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69章 又是一出二女爭夫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644字

頓了頓,葉謙接著說道:「可是我知道你的個性,你決定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的,所以我就按捺住自己的心情。你這半年過的好嗎?」

蘇薇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心裡充滿了失落。女人有時候也和男人一樣,佔有慾很強烈,即使蘇薇現在對葉謙並不是那麼濃烈的愛意,但是聽到葉謙這樣的話,難免還是很失落和傷心。

趙雅的臉色也變了變,只是眼神里充滿了感動和開心,渾身禁不住有些微微的顫抖。「你還保存著我的信?」趙雅問道。

「嗯!」葉謙說道,「一直保存著,經常拿出來看!」

「那詩呢?你給我寫的是什麼詩?你還記得嗎?」趙雅問道。

「記得啊。」葉謙點點頭說道。

「那你讀出來給我聽啊。」趙雅說道。

「現在?」葉謙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不是那種文青,這種文縐縐的東西寫寫可以,但是要是真的讀出來,還是有些彆扭的。

「我現在就想聽嘛!」趙雅邊說還邊瞥了蘇薇一眼,眼神里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女人之間的戰爭還真是讓男人很鬱悶,這種充滿了硝煙卻沒有戰火的暗鬥,可比男人之間的那種大打出手更加的讓人恐懼啊。尷尬的笑了兩聲,葉謙還是緩緩的念了出來。

悠悠浮雲,萬里蒼茫,何處覓清音?

夢裡幾度憑欄望,高樓獨倚,孤身望星。

東風未落,扶搖上九天,

欲喚飛燕起舞,敢叫仙女墜凡塵。

悵美景如此,應是南柯夢一場。

殘雲墮淚,碧樹調霜,幾世相望;

今生幾多奢求,何處徘徊,無限惆悵。

待長刀劃破蒼茫天,此生無伴,落寞憂傷。

孤影無助,天涯何處長???

懵了,不但是趙雅,就連蘇薇也懵了,這真的是葉謙寫的嗎?趙雅從來沒有想到葉謙竟然能寫的出如此情真意切的詩詞,這裡面的那種思念、惆悵和難以割捨清晰的可以讓人觸摸的到。

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趙雅是,蘇薇也是。葉謙也沒有想到一首簡單的詞居然具有如此的殺傷力啊,或許只有真正經歷過這種分別痛苦的人才能夠感覺得到詞中的真情意切吧。

趙雅再也控制不住,撲進葉謙的懷中抽泣起來,渾身微微的顫抖著,那是一種喜悅,是一種開心,證明了自己這半年來的努力,這半年來的奮鬥,這半年來所遭受的委屈沒有白費,眼前的這個男人終於可以拋開一切的接受自己了。

她不管,不管葉謙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女人,只要自己能夠守候在葉謙的身邊,那就夠了,真的夠了。

蘇薇的表情變得異常的頹喪和失落,或許葉謙所說的沒有錯,他的確是有很多女朋友,但是蘇薇在聽了這首詞以後,能夠真切的感覺到葉謙對那些女孩子都是認真的,都是付出了自己的感情。她的心裡,也在悄然的發生著變化,看著趙雅撲倒在葉謙的懷中,忍不住的想如果那個人是自己那該多好?她無助,她彷徨,她甚至想自己如果也能夠擁有這樣一個胸膛,這樣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那該多好。

然而,葉謙卻不知為何,總感覺趙雅的身上和以前不同,多了一絲的冰冷,她的雙手都是冰涼的。想了半天也沒有想通,葉謙暗暗的猜想或許是趙雅一直沒有安全感,所以才會如此的吧。

這頓飯,氣氛自然是有些異常,即便是趙雅很溫柔細心的替葉謙夾菜,凸顯出自己的那種賢良的媳婦氣息,但是由於蘇薇在一旁,表情落寞,所以場面顯得有些尷尬。

飯錢自然是蘇薇買的單,出了飯店後,趙雅拉著葉謙的胳膊,問道:「你現在住哪裡?月姐姐和可兒姐姐也來tw了嗎?」

「秦月去了山區支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胡可倒是現在在tw,不過……」說到這裡,葉謙停頓了一下,湊到趙雅的耳邊說道,「不過暫時我不想讓胡可知道我在tw,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次來tw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的。」

趙雅微微的愣了一下,接著點了點頭,說道:「那我現在去你家吧,看看你的狗窩。」

「不行!」蘇薇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

葉謙和趙雅都不由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向蘇薇。葉謙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激動,但是趙雅卻清楚,吃醋唄。「我去我男朋友家,你憑什麼說不行?」

「他現在是我的奴隸,我要他現在陪我去逛街。」蘇薇說道。

葉謙尷尬的笑了笑,有些鬱悶了。「奴隸?」趙雅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有些弄不明白葉謙什麼時候成了蘇薇的奴隸了,不就是她的助理嘛,也不至於做奴隸那麼悲催吧?不屑的笑了一聲,趙雅說道:「奴隸?哼,你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嗎?」

「那個……雅兒啊,這是我和她打撞球的時候打賭,如果我輸了就做她一個月的奴隸,隨叫隨到。」葉謙尷尬的說道,他如果知道今天在四海集團會碰見趙雅,打死也不會來啊,弄成這個局面還真不好收拾啊。

「你打撞球輸給她?」趙雅驚愕的說道,「我可是見過你打撞球的,技術比那些專業的撞球運動員都不差,怎麼可能輸給她?」

「這還不明白嗎?因為他喜歡我,所以故意輸給我。」蘇薇挑釁的說道。

趙雅把眼光轉向葉謙,後者尷尬的笑了兩聲,說道:「這個以後再跟你慢慢說,好嗎?你們都是女人,以後互敬互愛嘛。」

趙雅和蘇薇對視一眼,哼了一聲,二人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