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99搶醫生的飯碗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要拿三錢重的桂枝,那個藥房我可是反過來蓋上了,你……你不可能看到的,最重要的是,這三錢重的桂枝,你竟然連看都不看,隨手就捏了出來,重量還分毫不差1 可能是秦天那個和善的表情感染了他,所以那個小...

雖然他們不知道秦天給他看的是什麼,但是那位在這裡的地位出了他們東家以外,算是最高的,他都一副如此表情,那就證明秦天絕對不是一般人,至少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即可找到本站

所以看到秦天這個動作,他們都一個個的裝聾作啞,全當沒看見。

至於那些看病的,怎是好奇的盯著秦天,既然那些大夫都沒意見了,他們哪還敢有意見啊,病人在大夫面前,那是最沒有人權的,大夫說怎麼辦,病人就要怎麼辦,說怎麼宰,就怎麼宰。

吸……

秦天雙手一撐,跳到那個葯櫃面前之後,沒有急著動手,而是繼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味道聞著就是舒服埃

「額……這位先生,您……您需要什麼藥材,要是您覺得麻煩,可以把藥方給我,讓我幫您稱量,您在一邊指點著,您看如何?」

正當秦天在閉眼回味那股濃郁的中藥味的時候,這時他的旁邊響起一個小心翼翼的聲音,睜眼一看,之見一個拿著小葯秤的學徒模樣的人正站在他的身邊,對著秦天有些害怕有些好奇的說道。

「呵呵,是我擋著你拿藥材了吧,你稱量的是桂枝茯苓湯?諾,三錢的桂枝,你去忙吧,這裡我自己來就行了,算起來我也是一個中醫,雖然沒有任何執照。」

看著那個跟自己差不多年齡的小學徒,微微撇了撇放在他身前的那幾種藥材,又看了看站在葯櫃前面,等著取葯的那個病人的臉色,秦天和善的一笑,轉身拉開他左手邊第八個葯櫃,看也不看的從里抓了一小把。悄悄地放在那個學徒拿在手中的小葯秤上。

「你……你……」

看著手中那放上桂枝正好平衡了的秤杆子,那個小學徒模樣的人看著秦天的眼睛猛地瞪圓了,跟見鬼似得,獃獃的看著秦天,一直在偷偷注視著秦天的那幾人也跟他一副相同的模樣,看著秦天的表情充滿了不敢置信。

「怎麼了?難道不對?」

秦天看著那個跟見鬼似得看著自己的小學徒,奇怪的問道。剛剛他可是瞥了一眼。那個看病的大媽的,她是婦女更年期綜合征,用桂枝茯苓湯是最合適的,而且三錢的桂枝也是最合理的標準。

「你……你是怎麼知道我……我要拿桂枝的。而且還知道我要拿三錢重的桂枝,那個藥房我可是反過來蓋上了,你……你不可能看到的,最重要的是,這三錢重的桂枝,你竟然連看都不看,隨手就捏了出來,重量還分毫不差1

可能是秦天那個和善的表情感染了他,所以那個小學徒模樣的人。把剛剛對秦天心中那一絲的害怕。扔出了腦海,對著秦天有些激動和崇拜的說道,聽到那個小學徒的問話,周圍那些老中醫和剩餘的學徒,也是下意識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歪過頭來,震驚的看著秦天。

剛剛秦天看都不看,稱都不稱,說拿三錢,就那三錢的本事,可把他們給鎮住了,正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秦天剛剛那一手,在外行人眼中,最多算是神奇和巧合,但凡事,搞中醫這一行的,都知道秦天這一手的難度。

像這種拿葯不用看,不用稱量的本事,他們自問是做不到,甚至偌大的一個回春堂能做到這一步的,也就只有區區兩個人而已,一個是他們的東家,另一個則是剛剛跑進去叫他們東家的那個老中醫,但是他這一手,可是練習了整整三十年,才做到的。

這一手放在古代,那是一個學徒學成之後,可以出師,具備行醫資格的標準之一除非是那種天才中的天才,要不然沒有十幾年的苦練根本沒有那份手感。

但是秦天才多大啊!他竟然能做到這一點!

「呵呵,這很簡單啊,這位大媽從面相上就已經告訴我了,這位大媽,您是不是近幾年來,經常感到頭痛頭昏,性情暴躁,兩肋憋脹,而且還失眠健忘,有時耳鳴日眩,焦慮不安,月經一、二月,二、三月一行不定,量時多時少,色黑有塊,少腹脹痛,每至行經前諸症更甚啊?」

秦天看著哪位小學徒激動的樣子,對著他微微一笑,轉身對著那個前來拿葯的大媽問道。

「對!太對了,哎!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個大媽聽到秦天的話,整個人瞬間就愣住了,好一會,才用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秦天,秦天來了的時候,她已經在這裡排隊等著拿葯那,所以秦天根本不可能聽到她跟醫術講述自己的病情,而且她還發現,秦天說的比自己跟醫生說的還要詳細,一些細節她都忘記跟醫術說了,秦天他是怎麼知道的?

「呵呵,當然是從您的面色上開出來的,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您的面色稍稍有些目赤青黑,而且您在等著拿葯的時候表情有些焦躁和焦慮,剛剛您張嘴的時候,我還發現您的舌苔紫暗,再結合您的年紀,所以我斷定您得的是婦女更年期綜合征。

剛剛我說的那些表現,只是婦女更年期綜合征的一些臨床表現罷了。」

秦天對著那個大媽笑著說道,這種病情對於他宗師級的醫術來說真是太簡單不過了,只是用望診一看那個大媽的臉色就能判斷清楚,根本不用接下來的聞問切了。

「神了,小夥子你真是神了,剛剛那個老中醫也是說我得的是婦女更年期綜合征,只是他給我切了脈之後,才給出的結論,你竟然打眼一看就知道了,真是厲害啊,對了,我那個病,吃這服藥可以嗎?」

那個大媽先是對著秦天誇獎了幾句,然後話頭一轉,對著秦天惴惴不安的問道,這一刻他的秦天的信任,直接超過了那個給她看病的醫生。

「那個……大媽啊,這服藥您水煎飯前服,每日一劑,五劑之後,病情就能得到控制,您以後要是再來月經的時候,會流出血水伴淤血數塊,並且您的月經就此而終止了,您要是嫌慢的話再加上一點熟地黃和柴胡,保證您在三天之內病情得到控制,額……不過我事先聲明啊,我可沒有什麼醫師資格證書,您別怪我就行。」

看著那個大媽期盼的眼神,秦天微微苦笑一聲,然後對著那個大媽詳細的解釋道,她在這裡當著那些醫生的面,問自己一個外人,這不是搶人家的飯碗嘛,但是那位大媽既然問了,秦天也不好意思瞞著,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那位大媽,順便把自己那個改良的方法也說了出來。

臨末了看著看著周圍那些拿葯的病人,都有要讓自己看病的趨勢,秦天嚇得連忙開口道,看一個就行了,要是都看了,他那可就是搶別人飯碗了。

「沒事就聽你的,大媽對你放心。」

那個大媽聽到秦天的話,很是乾脆的說道,似乎對於秦天的信任比那個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中醫還要強。

看著那個大媽信任的眼神,秦天微微苦笑一聲,轉身從那個牆壁一樣的葯柜上,找出了柴胡和熟地黃的所放置的地方,拉開以後,也是看都不看的往裡一抓,快走到櫃檯前的時候,看著那個小學徒那微微放光的眼神,秦天對著他微微一笑,然後把抓過來的那些柴胡和熟地黃放在了他手中的小葯秤上面,並且輕聲吩咐道。

「柴胡六錢,熟地黃四錢半,分為三次放。」

「一……一樣,真的一樣1

那個小學徒,趕緊把手上拿著的那個小葯秤上的秤砣,撥到了秦天說的重量上,看著那完全平衡了的秤桿,他激動的說道,現在他完全相信秦天剛剛那一手是真本事,而不是湊巧碰上的。

「對啊,加一點柴胡和熟地黃,我怎麼沒想到呢,熟地黃可以滋陰補腎、調經補血用在這裡最合適不過了,柴胡更是身來之筆了,有了它這個藥方的功效絕對能憑空增加一倍,妙啊,真是妙啊!我不如也礙…」

這是那個給這位大媽看病的那個老中醫,聽到秦天的改動,在心中細細的品味了一下,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的亮光,秦天雖然只是加了兩位葯,但是卻起到了一個畫龍點睛的作用,把一個方子的藥效憑空的增加了一倍,頓時情不自禁的對著秦天讚歎起來。

本來周圍那幾個病人,聽到秦天沒有醫師資格證書,眼中的那一絲火熱已經消退了不少,但是聽到那個老中醫,竟然親口承認他的醫術不如秦天,那些人剛剛消退了的火熱馬上瞬間再次燃燒了起來,而且比剛才更甚了,目光炯炯的期盼的盯著秦天。

「我的親娘啊!我只是來拿葯的,不是來做苦力的1

看著那幾位看著自己雙眼放光的大姨,大媽,大姨媽們,秦天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有種跌入狼窩的趕腳啊,這一刻要不是他的葯還沒有拿好,他都有種拔腿就跑的衝動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