隕怎麼成了葉謙兄弟的傳家之寶了,不過這種事情也不是他關心的問題,沒有必要去糾纏。微微的頓了頓,林楓接著說道:「葉兄上次在島國鬧得可不小啊,下次有機會可別忘了兄弟我埃說起來,我好像也有好久沒去島國了,在那邊我還欠著一個人情呢。」

葉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林兄如果有興趣,那自然是再好也不過的了。解決完這邊的事情之後,我還真的就要去島國一趟,那邊貌似有些人耐不住寂寞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