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36章 第一次聯手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302字

「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葉謙喃喃的念了一句,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那日在黑寡婦姬雯家中所見的那個外國男人,暗暗的想道,他應該就是了吧?在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對峙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兵戎相見,卻在那天之後,東北虎欒冰利開始對黑寡婦姬雯展開攻擊,無疑是受到了什麼激勵吧?或許,那黑寡婦姬雯拒絕了那個外國男人什麼事,所以惹的他對黑寡婦姬雯起了殺心,這才鼓勵著東北虎欒冰利動手。

東北虎欒冰利本身就有著要獨霸東北的意思,而那個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是和e國的黑手黨有著密切關係的人,在他的鼓勵和支持下,東北虎欒冰利只怕已經是拋開了所有的顧慮,決定孤注一擲了吧。

葉謙不由冷冷的哼了一聲,這個只認情不認理的男人,始終認為不管是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誰對誰錯,那都是咱華夏人自己的事情,如果牽扯了外人進來,那就得聯起手來把他們給趕出去。趕不出去的話,那就把他們的屍體留在華夏。

直到現在,葉謙也不會去管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之間到底有著什麼矛盾,到底是誰對誰錯,他都決心要插手了,不為別的,就算是為了那個連自己也沒有見過英年早逝的楊天吧。

微微的沉吟片刻,葉謙接著問道:「我要東北虎欒冰利見不著明天的太陽。林兄,能幫忙嗎?」至於東北虎欒冰利手下的其他勢力,葉謙也毋須去煩心了,樹倒猢猻散,相信黑寡婦姬雯不會傻坐著,肯定會在東北虎欒冰利死訊傳出的時候開始大舉的進攻。這個女人有著不輸男人的氣魄,卻似乎別男人更多了一份隱忍,在東北虎欒冰利如此大規模的挑釁之下,她依舊能夠抗的住手下那些人的怨言,沒有動手,反而是在收攏著自己的勢力地盤。

那個執拗一生昂首闊步的男人,客死異鄉,出於對他的尊敬,葉謙也希望楊天的屍骨能夠回鄉。不過,這不是他的責任,而且就算他願意去做,只怕那個和楊天一樣執拗著的女人也不會願意。這是黑寡婦姬雯的責任,也是她的承擔,是她的願望,也是她的執著。葉謙能幫她的,也就是讓她先解決了眼前的麻煩。至於那個什麼西北王,就交給黑寡婦姬雯自己去解決吧。

至今,葉謙只佩服過兩個人。一個是把希望和責任交託給自己的陳浮生,一個便是素未謀面的楊天。這兩個都是從最底層一步一個腳印,艱難的爬起來的男人。低過頭,彎過腰,受過白眼,遭過冷漠,然而他們卻憑著自己心中的那一份執著,毅然的攀爬著,滾打著,最後都成為了一方人物。相同的是,他們一輩子都虧欠了一個女人,虧欠了一個為自己苦苦守候,執拗的女人。

男人,可以狠,可以絕,可以無視一切人,可以對不起別人,對不起自己,對不起誰都可以,但是別對不起生你的娘,和替你生孩子的女人。

陳浮生欠了一個女人一輩子,楊天也同樣欠了一個女人一輩子。自己呢?葉謙有些惆悵,自己是不是也要註定欠一個女人一輩子也換不清的債?

看到葉謙眼神里忽然閃現出的那種有著一絲幽怨的冷意,林楓微微的愣了一下。畢竟,他不是鬼狼白天槐,和葉謙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對於這個男人他並不是很了解。不過,有時候相識的長短,並不能妨礙兩個人之間的友誼。他不需要知道葉謙的心中有著什麼事情,他只需要知道,葉謙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一個值得相交的朋友。夠了,這些已經夠了。

林楓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說道:「現在是十點,離太陽出山還有八個小時。時間還多,咱們繼續喝!」

葉謙微笑著看了林楓一眼,端起酒杯,說道:「干!」

「干!」

紅星二鍋頭,五十六度的烈酒,進入嘴裡,便有一股辛辣順著咽喉直衝而下。接著,那股燥熱迅速的衝擊著腦海,上下兩重天,周身百孔彷彿都瞬間的舒展開來。這,應該就是酒的魅力吧?是男人為什麼那麼喜歡喝酒的關係吧?

酒是什麼?酒不過是一種酒精和水以任意比例混合的液體,過量的此液體可以使人吐出胃裡的食物和心中的不快。不過事實證明,這種說法並不正確,因為很多人都只是吐出了前者。男人之所以喜歡喝酒,就如同女人喜歡買內衣,不同的是男人對酒很執著,女人對內衣卻是喜新厭舊。

就在這個小小的大排檔之內,被江湖稱之為破軍星下凡的葉謙和七殺星下凡的林楓,達成了人生第一次的合作。不為名不為利,只是為了那種欣賞。若干年後,這家大排檔的老闆知道自己曾經招待過這樣兩位人物,引以為豪。

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在華夏並不出名,但是在e國,那可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雖然他只不過是一個走狗,一個奴才,但是卻是一個很稱職的奴才,他的背後有著一個就連e國總統都要忌憚三分的人物。

這次他親赴華夏,那是因為他有著一個很重要的使命,只要完成了這件事情,他在老闆面前的身份將會更加的高了。老闆一定會對他刮目相看,給予更大的信任和重任。有些人或許以為有了重任會更慘,因為那代表著自己不能再有半分的懈怠,但是對於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這個有著野心的人來說,這是一個機會,一個把自己的家族推向巔峰的機會。

這個計劃,他布置了兩年,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也很順利的和東北虎欒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