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22章形勢巨變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中才能夠學到更好的東西。經驗,只有身經百戰,才能夠體會的到。手機的鈴聲忽然響了起來,葉謙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姬雯打來的電話。微微的頓了頓,葉謙接通了。姬雯在電話里並沒有說太多,只是讓葉謙去她家一...

一虎一狼,就這樣無意間的相遇,到底是虎更兇猛一些,還是狼更彪悍一些?

東北虎欒冰利上下打量了葉謙一眼,很快的又把目光移開,徑直的朝陽台走了過去。臉上堆起一抹笑容,說道:「姬老闆還真是有閑心雅緻啊,竟然在這裡曬太陽。」

葉謙的目光微微的凝了一下,暗暗的想道:笑面虎,果然跟資料里說的一樣。不過,葉謙沒有再打算留下去了,他可不想參與到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之間的爭鬥,對著黑寡婦姬雯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舉步走了出去。

讓葉謙有些不明白的是,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之下,東北虎欒冰利竟然還光明正大的來找黑寡婦姬雯,這裡面的道道有些讓人琢磨不透埃不過,在剛才的時候葉謙特意的注意了一下跟在東北虎欒冰利身後的那個外國大漢,估計東北虎欒冰利就是因為他來的吧?

是不是也不管自己的事情,自己只要找到唐維軒拿回自己的血浪,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能不插手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離開黑寡婦姬雯的家之後,周原這才有些回過神來,大大的鬆了口氣,說道:「那個女人身上的氣勢太強了,剛才我都差點站不穩,好像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一樣。」

葉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這些東西不是與生俱來的,經歷的事情多了,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會有那種氣勢。如果你經歷和她一樣的經歷,你也會一樣。不過真正厲害的人要懂得收斂自己的鋒芒,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把自己的氣勢散發出來。」

「我知道了,就像二少這樣。」周原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接著說道:「你剛才看見那個東北虎欒冰利了吧?說說,你第一感覺是什麼?」

「陰險1周原回答道,「典型的笑面虎,雖然臉上布滿了笑容似得,但是那眼神之中卻是充滿了煞氣和陰險,是一個很難對付的角色。真不知道,那個女人是怎麼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發展起來的。」

呵呵一笑,葉謙說道:「尺有所長寸有所短,任何人都有著他自己的厲害之處。的確,如果說到玩弄心計手段,姬雯或許不是欒冰利的對手,但是通過剛才姬雯那些手下的表現看的出來,姬雯御下有方,她的那些手下絕對是忠心耿耿的那種。她能夠出頭,並不是偶然。」

「二少,不是說現在他們兩方勢如水火嗎?那個東北虎欒冰利怎麼敢這樣冒冒失失的來見姬雯?難道他就不怕姬雯會對付自己?」周原好奇的問道。

「如果連這點膽量都沒有,那他東北虎欒冰利的名字早就已經沒落了。身為一個合格的領導人,不僅僅需要手段,膽色也是必不可少的。有時候需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只有這樣才是一個合格的上位者。」葉謙不厭其煩的說道。既然決定了栽培周原,葉謙自然也就毫不吝嗇自己這些年總結出來的一些微不足道的經驗。只有讓周原學會更多的東西,那麼將來他才可能成為自己最大的臂膀。

「我記住了,謝謝二少1周原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古語說,跟好學好,跟叫花子學討,一點不假。能有一個成功的人在自己的身旁指導,自己可以走很多的彎路,這可以說是一條捷徑。

「好了,咱們四處去玩玩吧,反正我們也做不了什麼,等姬雯的消息就好。」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開著車子朝heb市的著名景點駛去。車子是租來的,不是很高檔,鄭州日產,外觀還算可以。

接下來的幾天,葉謙每天都是帶著周原去各種高檔的會所,讓他體驗一下那種成功人士的感覺,也讓他多留心的觀察那些所謂成功人士的言行。葉謙不承認自己是個成功人士,向來他都是自認為自己是一個稍微有點成績的流氓而已。不過,自己是流氓,卻不能讓自己下面的人也都是流氓,既然有心要栽培周原,那就要讓他去學會那些所謂成功人士的談吐,以及各種的手段。

雖然如此,葉謙還是每天都關注著這裡的形式,讓狼牙情報部門的人員每天定時的給自己彙報最新的消息。現在東北的局勢那麼緊張,可謂是一天一個變化,葉謙可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雖然說自己不參與東北虎欒冰利和黑寡婦姬雯之間的戰鬥,但是誰又能保證不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呢?未雨綢繆總是好的。

這幾天東北的局勢還是變化的挺迅速,黑寡婦姬雯的好幾個場子都被東北虎姬雯的人給砸了。葉謙也不知道為什麼東北虎為什麼會忽然之間動手,或許是因為那天有什麼事情沒有談攏吧。

只是,姬雯的表現似乎有些讓外人琢磨不透,她沒有任何還擊的動作。連續的失去了好幾個場子之後,卻仍然沒有還手,反而好像在收緊自己的地盤。

葉謙看著狼牙情報部門傳過來的資料,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他可不希望姬雯現在出什麼事情,否則的話自己又不得不去找東北虎欒冰利幫忙了,到時候事情估計就會有點麻煩。不過,通過姬雯的種種舉動,葉謙似乎隱隱的感覺到有股大的風雨就要到來。姬雯的表現並不是害怕,也不是懦弱,而是一種戰前的準備。

東北虎對黑寡婦,誰勝誰負,誰也不敢預料。

在葉謙看來,東北虎欒冰利之所以會忽然之間那麼強勢的展開攻擊,只怕是有著什麼很重大的原因吧。否則,以東北虎欒冰利的為人,絕對不會那麼強勢的去做,他應該選擇的是一種更加陰險和狡詐的方式。或許,這其中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事情。又或者,有著什麼其他勢力的介入,這才使得東北虎欒冰利忽然的改變自己一貫的做事風格。

葉謙也把自己的推測告訴給了狼牙的情報部門人員,讓他們重點的調查這件事情,葉謙很想知道東北虎欒冰利這麼做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不過這幾天,葉謙也沒有放鬆對周原的訓練,每天都會抽出兩個小時教他技擊之術。更確切的說,應該是殺人之術。葉謙所需要的幫手,不是一個只會耍點嘴皮子的人,即使是頭腦聰穎,在身手上也不能差太多。絕對的武力等於絕對的政權,在強大的武力面前,任何的陰謀都是不攻自破的。

今天還是如同往常一樣,在酒店的房間內,葉謙教授著周原搏擊之術。雖然時間短,不一定會有什麼大的效果,但是只要周原能夠堅持的話,成為一個高手還是指日可待的。雖不說成為狼牙的成員那樣,個個是以一敵十的搏擊高手,但是相信在很多時候可以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

不過,任何的學習都是理論上的,更重要的還是需要去實踐,只有在實踐中才能夠學到更好的東西。經驗,只有身經百戰,才能夠體會的到。

手機的鈴聲忽然響了起來,葉謙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姬雯打來的電話。微微的頓了頓,葉謙接通了。姬雯在電話里並沒有說太多,只是讓葉謙去她家一趟,之後便掛斷了電話。從她的語氣里,葉謙也聽不出來她到底是不是已經找到了唐維軒了,微微的聳了聳肩,招呼了周原一聲,開車朝姬雯家駛去。

到了姬雯家,那些保鏢沒有再阻攔,想來是姬雯早就有過吩咐了。上次的那個保鏢對葉謙的態度也恭敬了許多,想必他是以為葉謙是姬雯的朋友了,即使不是,估計也是個人物。很恭敬的跟葉謙行了個禮,帶著他們朝樓上走去。

姬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眉頭有些緊鎖,想來也是為最近發生的事情煩惱吧。看見葉謙進來,姬雯揮了揮手,保鏢便退了出去。「坐1姬雯依舊如上次一樣,只是用手指輕輕的點了一下桌子。

葉謙道了聲謝,舉步走到姬雯的對面坐下。葉謙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姬雯。後者也是一樣,緩緩的吸著煙,眼神也不知道飄向何處。直到煙火燒到了自己的手指,姬雯才反應過來掐滅煙頭。接著姬雯又從煙盒裡抽出一根香煙點燃,然後把煙盒往葉謙的面前推了推,說道:「抽煙嗎?」

搖了搖頭,葉謙說道:「不用了,謝謝1並不是葉謙裝純潔,而是現在他的確沒有抽煙的慾望,看著姬雯的那個樣子,葉謙隱隱的感覺到,似乎是事情沒有辦成埃

「很抱歉,葉先生,人是找到了,但是沒有辦法交給你。」姬雯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煙,然後把桌上的禮盒往葉謙的面前推了一下,說道,「很謝謝你的禮物,我看我是不能收了,請葉先生收回吧。」

「事情有沒有辦成是另外一回事,這個禮物是我對姬老闆的心意。」葉謙說道。

「無功不受祿,還是請葉先生收回吧。」姬雯執著的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