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34章 就你丫叫的最凶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409字

上次在sh市匆匆一別,那場沒有人知道的大戰之後,林楓和鬼狼白天槐都離開了。那場大戰,沒有人知道,對於外界來說,那就是一個秘密。不過,這卻成為了三人心中永遠的記憶。

三人的關係,是一種很玄妙的關係,說不上是朋友,也說不上是敵人。雖然是第一次和林楓見面,但是葉謙卻是神交已久啊。說是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會廝殺沙場;說是敵人,卻又惺惺相惜。

那天,鬼狼白天槐先離開。林楓和葉謙又找了一家大排檔坐了一下,當時林楓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遞給葉謙一張名片。很簡單的名片,上面只有一個名字和電話。林楓對葉謙說道:「以後有什麼好事,記得找我,我給你打八折!」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把名片收進了懷裡。他知道林楓是什麼意思,他這是一種變相的幫助自己的意思,又或者是,他希望葉謙更加的強大,那麼作為對手才更加的有意思。高手寂寞嘛,如果天下無敵了,那是寂寞的,有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那人生才有意思。

聽到林楓的回答後,葉謙也不由的愣了一下,沒有想到他竟然就在東北。呵呵的笑了笑,葉謙說道:「上次說的話還算不算?」

「算,當然算,怎麼?葉兄真的有生意找我?」林楓笑著說道。

「大生意哦,有沒有興趣?」葉謙說道。

「不會是東北虎欒冰利吧?」林楓淡淡的說道。他身在東北,自然對這邊的事情了如指掌。東北虎欒冰利的所作所為,他自然也十分的清楚。不過,七殺雖然不是一個一般的殺手組織,不是一個舍財如命的殺手組織,但是也不是福利組織。即使東北虎欒冰利再怎麼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在沒有人僱傭的情況之下,林楓都不會殺他。至於僱傭的價碼,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真是什麼事也瞞不過林兄啊。」

「不會吧?葉兄不是拿我開玩笑吧?一個區區的東北虎欒冰利,葉兄隨隨便便就可以搞定了嘛。你這不是便宜我嘛!」林楓說道。

呵呵一笑,葉謙說道:「實不相瞞啊,現在人家正派人四處找我呢,我都嚇的躲在房裡不敢出去了啊。林兄大仁大義,不會見死不救吧?」

「葉兄真會說笑啊,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林楓笑了笑,說道。他當然不會真的以為葉謙是嚇的躲在房裡不敢出去,如果一個小小的東北虎欒冰利就可以把葉謙嚇成這樣的話,那狼王的名號就要倒著寫了。

七殺和狼牙,完全是不同性質的組織,根本不存在任何的利益衝突。不像鬼狼白天槐和葉謙,他們總有一天會生死相搏,而林楓和葉謙卻不然。二人即使大戰一場,那也只是一種切磋。而且,對於葉謙,林楓還是打心眼裡佩服的,他清楚葉謙這一路走來有多麼的艱辛,和曾經的自己一樣,所以心裡難免會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惺惺惜惺惺。

若干年後,有人把葉謙和林楓並稱為,南葉謙,北林楓!七殺組織的基地就在東北,具體位置沒人知道,不過林楓對葉謙簡單的說過。是林楓不想玩轉這東北的黑道,否則哪裡還有東北虎欒冰利的立足之地。他只是堅守著自己心中的那份執著,完成著自己認為稍微有點意義的事情。

葉謙把自己酒店房間的號碼告訴了林楓,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周原沒有問也猜的出對方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能夠讓葉謙稱一聲「林兄」,就足可以猜出他的份量了。只是,周原卻沒有想到,在這東北還存在這麼一位厲害的人物。

狼牙的人力實在是調轉不開,中東那邊是狼牙的基地,葉謙自然不會調太多的人過來,而且遠水解不了進火。狼刺那邊,既要負責島國的事情又要負責tw的事情,也根本抽不出人手;md國那邊,雖然說現在基本上穩定了,但是還需要峰嵐指揮著開始擴張;sh市那邊就更加的悲催了,狼牙的正式人員也就傑克、吳煥鋒和墨龍在;nj市那邊,則沒有一個狼牙的人員。

不過,更重要的還是,葉謙並沒有打算把狼牙的勢力發展到東北,這算是對林楓的一種尊敬。雖然狼牙和七殺的發展方向不同,但是這東北畢竟是林楓的地頭,狼牙進來畢竟不好。所以,讓林楓出馬解決東北虎欒冰利的事情,那是再好也不過的了。

東北是七殺的總部,林楓可以調動的人手自然很多。不過,由於七殺太過神秘,所以東北道上的人物幾乎不知道有七殺這樣一個組織,否則只怕會收斂很多。

「你先去休息吧!」葉謙看了周原一眼,說道。

周原應了一聲,舉步朝外走去。剛剛打開葉謙的門,便看見一群人從電梯里走了出來,看那氣勢洶洶的模樣,周原就猜出只怕是東北虎欒冰利派來的人了。慌忙的退轉回來,關上房門,說道:「二少,東北虎欒冰利的人找來了。」

葉謙微微一愣,說道:「速度還蠻快的嘛。到裡面來吧,你受傷了,待會就別動手了。」

「我沒事,就是再幹上幾場也沒問題。」周原說道。

「尼瑪啊,你傷口剛縫好,待會一動手又撕裂了,去醫院不要錢啊。」葉謙說道。

周原微微一愣,有些哭笑不得,這算是什麼理由啊。不過還是對葉謙的這種疼愛之心,倍感欣慰,只覺自己沒有跟錯老大。男人表達情感的方式往往就是這麼奇怪,葉謙的護短那是出了名的,對兄弟的呵護那更是眾所周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