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20章 忠義兩難全(二)

作者: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2-12-15 13:43  |  字數:3488字

其實對於舍利,葉謙一直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很多的電影電視甚至書籍上都提到有這種東西,然而現實中有多少人見過?更何況,葉謙始終難以相信,人死後竟然會留下一個像石頭一樣的寶石,而且還擁有巨大的力量。不過,正如皇甫擎天所說,有時候是否真的有佛祖舍利,是否真的具有無窮的力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具有很深的歷史和文化研究價值。

「你知道那批人是什麼來歷嗎?」皇甫擎天問道。

葉謙茫然的搖了搖頭,說道:「幹嗎問我這個問題?我怎麼會知道他們的來歷啊。」

「鬼狼白天槐,你應該不會陌生吧?」皇甫擎天說道,「那些人都是鬼狼白天槐的手下,也就是說想要奪取佛祖舍利的是鬼狼白天槐。」

葉謙大吃一驚,喃喃的說道:「怎麼會是他?」

「你對鬼狼白天槐要比我熟悉的多了吧,畢竟你們曾經同是狼牙的僱傭軍。我還記得幾年前我見過鬼狼白天槐一面,當時我就想這小子將來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卻沒想到,他竟然已經脫離的狼牙,有些可惜啊。」皇甫擎天說道。

葉謙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那天飛機不是平安的降落在機場了嘛,佛祖舍利應該沒有丟吧?」

「沒有。」皇甫擎天說道,「當時佛祖舍利的確是完好無損,當天夜裡,我們就將佛祖舍利帶回了京都,安放在雍和宮。」皇甫擎天說道。

「為什麼擺在那裡?」葉謙迷惑的問道。

「唉,其實我當初也是想把佛祖舍利帶回安全局的,這比雍和宮自然要安全許多。可是,那攜帶舍利的聖僧說,佛祖舍利是佛家至寶,不能沾染凡間污垢,所以只好放在雍和宮了。」皇甫擎天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後悔,如果當初自己堅持一下的話,或許就沒有後來發生的事情了。

葉謙明白,雍和宮乃是藏傳佛教寺廟,算的上是京都最大的最具有名聲的一座了,而且風格上也是獨樹一幟,大氣派。「皇甫老頭,你可是黨員,一名無神論者,怎麼也會相信這些?」葉謙說道。

皇甫擎天無奈的說道:「我能有什麼辦法?那聖僧據說乃是佛祖的嫡系親傳,傳說還真有些法力,這些年來雲遊世界各國,弘揚佛教。他堅持要將佛祖舍利安放在寺廟之中,再加上領導也都同意了,我也只好照辦了。為了以防萬一,我調出了十幾名安全局的好手日夜輪流著保護,可是後來還是被人盜走了。」

皇甫擎天的話說到這裡,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愧疚,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也都愧疚的低下頭去,顯然這件事情很折他們安全局的面子。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把佛祖舍利盜走,他們實在是難辭其咎,無地自容啊。

葉謙的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說道:「你是懷疑這件事情是白天槐做的?」

皇甫擎天點點頭,說道:「根據我們的調查,佛祖舍利遺失的時候,鬼狼白天槐正好在華夏,我想跟他只怕脫不了干係。」

「他要這顆佛祖舍利做什麼?」葉謙有些詫異的問道,「是受人委託?」

「佛祖舍利對我們來說,可能並沒有那麼重要,可是對於佛教徒來說,那就是至寶,無價之寶。根據我們特工這些天的調查,鬼狼白天槐是接受了m國中情局的委託,盜取佛祖舍利,並且交易的地點就在nj市。」皇甫擎天說道。

葉謙這才明白,為什麼當初那些匪徒能如此輕易的將那些重型武器帶上飛機了,這其中肯定是m國中情局那幫貨做的好事。「既然你都已經知道了,直接調集你們國安局的特工過來,或者直接從nj軍區調集部隊,趁他們交易的時候一舉抓獲不就行了。」葉謙說道。

「如果能這麼做,我又何必頭疼呢。」皇甫擎天說道,「在過些日子就是地藏王菩薩的聖誕,本來是計劃在那一天舉行大型的佛教盛典,展覽佛祖舍利,供所有佛教徒參拜。如果這件事情傳了出去,那些佛教徒必定是人心惶惶,所以所有的行動都必須保密處理,絕不能泄露半點風聲。而你,就是最佳的人選。葉謙,你我的交情雖然談不上很深厚,但是我很清楚,在面對大義的面前你絕對不會致國家的利益於不顧,相信你們的田隊長也是這麼教導你們的,對嗎?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這份人情我皇甫擎天記下了。」

葉謙的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深呼吸一口,斜靠到椅子上,陷入一片沉思。的確,正如皇甫擎天所說,葉謙就算是再如何的爭取自己的利益,也絕對不會危害國家的利益,這是民族大義,容不得半點含糊。然而,事情牽扯到白天槐,葉謙有些難以抉擇。為了狼牙的兄弟,他可以毫不猶豫的和白天槐做一場生死之戰,誰勝誰負,聽天由命。可是,這件事情牽扯的太廣,國家安全局牽扯進來,就意味著白天槐和自己的不僅僅是一場為了各自的理想而戰,如果白天槐戰敗,很可能就會被皇甫擎天抓走,這是葉謙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葉謙,我知道鬼狼白天槐是你的朋友,生死兄弟,你很為難,可是這件事情涉及的是國家利益民族大義,我希望你能拋開個人的利益。」皇甫擎天說道。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說道:「你救了趙雅,我欠你一個人情。好吧,我答應你,不過我只負責幫你奪回佛祖舍利,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管。」

皇甫擎天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大大的鬆了口氣,他知道這已經是葉謙最大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