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55欺負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質盤子,上面放滿了,那種像是放鑽戒的小盒子,幾步來到了櫃檯上。 「老王,有新貨沒有?」 看著櫃檯上面的那些小盒子,盧志強隨口一說道,他也就是這麼信口一問罷了。 「盧大少,您別說...

「秦天,你這個牲口是吃什麼草料長大的啊,你怎麼這裡厲害埃」

這時小欣從盧志強的懷抱中悄悄的探出她的小腦袋,看著秦天驚奇的說道,在盧志強這個大少爺的耳目渲染之下,她對於一些古玩可是有些了解的,再說了,她家少爺那副倍受打擊的樣子,可是在時刻提醒著她。

秦天這個牲口全部說對了。

「協…欣……」

一聽小欣說秦天是一個牲口,上官嫣然不幹了,雖然她也認為自己的老公,在某些方面比牲口還牲口,但是也輪不到別人說埃

於是把小欣從盧志強的懷抱中搶過來,捏起她那可愛的小臉,就跟揉捏一個大號洋娃娃似得,揉捏了起來。

「嗚嗚……嫣然姐姐好痛哦……小欣知道錯了……嗚嗚,你就知道欺負我……你壞……」

被上官嫣然這麼對待,小欣只能淚眼汪汪的看著上官嫣然,不敢反抗,因為以往的悲慘經歷在提醒著她,她要是反抗的話,她絕對會被上官嫣然玩的更慘的。

盧志強……

「這算是什麼事情啊,我被他男人給弄得沒脾氣了,現在他老婆又來欺負我老婆,蒼天啊,你是多麼的不公埃」

盧志強這一看看著被上官嫣然欺負的小欣,又看著在一邊笑呵呵的看熱鬧的秦天,他真是無奈了,要是換成別人,他早就讓對方知道什麼叫做老虎屁股摸不得,但是遇上這兩口子,他也只能用包含著熱淚的眼睛看著蒼天,暗自傷懷了。

在身後的那個王老闆,此刻大腦都快被嚇得暫停了,我的親娘啊,那個女人竟然這麼欺負小欣,把她當成一個大號洋娃娃來玩弄。盧大少竟然還不生氣?不過我看盧大少此刻的表情怎麼那麼無奈呢,難道他不是不生氣,而是不敢反抗?

我的親娘啊,我今天這是沒睡醒還是眼花了,出現幻覺了。

盧大少可是京城第一大少,京城第一財神啊,他打個噴嚏,整個華夏都要聽著,他還有無奈的時候?而且小欣可是盧大少的逆鱗啊,當初盧大少衝冠一怒為紅顏的事情。現在我還記得呢,當初只是一個「成功商人」家的紈子弟因為喝醉了,隨口說了小欣幾句,把小欣給說哭了,盧大少就直接把那個「成功商人」給連根拔起了,讓他們「清清白白」的離開了京城。

什麼叫做清清白白的?就是所有犯過得彌天大錯和雞毛小錯都要揪出來,該打的打,該罰的罰,所有過錯都被懲罰過。才能算得上是『清清白白』,基本上這一套下來,那個商人一家就離破滅不遠了。

這個詞雖然說得輕巧,但是對於華夏新時代的商人來說。幾乎必將『傾家蕩產』。絕對是分量極重的一個詞。

一個富豪的崛起,尤其是在現在的華夏,第一桶金總是離不開骯髒,而之後為了發展。在華夏官本位的主流文化中,在華夏善於內鬥風格的市場環境中,在如今金錢至上的社會風氣中。更是免不了滿身污濁,

行賄、官商勾結、惡性競爭、偷稅漏稅,到各環節的違章、違規,甚至違法,都不可避免。

如今華夏的這些腰纏萬貫的富豪們,只要有大人物真的想徹底的抓、想徹底的查,那就幾乎無一倖免,就算沒有說的這麼絕對,也至少要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富豪,要洗乾淨屁股去坐牢,甚至去吃槍子兒。

而且後面還有一句離開京城呢,意思就是,就算你已經囫圇身子的清清白白了,也要離開京城,找個旮旯牆角,去蹲著的吧,至於是死是活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以後要是再敢踏進京城一步,嘿嘿……

由此可見,小欣絕對是盧志強的逆鱗,是別人永遠不能碰的底線,但是眼前呢?那個盧大少的逆鱗,現在卻在盧大少的面前,被一個人當成一個大號洋娃娃的玩弄,而雖說那個人也是一個女的,但是這樣也太刺激王老闆那可脆弱的小心臟了。

「好了,嫣然你暫時放過小欣吧,沒看見盧大少心疼的都快哭了啊,俗話說得好啊,打那啥還要看主人呢,你當著盧大少的面欺負人家的小情人,也太壞了。」

這時秦天笑呵呵的出聲勸阻起來,只是聽聽他的話,這時勸阻嘛?分明就是落井下石,在盧志強的心口窩上再撒一把鹽啊,打那啥還要看主人?這是人話嘛。

盧志強……

小欣……

上官嫣然……

「噗嗤,竟然老公你都發話了,那我就大慈大悲的暫時放過你吧。」

上官嫣然聽了秦天的話,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煙波橫轉,嬌嗔的掃了秦天一眼,她沒想到秦天會這麼的壞,把小欣比喻成小狗。

「嗚嗚……少爺,他們兩個壞人合夥欺負我。」

終於逃脫了上官嫣然魔掌的小欣,馬上鑽進了盧志強的懷抱,楚楚可憐的對著盧志強說道,在尋求著安慰。

「故意的,你絕對是故意的,丫的你這是接機報復。」

盧志強輕輕的拍打著小欣的後背,抬起頭來狠狠的盯著秦天,目光中清楚的表達出這個意思。

「嘿嘿,我就是故意的,你咬我啊,誰讓你小氣巴拉的,去看看你的收藏室都不願意。」

看著盧志強那惡狠狠的不管,秦天把頭一甩,眼光一撇,清楚的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

「我靠啊,做人不能太無恥了。」

盧志強都快吐血了,早知道秦天這個人無恥,但是卻沒想到他會無恥到這種程度,你都要去我家裡拿東西了,我不讓,那就成我小氣了?這是哪門子道理啊,果然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埃

「無齒?我的牙齒很好埃」

秦天對著盧志強燦爛的一笑,露出了嘴上那一排排潔白的大牙。

「我靠礙…」

「喂,你們兩個再打什麼啞謎啊,還眉來眼去的,當我跟小欣是死人埃」

猛地上官嫣然開腔了,他的那話,把秦天和盧志強都噎住了。

「眉來眼去?我跟他?嘔……」

聽了上官嫣然的話秦天跟盧志強的臉色瞬間變黑了,一種名為噁心的東西從心底升騰上來,不過卻被他們兩個死死的壓在了嗓子眼裡,經過上官嫣然這麼一打岔,兩人不敢再進行「眉來眼去」的對話了。

「那啥,老王,把你收藏的那些古錢幣來,都拿出來見見太陽吧。」

這時盧志強才想起來,跟秦天來此的目的,連忙出聲道,再不給秦天轉移話題,萬一他真的要去自己的收藏室,那自己可真是要坐蠟了,基本上能放在他的收藏數當中的東西,都是他的心頭寶貝。

要知道古玩越是稀少,越是值錢,基本上那些後面八個零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僅此一件的玩意,要是被秦天這個壞胚子給弄了去了,他在想找一個可就難了,古玩買賣的都是唯一性。

曾經在一場黑市文物拍賣就曾經發生了一件轟動一時的新聞,有個北京很有名的的玩家,花了上百萬買了一隻被稱之為孤品的乾隆青花瓷瓶。

誰知道那哥們貨款一清,拿起那個瓷瓶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直接碎成了七八十片,連修復的功夫都省了,根本就沒法黏合。

當時所有人都以為這哥們瘋了,卻不曾想,他直接從隨身帶的箱子里,又拿出一件和那個一模一樣的瓷器來,當眾宣布,這才是真正的孤品。

從文物價值上來講,他所剩下的那個瓷瓶,的確成為了孤品,如果願意拿出去拍賣的話,估計價格馬上就能翻上幾番的,這就是古哇的唯一性。

「好,您稍等。」

聽了盧志強的話那個王老闆才從獃滯中清醒過來,連忙應了一聲,一路小跑的向著裡屋跑去,根本不怕店裡閃了人,他可是知道盧志強的身價的,自己放在這外面的東西,就算白送給人家,盧大少還嫌棄佔地方呢,而且那個叫秦天的人物,竟然能這麼對待小欣,盧大少還不敢生氣,證明哪位也是一個手眼通天的人物,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一會兒,那個王老闆就端著一個好似古代店小二上菜時用的木質盤子,上面放滿了,那種像是放鑽戒的小盒子,幾步來到了櫃檯上。

「老王,有新貨沒有?」

看著櫃檯上面的那些小盒子,盧志強隨口一說道,他也就是這麼信口一問罷了。

「盧大少,您別說,還真有幾個新貨,只是……只是這幾個新貨才剛來,我這還沒看好呢。」

聽到盧志強的問話,那個王老闆稍稍遲疑了一下,這才苦笑的說道。

「哦?能讓你老王都沒看好?快拿出來看看,秦天啊,你在這裡先看著,我去看看那個新貨埃」

聽了王老闆的話,盧志強明顯來了興趣,回頭對著秦天說了一聲,就快步的離開了著了,也不知道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新貨,還會實在不想在秦天的面前轉悠了,那就不得而知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