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都市言情

超級兵王 第429章英雄遲暮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給你。」女孩哭了,哭的很傷心,楊天雖然心中不忍,但是卻還是倔強的扭過頭,走了。他逃到了fj省,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在工地上做過,在橋洞里睡過,在酒店的後門垃圾桶里撿飯菜吃過。但是,他卻毅然決然...

楊天的一生,就是一個傳奇,不過卻也可以用幾句話就可以概括。生於安徽,混於福建,發於廣東,崛起於東北,卒於西北。

楊天出生在皖南山區一個叫著宣城市的地方,那裡有著李白「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慘」的佳句,那裡有綿延的山川丘陵,那裡有倔強的人們,一輩子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卻毅然執拗的屹立著。

十五歲,楊天初中畢業,失業在家。干起了祖祖輩輩一樣的活,栽種著自家的幾畝薄田,辛辛苦苦一年,卻也只能混個口。那年,他父母給他講了一門親事,對方也是農村的一個女孩,雖然沒有城裡女孩那麼的性感,卻很單純善良。

十六歲,楊天殺了人,犯了事。被迫逃出了農村,那一年,她母親病逝,父親也生命垂危。那個善良的女孩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在楊天臨走的那天晚上拉著他的手,倔強的說道:「不管你是什麼人,不管你走到哪裡,我都是你的妻子,今生今世都是。你放心的走吧,爸媽由我照顧。」說實話,楊天並不喜歡那個女孩,當初之所以答應娶她,也只是不想讓父母失望而已。可是在那一刻,他的心猛然的痛了一下,但是卻還是說道:「你不用等我了,重新找個好人嫁了吧,我欠你的,來生再還給你。」女孩哭了,哭的很傷心,楊天雖然心中不忍,但是卻還是倔強的扭過頭,走了。

他逃到了fj省,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在工地上做過,在橋洞里睡過,在酒店的後門垃圾桶里撿飯菜吃過。但是,他卻毅然決然的相信,他自己不能就這樣過,這樣被人翻白眼,不能這樣被人永遠踩在腳下的過。他放棄了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份工作,一份雖然累,但是卻能糊口的工作,毅然的踏上了黑道。憑著自己的一身蠻力,漸漸的,從一個小混混變成了大混混。

二十歲,去了gd省,挖了第一桶金。這些年,能賺錢不幹凈的營生他都干過,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做事心狠手辣,不曾積過一點陰德,做人做事都不曾留有餘地。

二十五歲,為了結婚而結婚,京津大門開始向他敞開,跟著那位千金大小姐闖蕩東北,黑白通吃。

三十一歲,他第一次遇見姬雯,那個已經忘卻的記憶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腦海中。那個曾經善良卻執拗的女人,自己欠了她一輩子,毀了她一輩子。他把對她的歉意,對她的愧疚,全部的轉到了姬雯的身上。

三十三歲,事業如日中天的楊天,卒於西北!一生的輝煌,一生的榮耀,盡歸塵土。他的一生也算值了,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辦法對那個女人親口的說一聲「對不起」,欠她的只有下輩子再還。

如果他不死,這東北的局勢如何會是如此?如果他不死,姬雯又何須如此?如果他不死,打下的江山那會更大。可是,壯志未酬,命已西去,嗚呼哀哉。

可憐的是,他死後,骨灰竟然沒能回歸故鄉,埋在故鄉的塵土下。西北的那片荒漠之中,至今依然矗立著一座孤單單的墳墓,遙對著夕陽西下。

人死後,哪裡還有那麼多的計較。不過,這對於黑寡婦姬雯和雲巒來說,始終是心中的一塊心玻然而,東北這片局勢黑寡婦姬雯都要努力的支撐,哪裡有精力和能力卻躺西北的那邊渾水?哪裡有實力卻和那號稱西北王的男人去斗?

道上人叫姬雯黑寡婦,那是因為姬雯跟了楊天不過兩年,這位一代豪傑就命喪他鄉,所有人都認為,楊天是被姬雯剋死的,這個女人命硬。姬雯當然知道,不過卻並沒有去阻止別人這樣的稱呼,她對楊天的感情,楊天對她的感情,不需要跟外人說,自己是不是黑寡婦都並不重要。

雲巒一生,栽培著兩個人。欒雄成為了巨梟,楊天也成為了巨梟,可是似乎這兩個人的命運都是一樣,一個病死榻上,一個客死他鄉。欒雄的死如果是說他咎由自取的話,那楊天的死就有些「紅顏薄命」的味道,是上天嫉妒這樣的能人。

在葉謙的身上,雲巒看到了當初楊天身上的那種霸氣,那種胸有天下的自信,那種敢輕視天下英豪的傲氣。

「葉……葉先生,我……我能否拜託你一件事?」雲巒拉下老臉,說道。這隻怕是他這幾十年來,第一次開口求人吧?顯然是有些不習慣。當初頂著槍炮彈藥,被敵人用槍指著自己的腦袋,他也沒有開口求饒過。

葉謙也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雲老,請說1

「如果可以,能不能扶小雯一把?」雲巒有些惆悵的說道。他老了,不再有當年的雄心,不再有當年的魄力,也不再有當年的能力。他能夠有能力培養出一個欒雄,有能力培養起一個楊天,然而,他已經沒有了能力再培養一個姬雯了。這些年,如果不是姬雯照顧著他,只怕他也已經被東北虎欒冰利給沉屍江底了。

「這些年苦了她了,一個女人支撐著那麼大的事業,她有多辛苦我知道。有時候我真的想,就這樣算了,沒必要再這樣執著下去了。可是她不幹,倔強的說,這是楊天打下的江山,她一定要收住這份江山,她要把楊天的骨灰帶回來。唉,如果人能夠活的簡簡單單那該多好,我老了,幫不了她什麼忙。」雲巒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那臉上的表情,有種英雄無路的感覺,曾經在東北道上呼風喚雨,跺跺腳整個東北三省都要抖三抖的人物,如今,老了,英雄遲暮。

葉謙深呼吸一口,緩緩的說道:「對不起,我不想插手東北的事情。」

雲巒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默默的嘆了口氣,說道:「是老頭子我唐突了,對不起1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就不打擾了,告辭1說完,起身朝外走去。到了門口,葉謙的身軀微微的頓了一下,接著又重新邁開步伐走了出去。

恩是恩,怨是怨,東北虎欒冰利明擺著和自己做對,葉謙也有了殺他之心了。不過,自己就算是殺了東北虎欒冰利,那也不是為了姬雯。男人的表達方式,有時候很奇怪,葉謙的做法往往更是讓人琢磨不透。如果是狼牙的兄弟站在葉謙的面前,當他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只怕他們就已經知道了葉謙心中的選擇了。

葉謙尊敬的是楊天這個人,這個英年早逝的梟雄一般的人物,只恨自己沒能親眼會一會他,或許,自己還可以和他把酒言歡。

看著葉謙的車子遠去,雲巒掏出手機撥通了姬雯的電話,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剛才葉謙來過了。」

黑寡婦姬雯渾身一顫,慌忙的問道:「雲老,你沒事吧?」

「沒事,不過他顯然是已經知道了我們想利用他,這次來就是警告我,也順便警告你。」雲巒說道。

「哼,他也太狂妄了。」黑寡婦姬雯森冷的說道。這是楊天的交代,在去西北的前一天晚上,楊天就對她說過,如果自己出了什麼事,以後讓他一定要照顧好雲老。這是一個承諾,一個對楊天的承諾,就算是魚死網破,粉身碎骨,她也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雲老,能夠讓他安享晚年。

「呵呵,你也別太在意,他的確有狂妄的資本,倒是很像當初的楊天埃」雲巒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里分明的有著一絲落寞。「你放心吧,就算是看在皇甫擎天那小子的面子上,他也不會動我的。剛才我也跟他說了,讓他扶你一把。」雲巒接著說道。

「雲老,你怎麼跟他說這個啊,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讓人奪走楊天的這份家業的。」姬雯執著的說道。

「小雯啊,我知道這些年你很苦。葉謙是個人物,你應該考慮考慮,嫁給他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雲巒說道。

「雲老,你胡說什麼啊,我怎麼會嫁給他埃」姬雯說道,「雲老,你以後別在說這個話題了,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守住這份家業的,我還要把楊天的骨灰親手的帶回東北呢。還有,帶著他親自的去那個墳上,說一聲對不起。」

雲巒長長的嘆了口氣,他知道姬雯的脾氣,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你放心吧,他雖然拒絕了我的提議,不過以我看,他還是會對東北虎欒冰利動手的。有機會你就稍微的幫一下,也請他出去吃頓飯,一起好好聊聊。好了,我也不多說了,你忙吧1說完,雲巒掛斷了電話,掏出煙嘴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猛烈的咳嗽起來。

「唉,不認老都不行埃」雲巒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

另一頭,黑寡婦姬雯也是陷入了一片沉思。這些年,她有多辛苦有多累,多希望有個肩膀依靠,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個女人,也有著自己柔弱的地方,然而,為了楊天這份家業,她不得不支撐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