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32章我叫葉謙謙虛的謙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鏢問道。這兩人是當初跟隨楊天的人,是楊天最得力的打手。一個是武術隊的,曾經獲得過省武術比賽冠軍;一個是退伍軍人,曾經是連隊里響噹噹的搏擊高手。二人搖了搖頭,說道:「高手1他們自視雖然可以擺平那些...

如果面對這樣的小混混葉謙都要害怕的話,那他這個狼王的綽號就可以徹底的扔了。面對m國中情局那殘酷的拷問,葉謙都沒有皺一下眉頭;面對數十個職業軍人,葉謙都沒有害怕過,又豈會懼怕這些不入流、整天無所事事狐假虎威的小混混呢。

葉謙雖然是那麼的淡定,但是周原卻不能,面前起碼二十多個,而且還都拿著武器。以前遇到這樣的情況,周原多半會選擇逃跑的,好漢不吃眼前虧嘛。飯店裡的黑寡婦姬雯又何嘗不是,雖然說了不讓自己的兩個保鏢插手,但是她也早就打算好了,如果葉謙應付不來的話,還是要出手的。雖然自己和他現在的關係談不上是同盟,但是卻是很微妙的那種,多給東北虎欒冰利留下一個仇人,對自己終歸是好的。不過,讓黑寡婦姬雯最感興趣的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葉謙到底會怎麼做。現在看他的架勢,好像是不準備跑,反倒是好像輕鬆自在的想要大幹一場似得。

黑寡婦姬雯也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也曾被很多人圍堵,淡定歸淡定,但是還是不能打腫臉充胖子的去跟人家硬拼。

「記住,待會下手可別留情,否則吃虧的是你自己。」葉謙對周原囑咐道。在這樣的場合下,往往是誰夠狠,誰就能夠生存,心裡那是絕對不能有半點的憐憫之情,否則只會讓自己吃虧。

周原重重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其實,這點人,葉謙一個人就可以對付了,不過如果不讓周原經歷一番真正的廝殺,那他是永遠也無法成長的。最好,是讓周原殺個把人,這樣才能夠真正的激發出男兒的血性,把他身上的氣勢儘早的激發出來。就如同葉謙對林凡所說的一樣,「男兒,當殺人1

欒豪有了這二十幾個小弟在後面,這膽子自然也就更大了。他原本就是一個沒多少頭腦的莽夫,囂張跋扈的,如果不是他的父親,只怕他早就橫死街頭了。他一點也沒有繼承到他父親的那中陰險,整個的就是一個廢物。

「草,還真他媽有膽,竟然還不走。」欒豪憤憤的罵了一句。其實,他還真的沒想到能夠在這樣堵到葉謙呢,按他的想法,只怕是葉謙早就抹鼻子滾蛋了,他帶著這些人來不過只是找一下那個飯店的麻煩,順便的敲詐一筆。至於葉謙,自己再派人四下打聽一下也就行了,諒他也跑不遠。可是,卻沒想到葉謙竟然沒有跑,這倒是讓他有些詫異,不過卻也沒有多想,堵到正好嘛,免得在四處找他那麼麻煩了。

葉謙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浮起那麼邪邪的笑容,欒豪的話音一落,葉謙一腳就踹了過去。跟這種人,說些廢話是沒用的,用武力征服他那才是直截了當。這一腳,葉謙下手可不像剛才那麼輕了,只聽的「嚓」幾聲,欒豪的肋骨斷裂了好幾根,整個人發出一陣慘叫,身體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葉謙已經動手,周原也不能懈怠,趕緊的就沖了上去。一拳砸翻一個小子,順手就奪過他手裡的西瓜刀。雖然跟葉謙學習的時間不長,但是他以前那可是經常的打架,所以身手倒也不賴。不過,南方人嘛,畢竟沒有北方人那麼高大和強壯,周原很快的便處在了下風。周原也沒有了其他的想法,他只記得葉謙一句話,下手要狠,否則吃虧的就是自己。周原雙目赤紅,整個人就像是殺紅了眼,那是野獸一般的眼神。

看到他這樣,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不錯,他就是要這個眼神,這個野獸一般兇殘,想要吞噬對手的眼神。那些個小混混倒也不笨,明顯的看出來葉謙的身手要強悍的多,凡是靠近他的,幾乎就是一個照面就被打的暈過去,自然不敢去觸這個霉頭,所以都朝周原為了過去。

這可就苦了周原了啊,對付三兩個已經有些困難了,這下子全部朝自己撲來,他哪裡承受的祝不多時,身上已經多了幾道傷痕了。鮮血順說衣服流下,很快的連衣服都被染成了鮮紅。

眼瞅著也差不多了,葉謙大喝一聲沖了過去,拳腳起飛,只聽的陣陣慘叫,那些個小混混的身軀就如同斷線的風箏般一個個的飛了出去。

飯店內,黑寡婦姬雯和她的那兩個保鏢徹底的愣住了,葉謙那輕鬆寫意的模樣,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對付那二十多個混混,葉謙簡直就像是在玩過家家似得,忒簡單了。「這就是雇傭軍的勢力嗎?」黑寡婦姬雯暗暗的想道。

功夫,黑寡婦姬雯也學過一點,那是楊天親自教的,但是在葉謙的面前,似乎自己根本就是一個小孩級別的嘛,完全沒有辦法比。就連當初的楊天,也只是憑著心中的一股狠勁,卻沒有葉謙這般厲害的身手。

不過只是短短的幾分鐘而已,那二十多個混混已經全部的躺在了地上。周原的身上有幾道刀傷,鮮血已經滲了出來,不過卻還是毅然的站在那裡,雙眼裡那抹赤紅並沒有消散。葉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好了,沒事了,放鬆1

周原看了葉謙一眼,身上的氣勢漸漸的消了下去。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如果連自己都緊張了,那就會害怕。要學會放鬆,即使是面對千軍萬馬,也要保持最清醒的頭腦,別讓自己的情緒控制了自己。」

重重的點了點頭,周原丟掉手裡的刀。

葉謙緩緩的走到欒豪的面前,蹲下來,拍了拍他的臉,說道:「我叫葉謙,謙虛的謙,記住了,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否則見一次打一次1

此時的欒豪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哪裡還有囂張的氣焰。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就這樣算了,這個面子如果自己不找回來,那自己以後還怎麼在東北這道上混啊?不但是自己,只怕連自己老爸的面子都沒了吧。

葉謙沒有問他是誰,也不想知道他是誰,對葉謙來說,這不過只是一個不適時宜的小摩擦而已,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他的目標,是東北虎欒冰利,是那個堂而皇之收留唐維軒,又陰險狡詐的霸佔血浪,公然跟自己叫板的人。

欒豪沒有說話,不敢說話,渾身有些發抖,不過那眼神卻還是依然那麼的傲慢。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笑的有些讓人發寒。忽然,葉謙的笑容斂去,一拳狠狠的砸了下去。欒豪的腦袋就如同西瓜一般,裡面的紅水瞬間的涌了出來,當場昏迷過去。

「最不耐煩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草1葉謙說完,在欒豪的衣服上擦乾淨血漬,緩緩的站起身,看似毫不經意的跺了一下腳,接著朝自己的車子走去。

黑寡婦姬雯徹底的愣住了,打心裡升起一股恐懼,她可是清晰的看見,葉謙剛剛跺腳的地方,那塊大理石已經碎裂開來。他這是在警告自己嗎?黑寡婦暗暗的想道。

「你們怎麼看?」黑寡婦姬雯對自己身旁的兩名保鏢問道。這兩人是當初跟隨楊天的人,是楊天最得力的打手。一個是武術隊的,曾經獲得過省武術比賽冠軍;一個是退伍軍人,曾經是連隊里響噹噹的搏擊高手。

二人搖了搖頭,說道:「高手1他們自視雖然可以擺平那些個混混,但是卻根本無法做到葉謙那樣,一腳跺碎大理石。

看著葉謙遠去的車子,黑寡婦姬雯不禁陷入了一片沉思。她知道,葉謙最後那一腳,分明就是在向自己炫耀,在警告自己。她有些弄不明白葉謙的意思了,聽他剛才的話,分明是已經準備對東北虎欒冰利動手了,明明就是在幫自己嘛,卻又非要裝出一副很清高的樣子,好像跟自己沒有關係似得。

微微的沉吟了片刻,黑寡婦姬雯掏錢付了飯錢,招呼了兩個保鏢一聲,舉步的走了出去。到了門外,轉頭看了那個欒豪一眼,微微的嘆了口氣,那小子只怕送到醫院去,治好了也會是個傻子吧?剛剛葉謙那一拳她可是看的十分清楚,那可不輕埃

葉謙也的確是那個意思,剛剛的那一腳就是向黑寡婦姬雯證明,自己是過江龍,不是地頭蛇可以比擬的過江龍。也是想讓黑寡婦姬雯收起自己的那份心思,乖乖的去守護好楊天好不容易打下的那片江山吧,至於東北虎欒冰利的事情,他會搞定。

看了身旁的周原一眼,葉謙說道:「送你去醫院吧1

「二少,我沒事,待會回去后買點紗布包一下就行了。」周原說道。他是怕去了醫院,會招來什麼麻煩,所以才不願意去。

「傻瓜,萬一發炎怎麼辦?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現在可不能毀了,否則以後會後悔的。」葉謙說道,「別說了,我送你去醫院吧。沒事的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