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65全賭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腳下的地板上,七手八腳的打開數以十計的鎖,又在幾個從暗格露出的鍵盤上,各自輸入了總計六個長達二十幾位的密碼,又分別用指紋驗證和虹膜驗證后,一扇又矮又窄的小門,才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嘖嘖,...

「哎?小欣欣,你怎麼這麼快就叛變了?你這立場也太不堅定了吧,要是放在抗日時期,第一個就該槍斃的就是你這種立場不堅定的人物。」

小欣痛快的答應了,上官嫣然反而不樂意了,捏著小欣那手感很好的小臉,對著她說教起來,中心思想就一個,讓她以後一地要堅持到底,一直到小欣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層水霧,看起來都快哭了似得,她才心滿意足的鬆開被捏的有些發紅的小欣。

看著就跟蹂躪完少女的惡少一樣,一臉舒爽表情站起身來的上官嫣然,又看了看那想哭不敢哭,一副受到摧殘模樣的小欣,盧志強苦笑不已。

這都十幾年了,怎麼嫣然還是沒有改變喜歡欺負小欣的這個愛好啊?就算再喜歡一個「玩具」,玩了十幾年也應該感到厭煩了吧?怎麼看嫣然的樣子,還是興趣不減當年埃

你說嫣然這麼「欺負」她,小欣平常還是喜歡有事沒事的找上官嫣然,這算個什麼事啊?女人的心思,男人就是怎麼也不明白。

盧志強看著一副被「欺負」慘了的小欣,搖頭苦笑道,別看現在小欣這個樣子,用不了半個來小時,她又會跟上官嫣然膩歪在一起,好的跟那啥似得。

「走吧,秦大神棍,裡面就是我們翡翠閣存放東西的地方了,你丫的不是要打土豪嘛?進去瞧瞧吧,讓你丫的好好開開眼界。要不要我給你找輛車來啊?」

盧志強對著秦天做出一個很假的讓客的姿勢,嘴裡也用一種非常假的語氣綿里藏針的說,當說到打土豪這三個字的時候,還鄙視的看了秦天一樣。端起了土豪該有的架子。

「嘿嘿嘿嘿,盧大少就是盧大少,做人真爽快,真土豪啊,走走走,嫣然我們去見識見識,看上什麼,千萬別跟你盧大哥客氣,誰叫人家是土豪來著。」

面對盧志強這綿里藏針似得邀請,秦天厚著臉皮壞壞的一笑。對著站在一邊的上官嫣然喊道。就跟沒聽出來盧志強那話中的隱藏意思似的。同時他還在心中暗自嘀咕道。

「嘿嘿,盧志強啊盧志強,本來還想給你留條活路呢。但是我看你這是非要往死路上溜達啊,行,就沖你這幾句話,那幾塊最好的料子,我就不客氣的笑納了,我讓你哭死,在我面前裝土豪,就有被打劫的心理準備,啊嘎嘎……」

………………………………

在盧志強的示意下,那三位老總跟管家似得頭前帶路。幾人穿過志欣閣一樓的前庭,坐著守衛森嚴的電梯下到了地下三層,來到了一個僅有十平米左右的密閉、狹小的房間當中。

然後,這三位翡翠閣的老總,在盧志強這位董事長的頷首示意后,紛紛掏出鑰匙,從旁邊的牆壁上,腳下的地板上,七手八腳的打開數以十計的鎖,又在幾個從暗格露出的鍵盤上,各自輸入了總計六個長達二十幾位的密碼,又分別用指紋驗證和虹膜驗證后,一扇又矮又窄的小門,才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嘖嘖,盧大少這機關弄得挺不錯的啊,看起來就跟軍事基地似的。」

秦天看著經過這一番活動之後,已經累的氣喘吁吁的三位老總,頗為好笑的說道,這些個機關在他的眼中簡直就是如同虛設,白費力氣罷了,他想進去,一個「瞬間移動」就可以搞定,而且還讓別人從外面看不出一點痕來。

「那是礙…」

盧志強歪著頭,看著一臉笑意的秦天,頗為自豪的說道,雖然感覺秦天的語氣似乎有些不太對,但是盧志強也沒有去深究。

進門后,入目的並不是想象中的庫房,而是一個短短的僅有十米左右的走廊,走廊兩側是兩排小門,同樣也是那種又矮又窄、又厚又重、機關鎖具眾多、開關繁複的那種合金門。

這時跟著來的其中一位老總,走上前來,指著那一排小門對著秦天介紹道。

「這裡一共有四間庫房,右邊這兩個小門當中放著貴重木料和貴重金屬,左邊這兩個小門當中,則是放著切割好了的,就差加工的翡翠和珠寶,不知道這位先生,想看那一個?」

「你們的翡翠原料放在那裡?就是那種沒有打開的,全賭類型的那種。」

面對那個老總的發問,秦天想了想,忽然開口道,雖然先天演卦早就告訴他了,在不遠處的那個房間當中,就放著幾塊非常不錯的料子,但是秦天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拿放翡翠原料的地方,把那幾塊沒有切開的料子。

當然秦天之所以下這種決定,他的惡趣味佔了很大一個比例,你想想啊,當著盧志強的面,把他這裡的幾塊好料子,都能弄出來,他的表情絕對比拿那幾塊完全切開了的來的精彩。

聽了秦天的話,那個老總還沒有說話,盧志強差異的忍不住咋呼開了。

「翡翠原料?還是那種沒有打開的,全賭類型的?我說秦天,這全賭的毛料你會挑么?這裡面的道道挺深的,依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從全開的裡面選,要不然找半賭的也好了,或者乾脆你直接說,翡翠、紅翡、黃翡、藍翡、紫翡,我給你備齊就得了……」

翡翠毛料分為全開、半賭和全賭。

全開,就是翡翠的石皮已經全部去掉,留下全部的翡翠料子,此時的翡翠水種、大孝分量,自然一目了然,但是相應的,因為其中的情況太過於一目了然了,基本上這類翡翠的價格已經完全透明了。

半賭,則是翡翠的石皮切去或是擦去一部分,露出一塊可以看到內中料子的小窗,但也僅有一塊小窗,僅能說明這塊料子里有翡,但內中到底有多少料子,內中料子的水種如何卻不能確定。

也許是薄薄的一層石皮,其餘內里滿滿的都是翡料,而且水種成色極佳,也有可能僅有開窗的這點翡料,僅有這麼薄薄的一層,之後就全是石頭蛋子,這就是半賭,一般那些不精於此道的人,又想碰碰運氣的,在加上有點身家的人,都會選擇這種半賭的料子。

畢竟這種半賭的跟全開的相比,價格能差好幾倍,跟全賭的相比,風險也小了好幾倍。

至於全賭,那就跟賭博差不多了,它挑選的對象,是沒有經過任何切、擦的毛料,現在的科學技術根本無法透視那一層厚厚的石皮,這種全賭的毛料看上去就是一塊石頭,樣子不見得比農村裡壘豬圈的毛石強多少。

因為誰也看不透,所以靠運氣賭博的概率非常的大,因為裡面到底有沒有翡,誰都說不準,就算是最有經驗的賭玉專家,也只能憑著經驗和運氣,連蒙帶猜。

所以賭石行業也有了「一刀窮,一刀富」 一刀天堂,一刀地獄』的說法,因為你選擇的毛料裡面到底有沒有翡,誰都說不準,說不定你一刀切開,裡面露出滿堂翡,那就是賭漲了,大漲,也許幾刀切下來,發現不過是白用功,這不過是一塊重頭到尾徹底的石頭而已!這就是賭垮了。

但是就是因為這種超級考驗心臟的刺激,再加上有可能一夜暴富的思想,即使全賭的風險最高,但是很是有很多的人對此趨之若鶩,雖然絕大多數都會大敗虧輸而回,甚至傾家蕩產。

秦天在他這裡拿東西,是絕對絕對不會付一分錢的,甚至就算秦天願意給,盧志強還不願意要呢,但就是這種基礎上,盧志強還是好心的提醒,免得秦天最後把東西帶回去了,卻發現帶回去了一堆無用的石頭,那樣的話,自己才裡外不是人呢。

面對盧志強這好心的提示,秦天卻大搖其頭,要是拿那種切開了的翡翠,自己就相當於欠了盧志強一個人情,而且還是一個不小的人情,因為秦天看中的可不是普通的翡翠。

別看翡翠那玩意只是一小塊,但是那價格絕對能讓普通人為之奮鬥十幾輩子也買不起,但是拿那種全賭的就不一樣了,這玩意沒切開之前只叫原石,切開了之後才叫做翡翠,這價格最少差距幾百倍,有的成千上萬倍也是有可能的。

盧志強那小子只是給了自己幾塊破石頭,是自己有「本事」「慧眼識金」「福星高照」,這才能找到幾塊價值不菲的料子,這樣一來,就沒盧志強那傢伙什麼事情了。

最最重要的是,秦天還非常期待盧志強那小子,看到他從一大堆「爛石頭」當中選出價值千萬的翡翠時的樣子,想想秦天就興奮,於是馬上對著盧志強振振有詞的說道。

「沒事,這種全賭的料子好,就因為不知道裡面是啥東西的時候,那才叫刺激,尤其在開石的那一瞬間,就跟老闆發紅包時的感覺一樣,絕對心跳加劇、心血沸騰,與此相比,毫無驚喜的全開料子有啥意思,就玩全賭的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