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68章 遭海盜團的勒索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417字

王輝的事情,葉謙也沒有太深究,公司的運作他不想插手,至於王輝能不能爭取到更多的昊天集團訂單,那就要看他工廠是不是附和昊天集團的要求了。葉謙不過只是想圓一圓少年時的夢想而已,如今葉謙的身份又何必再去跟王輝計較。葉謙只是想告訴王輝,打工仔也是人,應該將心比心,為員工提高福利這才是工廠發展下去的動力和源泉。

對葉謙來說,王輝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個不足為道的小事而已,不值得自己花心思去計較這個方面。葉謙更看重的還是東翔集團,畢竟,對葉謙來說,東翔集團現在才是葉謙最大的敵人,是阻擋狼牙發展的障礙。

如何從根本上打擊東翔集團,那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那如何才能從根本上打擊東翔集團呢?東翔集團是一個實業集團,從股市上擊垮它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就需要一步步的把他的實業全部的蠶食。東翔集團是華夏最大的毒品走私商,這個也是他最大的弱點,國安局不可能連這點都不會注意到,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徹底的打垮他而已。那麼,自己就是要從中推波助瀾,把這個時間提早一起就行了。

更何況,魏成龍是害的吳煥鋒受傷的罪魁禍首,葉謙又豈能便宜了他。只是,現在sh市的局勢不明,也不能輕易的動魏成龍。殺了魏成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接下來的事情只怕會更加的難辦了。

不過這些東西說起來容易,真的要做起來,卻是充滿了難度。

話說回來,有了行動的方向,總好比漫步目的的亂闖。然而,就在葉謙思籌著準備怎麼收拾東翔集團的時候,卻接到了宋然的電話。電話里宋然並沒有把事情說清楚,不過聽她的語氣卻是很緊張的樣子,葉謙也意識到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沒敢再停留,慌忙的開坐朝昊天集團駛去。

那位前台小姐已然知道葉謙的身份了,看見葉謙走進來,慌忙的站了起來,恭敬的叫了一聲:「葉總!」葉謙並沒有理會,徑直的朝電梯內走去。宋然從來沒有因為公司的事情打過電話給自己,剛才聽她那麼緊張的語氣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葉謙也沒有心情調侃。

前台小姐看著葉謙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里的時候,不由一陣愕然,不是聽公司的人說這個幕後大老闆很和藹的嘛,怎麼自己剛才跟他打招呼,他卻毫不搭理自己啊?難道是怪那天自己弄巧成拙把他當成來應聘的清潔工的事情生自己的氣嗎?

不過,想想卻又不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只怕人事部早就已經下達自己被炒魷魚的命令了。

葉謙自然不知道自己因為板著一副面孔,竟然給那位前台小姐造成那麼大的困擾。徑直的走到宋然的辦公室之後,只見宋然眉頭緊縮的坐在那裡。「然姐,發生什麼事情了?剛才聽你的語氣似乎很緊張?」葉謙一進門就問道。

「你來看這個!」宋然對葉謙招了招手,葉謙走了過去,看向宋然的電腦,上面赫然是一封勒索信,而且落款上還標有一個骷髏頭的標誌。

葉謙的眉頭不由緊緊的一縮,說道:「這封信是誰發來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魔鬼海盜團發來的。」宋然的眉頭也緊緊的蹙在了一起,她能夠感覺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這次從南非運過來的都是一些鑽石,價值昂貴,總金額起碼不下五個億。其中還有一些其他的產品,總價值起碼超過十個億。更重要的是,這批鑽石都是昊天集團那些客戶已經訂好的東西,如果到期不能交貨,賠償是小,關鍵是公司的名譽將會受到很大的損失。而且,狼牙僱傭軍就算再怎麼厲害,不過也只是陸地上的王者而已,魔鬼海盜團縱橫太平洋,乃是一個真正的海上霸主。讓狼牙去海上和魔鬼海盜團對戰,就等於是讓魔鬼海盜團來陸地上和狼牙對戰一樣,贏的可能性極小。

「我早就有些納悶了,按照預定的航期,船隻應該早就該抵達華夏的港口了。直到今天早上,我打開電腦的時候,才有人傳來這麼一封勒索信,我相信現在那艘貨船已經被他們劫了。」宋然說道,「葉謙,我們該怎麼辦?」

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這還是第一個敢勒索我狼牙的人,有點意思。」

看著葉謙眼中爆發出來的那股殺意,宋然慌忙說道:「葉謙,你可別胡亂,那些海盜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況且,狼牙從來沒有過海上作戰經驗,而對方卻是一向在海上四處征戰。這件事情必須從長計議。」

葉謙笑了笑,說道:「你放心吧,我知道輕重,魔鬼海盜團能夠縱橫太平洋這麼多年,在各國海軍的打擊之下卻仍然能夠生存下來,自然不是那麼簡單的。對了,然姐,我記得上次你跟我說過魔鬼海盜團的事情。你說,如果我們要打擊東翔集團的實業,可以從魔鬼海盜團著手,讓他們將東翔集團的運輸輪給劫了,是不是?」

「嗯!」宋然點了點頭,說道:「當時我的確是這麼想過,不過這其中卻存在著很大的困難。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魔鬼海盜團在哪裡?太平洋那麼大,如果我們沒有他們確切的方位,只怕找幾年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葉謙呵呵一笑,說道:「以前沒有,現在不是有了嘛。」葉謙邊說邊指了指電腦,說道:「然姐,你給他們回個郵件,就說答應了。讓他們通知交易的地點。」

「葉謙,這些海盜可都是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