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25章人心不足蛇吞象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我說。我在sh市的時候不小心勾引了一個女人,誰知道那女人竟然是王虎的女人。我本來是想問那個女人弄點錢,結果她不願意,推搡之間,我錯手殺了她。他們肯定是來報仇的,欒老闆,你可以一定要救我啊,如果你不救我...

葉謙剛剛離開東北虎欒冰利的家,樓上便有一人走了下來,不是唐維軒又是誰呢?唐維軒一點的得意,不過看見東北虎欒冰利的時候慌忙的變得很恭敬,訕訕的笑了一下,說道:「欒老闆,謝謝了埃」

東北虎欒冰利冷哼一聲,說道:「你認識他嗎?他為什麼要四處找你?」東北虎欒冰利可不會把唐維軒放在眼裡,他之所以救他,無非只是因為姬雯在四處的找他,所以想和姬雯故意搗亂而已。不過,他也的確是很想知道到底姬雯找唐維軒到底是什麼事情?現在才知道,原來不是姬雯,而是葉謙找他,這就更讓他好奇了。

「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哪裡知道他找我做什麼埃難道是我什麼時候得罪了他嗎?」唐維軒一臉很茫然的模樣,說道。他的確是不清楚葉謙找他是為什麼,不過心裡暗暗的猜測,應該是為了血浪吧?

「是嗎?」東北虎欒冰利顯然是不相信,能夠驚動姬雯四處的尋找,而且葉謙又是王虎的人,那自然是唐維軒幹了什麼得罪人家的事情了,否則人家沒必要大老遠的跑到東北來找他。

「欒老闆,我真的不知道埃」唐維軒一臉的委屈,他哪裡知道葉謙是什麼人啊,自己根本就沒有見過嘛。如果不是被姬雯追的沒有辦法,唐維軒也不會找欒冰利,對東北虎欒冰利的為人,唐維軒還是知道一些的,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貨。所以,再找欒冰利幫忙的時候,特意的把自己家族遺留的一件古董給送給了他,求的一席安身之所。

唐維軒的祖上都是盜墓賊,倒是留了一些家產,可是他的父親是個敗家子,他也是個敗家子,這麼些年來,家裡的資產早就被敗的一乾二淨了。能賣的古董也都賣的沒有省下幾個,所以唐維軒也不得不重操祖上的舊業,也干起了這盜墓的行當。不過,現在盜墓可不是那麼容易做,而且他本來也是個花花公子,哪裡吃的了那份苦。所以,多半時候乾的都是一些偷雞摸狗的勾當。

「不知道?」東北虎欒冰利哼了一聲,說道,「人家大老遠的從sh市跑來,難道是為了看你啊?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他可是王虎的人,在sh市,誰不知道王虎的大名,就算是整個華夏的道上那也得賣他幾分面子。好吧,既然你不想說,那我也不能留你了,你走吧。」

「不要啊1唐維軒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哀求道,「欒老闆,你這樣趕我出去,那不是把我送進虎口嘛。現在那娘們派人四處找我,只要我一露面的話,只怕就被他的人給找到了。」

「那我有什麼辦法?你又不說到底是什麼事情,而且,這背後還牽扯到王虎,我起碼也要賣他幾分面子吧?」東北虎欒冰利貌似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說道。

唐維軒雖然混的不怎麼樣,但是還是有一點小聰明的,他哪裡看不出來,東北虎欒冰利所謂的為難,只不過是想多敲詐一點東西而已。唐維軒在心裡憤憤的罵了一句,「尼瑪,給了你一個古董還不滿足,草,真他娘的黑。」可是,即使知道那又能怎樣?東北虎欒冰利不是他能得罪的,而且,自己一旦出去的話,肯定會被姬雯的人找到,到時候自己會是什麼下場那就很難預料了埃既然知道葉謙是從sh市來的,唐維軒就更加的肯定,是沖著血浪來的。

悔不該當初啊,誰叫自己一時貪心呢?否則哪裡會惹下這麼大的禍。那日他去閔維文家裡拜訪,閔維文很興奮的告訴他,自己弄到了一件絕世奇寶。這主要還是閔維文跟唐維軒的父親太熟悉,當初唐維軒的父親在世之時,兩人算是好友了,他也是看著唐維軒長大的。所以,他對唐維軒也基本上沒有任何的防範,否則也不會釀成這樣的大禍。

當唐維軒在閔維文的書房裡看見血浪的時候,頓時的便被吸引了,憑著他多年的耳濡目染,他知道這是一件寶貝,一件價值千金的寶貝。不過,他畢竟不是專業人士,不清楚血浪的來歷。當閔維文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之後,唐維軒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貪婪,他要把血浪據為己有。如果有了血浪,那自己就翻身有望了,這樣一件來自秦朝時期的古董,價值起碼上億。有了他,自己下半輩子再也不用愁了,再也不用干那些個偷雞摸狗的勾當了,自己可以繼續過自己花花公子般的生活,四處的揮霍。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唐維軒的貪心一起,頓時下了殺心。不過,當時卻並沒有行動,假裝離開閔維文家之後,中途又折返回去,殺了閔維文和他的保姆,盜走了血浪,連夜逃到東北躲了起來。

在他看來,這件事情做的還是天衣無縫的,應該不會被人發現,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竟然還是被人找上門來。閔維文在社會上的地位,唐維軒自然是十分清楚的,當時閔維文也說過,那把七絕刀並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一個朋友的。葉謙,應該就是閔維文口中所說的那個朋友吧?唐維軒暗暗的想道。

唐維軒的眼珠子故溜溜的轉了幾下,慌忙的說道:「我說,我說。我在sh市的時候不小心勾引了一個女人,誰知道那女人竟然是王虎的女人。我本來是想問那個女人弄點錢,結果她不願意,推搡之間,我錯手殺了她。他們肯定是來報仇的,欒老闆,你可以一定要救我啊,如果你不救我,我就死定了埃」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自己好不容易弄來的寶貝,哪有那麼便宜的就放手。等到自己離開華夏,然後找個機會把血浪賣掉,自己完全可以在國外躲著過自己的神仙日子。不過,他的這個借口找的還算是勉強說的過去,表情也是裝的惟妙惟肖,相信東北虎欒冰利應該不會有任何的發覺。

東北虎欒冰利仔細的看了他一眼,嘴角盪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接著很快又消斂下去。「我姑且相信你吧,你暫時就在這裡住下,最好別離開這棟別墅,萬一要是被那個黑寡婦的人抓走,那你可就怨不得我了。那黑寡婦做事的手段你是清楚的,心狠手辣。」東北虎欒冰利貌似很仗義的說道。

「謝謝,謝謝欒老闆,大恩大德,我唐維軒沒齒難忘,他日如果有機會,定當粉身碎骨報答欒老闆的大恩。」唐維軒一臉卑躬屈膝的模樣,心裡卻是暗暗的鬆了口氣,看來自己是過了這一關了埃等到東北虎欒冰利的懷疑沒那麼重,外面的風聲也沒那麼緊,自己就偷偷的逃到國外去,那自己逍遙的生活又回來了埃

「會有機會的。」東北虎欒冰利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下去吧,我還有事要談。」

「那小人告辭了,謝謝欒老闆,謝謝欒老闆。」唐維軒點頭哈腰的說著,一副哈巴狗的模樣,趕緊的離開了客廳,走進自己的房間。

離開東北虎欒冰利的家后,葉謙和周原朝酒店駛去。一路上葉謙的眉頭都緊緊的皺著,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到底誰說的話是真的呢?如果黑寡婦姬雯說的是真話,那麼也就意味著是東北虎欒冰利有心包庇唐維軒,也很有可能血浪已經落入了東北虎欒冰利的手中。

如果東北虎欒冰利所說的話是真的,那就意味著是黑寡婦姬雯在欺騙自己,有意的煽動自己和東北虎欒冰利之間的關係。可是,這樣做的前提也就表示黑寡婦姬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否則她有何必去做這樣的事情呢?這對幫助她沒有任何的作用。

葉謙的腦袋有些疼了,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唐維軒而已嘛,竟然還這麼麻煩。自己不想參與到這東北道上的爭鬥,可是卻似乎無法避免了埃

「二少,怎麼了?」看到葉謙的模樣,周原有些詫異的問道。

「你說剛才東北虎說的話是真是假?」葉謙問道。正所謂旁觀者清,或許周原能給出一個好的建議也不是不可能。

「看不出來,不過如果按照東北虎欒冰利的性格猜想,他應該是知道一點內情的。」周原說道。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嘛。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說道:「現在我對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誰都信不過,畢竟不是自己人,這件事情還是我們自己調查吧。」

回到酒店之後,葉謙聯繫了狼牙在這邊的情報人員。沒多久,那人便來到了葉謙的房間,恭敬的叫了一聲「老大」。

葉謙和周原是分開住在兩個房間的,畢竟這還是狼牙的事情,葉謙不想讓周原知道的太多。而情報部門的人員,更是不能暴露的。

葉謙點點頭,吩咐那人坐下之後,接著問道:「怎麼樣?你們有沒有什麼消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