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超級兵王 第421章知恥而後勇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轉頭,看了葉謙一眼,眼神中不由的閃過一絲詫異。確切的說,是內心裡有些震撼,她隱隱的感覺到,面前的男人不僅僅只是一個古董商人那麼簡單,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凌厲的霸氣,雖然經過刻意的收斂,卻依舊鋒芒畢露。...

這段往事,很多道上的人都很清楚,楊天在世的時候沒人敢提,楊天死後,依然沒人敢提。可能是楊天自覺自己幹了太多的錯事,以前做事不留後路,所以後來有些收斂。而姬雯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做事狠辣,對待敵人從不手軟。這,或許也是她能夠迅速崛起的原因吧,當然,這其中肯定少不了楊天的關係。

這些資料,葉謙自然也都調查的十分清楚,因此對於姬雯,葉謙還是懷著一顆很敬佩的心。可以說,姬雯之所以能夠有今天這樣的成就,固然少不了楊天的關係,但是更多的還是她自身的奮鬥和努力。

不但如此,狼牙的情報部門對楊天的事也做過很深的調查。這個男人的故事,可以說就是一個傳奇,縱然他壞事做盡,但說到底,他卻還是一個值得讓人佩服的人。如果一定要用一個詞去形容他,那麼「梟雄」兩個字,最合適不過了。

連葉謙自己,在看到楊天的資料時,都是打心眼裡佩服這個男人。只是,英雄早逝,不免有些惋惜。

「姬老闆1葉謙叫了一聲。

姬雯輕輕的揮了揮手,保鏢恭敬的退了出去。「坐1姬雯沒有看葉謙,只是輕輕的在桌面上點了一下手指,示意葉謙坐下。姿態很優雅,也很霸道,不失梟雄的風範。黑寡婦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葉謙舉步走到姬雯的對面坐下,很隨意,有些懶散的樣子,彷彿就是在自己的家中。葉謙遇到過太多比姬雯更加厲害的人物,都不曾出現過緊張的神態,更何況是姬雯呢?周原很自然的到葉謙的背後站著,眼神竟然看都不敢看姬雯一眼,這並不是他有什麼鬼心思,實在是姬雯的身上散發的氣勢太多霸道,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既然是王虎的話,我也要賣他幾分面子。事情你放心吧,我會幫你找到唐維軒。」姬雯轉頭,看了葉謙一眼,眼神中不由的閃過一絲詫異。確切的說,是內心裡有些震撼,她隱隱的感覺到,面前的男人不僅僅只是一個古董商人那麼簡單,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凌厲的霸氣,雖然經過刻意的收斂,卻依舊鋒芒畢露。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面前的男人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更重要的是,她在葉謙的身上竟然看到了楊天的影子,就只是這麼匆匆一瞥,她彷彿就能夠感覺的出來。

「那葉某先謝過了。這是一點小小的心意,還希望姬老闆笑納。」葉謙邊說邊對周原揮了揮手,後者慌忙把隨身的禮物遞了過去。

姬雯沒有接,甚至連眼神都沒有往上瞥,淡淡的說道:「答應幫忙只是出於一種道義,如果收了你的東西,我豈不是變成了唯利是圖?」

葉謙呵呵一笑,揮了揮手,周原退了回去,不過禮物卻依舊擺在桌面上。「是我落了俗套了,還望姬老闆見諒。這些也並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只是一些小玩意而已,不值幾個錢。」葉謙說道。

姬雯微微的愣了一下,還是很好奇的打開盒子,裡面是一副畫,一副山水畫。畫中有個女子矗立在橋上,風雨飄遙重要的是那個少女臉上的表情,刻畫的栩栩如生,躍然紙上。這可是葉謙花費了很大的功夫,特地找當地一名有名的畫家所畫。雖然那女子是一副古裝打扮,好像這副畫只是一副很平常的畫,然而,在姬雯看來,卻頗有深意。

因為,那畫中女子的表情,和自己當初一模一樣。

姬雯的表情明顯的變了一下,彷彿那段曾經被自己深埋的記憶又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腦海中。她有些琢磨不透葉謙的意思了,這是在笑話自己,抑或是想自己示威,證明他知道自己的很多事情?

微微的頓了一下,姬雯的聲音變的有些森冷,說道:「這是什麼意思?」

葉謙卻是淡淡一笑,說道:「知恥而後勇1

姬雯渾身一震,驚愕的看向葉謙。是的,自己這些年來一直努力的想要忘記那段不光彩的事情,卻反而好像使得自己陷入的更深,自己今年也不過二十八歲,卻彷彿好像是四十多歲的人一樣。為什麼?就因為自己把自己逼的太狠,越想要忘記的事情,卻反而越忘不掉。雖然現在外面的人不敢提起那段往事,但是誰又能保證別人不會在背後指著自己的脊梁骨罵呢?

「謝謝1許久,姬雯緩緩的把畫捲起來,放回盒子內,蓋上盒蓋。

「葉先生不像是一個簡單的商人,真人不露相埃」姬雯的語氣有些奇怪,像是在讚許,又像是在鄙夷。

不過,葉謙早就已經打算不插手東北這邊的事情,只要找回血浪,自己立馬就迴轉身回sh市,並不想節外生枝,因此也沒有必要說出自己的真正身份。況且,狼牙的名頭雖然響亮,但是在華夏的知名度並不是很高。如果葉謙說自己是什麼狼王葉謙的話,只怕姬雯也不會知道。

「不管是不是,這次我的目的只是唐維軒,我只想拿回自己的東西。其餘的,並不重要,你說對嗎?」葉謙依舊很平淡的說道。

姬雯微微的點了點頭,的確,她對葉謙的身份並不是很感興趣,自己和他本來也就是沒有任何的關係。只是,礙於江湖道義,既然王虎請自己幫忙,自己多少要賣他幾分面子。雖然說王虎只是最近才崛起,不過能夠一統sh市這就讓她有些震驚。幫他一個忙,等於讓他欠自己一個情,況且這個忙也並不是很難,不虧。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有消息我會通知你。不送1姬雯冷冰冰的說道,顯然是下了逐客令了。

葉謙微微的聳了聳肩,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在繼續的糾纏下去。「那葉某告辭了,此事就有勞姬老闆,再見1葉謙說完,起身朝外走去。

周原慌忙的跟了上去,內心也大大的鬆了口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面對葉謙的時候都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可是在姬雯的面前竟然會感到呼吸都是那麼困難。這只是他不知道情況而已,葉謙平常的時候總是收斂住自己身上的氣勢,整個人顯得很和藹和懶散,所以彷彿很容易接近,然而,一旦真正發怒的時候,身上的那股氣勢就會毫不猶豫的湧現出來。一般的人,在他面前甚至連站都站不穩。

看著葉謙離去的背影,姬雯不禁陷入了一片沉思。如果葉謙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絕對不會對自己的事情知道的那麼清楚,也絕對不會送自己那樣的禮物,說那樣的話。因為一般人都很清楚,去揭別人的傷疤就等於侮辱別人。他的這番做法,根本不像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所應該做的。

對於姬雯的遭遇,葉謙並談不上是同情,只是他覺得像姬雯這樣的女人,一個值得楊天為她那麼付出的女人,必定有著她的不凡之處。而如果一個人的心裡始終壓著一個創傷,那麼她的心理就是不健康的,不利於她更好的發展的。所以,葉謙才特意的送了姬雯那副畫,說了那番畫。他相信,姬雯是聰明人,能夠理解話中的意思。只是這麼多年來,沒有人跟她說過那番話而已。

當初楊天在,為了讓她學會狠,自然不會對她說。後來楊天死了,那就更沒有人對她說了。如果一個人總是在刻意的去逃避已經發生的悲傷,那她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這次的創傷,只會讓自己更加的傷痕纍纍。

「哎吆1葉謙一不小心在出門的時候竟然撞在一個人的身上。那人足有一米九的個頭,身材魁梧彪悍,額頭上的皺紋恰好組成一個「王」字,很像是老虎的額頭。東北虎欒冰利?葉謙微微一愣,慌忙的假裝踉蹌的倒退了幾步。

雖然是無意之間撞上,但是葉謙走路的那種架勢卻依舊在,連東北虎欒冰利那種身軀也不由自主的被撞的後退一步。為了避免引起他的懷疑,葉謙很迅速的反應過來,踉蹌的倒退幾步,然後驚愕的抬起頭來,揉著自己的腦袋。那副模樣裝的是惟妙惟肖。

東北虎欒冰利也在短暫的愣神之後,迅速的回過神來,沒有對葉謙產生任何的懷疑。依舊大踏步的朝內走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外國人,然後是姬雯的那些手下,顯然是沒有阻止的了東北虎欒冰利。

「讓他進來吧1姬雯顯然也看見了東北虎欒冰利,緩緩的說道。只是,她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朝葉謙看了一眼。所謂旁觀者清,她可是親眼看見葉謙把東北虎欒冰利撞的後退,雖然葉謙很迅速的反應過來,但是畢竟還是慢了一拍,沒有逃過姬雯的眼睛。東北虎欒冰利沒有發現,但是姬雯卻是清晰的看見,眼神中不自覺的透露出一抹驚訝,不過很快的便被他掩飾下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