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33章 斷子絕孫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重的損害,功能障礙導致自覺的思維活動能力的喪失,不過自主神經反射和運動反射都有保存。」醫生一邊摘下口罩,一邊說道。東北虎欒冰利聽的雲里霧裡,茫然的問道:「什麼意思?你能不能簡單點說?」「通...

就像楊天所說,他一輩子做了太多的虧心事,所以怕報應到自己的子女身上,連孩子都沒有要。東北虎欒冰利就是這樣,一輩子做了太多的心狠手辣的事情,生了幾個兒子都不到一歲就死了,好不容易有個欒豪活了下來,他自然是百般的疼惜,對他可謂是寵愛有加埃只要是欒豪想要的東西,他想盡一切辦法都要弄到手給他。

可能是由於太過溺愛,欒豪簡直就是一個沒出息的貨,初中還沒畢業就不想讀書,這也就算了。東北虎欒冰利覺得自己打了那麼大的家業,他能夠在幫幫自己,在自己的面前學習學習也好,可是這小子整天就是帶著一些小流氓四處為非作歹。由於他東北虎欒冰利的威名,多數的人也都是讓著他,所以這小子也算是無驚無險。可是這樣卻更加的養成了他囂張跋扈的性格了,這不,終於惹出事了,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人。

看著手術室里的欒豪,東北虎欒冰利臉上的肥肉不住顫抖著,顯然是在極力的壓制著自己的憤怒。自己就這麼一個兒子,瞅著這情況,只怕自己是要斷子絕孫了吧?

「是誰幹的?」東北虎欒冰利渾身顫抖的問道。

站在一旁的那些個小混混渾身不住的顫抖著,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們也不認識他,不過他臨走的時候說他叫葉謙。」

「葉謙?」東北虎欒冰利的眼神中射出陣陣的寒芒。太不給自己面子了,自己好歹也是這東北道上響噹噹的人物,他一個古董商人,竟然敢對自己的兒子下這麼大的狠手。就算是他背後有著王虎撐腰,東北虎欒冰利也不會讓他活著離開東北了。

他沒有雲巒那樣的人物,自然是對葉謙的底細沒有任何的懷疑,還真的就以為葉謙是個古董商人了呢。正好那個唐維軒偷的又是一件古董,這就讓東北虎欒冰利更加的沒有懷疑了,只是認為葉謙不過是和王虎有點關係的人物而已。

「我讓你們保護好小豪,你們是怎麼保護的?哼,我兒子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全部要給他抵命。」東北虎欒冰利斥聲說道。

那些小混混嚇的渾身顫抖,噗通一聲跪了下來,不住的哀求著。「把他們給我帶下去,先打斷他們的腿,給我好好的看住了。」東北虎欒冰利厲聲說道。跟隨他而來的手下,應了一聲慌忙的把那些小混混給押走。

「葉謙,我不會放過你的1東北虎欒冰利陰冷的說道。

沒多久,手術室的燈滅了,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東北虎欒冰利慌忙的迎了上去,問道:「怎麼樣?我兒子怎麼樣?」

「病人大腦的兩半球極度嚴重的損害,功能障礙導致自覺的思維活動能力的喪失,不過自主神經反射和運動反射都有保存。」醫生一邊摘下口罩,一邊說道。

東北虎欒冰利聽的雲里霧裡,茫然的問道:「什麼意思?你能不能簡單點說?」

「通俗的話說,你兒子以後就是植物人。」醫生說道。

東北虎欒冰利渾身一顫,接著問道:「那什麼時候會醒?」

「這個不好說,有的一兩個星期,有的一兩年,有的一輩子都醒不過來。不過,醫學史上已經有多列植物人蘇醒的病例,你們要多跟他說說話,激發他的潛意識,或許很快就能夠醒過來。」醫生說道。

東北虎欒冰利的嘴角不住的抽動著,一把抓起醫生的衣領,厲聲的說道:「沒用的東西,你要是治不好我兒子,我讓你全家給我兒子賠命。」

醫生有些慌張了,也不敢在裝什麼13,擺什麼架子了,驚顫的說道:「我……我已經儘力了,我……我們這裡的醫學設備有限,你把病人轉到國外,或許還有機會。」其實,植物人在哪裡都一樣,全世界對待這個病症都是一樣,束手無策。說的好聽點,就說什麼要依靠病人自己的意志力,這不是狗屁嘛。

「滾1東北虎欒冰利一隻手就把他提了起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厲聲的喝道。

那個醫生哪裡還敢多言,跌跌撞撞的跑開了。惡人自幼惡人磨,這些個醫生平常總是擺著衣服天使的樣子,干著一些魔鬼的勾當,遇到狠的也總算是慫了。

此時,護士已經推著欒豪從手術內內走了出來。欒豪手腳都被固定著,臉上的傷痕已經處理,不過還是能夠想象的出葉謙當時下手是多麼的狠。東北虎欒冰利抓住欒豪的人,渾身不住的顫抖著,陰冷的說道:「小豪,你放心,老爸一定給你報仇,提著他的人頭來見你。」

說完,毅然的轉過身,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自己的手下說道:「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立刻被我把他找出來。記住,別弄死了他,我要親手剁了他。」

「是1手下應了一聲,慌忙的朝醫院外走去,一邊走,一邊撥著電話。

另一邊,heb市的中心花園小區,雲巒的別墅之內。黑寡婦姬雯坐在雲老的對面,幫今天的事情簡單的跟雲老說了一遍,不過並沒有提起自己和葉謙之間的事情。雲巒臉上的皺紋忽然的舒展開來,堆起了滿臉的笑容,說道:「那個東北虎欒冰利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如今卻被葉謙打成那樣,這個梁子只怕是化解不了。小雯啊,你做好準備吧,一旦葉謙對東北虎欒冰利開始動手,你也動手。既可以幫他一把,也可以趁機消滅東北虎欒冰利。」

「不過,這些天東北虎欒冰利一直和e國人走的特別近,好像和一個很大的勢力勾結在一起,只怕沒有那麼容易。」黑寡婦姬雯說道。

「哦?對方是什麼來路知道嗎?」雲巒詫異的問道。

黑寡婦姬雯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不清楚,不過那些人好像都是些職業軍人,下手又快又狠,我派出去的幾個人沒一個活著回來。手下找到他們屍體的時候,他們的脖子都是被人擰斷,一擊致命。」

「職業軍人?難道是東北虎請來的外援嗎?」雲巒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說道。

「不可能,東北虎欒冰利對他們的態度非常的恭敬,那些人的態度卻非常的傲慢,顯然不是東北虎欒冰利請來對付我們的,只怕是e國那邊的某個勢力想要進駐東北吧。」黑寡婦姬雯說道。

「哦~~~~」雲巒長長的應了一聲,靠在了沙發上,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雖然皇甫擎天把葉謙說的跟神似得,但是畢竟這是在東北,東北虎欒冰利的勢力很大,如今又有了那些個職業軍人,只怕葉謙也討不了好去吧。

「我還是給皇甫擎天打個電話吧,看看他是什麼態度。」沉默了許久,雲巒說道。除了這個方法,他也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畢竟對葉謙的事情還是皇甫擎天知道的比較多,問他是最恰當不過了。

撥通皇甫擎天的電話之後,雲巒寒暄了幾句,然後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黑寡婦姬雯小心翼翼屏住呼吸,一臉鄭重的看著雲巒。「好,好,我知道了,麻煩你了,擎天1雲巒說完,掛斷了電話。

「怎麼樣?他怎麼說?」黑寡婦姬雯急切的問道。

「還是那句話,能幫忙就幫忙,不能幫忙也最好別插手。」雲巒說道,「我看,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這件事情顯然不是你我能夠插手的事情了。」

黑寡婦姬雯微微的頓了一下,應了一聲,心中對葉謙的好奇更深了。葉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連堂堂的華夏國安局局長都這樣說,難道他真的實力龐大到令人震撼的地步?

東北虎欒冰利的兒子被人廢了的消息,很快的便在道上傳開了,一時間整個東北道上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知道東北虎欒冰利性格的人都很清楚,這次只怕又是一場大風雨吧?識趣的人都開始縮進自己的腦袋,能避就避,不敢再出來招搖,否則指不定就被無辜的牽扯進去。

然而,葉謙卻好像是毫不知情的坐在酒店的沙發上,優哉游哉的看著電視。身旁的周原,傷口已經用紗布包裹起來了。

這時,葉謙的手機忽然的響了起來,接通后,葉謙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接著又舒展開來。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后,掛斷了電話。

「二少,怎麼了?」周原好奇的問道。

「沒事,沒想到剛才那個小子竟然是東北虎欒冰利的兒子,現在東北虎欒冰利正四處的派人找我。」葉謙淡淡的說道。

周原渾身一顫,心裡有些緊張,不過看到葉謙那副淡定的模樣,也把自己的緊張收了起來。

葉謙似乎看出了周原的緊張,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沒事的,跳樑小丑而已。」

接著,葉謙撥了一個電話出去,接通后,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林兄,好久不見埃在哪裡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