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441畫中畫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下點東西來,當做我第一次來拍賣會的紀念,還有人跟我搶,要是真的也就算了,假的還搶,我出四十六萬,要是你再加價我就不要了,反正後面還有不少東西。」 聽到那個托開價之後,秦天坐在沙發上罵罵咧咧的說...

PS:為了感謝aiyao1314兄弟的萬賞特意加更的,以前一直沒有時間,現在前來補上,aiyao1314兄弟一共兩次萬賞,所以還有一章,不過這個可能要明天了,感謝aiyao1314兄弟的大力支持,感謝那些給本書投了月票和推薦的書友們,也感謝別的書友們的支持,最後再厚著臉皮求一下票票^-^

「老婆,你要不要這麼激動埃」

當秦天看到蕭媚震驚於那個價格而如此失態的時候,連忙捂住了她那充滿誘惑力的紅唇,把她剩下的話給憋了回去,參加黑市的人龍蛇混雜,蕭媚要是在這裡吼一嗓子五十億什麼的,還不知道會引發什麼事情呢。

再說了,他都給了上官嫣然獅子山百分之十的資源,總價值達到五百多億的零花錢了,給蕭媚他第一個女人,一盒價值五十億的鑽石又怎麼了,現在的秦天對於金錢的需求真的不怎麼強烈,他想要賺錢,不出幾個月,世界首富那就非他莫屬了,而且還是超出第二名好幾倍的那種。

「老……老……老公,那……那可是五……五……五十億……億啊!!!1

聽到秦天那淡定的聲音,蕭媚頓時抓狂了,這種情況讓她如何能不激動啊,她的那家公司才幾個億,秦天倒好,幾天前,先是給了她一塊至少價值十幾億的翡翠項鏈,現在又給了她價值五十億的鑽石。蕭媚想想都快要瘋了。

被秦天半摟著的蕭媚張著大嘴,臉色潮紅。就跟一個快要渴死的金魚似得,緊緊的抓著秦天的衣服,結結巴巴的低吼道,現在什麼淑女,什麼風度,都被她拋到一邊了,要不是僅有的理智在時刻提醒著她,這裡不是地方。她現在都要把秦天給逆推了。

「安了,安了,不就是五十億嘛,那又怎麼了,這只是老公我送給你的禮物,你安心收著就行,想那麼多幹嘛。」

看到蕭媚那個激動的樣子。秦天張開大嘴,重重的吻上了她的櫻唇,感覺到秦天的動作,蕭媚微微愣神之後,也是瘋狂的跟秦天熱吻起來,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發泄出她心中的激動。一直吻到蕭媚快要窒息了,秦天才鬆開她,抱著她那癱軟的嬌軀,這才輕柔的安慰道。

「老公~~~你對我真好~~~」

剛剛聽到秦天那輕柔的安慰,蕭媚的眼中頓時彌散上了一層水霧。緊緊的抱著秦天,似乎要把自己的身體跟他融為一體似得。用一種小女孩兒特有的嬌痴似的憨憨的語氣說道。

「呵呵,你是我老婆,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埃」

配合著蕭媚的熟女蘿莉態,秦天也改成哄小孩一樣的口氣,說話間,還親昵的捏了捏蕭媚的小鼻尖,那口氣、動作中的寵溺,都快要滿的溢出來了。

秦天和蕭媚旁若無人的嘀嘀咕咕、打情罵俏,讓被兩人扔在一旁的杜老和孫老,在有些尷尬、有些肉麻、有些噁心、有些起雞皮的同時,又忍不住心底感慨了一句——年輕真好!

見到兩個年輕人黏黏膩膩、如膠似漆的樣子,他們也想到了他年輕時的那段歲月,跟自己那老太婆年輕時候的邂逅、相識、相知、相愛……

一時間兩位老人都陷入了對於年輕時候相愛的回憶當中,那刻著深深皺紋的老臉上,突然泛起了一抹回味的溫馨笑容。

………………………………

「好了,現在這一場拍賣會已經進行了一半了,大家或多或少的都有收穫,沒有收穫的不要緊,後面還有很多的真品,總有您喜歡的,好了,閑話少說,下面請看這幅字畫……

這是清代王大師所畫的《松亭高隱圖》,品相完好,絕對是留存至今的精品……王大師是……」

當拍賣師把這幅畫從年代到作者統統一氣兒介紹完后,杜老和孫老兩位老爺子也完成了對於往事的回憶,看了看跟蕭媚膩歪在一起的秦天,微微搖了搖頭再次起身,去展台看了一圈兒回來。

就聽到拍賣師叫道:

「王大師的《松亭高隱圖》,起拍價三十萬。每次加價最少一萬,各位買家們,現在可以開始叫價了。」

「杜老這幅畫您怎麼不出價啊,難道它也是假的?」

蕭媚剛才經過跟秦天那一番激烈的熱吻,心中的激動已經發泄的差不多了,再加上她還記得這是什麼地方,大庭廣眾之下的,她也不好意思跟秦天進行更加激烈的那啥。

當杜老和孫老他們去看台的時候,兩人那個表情根本沒有逃過她的眼睛,二老前腳剛一走,她後腳就紅著臉,從秦天懷裡掙脫了出來。

她對於字畫什麼的根本不懂,之所以問這一句,完全是沒話找話,轉移注意力罷了,畢竟她剛才跟秦天有些太投入,太旁若無人了。

「呵呵,你猜的不錯,這副畫確實是假的,根本不是什麼王大師的真跡,這個王啊他字石谷,號耕煙散人、劍門樵客、烏目山人、清暉老人等,現在的江蘇常熟人,清代著名畫家,被稱為「清初畫聖」,與王鑒、王時敏、王原祁合稱山水畫家「四王」。

他曾經師從王時敏、王鑒,但他所畫山水不拘於一家,廣采博攬,集唐宋以來諸家之大成,熔南北畫派為一爐,創造出一種華滋渾厚、氣勢勃發的山水畫風格。

因而他所畫的江南小景往往生趣盎然,清幽靈動,王作畫喜好乾筆、濕筆並用,而且多以細筆皴擦,畫面效果比較繁密,曾說「以元人筆墨,運宋人丘壑,而澤以唐人氣韻。乃為大成」

杜老介紹到這裡后,惋惜的說:

「如果前面展台的是真品的話。別說三十萬,就算三百萬都不算貴1

「咦?杜老,這幅畫是個好東西,你……最好買下來,絕對讓你不吃虧,回去之後我給你玩個戲法。」

聽到杜老的講解后,蕭媚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這時一直懶散的半躺在沙發里的秦天猛地坐了起來。深深的看了那幅畫一眼之後,對著杜老頗為認真的說道。

「小天……你……你是說,這幅畫它……」

聽到秦天的話,杜老猛地一怔,隨即露出一臉驚榮的問道,對於這幅假的不能更假的畫作,杜老對於自己的鑒定結果十分篤定。更何況這個結果還是跟老孫探討過的,這絕對是一副假的,但是秦天那神秘的鑒定本事,又讓他摸不到根底。

猛地一個傳說中的名詞「畫中畫」出現在他的腦海當中,帶著一絲絲的期待和不敢置信,杜老頗為緊張的看著秦天。

「呵呵。這幅畫內有乾坤。」

看到杜老那個表情,秦天微微一笑,擺出一副『諸葛亮搖羽毛扇』似的高深莫測,很『裝b』的說道。

「好!我出四十萬1

聽到秦天的解釋,杜老眼中快速浮現出一絲的喜色。既然秦天都這麼說了,他要是還不明白就成傻子了。杜老深吸一口氣之後,把心中的激動之情強行壓下,恢復了以往的平靜,這才出聲喊道,只是雖然他極力想要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來,但是他的話語中還帶著一絲絲的顫音。

這可是畫中畫啊,哪怕這幅畫裡面藏了一件垃圾,單憑畫中畫這個失傳已久,只在傳說當中出現過的工藝,他認為這幅畫最少也要一千萬,但是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能用上這種傳說中的工藝,裡面藏得東西能是簡單的嘛。

說不定是哪位大神的真跡啊,一想到這裡杜老就激動了。

聽到杜老出聲,那個站在前面的拍賣師頓時愣住了,他可是知道杜老的身份的,而且也知道杜老的眼光,這幅畫他也知道根本不是什麼王大師的真跡,純粹是一個假貨,是用來騙騙那些棒槌的,但是眼光毒辣的杜老這次卻開口了。

難道這幅畫真是一個真跡?

那個拍賣師心思急轉,不著痕的往地下的人群當中施了一個眼色,馬上就有一個西裝革履的「成功人士」開口了。

「我出四十五萬。」

那個黑市裡面沒有托啊,這位就是提前安排下的托,他得到拍賣師的示意,馬上喊價道。

「搞什麼嘛,好不容易想要拍下點東西來,當做我第一次來拍賣會的紀念,還有人跟我搶,要是真的也就算了,假的還搶,我出四十六萬,要是你再加價我就不要了,反正後面還有不少東西。」

聽到那個托開價之後,秦天坐在沙發上罵罵咧咧的說道,同時給了杜老一個眼色,讓他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來,杜老雖然不解秦天的舉動,但還是依言行動。

秦天這話是故意說給那個拍賣師聽得的,雖然他除了喊價的時候聲音高點,其餘的聲音都很是低弱,但是秦天知道,那個拍賣師一定能「聽」到的,因為剛剛秦天在那個拍賣師身上甩了一個,不僅知道了他內心的想法,還知道他會中級的唇語。

「原來是這個小子想要啊,怪不得杜老剛剛喊價的時候有些不情願呢,算了,既然他相當冤大頭那就當唄,我們拍賣行最喜歡這種冤大頭了。」

「聽」到秦天的意思之後,那個拍賣師心中閃過一絲的恍然,他把杜老剛剛喊價時候那一絲顫音,當成被氣的,也難怪了,遇上這種後輩,在明知道是假貨的情況下還執意要買,要是換成自己,早就給他一巴掌了,而杜老此刻的表情分明是快要忍不住的樣子。

想明白了的拍賣師也釋然了,不再給那個托使眼色,而是快速的喊了起來。

四十六萬,這位先生出價四十六萬了,還有更高的嘛,沒有的話,這一副王大師的《松亭高隱圖》可就是這位先生的啦。」

當十幾秒后,拍賣師喊出『四十六萬第一次……四十六萬第二次……四十六萬第三次……成交!恭喜這位先生拍下這件王大師的《松亭高隱圖》」

聽到這句話杜老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這是他才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被汗水濕透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