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68價值連城的翡翠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是跟她談論槍支彈藥,電腦黑客什麼的,她還能懂一些,像這種價值幾十上百萬的「奢侈品」她還真的沒接觸過,所以盧志強跟她說這些完全是對牛彈琴。 「這塊料子的綠還是不錯的,做成戒指的話,可以磨成十四五...

「把那個翡翠拿過來我看看。即可找到本站」猛地盧志強出聲道。

聽到盧志強的話,那個正拿著那塊翡翠的老師傅稍稍愣了一下,然後想起剛剛那位老總給他使得眼神,馬上恭恭敬敬的給盧志強遞了過去,看到這一幕的秦天,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深邃,越發的耐人尋味了。

「怎麼樣啊盧大少,咱的運氣不錯吧,這塊料子可入得您老人家的法眼?」

秦天對著盧志強陰陽怪氣的說道,那嘴角裂的都快閉不上了。

「你……切,你這就是狗屎運,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這才一塊,有本事你接著來埃」

看著秦天那副小人得志的樣子,盧志強恨恨的說道,他生氣倒不是心疼這塊翡翠料子,他是看不慣秦天那副嘴臉,真是太氣人了。

「盧大哥,這個東西很值錢嘛?」

看著盧志強那副恨恨的表情,和秦天那得意洋洋的樣子,以及周圍那些人的讚歎,上官嫣然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雖說她看著這個東西確實挺漂亮的,但是他們也不至於這樣吧?

「秦天的狗屎運不錯,嫣然你看啊,這塊翡翠還未經打磨,就像冰水一般透明,這種翡翠就叫做冰種,僅次於玻璃種的了,算是塊極品翡翠的料子了。」

上官嫣然哪裡懂什麼冰種玻璃種?她們上官家是軍人家族,又不是商業家族,要是跟她談論槍支彈藥,電腦黑客什麼的,她還能懂一些,像這種價值幾十上百萬的「奢侈品」她還真的沒接觸過,所以盧志強跟她說這些完全是對牛彈琴。

「這塊料子的綠還是不錯的,做成戒指的話,可以磨成十四五個戒指面吧,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格,這塊翡翠大概能值個三百萬左右,主要是現在市場上價格兩極化的現象太嚴重了,極品翡翠動輒數十上百萬,而比冰種稍差一點的像糯種油青之類的,價格就要差上很多,這塊翡翠也就是占著品種好的關係,要不然它也就是三四十萬。」

盧志強看著上官嫣然一副茫然的樣子,對著她微微笑著解釋道。

「多少?這個東西能賣三百萬?」聽到盧志強的話后,上官嫣然整個人都怔住了。

按照她的估計,這麼大一點東西,雖然看起來挺不錯的,樣子挺喜人的,但是最多就值個十幾萬到頂了,這還是她看著眾人那副驚嘆的反應,特意往上又漲了點的,上官嫣然怎麼都沒想到盧志強給出的價格,會比她預計的還要多出二十多倍。

「翡翠這麼值錢嗎?」

上官嫣然使勁的咽下了一口口水,要知道她現在的存款也就是五六百萬的樣子,這還是她加入龍組之後,靠著她那黑客技術賺來的,本來她以外自己也算是一個小富婆級別的人物了,畢竟她老爹的存款都沒有自己一半多,但是看到這麼個雞蛋大小的翡翠,就要三百多萬,上官嫣然真的快暈了。

「呵呵,不是翡翠值錢,而是極品翡翠值錢,這是一塊冰種翡翠,所以才值三百萬,要是換成比這個冰種高一級的玻璃種,這塊翡翠那就變成三千萬了,要是換成低一級別的芙蓉種,這塊翡翠也就是值一百來萬左右。」

看著上官嫣然那不敢置信的表情,盧志強對著她詳細的解釋道,他知道上官嫣然他們家都是純粹的軍人世家,而她家的老爺子,更是眼裡不揉沙子的主,別看那位現在官居顯赫,屬於最頂級的那一小撮人當中的一位,但是要是論財產的話,那位能拿出個五六十萬來,就不錯不錯的了。

甚至整個上官家,所有資產加起來,連一千萬都達不到。

要知道上官家可是華夏軍方第一家族啊,但是他們家論資產,卻連某些普通的小老闆都比不上,這不能不讓人感嘆。

「我……我要暈了……」

上官嫣然感覺大腦一陣暈乎乎的,她完全不能理解,這種東西怎麼會如此的貴,她積攢了好幾年的私房錢,買下眼前這個雞蛋大小的東西,估計就能縮水一半了。

「好了,別看了,誰幫我把這個給擦出來埃」

正當那群人在圍著秦天剛剛切出來的那塊翡翠看的時候,秦天有些得瑟的聲音響起了。

「什麼!難道又出綠了?」

「不太可能吧?」

「切……切漲了?1

「好綠啊,是塊好料子1

「快點,清洗了看下……」

「起來,我看看。」

隨著秦天那一嗓子,馬上周圍所以的人都吸引了過去,有幾位老師傅看秦天的眼神已經有點不對勁了,在賭石圈子裡,你切垮一百次或許都不會被人記住,但是大漲一次,肯定會聲名遠播的。

「這綠……這綠好像不一般埃」

聽到秦天的話,馬上剛剛從秦天手中接過那塊翡翠的老師傅,就屁顛屁顛的端了一盆水來,仔細的將那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開窗清洗了一遍,看著隱隱約約的那抹綠意,他吃驚的說道,憑著他多年得經驗來看,這次的翡翠可能不一般,

「快,快拿熒光手電筒照照,讓我們看看,能讓老李你說不一般的,估計又是一個大漲。」

很快旁邊就有另外一個師傅著急的喊道。

「那行。」

那個老李很是乾脆的應了一聲,然後拿出了個熒光手電筒打開后,將手電筒緊緊的貼在了切面上,就在手電筒和切面吻合之後,一團綠色沁人心扉般的色彩,從手電筒的光圈處傳出,竟然將那位老李拿著手電筒的右手都渲染成了綠瑩瑩的顏色。

「哇1

看到這驚奇的一幕,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驚嘆起來,不是這些人沒見識,相反他們這些人最少也都和翡翠打過五年以上的交道,但是眼前出現的這一幕,他們確實沒見過。

「帝……帝王綠,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帝王綠1

看到那純粹的綠,耀眼的綠,綠的就像是快滴出來似得,那個老李猛地想起一個只在傳說當中才出現的名字,失聲尖叫起來。

老李此話一出,鼓噪的場內頓時變得靜寂了下來,每個人都用著一直極其熱切的目光盯著那塊還被固定在切石機上的原石,就跟被關了十幾年的老色狼看到一個不穿衣服的角色大美人一樣。

「快……快解開。」

此刻盧志強連聲音都變了,臉色也略微的cho紅起來,即使以他現在的身價地位,他也只是見過一次帝王綠,還是在別人的手上,現在他看到那塊有可能是帝王綠的翡翠,他也不淡定了。

「好……」

聽了盧志強有些變調的聲音,那個老李應了一聲,就想要上前解石,向他這種跟石頭打了一輩子交道的人,能親手解出一塊帝王綠來,那絕對是能為之驕傲一輩子的事情。

「等會,要是讓你解石,還不知道要費多長時間呢,乾脆還是按照剛才的辦法來,我給你切好了,你幫我擦好得了。」

看著那個老李一臉激動憊來,秦天伸手攔下了,用一種讓人聽著都蛋疼的語氣說道,說完后,理也不理眾人,直接拿起那塊放在切割機上的原石,連觀察一下都沒有,就開始切割。

「哎,小心點。」

「我的小祖宗啊,您可慢點,別損壞了那塊難得一見的帝王綠埃」

「我……我的心臟埃」

看著秦天那野蠻粗暴的舉動,周圍那幾個解玉師傅的心臟都快嚇停了,一臉慘白和緊張的看著秦天在哪裡忙活,如果這真是一塊不世出的帝王綠翡翠,秦天將其解垮的話,眾人殺了他的心思估計都會有了。

「哎?老李,你不緊張嘛?你不害怕他一不小心損壞了那難得一見的帝王綠?」

猛地一個解玉師傅,看到那個老李只是一臉期待表情的看著秦天的動作,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之情,似乎秦天解的不是帝王綠,而是一個最普通的豆種似得,頓時好奇的問道。

聽了那位的問話,周圍的人都紛紛好奇的抬頭看向老李。

「各位你們看看這個。」

老李看著所有的同行們都奇怪的看著自己,微微一笑,俯身從地上撿起來秦天剛剛切開的幾塊碎料,指著上面的切面說道。

「老李,你給我們看這個東西幹什麼啊?不就是一塊碎料嗎。」

看著故作神秘的老李,他旁邊的一個解玉師傅不爽的說道,現在他們都急的跟什麼似得,有幾個還差點犯了心臟病,看到老李那副淡定的樣子,他們的心裡要多不平衡就多不平衡。

「呵呵,各位,難道你們就沒注意到,這塊切下來的碎料上面,那是一點綠意的沒有嘛?要是一塊就罷了,主要是這幾塊都沒有啊,而且你們看,剛剛這位秦先生切開的那塊翡翠,上面只有一層薄薄的花絮,這說明什麼,你們還不清楚嗎?」

看著一棒子老夥計那要揍人的表情,那個老李也不賣關子了,呵呵一笑,指著那幾塊碎料跟他們解釋道。

聽到老李這麼一解釋,又看了看那四五塊碎料,以及上官嫣然拿在手中的那塊翡翠,他們才赫然發現,秦天切石的分寸掌握的極好,都是沿著翡翠邊緣擦過去的,甚至連包裹住翡翠的一層白色晶體都沒有絲毫的損傷。

「嘶……」

看清楚了的他們,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秦天剛剛的速度他們可是看在眼中了,那一塊翡翠他只是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給切開了,這麼短的時間內,還做的這麼好,他們全部自嘆不如。

當即一個個的都把心放到肚子里,轉頭繼續觀看起來秦天那非常具有暴力美學的切割。

「秦天這丫的,還真是一個……妖孽埃」

盧志強看著那幾塊不帶有一絲綠意的碎料,又看著幾句話工夫就將那塊帝王綠解開一半的秦天,頗為感嘆的說道。

兩分鐘后那塊帝王綠就已經被秦天給解出來了,解出來之後的秦天,把那塊價值連城的帝王綠往老李手裡隨手一扔,丟下了一句,給我擦好的話,就轉身向著剩餘的翡翠原料進發了。

………………………………

兩個小時候,盧志強他們看著放在桌子上那一排排,耀眼的翡翠,久久的無語,這一刻他們看秦天的眼神就跟看一個怪物似得。

秦天選擇的這十幾塊翡翠原料,無一例外的全部漲了,而且還是大漲,最不值錢的那一塊就是秦天第一次切開的那個價值三百萬的冰種翡翠,盧志強在心中暗自盤算了一下,最後他都被自己算出來的結果給嚇了一跳,秦天這一次弄得翡翠,不算加工之後的,只算現在的價值,最少也要十個億往上。

「嫣然,你喜歡什麼顏色的?挑一塊吧,等過幾天,我把你選好的那塊雕刻成你的模樣,怎麼樣?」

秦天看著直勾勾的盯著桌子上那些翡翠,就差流口水的上官嫣然,笑呵呵的說道,本著慷他人之慨的心態,秦天把盧志強這裡最好的一批翡翠全部打劫了。

「我……我……我看看礙…」

上官嫣然一聽秦天讓自己選擇一塊,雕刻成她的模樣,頓時遲疑了,這幾塊翡翠,她看那一塊都喜歡,哪一種顏色她都捨不得放棄。

綠色,給入一種勃勃的生機感,其中似乎孕育著流動的通透,彷彿隨時都能從中滴出油來一般,就算是對色彩最不敏感的入,見到了,也會第一眼就認定,這種綠色才能稱得是『最純正』,就算是最沒有審美眼光的入,見到這種綠色的時候,也會被這純粹的綠色所震撼、吸引。

紅色,這是彷彿能映紅半邊夭的血紅!赤紅如血,濃稠如漿,這是最純正的紅,如火焰般的奔放,又有如楓葉的唯美,更有與血液媲美的熱情,讓人看到的第一眼,就似乎感覺自己的血液要沸騰了一樣;

紫色,妖艷卻不輕佻,就像是最純種的紫羅蘭一樣,又像是落入凡間的精靈,神秘而又高貴,看一眼,就覺得自己的心神都被它緊緊的抓住了一樣。

白色,這是一種純潔的白,是一種無瑕的白,是一種明亮的、溫暖的、瑩潤的白,僅僅是看那顏色,就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被清洗了一遍似得。

綠色的是極品「帝王祖母綠」,紅色的是極品「血玉紅翡」,紫色的是極品「紫眼睛」,以及白色的極品「通透白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