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86章 餐飲巨子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378字

對馮國富的為人,林柔柔還是做過一些調查的,知道他為人小氣的很,也沒打算過能讓他捐贈多少錢。要不是葉謙這麼鬧一下的話,估計也就只能讓他捐個上百萬就了不起了。現在葉謙簡單的吹捧了馮國富一下,就是挖出了馮國富一千萬,看來葉謙的舌頭堪比古代的張良了啊。

「那我代那些需要幫助的貧困學子們,謝謝馮總了。」林柔柔說道。

「不客氣,不客氣,這也是我應該做的嘛。」馮國富心疼的滴血,卻還是不得不裝出一副很坦然的模樣,有些怨恨的瞪了葉謙一眼,恨這小子忒不會說話,忒不會看場合了。不過,心裡卻也浮現出一絲的喜悅,在他看來,像葉謙這樣沒腦子的人,自己只要稍微的給點力,就可以輕鬆的讓他乖乖的把林柔柔送上自己的床了。

花了這麼多錢,馮國富可不願就這樣和林柔柔玩個***就算了,他的目標也從一開始的一親芳澤,改成了要把林柔柔包養起來,這樣才不會虧嘛。

葉謙和林柔柔都是絕頂聰明的人,看馮富貴那表情也能猜出他那猥瑣的心思了。林柔柔畢竟還是太善良,如果是宋然的話,估計非要把馮富貴的財產給榨的乾乾淨淨不可。葉謙就曾記得,當初在y國的時候,昊天集團還是剛剛成立沒有多久,當地的一個華商就看中了宋然,想要包養她,結果不但連宋然的手都沒有摸到,反而是被宋然把他的資產吞的乾乾淨淨。

有時候葉謙也會常常的打趣說宋然是竹葉青,看著挺漂亮,實則卻是劇毒無比,沾不得身啊。對於這個稱呼,宋然也不已為意,在她看來,那些人都是該死的人,吞掉他們的資產算是便宜他們的了。

論到耍心計,馮國富算是一隻老狐狸了,可是由於他太自信,從一開始就低估了葉謙,所以沒有絲毫的防備。在葉謙的旁敲側擊之下,把自己的事情說的清清楚楚,包括自己的擁有哪些產業。當然,或許潛意識裡,馮國富還是為了在林柔柔的面前彰顯出自己的富貴,自己身份的高貴,以便讓林柔柔對自己垂青吧。

一頓飯吃完,馮國富的事情葉謙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雖說如今的馮國富被號稱為華夏的餐飲大亨,但是他的事業可不僅僅只是局限於餐飲業。房地產、建築、外貿都有所涉足,而且都還擁有不小的產業。

就譬如在gd省那邊,馮國富就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地產大亨了,他手上的那些地皮如果全部賣掉的話,那將是一筆巨大的數字。看到馮國富如此多的產業,葉謙的心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這倒並不是因為馮國富擁有的那些資產,而是因為馮國富所在的地方。

gd省,華夏改革開放的先沿城市,靠近沿海,也和被稱為亞洲金融中心的xg行政區接壤,這種便利的環境,卻是是一個讓人垂涎的地方。一旦掌握了gd省的局勢,那麼對自己以後的幫助那可是一筆很大的助理。就譬如是和魔鬼海盜團,以及自己正在組建的海盜團聯繫,那可就要方便很多了。

這,才是真正讓葉謙感興趣的地方。葉謙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好的機會,那可不能錯過,既然馮國富現在看輕自己,那麼自己正好就可以利用這一點,把狼牙的勢力迅速的推進到gd省,然後來一個南北接壤,打通sh市和gd省,如此一來,幾乎整個華夏的南部都操縱在了自己的手中了。

「馮總,這次來sh市是公事還是私事?」葉謙裝著不經意的問道,「如果是私事的話,我倒是可以給馮總做個嚮導,四處的遊覽參觀!」

「算不上公事,只是聽聞sh市最近有一個大型的拍賣會,所以想過來看一看。收藏古董是我的愛好,這次聽聞要拍賣一把十七世紀歐洲的一把名為『火隕』的刀,所以特地過來看一下。」馮國富說道。

葉謙不由渾身一震,「火隕」?這可是一把傳說中的魔刀啊。看到葉謙驚愕中帶著些許欣喜的表情,林柔柔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弄不明白葉謙為什麼聽到「火隕」這個名字的時候會那麼興奮。女人不懂男人對冷兵器的喜愛,就如同男人不明白女人對衣服化妝品的執著一樣。

火隕,據說是十七世紀歐洲的一個農民用天上掉落的隕石打造的。很奇怪的是這把刀的不管在多麼低溫的環境下都能保持20℃的恆溫,而且用這把刀割開的傷口會流血不止。那農民的妻子和孩子就先後被這把刀割傷後流血不止而死,後來農民將它送給了一個路過的僧侶,而那僧侶也在旅行中虛脫而死,所以傳說這是一把能吸血的刀!

刀的造型很是怪異,有點像是歐洲最早的那種火槍的造型,刀身上有著很古怪的花紋,刀柄如同彩虹一般,散發著七彩的光芒,尾後是兩個雙鉤造型。說是刀,還不如說是匕首更確切一些。

自從那位僧侶死後,火隕也就不知所蹤,卻沒有想到竟然流傳到了華夏。那時候應該正是華夏清王朝最繁華的時候,康熙大帝在位之時,想必是那時候和歐洲的貿易往來密切,因此才流傳到了華夏吧。

葉謙對匕首的喜愛,可是非常強烈的,他在狼牙的總部里就有一個被命名為「藏劍閣」的房間,裡面收藏的都是匕首,各式各樣。不過要說到最喜愛的,葉謙還是比較喜歡身上的這把血浪,刀身猶如波浪在流動,殺人不見血、吹毛可斷髮。也正是因為葉謙對匕首的喜愛,當初吳煥鋒才會在大英博物館裡看見血浪之後,便一心的想要奪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