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49章 憤怒邊緣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505字

葉謙微微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孟長德拍了拍葉謙的肩膀,說道:「這些不法份子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公然在大街上開槍。葉謙,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下令嚴厲查辦,給你一個交代。」

葉謙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其實葉謙清楚,這件事情交給警察去查,最後也只是不了了之而已,他們根本就查不出來什麼。葉謙也沒有打算把希望寄托在這些警察的身上,敢傷害自己的兄弟,那就要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孟長德點了點頭,說道:「你也別太擔心了,吉人自有天相。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這裡有護士照顧,不會有問題的。我會跟醫院的領導打聲招呼,你放心吧。」

「謝謝。」葉謙說道,「孟伯伯,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沒事,剛才只是一時衝動,你放心吧,我不會亂來的。」

「那就好。」孟長德點點頭,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這件事情就交給警察去處理吧,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說完,孟長德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吳煥鋒也轉進了重症病房,能不能醒過來,還要看吳煥鋒的意志力,這有點可笑,一個醫生不能救人,卻反而將所有的責任推在病人的身上。

葉謙看了一眼宋然,說道:「然姐,你先回去休息吧,這些天你也辛苦了,我在這裡陪煥鋒就行。」

「我沒事,我在這裡陪你吧。」宋然說道。

葉謙很艱難的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我沒事的,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宋然看了葉謙一眼,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她知道在葉謙的心中沒有什麼比這些狼牙的兄弟更重要的了。拍了拍葉謙的肩膀,宋然起身離開了醫院。

葉謙的眉頭緊緊的鎖在了一起,思考著這其中的問題。狼牙的仇人很多,畢竟這麼多年殺了那麼多人,仇人不在少數。但是,在華夏卻沒有幾個,屈指可數。朱善和蘇建軍肯定不會是這次事件的主使人,他們根本沒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精力。剩下的,和葉謙有仇的就只有一個東翔集團的魏成龍、zj省的山大王馮峰、青幫的杜連城,他們是最有能力也有實力主導這次的事件。魏成龍和葉謙的讎隙可以說是最深,他的可能性最大。馮峰因為上次的事情很可能心生報復,也未可知。至於青幫杜連城,由於上次葉謙直接砸了他青幫的牌子,他一直都沒有動靜,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他主使所謂。

還有就是鬼狼白天槐,他一直想致狼牙於死地,不過葉謙相信,鬼狼白天槐還不至於用這樣的手段。至於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隱藏在暗中的勢力,葉謙就不得而知了。

吳煥鋒還躺在重症病房內,沒有醒,什麼時候能醒,誰也不知道。葉謙的心猶如刀割一般的猛烈,刺痛,刺痛!

當傑克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看著葉謙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那一臉的哀傷,忍不住心中一緊,預感到有些事情不對。慌忙的走上前去,傑克問道:「老大,發生什麼事了?」

「煥鋒被人暗算了,現在還躺在重症病房,什麼時候能醒,都不知道。」葉謙想起這個,除了深深的自責,就是滿心的憤怒。如果自己能夠早一點趕到,或許事情就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一席話宛如晴天霹靂,傑克渾身不由一震,微微的顫抖起來。「怎麼會這樣?是誰幹的?老子殺了他全家!」傑克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醫院的值班的護士,伸出頭看了一眼,發現是葉謙坐在那裡,乖乖的又把頭縮了回去。白天的情形記憶猶新,如果不是孟長德來的及時,說不定那個醫生已經被葉謙丟下樓去了。

「讓你過來就是負責調查這件事情。」葉謙邊說邊站了起來,「走,跟我去斂房,暗算煥鋒的人都在那裡,我要知道他們的來歷,以及幕後的主使者。」

傑克點了點頭,快步的跟了上去。

醫院的太平間內,在深夜,顯得異常的恐怖。一位老大爺坐在太平間的門口,悠然自得的喝著啤酒,他在這間醫院已經工作幾十年了,見過的死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早就已經麻木了。恐懼是什麼,他早就已經忘記了。

看見葉謙和傑克要進入太平間,大爺慌忙的站了起來,攔住他們的去路,說道:「這裡是太平間,你們不能進去。」

葉謙的心情很不好,沒有說話,眉頭微微的跳了一下,是要發怒的徵兆。傑克慌忙的上前,從懷裡掏出幾張紅牛塞進大爺的手裡,說道:「大爺,我們就看看,你放心吧。」

大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一千多而已,傑克這一下就差不多頂自己的半個月工資了,大爺迅速的把錢塞進口袋,說道:「我帶你們進去吧,不過可要記住,別亂碰屍體,對死者不敬。」

這種事情他見的多了,有些死者的家屬往往因為極大的憤怒,衝進太平間對殺死自己親人的兇手屍體一陣蹂躪。他暗暗的想,只怕他們也是如此吧。

邊說邊打開門走了進去,葉謙和傑克舉步跟了上去。太平間內的溫度很低,那是因為怕屍體腐化。

「大爺,今天送來的那幾個人在哪裡?」傑克問道。

「哦,在這裡!」大爺邊說邊打開一個冰凍櫃,說道,「其他幾個就在這一排。唉,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殘忍,一下子殺了這麼多人。有什麼事情想不開的啊。」

葉謙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傑克慌忙的拉住葉謙,對大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