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56鑒定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滿了不敢置信,獃獃的盯著那個清乾隆款琺琅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尤其是上官嫣然,她的櫻唇都長得老大,似乎能一口吞下個雞蛋去。 「老……老公,這……這個東西價值1200萬?那……那他也……也太走運...

「小欣欣……你家大少爺要去看那些古玩,可能沒時間陪你,那你就跟在我的身邊吧,我會好好的照顧你的,你看怎麼樣啊?」

上官嫣然這時開口了,她用一副一聽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的語氣說道,同時一雙大眼睛在小欣那被她捏的微紅的小臉蛋上,來來回回的掃視著,目光中閃過一絲絲讓小欣毛骨悚然的神采,似乎在觀察從哪裡下手,手感比較好似得。

「嗚嗚……我不要,我……我跟著少爺……」

小欣一聽上官嫣然的話,就跟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整個人都差點跳起來,捂著她那可愛的小臉,驚慌失措的喊道,同時急匆匆的跟上盧志強的腳步,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角,似乎這樣能帶來一些安慰似得。

「嘿嘿……」

上官嫣然看著驚慌失措逃跑的小欣,露出了一個非常邪惡的微笑,似乎她很是喜歡「欺負」小欣的那種感覺。

看到上官嫣然那個表情,秦天在心中暗自嘆息一聲。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第一次見嫣然的時候,她風風火火,英氣十足的,就跟一個虎妞似得,接觸的時間長了,才發現她其實挺單純挺愛害羞的,現在又看到了她那邪惡的一面,真是……想不到埃」

微微搖了搖頭,把心中的念頭甩出了腦海,秦天繼續在那些王老闆端上來的古錢幣上挑挑揀揀的,不斷的翻看著。

「哎1

默然秦天輕輕的嘆息一聲。

「怎麼了老公?這些都沒有你想要的?」

聽到秦天的嘆息聲,上官嫣然奇怪的問道,她到現在還不知道秦天想要什麼樣式的銅錢,她看這一盤子銅錢,似乎品種挺多的,難道這些秦天都看不上眼?

「這些銅錢,確實都挺不錯的,品相完全。花紋清晰,而且也很是稀少,就算排不上五十名珍,但每一枚也都在數十萬以上了,但是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五十名珍,就是五十種最為稀少珍貴的古錢幣,我們華夏在古代是以銅錢作為貨幣的。而且朝代更替頻繁,基本上歷朝歷代的皇帝,都會把上一個朝代的銅錢收集起來,重新鑄造,這也造成了銅錢的種類繁多。

近代有些學者們,把一些銅錢的信息總結起來。排出了五十種最為稀少的銅錢,所以人們就把他們稱之為五十名珍。」

秦天淡淡的說道,看到上官嫣然眼中那明顯的問號,又稍稍解釋了一番什麼是五十名珍。

「不是吧秦天,老王這裡的銅錢,算是整個潘家園最為齊全的了,基本上別家店裡的他這裡都有。別家店裡沒有的,他這裡也有,要是這裡也沒有合適的話,估計你也只能去邊上的小攤里,碰運氣了。」

聽到秦天的話,盧志強開口了,這一刻他的語氣有一點幸災樂禍,剛剛自己在秦天身上吃了那麼大的一個癟。而且自己的老婆,還被上官嫣然那麼「欺負」,所以此刻,他看到秦天那副有點失望的樣子,很是開心。

就跟自己倒霉的時候,若是看到有人比自己更不幸的時候,那個剛剛還怨天怨地的人。心情馬上就會好起來的。

「切……」

秦天看著幸災樂禍的盧志強,對他狠狠的豎了一個中指,當真是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埃自己剛剛看了他的笑話,現在才多大一會工夫啊,就輪到自己成了笑話了。

「丫丫個呸的,這不是逼老子出絕招嘛。」

秦天在心中狠狠的念道,然後緊閉雙眼,手指微動,這一刻先天演卦全力運轉,他本來不打算用這個作弊器的,但是現在看情況不用不行了啊,他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幾枚合適的銅錢,來輔助他的先天演卦,要不然每次都是心算,太費力了。

雖說他現在的先天演卦沒有到達算物的境界,只是算人的境界,不能算出合適他的銅錢位置,但是他卻可以給自己算一算啊,算算自己在什麼時候,那個地方能遇上合適的東西。

看到秦天的那副樣子,本來還要出聲笑話的盧志強,瞬間閉嘴了,同時還給小欣和上官嫣然示意,保持安靜,他對秦天的這個樣子不陌生,當初秦天給自己算卦的時候,就是這麼一副樣子,盧志強對秦天的這副樣子記憶很是深刻,所以他才會第一眼認出來。

看到盧志強那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上官嫣然也馬上反應過來什麼情況,似乎秦天是在用那種叫做先天演卦的匪夷所思東西在算什麼東西,當即老老實實的待在秦天的懷中不動彈了,而且還刻意的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擾到秦天。

雖然那個王老闆不是很明白盧志強一行人的舉動意思,但是看盧志強那副認真的表情,似乎是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也是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不過他的眼神一個勁的往秦天身上飄著,不斷的思考著秦天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盧大少這樣對待。

一時間整個大廳當中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空氣都似乎凝固了一樣。

「呼,還真是累啊,來一次這個不比高強度的鍛煉一個小時來的輕鬆啊,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話說的還真是對埃」

一分鐘后,秦天臉色有些蒼白的睜開了眼睛,眼中閃過了一絲興奮的光芒,擦了擦頭上冒出來的細密汗水,感嘆的說道。

「老公……剛剛你……」

看到秦天終於睜開了眼睛,大廳當中那個凝固的氣氛才終於消失不見了,上官嫣然看著秦天那有些疲憊的樣子,連忙從小挎包當中拿出一張紙巾,溫柔的給秦天擦著頭上的汗水,同時好奇的問道,雖然她的話沒說完,但是她知道秦天懂她的意思。

「呵呵,就是那樣,以前我手頭上沒有工具,只能靠心算。算一次比打一次架還累人,所以我尋思著找幾枚銅錢來,輔助一下。」

秦天笑呵呵的對著上官嫣然解釋道,剛剛他算到在半個小時后,在這裡他的難題將會被解決了,所以他此刻的心情挺不錯的。

「秦天,完事了?情況怎麼樣?」

看著心情不錯的秦天。盧志強好奇的發問道,小欣也從盧志強的懷中探出了她的小腦袋,奇怪的看著秦天,但是當她迎上上官嫣然那帶著危險的目光時,就跟看見貓的小老鼠似得,又跐溜一聲鑽到了盧志強的懷中。

「呵呵。在這裡等半個小時。」

秦天笑呵呵的說道,因為那個王老闆在這裡,有些話不方便明說,所以秦天只能這麼含含糊糊的,但是他相信這話盧志強一聽就能明白。

「半個小時?那正好,你來用你那賊眼幫我看看這個東西的情況,我還真看不好。」

聽到秦天說等半個小時。盧志強就不問了,而是話題一轉,轉到了那幾個王老闆看不好的古玩上,本著閑著也是閑著的想法,秦天摟著上官嫣然的纖腰,向著盧志強走去。

「你說的是這個?」

秦天指著那個外表看起來挺精緻的,清乾隆款琺琅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對著盧志強說道。

「對,就是這個。這個玩意我是真的沒看準,這個玩意要是真的話,最少也是一個國寶級別的任務,但是,這個瓶子保存的太完好了,好的跟新的似得,所以我還真的拿不祝我想老王也是因為這個的原因而遲疑吧。」

盧志強對著秦天點了點頭,同時回過頭來,對著那個王老闆說道。

「就是啊,不瞞您說啊盧大少。現在我都有了去化驗的心思了。」

聽到盧志強的問話,那個王老闆苦笑的說道,基本上到了他們這個級別的人物,只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根本不願意去用那些高科技來檢測,這要是說出去真是太丟人了。

「呵呵。」

秦天也是知道其中的一些道道,所以聽了那個王老闆的話,微微一笑,這一次他倒是沒有急著用,而是走進幾步,仔細的看了起來,主要是這個清乾隆款琺琅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做的確實不錯,非常的精美,讓秦天都有些喜歡上了,所以忍不住多看兩眼。

這個清乾隆款琺琅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高16.3厘米,口徑4厘米,底徑5厘米,小撇口,長頸,腹部下端豐滿,圈足,瓶胎質細膩潔白,胎體輕薄,釉面瑩潤如玉,上用琺琅彩繪畫,頸部用藍料彩繪上下兩組蕉葉紋,腹部琺琅彩繪芍藥雉雞圖:兩隻雌雄雉雞棲身於山石上,彼此相偎,作態親昵,周圍襯以芍藥花及秋季花草。

空白處墨彩題詩:「青扶承露蕊,紅妥出闌枝。」引首朱文「春和」印,句尾白文「翠鋪」朱文「霞映」二方印,瓶底赭彩四字方款「乾隆年制」,這件玉壺春瓶,構圖十分精美,芍藥雉雞寓意金雞富貴,有吉祥的含義,畫工精細入微,繪畫圖案取自清代宮廷畫家的手稿,此瓶集詩、書、畫、印於一身,有如一幅展開的畫卷。

「怎麼了秦天,你也看不準?」

看到秦天沒有跟剛剛一樣,一眼就說出那個東西的情況,而且仔細的看了起來,盧志強驚奇的說道。

「咳咳,看出來了,真是想多看幾眼罷了。」

聽了盧志強的話,秦天乾咳幾聲,他都差點忘了正事了,連忙一個甩上去。

「叮,清乾隆款琺琅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真品,價格1200萬。」

「王老闆,這個東西你是多少錢收的?」

看到的提示,秦天微微一愣,這個東西竟然是真的?於是轉頭看向惴惴不安的王老闆,好奇的問道。

「秦……秦先生怎麼了?這個東西是假的?當初我收這個東西的時候花了600,是一個看起來挺落魄的人賣的,本來我不想要的,因為這個東西太新了,但是我看那個人確實挺困難,似乎一天沒吃飯了,我就給了他600把這個東西收下了,全當做好事了。

當時我把這個東西放在一邊也沒在意,後來整理東西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個東西似乎是真的。」

聽了秦天的話,那個王老闆稍稍回憶了一番說道,當說道這個東西是假的的時候,他好像鬆了一口氣,不再為此而糾結了。

「呵呵,600?恭喜王老闆了,你好人有好報,你花了600塊錢,買來了價值1200萬的東西,20000倍的差價埃」

秦天呵呵一笑,對著那個王老闆開口恭喜道。

「什……什麼!這……這東西是真的?」

盧志強他們幾個異口同聲的喊道,語氣充滿了不敢置信,獃獃的盯著那個清乾隆款琺琅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尤其是上官嫣然,她的櫻唇都長得老大,似乎能一口吞下個雞蛋去。

「老……老公,這……這個東西價值1200萬?那……那他也……也太走運了吧,20000倍的差距啊,這比中什麼彩票都足。」

好一會兒上官嫣然才回過神來,看著那個幸運的王老闆,有些羨慕的說道。

「呵呵,這就是古玩的魅力所在,花白菜價買入,賣出白粉的錢,這還不算什麼。很久以前英國一個收藏家在逛英國的跳蚤市場時,就曾經很偶然的發現一個汝窯瓷,花了幾個英鎊就拿下了這件珍藏,隨後在1971年把它捐給了維多利亞及阿爾伯特博物館,後來這件汝窯瓷在整個博物館所有藏品中的編號就是0001號,這才是真正的走運。」

秦天看著羨慕的上官嫣然笑呵呵的解釋道。

「秦……秦先生,這……這個東西真的是真的?」

那個王老闆還是不太相信的問道,要是這個東西是假的的話,他還不至於如此,本來他收下這個東西的時候,就沒想著能賺錢,後來發現他似乎是真的的時候,就一直在糾結著,現在猛地聽秦天確定這個東西是真的,他感覺就跟做夢似得。

「屁,老王,秦天剛剛的本事你也看見了,他說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剛剛秦天說這個東西值1200萬,那我就出1200萬買下來,省的你吃虧,怎麼樣?」

盧志強這時眼珠子一轉,對著那個王老闆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今天有長輩過生日,我們這些做小輩都要去,所以導致這一章現在才發出來,向大家道歉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