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21章 男人的情懷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501字

紫金山的海拔只有四百多米,葉謙很快就爬到山頂。山頂下,有一絲霧氣環繞,頭頂,雲層壓的很低。和山下的氣溫相比,起碼低了不下四五度。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第一次,他感覺到累,說不出的疲憊。

雖然經過了人工改造,山上的道路沒有了那般的崎嶇,然而,最高峰還是有些陡峭。葉謙躍過欄杆,站在懸崖邊,望著遠處。眼神有些頹喪,神情有些落寞。這些年來,他一直為了狼牙,為了那個信守的承諾,努力著,拼搏著,不曾有絲毫的懈怠。而如今,自己竟然救了不了自己最好的兄弟,不能將他從黑暗中找回,反而要生死相爭,何等的滑稽,何等的無奈。

什麼是真男人?意氣風發時,高歌猛進;頭破血流後,飲血低吟;滄海橫流間,寵辱不驚,當稱真男人!

世事彷彿都是如此的滑稽,彷彿一切事情早就已經註定。註定狼牙的男人都要經歷如此殘酷的事實。兄弟相爭,殘酷的讓人難以釋懷。

葉謙依然清楚的記得,狼牙的創始人田豐,眼神中時常閃過的那一絲落寞和哀怨。沒想到,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如今也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

十二年前,京都郊外的國道上,一輛紅色的桑塔納計程車飛速的行駛,車身上有著明顯的撞痕。衝過交警臨時設置的路障,車子飛馳在環城大道上,朝大使館的方向飛馳而去。

幾分鐘後,警笛聲震徹雲霄,無數的警車從各個方向飛馳而來,目標,那輛紅色的桑塔納計程車。車內,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雙眼布滿了血絲,有種失去理智般的嗜血光芒。中年男子將車停在路邊,隨手拿起副駕駛位置上的一個背囊和一把狙擊步槍,開門下車。

刺耳的警笛聲漸漸逼近,中年男子的臉上平靜的一如古井之水,悠然的掏出一支香煙點燃,眯著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中的狙擊步槍毫不猶豫的瞄準一輛警車,「砰」的一聲,射中警車的輪胎。車子失去控制的向一旁的白楊樹撞去,緊接著又是「砰砰」兩聲,子彈射進前排兩位警察的眉心,血霧升騰。

中年男子沒有絲毫的停頓,快速的閃進附近的小公園內,手中的狙擊槍不停的點射,壓的對面過百的軍警根本抬不起頭。這就是狼牙特種部隊隊員的精悍勢力,不是那一般普通的警察武警可以媲美的。

不久,一輛迷彩的軍用吉普飛馳過來,一個漂亮的漂移,穩穩的停在了那堆警車之中。車內,躍下一名男子,一身的迷彩特戰軍裝,手中的狙擊槍彷彿透著絲絲的寒氣。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公園,這名男子神色凝重,硬朗的面頰緊繃著,眼神中有股說出的哀傷落寞。

他就是田豐,狼牙特種大隊隊員,而對面,那位中年男子恰恰是他的教官,一個曾經教會他無數軍事知識亦師亦友的戰友。

「讓所有人找東西隱蔽,我一個人過去。」田豐靜靜的說道。

那些警察武警一陣愕然,但是面對狼牙特種大隊大隊長的一聲叱喝,所有人乖乖的聽命行事。

……

葉謙依然清楚的記得,田豐每次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臉上的那種表情。田豐告訴葉謙,知道他來後,教官並沒有反抗,和他平心靜氣的聊了很久,最後自殺身亡。臨終時,教官只是一臉的悔恨和懊惱,拉著田豐的手說,「我,對不起這一身衣服,對不起這肩膀上的勳章。」

一切似乎是宿命的安排,十二年前的兄弟對決再次上演,只是葉謙清楚,鬼狼白天槐不會自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著葉謙站在欄杆外,面前就是懸崖,追上來的西門小婉莫名的心裡一緊,想要上去拉他一把。然而,南宮子俊拉住了她,對她微微的搖了搖頭。西門小婉轉頭看了南宮子俊一眼,邁出去的步伐停了下來。

就這樣,三個人靜靜的站在紫金山頂,誰也沒有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謙沒有移動絲毫,宛如一座雕像般靜靜的矗立在那裡。身後,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有些耐不住了,彎腰揉了揉自己的雙腿,一陣酥麻,暗暗的想道:「難道他就一點沒有感覺嗎?」

狼牙隊員的忍耐力豈是他們可比的。狼牙僱傭軍的創始人是華夏狼牙特種大隊最優秀的戰士,所有的訓練強度甚至比狼牙特種大隊更加的大,而忍耐力不過只是其中一種罷了。就像田豐所說,沒有強大的忍耐力,那就永遠成不了優秀的戰士。

一些登山的遊客,看見如此奇怪的畫面,也不由的紛紛駐足,愕然的看著這三個莫名其妙的年輕人。有些好心的大爺大媽開始勸導葉謙,說年輕人有啥想不開的,也別尋死啊,人生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許久,「啊……」葉謙猛然的大叫起來,山谷里回蕩著陣陣迴音。吼出來,葉謙覺得舒暢了很多,轉過身來,有些歉意的看了那些好心的大爺大媽一眼,說了一聲謝謝。然而從懸崖處走過來,經過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的面前時,掃了他們一眼,說道:「走吧!」

葉謙可沒有尋死的打算,遇到一點事情就尋死覓活的,那不是爺們。葉謙不過是想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罷了,壓抑的久了,葉謙怕壓出毛病來。至於向那些好心的大爺大媽道謝,那是處於禮貌,一個不認識你的人都這麼關心你,葉謙覺得應該道聲謝。

到了山下,葉謙把車鑰匙丟給南宮子俊,說道:「你來開吧!」

「喂,你當我們是什麼啊?我們只是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