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33章 羅戰出現,震懾內部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416字

都說商場如戰場,分秒必爭,有時候一個小時甚至是幾分鐘就可以決定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到底是誰贏誰輸。在經過昨天一天的股市大戰之後,朱善和蘇建軍順利的將葉謙旗下產業的股價打壓的節節拋低。那些小股的持有者開始產生不信任,紛紛的跟風拋售,雖然那些經理們極力的購進,但是卻仍然擋不住股價拋低的趨勢。

誰都清楚,今天一開市,又將會是一場激烈的股市爭奪戰。輸者,可能一無所有;贏者,自然雄霸天下!然而,這些在宋然看來,不過如此,輸者未必是輸,贏者未必是贏。在來nj市之前,宋然已經仔細的調看過昨天股市上的那場戰爭,很妖媚的笑了一下。

股市,不是所有人的玩的起的,也不是所有人都玩的轉的。而宋然卻恰恰是那一個能將股市操縱在自己手掌之上的人,這種簡單的股市爭鬥對她來說簡直是沒有任何的挑戰力。想當初,宋然聯合幾個金融操作大鱷,愣是將南美的經濟打壓的抬不起頭,讓南美陷入經濟危機之中,從而獲得了巨大的利潤。

會所的包廂內,葉謙旗下的七名經理端坐在位置上,眉頭都緊緊的皺著。他們很清楚,今天開始後又會是一場大戰,他們有些擔心根本抵抗不住朱善和蘇建軍的攻擊。昨天一天已經讓他們有些吃不消了,可是讓他們納悶的是葉謙似乎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直到晚上才讓程文打電話通知他們開會。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而葉謙卻還沒有現身,他們的內心開始有些浮躁不安,有些人甚至暗暗的想,是不是學學顧明雄投奔朱善和蘇建軍算了,否則只怕今天過後將會一無所有,一切的努力都將化為烏有。

人心渙散,葉謙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所以才會在昨晚的時候派吳煥鋒去給顧明雄一點苦頭吃吃,來個敲山震虎,穩住人心。葉謙清楚,任何團體組織的敗落都不是來自外部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來自內部的不合。

當葉謙走見會所的包間時,那些經理躁動的情緒不但沒有絲毫的降低,反而愈發的波動。不過,攝於葉謙的威嚴和魄力,他們還是紛紛的站了起來,齊聲的叫了一句「老闆!」

葉謙身後,緊跟著一位妖艷女子,正是昊天集團的董事長,曾經暗夜百合的頂尖殺手,宋然。她沒有絲毫的緊張,一張撫媚的臉蛋上始終掛著一抹妖艷的笑容,一種勾魂奪魄的嫵媚,那隨意的舉手投足間,都彷彿充滿了無盡的魔力。

吳煥鋒緊跟其後走了進來,冷峻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讓大家久等了,坐吧,都坐吧!」葉謙拉開椅子讓宋然在自己的身旁坐下,隨後也坐了下來,對那些經理揮了揮手,說道。

經理們紛紛坐下,沒有人發言,靜待葉謙的決定。

「相信大家都知道顧明雄賣主求榮,投奔朱善和蘇建軍的事情了吧?」葉謙掃射了一眼在坐的眾人,臉上的表情說不出是憤怒還是鬱悶,只是有著一絲絲的冷峻。「你們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

「哼,按照道上的規矩,顧明雄應該三刀六洞。」馬山河冷哼一聲,說道。他是最早跟隨陳浮生打江山的一批人,在他的眼裡,陳浮生的這些產業都是拿著性命拼回來的。一開始的時候,陳浮生為此不知道丟去了多少的尊嚴,其中的艱辛那可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的清楚的事情。在他看來,即使陳浮生已死,這些產業也絕不能讓那些不知所謂的人給出賣給敵人,這是賣主求榮、是反骨仔,應該接受最嚴酷的懲罰。

其他的經理也都開始議論紛紛,無一對顧明雄不是充滿了唾罵,並不是他們自己有多麼的清高,而是因為顧明雄的背叛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心裡對顧明雄自然是恨不得殺其而後快。

人心這東西,最虛無縹緲,難以琢磨。葉謙始終認為,沒有所謂的衷心與背叛,沒有背叛只是他們背叛的籌碼還不夠而已。

看到這樣的場面,葉謙暗暗的點了點頭,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顧明雄的背叛引起公憤,也間接的拉動了內部的團結和一致對外的情緒。揮揮手,讓大家安靜下來,葉謙接著說道:「顧明雄投敵,是我的過失,我葉謙難辭其咎,或許是我讓大家產生了不信任,使大家對我沒有信心。我葉謙無德無能,愧對老闆。」一番自我貶低的話語之後,葉謙掃射了一眼全場,除了馬山河、程文和虞興之外,其餘的幾人都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頓了頓,葉謙接著說道:「你們都是跟隨老闆打江山的人,說句難聽點的話,就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還記得我第一次和各位經理開會的時候所說的話吧?如果有人敢暗地裡使絆子,圖謀不軌的話,我葉謙絕對不會客氣,顧明雄的事情我會處理。你們在座的各位,如果心裡還有什麼對我葉謙不滿的話,就儘管說出來。我也撂句話在這裡,你們如果想走,我葉謙絕對不為難你們,但是前提是凈身出戶。如果大家對我葉謙還有信心的話,我希望大家能夠團結,一致對外,我相信只要團結就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

「誰敢!」葉謙的話音剛落,門口傳來一陣喝聲。眾人不由的轉頭看去,只見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從門口走了進來,手裡提著一個包裹,上面還沾有一絲血跡。

高大男子走到葉謙的面前,恭敬的彎了一下腰,叫道:「老闆!」

葉謙有些詫異,接而微微的笑了笑,說道:「羅戰,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