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96章 送我上路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422字

事態有緊有急,很多時候並不容人做過多的思考。就在僱傭兵世界聯合會議的時候,葉謙已經抵達了開羅狼牙的總部,並且封鎖了一切消息,外人不得而知。

總部內,葉謙坐在椅子上,任天野站在他的面前,有些驚恐的神色。葉謙來的太突然了,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這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看了任天野一眼,葉謙緩緩的說道:「天野,你進狼牙多少年了?」

「老大,我進狼牙已經五年了!」任天野有些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不明白他為何問這樣的話,愣了一下,回答道。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五年,五年里你恪盡職守,辛苦你了。」

「老大,你別這麼說,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任天野有些惶恐的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狼牙里你和星辰的關係最好,是嗎?」葉謙說道。

「是的,我和星辰一起進入狼牙,執行任務的時候又多是搭檔,而且好幾次都是星辰救了我。我和星辰的關係,的確最好!」任天野想起以前的種種,由衷的說道。他清楚的記得,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自己和易星辰被人包圍,而自己卻深受重傷,當時星辰完全可以放下自己獨自逃生,然而易星辰卻並沒有那麼做。易星辰把他藏好以後,自己引開了敵人,當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以後了,易星辰的身上掛滿了傷痕,渾身鮮血淋漓。當看到任天野沒事的時候,易星辰笑了一下,終於支撐不住倒了下去。可以說,沒有易星辰,只怕他早就已經死了。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我記得你結婚了吧?孩子應該三歲吧?我沒記錯吧?」

任天野渾身顫了一下,說道:「沒……沒有,老大的記憶力一向很好。」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不由的浮出一絲悲傷的神色,說道:「天野,你說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

「是看著自己的親人和朋友一個個的離開自己,而自己卻無能為力。」任天野回答盜。

葉謙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是被自己的親人或是兄弟朋友出賣。我想,星辰到死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自己最信賴的兄弟手上。」

任天野渾身不住的顫抖,沉默了片刻,臉上浮現出一種絕望而又似乎解脫的神色,喃喃的說道:「老大,可以抽支煙嗎?」

葉謙點點頭,從身上摸出一包煙,自己叼了一根在嘴裡,扔了一根給他。葉謙親自給任天野點燃香煙,後者的雙手有些微微的顫抖,深深的吸了一口,任天野說道:「謝謝!」

葉謙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他。

任天野猛的吸了一大口,不想卻嗆的咳嗽起來,半天才止住。看了葉謙一眼,任天野那本是堅毅的臉龐上掛著一絲苦澀的笑容,說道:「三年沒抽煙了,呵呵!」只是那笑容里分明的掛著一絲哀傷和悔恨。

「老大,謝謝你,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不該這麼做,我也不值得原諒。」任天野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老大,我對不起星辰,對不起你,對不起狼牙。老大,我只希望你不要傷害她們娘倆,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們。」

就在這時,狼吻的人沖了進來,拿槍頂在了任天野的腦袋上。葉謙面色一寒,斥道:「給我滾出去。」

兩名狼吻的人微微的愣了愣,乖乖的退出了房間。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天野,你放心吧,你的妻兒我會照顧的,你也始終是我們狼牙的兄弟。」

任天野笑了,臉上浮現出一絲解脫和欣慰的笑容,他相信葉謙,有葉謙這句話,他滿足了。「老大,抽完這支煙,送我上路吧。」任天野說道。

親手殺死自己的兄弟,那種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就不會明白。然而,這卻是不得不為之。葉謙到達開羅後,就去醫院看望了易星辰,可是等待他的卻是一具冰冷的屍體,那給負責給易星辰看病的醫生,也無辜的失蹤,這一切無不在預示著易星辰是被人害死的,就在醫院裡。只是,讓葉謙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切竟然是易星辰最信賴的朋友任天野所做,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葉謙的心裡充滿了失望、寒心和痛苦。

雖然,這一切的幕後主使人是鬼狼白天槐,但是真正動手的人卻是任天野。不管鬼狼白天槐是不是拿他的家人威脅他,任天野都沒有再生存下去的可能,即使葉謙再不願意親手處決他,可是為了易星辰為了狼牙,卻不得不這麼做。

「首領……首領……」一個婦人抱著一個孩子沖了進來,「噗通」一聲跪在了葉謙的面前,哀求道,「首領,求你放了天野,放過天野一次吧。孩子,快,快跪下。首領,你就看在孩子還小不能沒有父親的份上,你就饒了天野這一次吧。」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轉過頭,兩行淚水不經意的流了下來。

「首領,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你放過天野吧!」婦人不停的磕著頭,哽咽著哀求道。

葉謙的心,猶如被刺刀狠狠的捅了一下,滴滴的流著鮮血。他知道,放過任天野是不可能的,這無法對易星辰也無法對狼牙里的兄弟交代,如果有選擇,葉謙寧願受傷的是自己。如果要背上罪名,那就讓自己一肩承擔吧。

「出去,誰讓你們進來的。」任天野斥聲喝道,「帶著孩子出去,好好照顧他,老大答應我了,他會好好照顧你們母子的。我犯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