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72準備見家長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娘還不是一個鼻子兩隻眼,也沒見她多張一副嘴巴埃 「那就今天晚上著吧,正好嫣然的爺爺也回家吃飯,他老人家也對你挺敢興趣的。」 看著恢復了正常神色的秦天,上官虹微微笑道。 「額……...

「小天啊,今天去家裡吃頓便飯吧,順便認認家門,跟嫣然的母親認識認識。」

看到視頻結束之後,上官虹突然出聲打破了房間當中的寂靜,只是他的話讓秦天嚇了一跳,這是要見家長的節奏啊!而且還是傳說中最難對付的丈母娘。

「怎麼?你今天有事?」

看著秦天那刷的一下變白了的臉色,上官虹嘴角閃過一絲的微笑,但是很快就掩飾過去了,而是故意板起臉來,對著秦天淡淡的說道。

「沒……沒事,怎……怎麼會有事呢,一……一定去。」

秦天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說完以後,他自己都鬱悶了,不對啊,我害怕什麼啊?別的人是害怕丈母娘獅子大開口,自己怕什麼?靠啊,都是被別人給影響的。

「好啊,什麼時候?」

想明白了的秦天,馬上回復了以往的平淡,再說了,丈母娘這種最難對付的生物,他已經見過一次了,而且還把對方給徹底擺平了,有過前科的他,再見一個又怎麼了?丈母娘還不是一個鼻子兩隻眼,也沒見她多張一副嘴巴埃

「那就今天晚上著吧,正好嫣然的爺爺也回家吃飯,他老人家也對你挺敢興趣的。」

看著恢復了正常神色的秦天,上官虹微微笑道。

「額……嫣然的爺爺,那……那就是上官老將軍了?」

聽到嫣然爺爺也要見自己,秦天的腦海中馬上閃過一個經常在電視上出現的身影,這時他才想起那位的長相,額,應該說上官虹的長相,跟那位有幾分的相似,馬上惴惴不安的問道。

看著上官虹嚴肅的點了點頭,秦天頓時嚇了一大跳。兩手也不知道往哪裡放了,這次要見他的可是整個華夏最頂尖的那一小撮人當中的一個啊,就算他平常再怎麼無法無天的,遇上這種情況,他也有些坐不住了。

「老公,沒事的,爺爺平常還是挺和藹的。」

看著秦天在哪裡坐不安的樣子,上官嫣然好心的開口勸道。

聽了上官嫣然的話,秦天使勁的翻了翻白眼,那是你親爺爺。他對你當然和藹了,我是誰啊,我可是去撬牆角的,他老人家能給我好臉色看?

「嫣然啊,你爺爺他老人家平常喜歡什麼,或者說他老人家有什麼愛好?」

秦天對著上官嫣然惴惴不安的問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咳咳,不應該這麼說。應該是不打無把握之仗,咳咳,也不對,總之。總之,就是那麼個意思。

「我爺爺啊?我想想啊,我爺爺喜歡書法,還喜歡國畫。還喜歡下棋,好像還喜歡太極,對了。我爺爺以前還挺喜歡美食的,只是最近年紀大了,身體大不如以前了,醫生不讓他吃太多,為此他發了好幾次脾氣呢。」

聽了秦天的話,上官嫣然歪著頭回憶起爺爺以前的喜好來,上官虹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秦天,畢竟秦天這種樣子他還是第一次見,挺有喜感的。

「書法,國畫,下棋……」

一聽上官嫣然說道前三個東西的時候,秦天的臉色刷的一聲就垮了,這三樣東西他是一個不會啊,字就不用說了,他的字,都能跟甲骨文有一拼了,基本上只有他自己能認得出來,甚至有時候他也要仔細看一會,才能明白自己到底寫的什麼,由此可見秦天的字,是有多麼的「優秀」了。

國畫什麼的,就更別說了,自古書畫不分家嘛,自從小時候,他很用心的畫了一次老虎,被老爸認成了黃狗,被老媽認成了小貓以後,他就再也沒摸過畫筆。

至於下棋,咳咳,天見可憐啊,他連下棋的基本規則都不知道,哦,不,至少他還會五子棋,但也是慘不忍睹的那種,至於像象棋,圍棋之類的,秦天那時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埃

猛地聽到老爺子還喜歡太極,他的眼睛刷的一聲就亮了,這個他會啊,等上官嫣然說道,喜歡美食,但是醫生卻不讓他多吃的時候,秦天的眼睛亮的,都跟燈泡一樣了,廚藝,醫術再加上太極,這三樣他可是宗師級的,靠這三樣,大概,也許,可能應付過去吧。

只是秦天心裡那個後悔啊,後悔為什麼偏偏這個這個時候,讓系統升級,要不然,直接三千點功德下去,把書法,國畫,下棋什麼的都變成宗師級的,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如此的被動了。

秦天可是聽別人不止一次的說過,第一印象挺重要的,萬一要是自己表現不好,那他可就完了,要是換成別人,哪怕是上官虹,他也敢吵幾句,但是那個人要是換成上官老將軍,他是真的不敢。

對於上官老將軍他有的只是佩服,甚至是全國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對上官老將軍佩服,這位老將軍硬氣,面對一些看不慣的事情,別人不敢說,不敢做的,他老人家敢,而且不把事情做到底不罷休。

「對了,我不是有先天演卦嘛,我可以算算今天晚上我的情況埃」

正在著急想辦法的秦天,猛地想起了他還有先天演卦這個作弊器呢,連忙從口袋中拿出了那三枚金燦燦的銅錢,然後全力運轉先天演卦。

「咦?嫣然啊,小天這是?」

看到秦天的動作,上官虹愣住了,怎麼好好的,他扔起銅錢來了,而且那個東西是銅錢吧?怎麼看起來金燦燦的,跟純金的一樣,或者說那就是金子打造的?

「爸,老……秦天他是在用那個叫做先天演卦的東西,在算什麼東西呢。」

聽到老爹的聲音,上官嫣然脆生生的回答道,同時還對著上官虹可愛的吐了吐舌頭,雖說上官虹已經同意了她跟秦天的事情,但是當著她老爹的面,稱呼秦天為老公,她還是有些害羞。

「哦?先天演卦?就是上一次,他給我算的那種?」

聽到女兒的話。上官虹的眼睛微微一亮,想起來那次秦天說自己馬上有血光之災的那一次,結果秦天這句話說完之後,還沒有幾秒鐘,自己就被自己無意中震起來的煙灰缸打破了鼻子,驗證了秦天的話。

「嗯,就是那種,噗嗤……」

聽到自己老爹的話,上官嫣然點了點頭,然後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似乎是想起了老爹上一次的狼狽樣子。

「哦,那讓小天,等會給我算一卦,看看我最近的情況怎麼樣。」

聽到女兒的解釋,上官虹感興趣的說道,要是換成往常,他才不相信這種封建迷信呢,但是秦天卻不同,他可是有過親身經歷的。

「嗯。」

面對父親這個小要求。上官嫣然想都不想的就答應了,她相信秦天也不會為了這麼一點小事情,而給未來的老丈人難堪的。

「哈哈,大吉埃此行無驚無險,還會抱得美人歸,這我放心了。」

幾秒鐘后,秦天一臉興奮表情的睜開了眼睛。哈哈大笑起來,剛剛他用先天演卦給自己算了一卦,結果算是一個上上籤吧。卦象上說,他此行不光是一點驚嚇都沒有,而且最終他還會心想事成,抱得美人歸。

看到這個卦象,秦天才重重的鬆了一大口氣,先天演卦是不會騙人的,他都這麼說了,那就證明自己完全不用擔心什麼了。

「小天啊,你給我算算怎麼樣啊?」

看到秦天給自己算完了,上官虹才出聲道,饒有興趣的盯著秦天。

「額……好啊,不知道您想算什麼?財富,姻緣……咳咳,這個沒有,那個,我是想說,運道……」

看著上官虹那感興趣的表情,秦天當然不會拒絕這個討好老丈人的時刻,再說了現在擁有灌注了功德的銅錢,他現在用一次先天演卦所耗費的心力大大的減少,別說一次了,就算是連續來個十次八次的,他也不在乎。

只是剛剛算了一個上上籤的他,一時間不注意,來了一個問姻緣,看著上官嫣然那崛起的小嘴,和上官虹那怪異的表情,秦天大感尷尬,乾咳幾聲趕緊把話題遷開。

秦天這一刻都恨不得給自己幾巴掌,當著未來老丈人的面,和未來老婆的面,問老丈人要不要算姻緣,他這是嫌死得不夠痛快啊,這話要是落到丈母娘的耳中,他那真是離死不遠了,而且他跟嫣然這事情,基本上算是黃了。

有你這麼當女婿的嘛,還沒見丈母娘呢,就勸著老丈人那啥,找死也沒這樣的。

「咳咳,那個姻緣就不用了,我也不知道算什麼,你……你隨便幫我看看吧。」

上官虹對著秦天尷尬的咳嗽一聲,想了想說道,他也就是感到有趣罷了,湊湊熱鬧而已,至於想算什麼,他還真沒有一個目標。

平常人想要的財富,權利,姻緣什麼的,他都不在乎,他們上官家在華夏已經算是頂尖了,再進一步,就是那啥了,也就是相當於古代九五之尊的那個位置了。

至於財富,他就更不在乎了,對於錢這個東西,他一直都認為夠花就行,太多了反而不美,要不然,憑藉他龍組組長的身份,真想弄點錢,那還不是動動嘴的事情埃

至於姻緣,咳咳,那就更別提了,他上官虹可是現代社會的三好男人啊,是「三從四德」的模範標兵,姻緣這玩意,他連一點想法都沒有,應該說不敢有,君不見,就連他的秘書啥的,也是一些個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而不是嬌滴滴的大美女,這可都是嫣然母親教育出來的。

當然這一點秦天不知道,要不然他絕對會對那個未見面的丈母娘,把危險等級提高的最高級的十二級。

「這個……那好吧。」

聽到上官虹的吩咐,秦天遲疑了一下,這才點頭答應,像這種情況,一些一般的算命先生,是不算的,因為對方也不知道算什麼,這就加大了這一卦的難度,君不聞,一些算卦的都事先聲明,他們三不測,不誠不測,無事不測,重測不測。

但是眼前可是自己剛剛確認的老丈人,秦天還真不好拒絕,要不然,最終難受的還是自己。

深深的看了上官虹一眼后,秦天開始閉目運轉先天演卦,一時間整個房屋中只有銅錢落地的清澈響動聲。

「那個,岳父大人,因為你也不知道算什麼,所以小婿斗膽,給您算了一下您未來的運道,您再一個月之後,會因為被手下連累,而導致被老爺子訓斥一番,而且老爺子也會受到牽連。」

過了幾秒鐘之後,秦天長出了一口氣后,對著上官虹表情詭異的說道。

「額……這個……好了,那個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一些公務要處理,今天……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們倆出去玩吧,等晚上我們一起回家吃飯。」

聽到秦天的話,上官虹和上官嫣然的表情頓時也怪異了起來,只見上官虹表情不自然的乾咳幾聲,轉移著話題。

「是。」

看到上官虹那個樣子,秦天和上官嫣然對視一眼,都發現對方眼中的笑意,然後告罪了一聲,這才走出上官虹的辦公室。

上官嫣然就不用說了,上官虹的事情,基本上她都能知道一點,而秦天則是用先天演卦給上官虹算卦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上官虹這個龍組的組長,女兒都二十多歲的人,竟然還經常被老爺子訓斥,而且還基本上一個月最少來一次,就跟女人親戚似得,特別的準時,從無例外,這個現象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也難怪上官虹的表情會如此的怪異了,畢竟他一個大老爺們,被老爸還跟教訓小孩似得,每個月這麼來幾次,他真是受不了啊,而且那老爺子的信條就是,他們上官家沒有被人的事。

所以基本上他訓斥上官虹的時候,都是當著兒媳,孫女的面一起來,這更讓上官虹受不了了,但是勞資訓兒子,在華夏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他就算是華夏的龍組組長,也只能老實實的承受著。未完待續……

PS:一個不好的消息,下一個星期,更新時間又要不定時了,像大家道歉啊,但是每天絕對保證萬字,因為快月底了,堅持了一個月的萬字全勤,不能在眼看就要成果的時候,毀於一旦,幸好這個月是二月,要不然我可就真的苦逼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