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89迷魂針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卻又幾個缺點。 一是在催眠的過程中,對方不能受到打擾,要不然很容易就會清醒過來,而且意志太堅定的也不會被催眠,所以秦天上來就對著麻生太郎施展了狠辣的手段,把他的意志摧毀了再進行逼問。 ...

「這就是你的老巢了?藏得挺隱秘的啊,誰能想到,一個居住在富豪別墅的成功白領,竟然是腳盆派遣到華夏的間諜。」

當那個麻生太郎哼著小曲,打開門他居住的那幾個房門,正準備去洗個涼水澡的時候,一個陰測測的聲音猛地在他的身後響起,聽到這個冰涼的不帶一絲人類感情的聲音,那個麻生太郎頓時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剛剛不是錯覺,真的有人砸跟蹤自己,而且這個人已經知道自己是腳盆間諜的身份了。

麻生太郎也不回頭看看來人是誰,就向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看起來挺普通的花瓶就猛撲了過去,那裡面藏著一把他事先準備好了的手槍!這算是他最後的手段了。

「哼1

秦天看到那個麻生太郎這個時候了,還徑直的往一個看似普通的花瓶撲去,就知道那個花瓶有古怪,有可能這就是他的後手,是他認為能應付過眼前危機的保證。

當即冷哼一聲,腳步一動,整個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雖然現在秦天的空間不能用了,但是憑他這速度,短時間內快速移動的話,也跟瞬間移動差不多了。

碰。

剛剛撲到一半的麻生太郎就感覺腹部傳來了一陣劇痛,然後他的整個身體跟炮彈似得,橫著向一邊的牆壁飛去,狠狠的撞到牆上,把牆壁上的裝飾都撞下來不少,而且他整個人就和一幅畫似得,貼在了牆上,過了兩三秒鐘,才掉落下來。

剛剛落地的他,猛地一張嘴,一口帶著點點內臟碎片的鮮血就從他的口中噴出。

「哼1

看到模樣如此凄慘的麻生太郎,秦天再次冷哼一聲。大步向著他走去,抬起右腳,向著他那著地的四肢上狠狠的踩去。

嚓嚓。

幾聲清脆的骨骼碎裂聲響起,秦天直接把麻生太郎的四肢給踩進了那堅硬的大理石地板裡面,那森白的骨頭都露了出來,穿透了四肢上的肌肉,鮮血不要錢的從那個麻生太郎的傷處涌處,秦天對於這種腳盆畜生那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哦,對了,電視上演的那些間諜嘴中都有毒牙。萬一失手被擒之後,會瞬間咬破那個毒牙,也不知道你有沒有。」

打斷了麻生太郎的四肢,讓他跟狗一樣趴在地上,秦天那淡淡的語氣再次響起,聽到秦天的話,那個麻生太郎直接絕望了,他的嘴中還真的有一顆毒牙。

鑽心的疼痛讓麻生太郎已經無法說出話來,渾身劇烈的顫抖著。身上更是早已經被冷汗和鮮血浸濕,整個人都若篩糠。

秦天乾脆的揪起麻生太郎的頭髮,把他從地上拉起來,然後清脆的兩巴掌就上去了。秦天懶得找那一個才是毒牙,他麻利的把麻生太郎滿口的牙齒全部打掉。

被秦天這麼一番招待,那個麻生太郎一條命已經去了七八成了,就算現在馬上送他去搶救。他以後也要做輪椅了,他的四肢全部粉碎性的骨折,要不是還有點皮肉連著。估計能直接掉下來。

但是落到秦天的手中,他還有活下去的可能嘛?

「對了,你有什麼要說的嘛?比如你的同伴在什麼地方之類的?說出來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看著那半死不活的麻生太郎,秦天突然感興趣的問道,電視上都這麼演的,備受折磨生不如死的一方,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都會把他知道的說出來,於是秦天也心血來潮的想試試。

「呵……呵,做……做夢1

那個麻生太郎微微抬起頭,慘然的對著秦天喊道,隨後又是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剛剛秦天第一下就把他身體裡面的內臟給打裂了。

「嘖嘖,挺有骨氣的嘛,不過沒關係,用我的方法一樣可以知道我想要的,而且還不害怕你欺騙我。」

秦天看著那個死鴨子嘴硬的麻生太郎,笑呵呵的說道,然後從口袋中摸出十幾根銀針來。

「你……你,要干……幹什麼1

不知道怎麼的,看到秦天拿著那幾根小小的銀針,麻生太郎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知名的恐懼,對著秦天嘶吼道。

「幹什麼?呵呵,等會你就知道了。」

秦天看著面帶恐懼的麻生太郎笑盈盈的說道,只是他的笑容很是冰涼。

當秦天幾針下去之後,那個麻生太郎就感覺原身上那鑽心的疼痛,就跟落潮似得,只是幾秒鐘的工夫,就消失不見了,並且身體內部還不斷的湧出一股非常舒服的感覺,這一增一減的,讓麻生太郎好似來到了天堂一般。

「嘿,這個針還真是挺管用的啊,宗師級的醫術就是厲害。」

幾秒鐘之後,秦天看著瞳孔微微放大,目光變得渙散迷亂的麻生太郎樂呵呵的說道,這一次他用的是宗師級醫術當中記載的一種叫做針的針法,這套針法可以把敵人給催眠了,這個時候,你問他什麼他就會說什麼,絕對比狗都聽話。

「你叫什麼名字?」

麻生太郎眼神迷離,表情沒有半點兒變化,說話的語氣也是死板僵硬如同是電腦合成的語音:「麻生太郎。」

看來催眠還真是成功了,秦天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問道:「跟你一起來的同夥有多少,現在他們都住在什麼地方?」

「跟我同一期來的人有五個,但是我不知道他們的情況,我們來到華夏之後就都分散開了,而且我們都是單線聯繫的,從來都是上面的人主動練習我,每次通話結束之後,都會告訴下一次聯繫時用的暗號,用以確認身份。」

「我靠啊,這麼謹慎,不光是單線聯繫,而且還每一次都換暗號。」

秦天聽到麻生太郎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這就意味著,自己只能抓到一跳小蝦米,而且還說不定會打草驚蛇。

「那你要是需要一些幫助,是怎麼跟上面聯繫的?」

猛地秦天響起一個問題,對著那個麻生太郎好奇的問道。

「要是需要幫助的話,我就去日和集團,那裡是我們組織安置在華夏的一個據點,借著企業的名頭,來做一些事情。」

秦天聽到那個麻生太郎的話,整個人氣的臉都綠了,你媽啊,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說,要不是勞資心中好奇,問了一下,日和集團這麼大的一塊肥肉就從我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秦天都恨不得再給麻生太郎一巴掌,但是看到他那個迷亂的眼神,還是忍住了,這一巴掌下去估計就把他給打醒了,想要再控制他可就不那麼容易了,這個針雖然好用,但是卻又幾個缺點。

一是在催眠的過程中,對方不能受到打擾,要不然很容易就會清醒過來,而且意志太堅定的也不會被催眠,所以秦天上來就對著麻生太郎施展了狠辣的手段,把他的意志摧毀了再進行逼問。

二則就是,這個針的影響,問題是現在那個麻生太郎只剩下半條命了,就算靠秦天給吊著,他也只能再活半個小時,根支撐不到那個時候。

三嘛則是秦天剛剛發現的,這個被控制的人,根就是一個木頭,你問什麼他說什麼,你要是不問,他是絕對不會說的。

「把你知道的關於你們的情況都說出來。」

秦天強忍著怒氣,對著那個麻生太郎命令道,這一次他也刷了一個花招,讓麻生太郎自己說,他乾脆不問了。

「我們是……」

半個小時后,看著已經斷氣了的麻生太郎,秦天緊緊的皺著眉頭,表情非常猙獰,雙手青筋暴露,因為過度的用力,此刻他的雙手有些發白了。

他沒想到,腳盆人竟然這麼的大膽,往華夏派遣間諜也就算了,他們還做起了販賣器官的生意,在一些偏遠的地方,他們跟當地的某些黑幫合作,暗中擄掠一下華夏人士,把他們的器官給切除了,高價賣給需要的人,依次來獲取暴利,然後這些賺到的利潤,將會變成他們的軍費,然後繼續往華夏派遣人員。

誰叫華夏的人多呢,每年失蹤一些人口,根不會引起注意。

不光身強力壯的男人他們抓,女人和小孩他們也抓,只是他們的命運將會比那些被割去器官的人還要悲慘,被割去器官的人只是痛苦一時,但是他們卻有可能痛苦一世。

「該死啊!日和集團是吧,我,記住你了1

秦天猛地出聲道,聲音中充滿了一種恐怖的味道,讓人不寒而慄,這一刻一股可怕的殺氣從秦天的身上瘋狂的湧出,頓時秦天的周圍彌散出一層層的紅霧,讓此刻的秦天看起來跟地獄中歸來的修羅似得。

以秦天為中心,方圓一里的地方,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甚至有一些從這裡飛過的小鳥,被秦天那恐怖的殺氣給活生生的嚇死了,幸好麻生太郎住的地方有點偏僻,要不然絕對會引起極大的轟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