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24章虎狼會晤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應該不至於去包庇唐維軒吧?除非,他有什麼好處,又或者,那唐維軒已經把血浪給了東北虎欒冰利,想向他求的一個安身之所吧。微微的頓了頓,葉謙笑了笑,說道:「看來是我失察了,抱歉。改日葉某擺席正式的向欒...

雲老叫皇甫擎天小子,那也是理所當然的,皇甫擎天在他的面前,也的確是一個晚輩。當年皇甫擎天的老頭子,是和雲老一個戰壕里的兄弟,不過卻是英年早逝。那時候皇甫擎天兄弟兩個都還很小,雲老給了他們很大的幫助,所以,即使是現在,皇甫擎天見了雲老,那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聲叔叔。

不過,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並不多,雲老也不會四處的張揚這些。東北道上的人物也都只是知道雲老在政府里也很能吃的開,卻不知道他還有皇甫擎天這樣一層關係。

「這個葉謙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能量?」姬雯吃驚的說道,「哼,他隱藏的倒是挺深的啊,如果不是雲老的話,只怕我也弄不清楚他的底細埃」

雲老呵呵的笑了笑,說道:「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這小子來了東北,沒有去找東北虎欒冰利而是找你,那就說明他對東北虎欒冰利的印象並不好。這次東北虎欒冰利也誤打誤撞的收留唐維軒,那就等於是間接的在跟這小子宣戰,你說他會饒到了東北虎欒冰利?所以啊,小雯你現在什麼都不要做,靜觀其變就好。如果那小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時候,你就幫他一把。他欠你一份人情,以後對你終歸是好的。」

姬雯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怎麼做了。」

這邊發生的事情葉謙自然是不知道,葉謙離開姬雯家之後,便驅車徑直的朝東北虎欒冰利家駛去。唐維軒已經是觸犯了葉謙的禁忌,他是註定了要死的,誰也不能袒護他,別說是一個東北虎欒冰利了,無論是誰,葉謙都是絕對不允許的。

他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之間的事情他可以不插手,但是自己拜託姬雯辦的事情,他東北虎欒冰利卻要橫插一腳,這是不把他葉謙放在眼裡,是蔑視。不管他是出於什麼原因,都是不值得寬恕和原諒的。

看著葉謙那皺起的眉頭,那雙眼中散發出的那抹冰冷的殺意,一旁的周原渾身不住的顫抖著。握著方向盤的手,都不由微微的發抖。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葉謙這樣的表情,這樣的氣勢,他這才恍然明白葉謙那天跟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真正的高手是要在平常的時候斂去自己的氣勢,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爆發出來。葉謙不正是這樣嗎?他的這股氣勢可要比黑寡婦姬雯身上散發出來的要更加的霸道。

到了東北虎欒冰利的別墅外,葉謙身上的氣勢忽然的斂去。他還是保持著最初的想法,只是想找回唐維軒,拿回自己的血浪。如果東北虎欒冰利賣自己這個面子的話,那也就算了,否則的話,就看看是他老虎的爪子更加的鋒利,還是他狼王的牙齒更加的尖銳。

這次,葉謙沒有再像去黑寡婦姬雯家那樣,而是空手而來。也沒有急著下車,直到周原替他打開車門,葉謙這才緩緩的走了出來。斂去身上霸道的氣勢,葉謙對著迎上來的東北虎欒冰利的手下說道:「麻煩通傳一聲,sh市王虎託人拜見東北虎欒冰利欒老闆。」

那人微微的頓了一下,說了一句稍等之後,慌忙的走了進去。片刻,東北虎欒冰利親自出門迎接,臉上依舊是那抹標誌性的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走到葉謙的面前,東北虎欒冰利上下的打量了葉謙一眼,隨即呵呵的笑道:「你就是王虎派來的人?」

「不是,我只是王虎的朋友,順便的來拜訪一下欒老闆。」在東北虎欒冰利的面前,葉謙的身高明顯的矮了很多,但是那氣勢卻絲毫不在他之下。兩個人這樣面對面的站著,沒有人敢說東北虎欒冰利鎮住了葉謙。

東北虎欒冰利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說道:「裡面請1說完,轉身朝別墅內走去。王虎接掌了青幫洪門,在道上的份量自然很足,他東北虎欒冰利雄霸東北,不過對王虎還是有著幾分佩服的,這份面子不得不賣。

葉謙沒有道謝,舉步跟著東北虎欒冰利便朝內走去。身後的周原,這下子總算是領教到了葉謙的厲害了,在這樣的氣氛下,卻仍舊能夠保持自己的氣勢不被壓倒,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正如葉謙所說,兩個人物見面的時候,誰的氣勢更強一些,那麼他勝利的機會就大一些。除非,是對方故意示弱。

「坐1東北虎欒冰利指了指面前的沙發,說道。接著從手裡掏出一根雪茄,叼在嘴裡,很快便有手下替他遞過火來。「要不要來一根?我特地託人從古巴那邊弄來的,味道不錯。」東北虎欒冰利緩緩的吐出一口煙,說道。

「我受不了雪茄的味道,還是捲煙好些。」葉謙邊說邊從口袋裡掏出一把上海,很普通的那種,在東北虎欒冰利的眼裡,這種香煙那只是低檔次的人吸的。周原慌忙的遞過火,給葉謙點燃。

「兄弟怎麼稱呼?」東北虎欒冰利問道。

「葉謙,謙虛的謙1葉謙說道。

「sh市有一個王虎,東北有一個東北虎,呵呵,這真是緣分埃」東北虎欒冰利呵呵的笑著說道。有點牽強附會,至少葉謙沒感覺到有什麼緣分。「葉兄是做什麼生意的?」東北虎欒冰利問道。

「小買賣而已,糊個口,比不了欒老闆做的大生意埃」葉謙說道。

「好像我們在什麼地方見過?」東北虎欒冰利說道。

「的確,在黑寡婦姬雯的家裡,曾經有一面之緣。不過,當時欒老闆可能是有急事,沒有注意到我這個小人物罷了。」葉謙淡淡的說道。

東北虎欒冰利的心裡有些微微的不爽,葉謙是王虎的朋友,來了東北竟然先去拜會姬雯,後來拜會自己,那就是說自己比不上姬雯埃不過,東北虎欒冰利既然被人在暗地裡稱之為笑面虎,自然的是很善於隱藏自己的心事。臉上還是堆著那抹笑容,呵呵的笑道:「那不知道葉先生找我什麼事?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直說,欒某一定義不容辭埃」

嘴上這麼說,但是卻是不知不覺間把葉謙的稱呼給改了,從「葉兄」直接轉變成了「葉先生」,很明顯的這是把葉謙踢出了自己人的範圍了。不過,葉謙打的名號是王虎,他東北虎欒冰利多少還是要賣些面子。如果連這些場面話都不說,直接把葉謙給轟了出去,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惹人笑話?而且也還引來王虎的記恨吧。

「這次葉某來東北只是為了找一個人,事情本來是拜託給了姬老闆。可是,今日卻聽姬老闆說,人被欒老闆藏了起來,所以只好來麻煩欒老闆,希望欒老闆能夠把人交給葉某。」葉謙說道。

東北虎欒冰利的臉色變了變,問道:「不知道葉先生所說的是什麼人?」

「唐維軒。」葉謙開門見山的說道。

東北虎欒冰利微微的愣了愣,隨即說道:「哦,原來葉先生說的是他埃不知道葉先生和他有什麼讎隙呢?」

「也沒什麼大事,他偷走了葉某一件東西,所以特地來找他要回。」葉謙說道,「欒老闆這個忙應該不會不幫吧?」

「哪裡的話,葉先生一句話,欒某那是義不容辭埃」東北虎欒冰利呵呵的笑著說道,「只是,我想葉先生只怕是弄錯了,我根本就沒有藏過一個叫唐維軒的人。我想,這隻怕是有人想要挑撥離間吧?」

葉謙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看來這東北虎欒冰利是有心想要袒護唐維軒埃姬雯應該不至於拿這個來欺騙自己,難道是姬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想借刀殺人?一時間,葉謙也有些迷糊了。

盯著東北虎欒冰利的表情看了很久,葉謙也不得不佩服,這丫隱藏的很深啊,自己根本就從他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的東西。這東北虎欒冰利既然已經知道了自己和王虎的關係,應該不至於去包庇唐維軒吧?除非,他有什麼好處,又或者,那唐維軒已經把血浪給了東北虎欒冰利,想向他求的一個安身之所吧。

微微的頓了頓,葉謙笑了笑,說道:「看來是我失察了,抱歉。改日葉某擺席正式的向欒老闆賠罪。」

「呵呵,葉先生太言重了。現在的人啊,太居心叵測啊,竟然想挑撥我們的關係。葉先生放心,如果有唐維軒的消息,欒某定當告知。」東北虎欒冰利煞有其事的說道。

「那葉某先謝過了。」葉謙說道。掐滅自己的煙頭,葉謙接著說道:「既然如此,那葉某就不打擾了,告辭1

「唉,既然來了,葉先生何不留下一起吃個午飯呢。」東北虎欒冰利假惺惺的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多謝欒老闆的好意了,只是我還得想其他的辦法,事情拖的越久,葉某的心裡始終就無法平靜埃」

「既然如此,那欒某也不強留了。」東北虎欒貌似惋惜的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