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14章 拍賣會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449字

看了一眼馮國富身旁坐著的一位少女,葉謙露出一抹很猥瑣的笑容,悄悄的碰了一下馮國富的胳膊,曖昧的說道:「馮老闆,這個妞不錯啊,哪裡弄來的?」

「你喜歡?那你拿去,借你玩幾天。」馮國富很大方的說道。預先取之必先予之,這個道理馮國富還是懂的,只要能得到林柔柔,馮國富不介意把身旁的女人給葉謙,反正,像這樣的女人多的是,只要自己有錢,那還怕找不到?不就是個校花嘛,現在的校花多的去了,再說,馮國富也玩的有些膩味了,扔就扔了唄。

「老公,你好壞啊,怎麼能把人家送給別人啊。」身旁的少女撒嬌似得搖著馮國富的手臂,說道。不過那一雙水浪浪的眼睛卻是不停的往葉謙的身上瞟,她和馮國富在一起無非就是圖她的錢而已,既然已經走了這一步,她哪裡還在乎自己的身體。和馮國富這樣的老頭子做,她還不如和葉謙這樣又帥又強健的年輕小伙做呢,起碼自己還能夠體會一下樂趣。

「小浪蹄子,我看你是迫不及待了吧。」馮國富當然也看得出她的意思,逢場作戲的事情嘛,這點馮國富還是看的很開的。他也很清楚,這個女人之所以跟著自己,無非就是圖自己的錢,錢他有的是,不在乎。他之所以和她在一起也就是圖她年輕漂亮,圖她服侍的周到,能夠找回自己年輕時的回憶。真要是讓他和老婆離婚,娶這個女人,馮國富卻是不願意的。

「你好壞,人家哪有啊。」少女撒嬌的說道,那嗲的**的聲音,差點讓葉謙沒坐穩,一個趔趄栽倒在地上。這樣的女人,葉謙自然是半點也看不上,就連逢場作戲,葉謙都不想,特俗了。

「你答應人家的,今天要拍個東西送給我呢。」少女說道。

「放心吧,後面的東西還多著呢,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馮國富說道,「老子有的是錢,還在乎這點。」

「老公,你好酷,我就喜歡你這樣自信囂張的樣子。」少女恭維的說道,聽的葉謙胃裡一頓翻滾,直犯噁心,差點就忍不住吐了出來。

葉謙四處的瞟了一眼,王虎和傑克分散的坐在兩邊。看見葉謙後,王虎微微的點了點頭,看了自己前面的人一眼,意思很明顯,那個人就是葉謙讓他安排的人。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把目光收了回來。

拍賣會的每件古董上來,都會先由閔維文以及其他兩名古董鑒定師負責鑒定真假,接著出示鑒定書,之後再會進行拍賣。一個上午,馮國富都沒有怎麼叫價,除非了身旁的校花情婦拍了一件首飾之外,便再也沒有拍任何的東西,想必是專門的等著火隕呢。

王虎和傑克倒是在中途的時候叫了幾次價,不過卻都沒有拍下任何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古董哪有錢來的實在,不過也只是做做樣子罷了。古董那玩意又不能吃又不能喝,自己也不是做什麼研究的,要那玩意根本沒用。

不過,這次來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所以拍賣會的現場還是很激烈,特別是那幾個歐洲來的幾個人物,把那些古董的拍價直接的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可能真的是由於對華夏古董的那種欣賞吧。

葉謙相信,在這群人之中,肯定有著和那晚搶奪火隕的人有關係的人,不過如今萬事俱備了,葉謙也懶得去仔細的追究到底是誰做的。畢竟,火隕本就是歐洲的東西,想必他們對火隕的事情也遠遠的比華夏人知道的更清楚吧,他們才更加迫切的想要得到火隕。

中午休息的時候,馮國富倒是很大方,邀請了葉謙一起吃飯。葉謙自然是來者不拒啊,不吃白不吃吧。不過由於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馮國富這次只是挑選了一家稍微有點檔次的飯店,並沒有再去金碧輝煌。那次的事情他可是記憶猶新啊,自己就是再有錢,也經不起那樣的折騰啊,還是能少去就盡量的少去吧,否則自己的家產還不夠自己吃飯的呢。

飯間,馮國富還是旁敲側擊的打聽著林柔柔的情況,葉謙也很巧妙的回答著。對於葉謙來說,馮國富現在還是個有用的人,葉謙可不想就這樣的放過了。馮國富那也不過只是痴人說夢而已,就他這樣的檔次,怎麼能入的了林柔柔的法眼呢。不過馮國富卻是自信有加啊,相信只要自己搞定了葉謙,隨便的給他一些好處,林柔柔簡直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至於那個校花情婦,倒是不停的給葉謙拋著媚眼,時不時的還用自己的胸部蹭一下葉謙,看樣子還真的是對葉謙動了情了。只不過,這情可不是愛情,只是情慾而已。葉謙倒也很配合的裝出一副色迷迷的樣子,不時的在她的身上揩油。

馮國富能夠有今天的社會地位,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看見這樣的情形絲毫沒有在意。為什麼?因為這本就是他特意安排的,就是想讓葉謙出軌,然後自己拍下證據,到時候既可以威脅葉謙,也可以趁著安慰林柔柔的時候,陰謀得逞。

他的這點鬼點子,葉謙自然看的出來,不過既然馮國富那麼有自信的話,葉謙也不能太讓他失望嘛。再說,他的這個校花情婦也不醜,身材也不錯,除了那刻意裝出來的清純樣,整個人看上去還是可以的。有便宜不佔王八蛋,這是葉謙向來的原則。

為了獲得葉謙的信任,馮國福自然對於葉謙的所作所為不但沒有任何的意見,而且還故意的把他的那個校花情婦推進葉謙的懷裡。那個校花情婦自然是樂意不已,馮國富可是已經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