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35章 各有各法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消失而去。但是,周原卻是暗暗的告訴自己,這輩子,他也不要和林楓產生任何的摩擦。「你重新找個地方住下,我和林兄去喝一杯。找到地方后打我電話1葉謙看了周原一眼,說道。「嗯1周原重重的點了點頭,...

狼王葉謙、七殺林楓、鬼狼白天槐,即使是幾十年後,他們的名字依舊響徹江湖。葉謙的多情、林楓的冷酷、白天槐的大義,那是整個江湖人津津樂道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前仆後繼,追尋著他們的步伐。若干年後,當林凡站在金字塔頂,俯瞰著大地之後,經常的會在腦海中閃過這三個人的和自己的點點滴滴。

有人曾經這樣評價過林楓,不忠亦忠,不仁亦仁。很玄妙的話語,他的一生有太多的精彩和傳說。說他不忠,他卻恪守著七殺的七殺條令,首殺不忠不孝;說他不仁,冷酷無情,他卻往往為了一個從不認飾錚去撼動在那些人心中所謂的大樹。

天煞,曾經島國最著名的一位赤軍份子,和林楓可以說是完全八竿子打不著的一個人物。可是就在一晚,他的屍體被人發現躺在自己的家中,身上起碼不下一百個刀孔。這件事情,曾經被島國的赤軍組織視為奇恥大辱,可是卻又沒有任何的辦法。而做這件事情的人,就是林楓,不為名不為利,只是一個被天煞侮辱過的留學生無意間撞見了林楓,林楓便接下了這個任務。酬勞,一塊!

看了葉謙一眼,林楓問道:「葉兄,怎麼樣?夠了沒?」

「再加點料啊,那小子剛才罵的最開心了。」葉謙看了一眼,說道。

「那就再加點吧1林楓應了一聲,隨手抓起黃毛小子的另一隻胳膊,用力一扭。本已經痛的暈厥過去的黃毛小子,吃痛之下再次的醒了過來,看著自己完全扭曲的手臂,整個人徹底的精神崩潰,再次的暈厥過去。

幹完這一切,林楓停下手來,靜靜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好像並沒有再插手的意思。葉謙也沒有再開口讓他幫忙,只是沖著他謝了一聲,手底下更加的用力。沒多久,葉謙的房門前已經是堆滿了橫七豎八的人,有些人已經昏厥過去,有些人卻還是再不停的哀號著。

撥開那橫七豎八的人,葉謙走了過來,沖著林楓微微一笑,說道:「找個地方喝一杯?」

「正有此意1林楓微微的笑了一下,那俊逸的臉龐更加的凸顯出一股陰柔之美。

周原也從房間內走了出來,看見葉謙身旁站立著的那個彷彿弱不禁風似得林楓,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你兄弟?」林楓看了周原一眼,問道。就這一眼,就這一眼不由的讓周原從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讓他一輩子也無法忘記。那彷彿淡然的一瞥,卻好像是千萬把利刃同時的刺進了他身體的五臟六腑,震的他忍不住的渾身發抖。那是一種從心底升起的恐懼,身體彷彿失去了控制,根本不聽自己大腦的使喚。

葉謙輕輕的拍了一下周原的肩膀,對林楓說道:「年輕人,帶來出來歷練歷練。」這輕輕的一拍,周原彷彿感覺到一種安全感,心底那抹恐懼這才漸漸的消失而去。但是,周原卻是暗暗的告訴自己,這輩子,他也不要和林楓產生任何的摩擦。

「你重新找個地方住下,我和林兄去喝一杯。找到地方后打我電話1葉謙看了周原一眼,說道。

「嗯1周原重重的點了點頭,張嘴想要說話時,卻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來聲音,可見林楓給他的壓力有多大。林楓微微的笑了一下,和葉謙並肩走進了電梯內。看著電梯的門緩緩的關上,周原重重的鬆了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卻是已經被嚇的渾身冷汗了。「他究竟是誰啊?」周原暗暗的想道。

搖了搖頭,周原也走進了另一個電梯。自己還是不行啊,不夠鎮定自若,如果剛剛不是葉謙那輕輕的一拍,只怕自己已經嚇的跪倒在地上了。林楓也沒有想到,自己那一眼竟然給周原造成了那麼大的心理陰影,以至於若干年後,周原坐在了高位,卻還是對今晚的事情心有餘悸。

三人剛剛離開酒店,幾輛呼斜愀狹斯來。當那些警察走到樓上的時候,看見葉謙的景象不由嚇了一跳。今晚的事情他們自然是十分的清楚,東北虎欒冰利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要辦點事情,讓他們晚點過來。所以在接到酒店的人報警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才趕來,本以為事情應該已經順利的解決了,可是看如今這情形,卻是東北虎欒冰利的人被別人給解決了。

看著那黃毛小子扭曲的雙臂,刑警隊長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憑著他多年的經驗,他看的出來,這是被人用力給擰的。心裡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只覺的這次的事情和以往都不一樣,甚至有些躊躇,是不是以後自己別管這些事情了。

「叫救護車1刑警隊長對手下說了一聲,轉身走到一邊,撥通了東北虎欒冰利的電話,把這裡的情形說了一遍。

東北虎欒冰利也是吃了一驚,這批人可不像白日里跟欒豪的那批小混混,多數的是自己手下赫赫有名的戰將。可是,那麼多人竟然收拾不了一個葉謙,這讓他也不得不從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不過,兒子的仇不能不報,這東北畢竟是自己的地盤,他葉謙就算再怎麼能打,打的過十個,能打的過一百個?能打的過一千個?

東北虎欒冰利可不是那種莽夫,他的成功可不是完全的靠著自己一味的蠻幹。沉默了片刻,東北虎欒冰利撥了一個電話出去。「普希金先生,啊,我是欒冰利啊,有件事情想麻煩你一下。啊,能不能找幾個人幫我解決一個人?不是,那個人的身手很好,我派了好幾撥人結果全部被他給放倒了。啊,好好,那麻煩您了。」

掛斷電話后,東北虎欒冰利憤憤的哼了一聲,說道:「什麼玩意啊,等老子解決了他們,下一個就輪到你。草,在我面子裝什麼大頭蔥埃」

此時,在街角的一個大排檔裡面,葉謙和林楓面對面的坐著。面前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正宗的東北小菜,和幾瓶二鍋頭。

「聽說你把東北虎欒冰利的兒子給廢了?那小子現在躺在醫院裡變成植物人了呢。」林楓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

「林兄的消息真靈通啊,呵呵。不過我當時不知道那小子是他的兒子,否則的話,下手不會那麼輕了。」葉謙笑了一下,說道。

「葉兄這次來東北做什麼?不會是為了來找東北虎欒冰利的麻煩吧?」林楓有些好奇的問道。他知道葉謙的為人,他也相信葉謙在知道自己七殺的勢力在東北,葉謙是絕對不會把勢力發展過來的。這不是害怕,而是一種尊敬。

「實不相瞞,這次來東北本來是找一個人,可是沒想到事情卻這麼麻煩,那個東北虎欒冰利處處刁難埃這東北是林兄的天下,自然希望林兄能夠出手幫個忙。」葉謙說道。

「葉兄言重了。」林楓說道,「在東北,人人都知道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可不知道有我林楓哦,這東北可不是我的天下。」

「那是世人孤陋寡聞,是林兄不屑這種鬥爭,不像我這種俗人埃」葉謙微微的笑著說道。

林楓呵呵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事實也的確是這樣,是他林楓並不想參與到這些黑道的鬥爭,否則的話哪裡會有什麼東北虎欒冰利埃微微的頓了頓,林楓接著問道:「葉兄要找什麼人?」

「一個叫唐維軒的小子,他在sh市的時候偷走了一件對我很重要的東西。」葉謙說道,「本來事情很簡單,黑寡婦姬雯答應幫我找他,卻沒想到那東北虎欒冰利有心庇護,不把人交出來。今早聽人說唐維軒已經死了,想必是東北虎欒冰利乾的,那件東西只怕也是被他據為己有了。」

「哦1林楓應了一聲。他並沒有問葉謙是什麼東西,是什麼東西對他來說並不重要,哪怕只是一卷衛生紙,如果葉謙覺得那是寶貝,要自己幫忙的話,他也會義不容辭。

「林兄在東北的消息廣,不知道對東北虎欒冰利的事情知道多少?」葉謙問道。

「那倒是知道的許多。不過,他也的確算是一個人物,只不過為人有些過火和目中無人而已。最近好像他和e國那邊有個大地產商勾結在一起,好像是叫什麼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名字太長,有點記不祝聽說那傢伙在e國很有勢力,和那邊的黑手黨關係密切。這次說是商業投資,不過以我看,估計是那邊黑手黨一種變相的入侵方式吧,只怕是想把勢力擴張到東北這邊。」林楓緩緩的說道。

七殺的總部就在東北,自然的林楓對於東北的形式都是十分的清楚。七殺也有著自己專門的情報人員,雖然林楓並不插手這東北道上的事情,但是這些事情他還是要清楚的知道的。特別是那個e國人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他一到東北,林楓的人早就注意上了,也做了很詳細的調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