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36血腥屠殺

作者:金鱗非凡物  |  更新時間:2014-02-12 06:53  |  字數:4373字

砰!砰!砰!砰!

秦天手中的槍不斷的響起,伴隨著秦天的槍聲,沒響一下就會有至少一條叛軍的生命被秦天給收割,一箭雙鵰,對秦天來說那是小意思,誰讓叛軍站的那麼的密集呢。

而且那些叛軍每一顆快要命中秦天的子彈,秦天都彷彿早就預見到這一切一般,身體一扭,輕巧的避開了,同時反手就是一槍!

有些個叛軍憑藉著直覺開了一槍便伏在地上,生怕被秦天給命中了,但是很不湊巧,他們的那一槍總是會非常巧合的往秦天飛去,所以秦天微微躲過之後,每一次都會回手一槍,一顆子彈便會準確的貫穿了他的頭顱,或者在空中一個詭異的弧線,就命中了躲在掩體之後的他,頃刻間,腦袋被炸成了一個稀巴爛。

這些叛軍的槍法自然是不必多說,能在這個戰亂的地方里混幾年,槍法基本上都能說的過去,而且槍法在軍隊中那是基本功,但是,秦天卻更是可怕,槍炮武術本身就讓秦天的槍術近乎無敵,再加上秦天平練習了煉體決,身體素質自然是更加強大了,這也造成了秦天那以一挑千的匪夷所思情況。

漸漸的秦天離那群叛軍的營地越來越近,甚至有些叛軍都能看清楚秦天臉上的表情了,看到秦天這個殺神就要衝過來了,心情緊張的他們,頓時槍法更是不堪了,這時秦天都不用躲閃了。

恐懼迅速的蔓延在每一個人的心頭,殺不了秦天,完全殺不了他,沒有一發子彈可以擊中他,但是,秦天卻是每槍必中,每一發子彈都會帶走一條生命,這麼一會功夫。這個簡陋的陣營門口,已經倒下了四五十具屍體了。

全部是一槍斃命,有些個就連腦袋都被炸成一個稀巴爛了,那刺鼻的血腥味,在他們的周圍彌散著,白的紅的噁心人的東西到處都是,再看到秦天臉上那不帶一絲感情的臉龐,他們心中的恐懼跟強烈了。

「逃!」終於一個叛軍再也無法承受的住那麼恐怖的壓力了,一聲驚叫轉身就逃。

「逃啊!」

恐怖會傳染,逃兵會傳染。潰敗洶湧爆發,當一個叛軍轉身逃走的時候,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連貫性,幾秒鐘以後,那些還在堅持的人也跟著逃了起來。

總體來說,這些叛軍的素質還算是很不錯的,在秦天屠殺了一半以上的戰友的同時,還能保持到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已經很不錯了,可見這裡經常的戰亂。已經將他們的素質鍛鍊出來一點了。

但是,他們卻無法繼續堅持下去了。

因為秦天太可怕了,他就像是一個無法阻擋的天神一樣,一路摧枯拉朽的來到了他們的面前。剛剛他們將近上百人,一起對著秦天掃射,卻被他簡簡單單的消滅了四五十人,還被他逼近了營地門口。剛剛接近百人都沒有對付的了他,現在他們區區的三四十個管什麼用?

再不跑小命就保不住了。

這一刻所有轉身逃跑的叛軍,腦子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跑!跑不過別人,至少跑過周圍的人,這一刻所有的營地門口的叛軍都跟放羊似得,撒丫子的四散逃跑,但是他們似乎忘了一點,把後背露給秦天,他們還能活命嗎?

看著一個個尖叫著轉身離去的叛軍,秦天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容,「把後背露給我,你們這是逃命,還是送命?」隨即身體一轉,猶如一個巨大的陀螺一般旋轉起來,上下雙手看猶如一個舞動的大風車一般。

蓬!蓬!蓬!蓬!

急促的槍聲響起,在短短的數秒鐘之內,秦天最少開了四十多槍,逃走的叛軍,方向不同,路線不同,高低不同,但是,這四十多槍下來,竟是沒有一個活口,而且最遠的一個,這時已經跑出了二三十米遠了,但是他們還是沒有逃脫死亡的命運。

時間在這一刻完全靜止,以秦天為中心,周圍儘是滿地的屍體,橫七豎八,鮮血橫流,那平整的土地上,已經染上了一團鮮艷的紅色,泥土被染成了紅色,而且還不斷冒著小氣泡,那是因為鮮血太多,土地在往下不斷滲透的結果。

秦天收起了手中的ak74,從地上重新撿起了兩把槍,稍稍檢查了一下,替換了手中那兩把因為射速過快,已經有些損壞了的ak74,秦天的目光微微一掃,看著營地深處不斷的湧出,卻不敢靠近的叛軍們,臉上掛著一種輕蔑的笑容,大步的朝著營地的內部走去。

雙手鄰槍,昂首挺胸,大步前進,彷彿是完全不在乎子彈會擊中他一般,秦天就這麼大搖大擺的,旁若無人的向著敵人的營地進發。

距離秦天約莫百米遠一個小瞭望塔上,一個狙擊手此時正緊張的用手中的狙擊槍對準了秦天,此刻他的心臟在不斷劇烈的跳動著,聲音在他的耳中好似雷鳴一般。

剛剛見識到了秦天那驚人的槍術,此時他的手心手背全都是汗水,額頭之上更是大汗淋漓,他真是怕了,但是一想到剛剛被秦天屠殺的戰友們,還有自己那個救了自己好幾次的兄弟,現在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眼神慢慢的堅定了起來,他要給兄弟報仇!

手慢慢的攥緊了狙擊槍的槍托,此刻因為用力過度,他的手上的青筋都跟小蛇一樣暴漏在皮膚外面,他把眼睛緊貼在瞄準鏡上,槍口一寸一寸的對著秦天移動著,並不敢用狙擊槍直接對準了秦天,因為他很清楚,高手對於瞄準都是很有警惕感的。

從剛剛秦天毫髮無損的穿過上百個叛軍的槍林彈雨就可以看出來,秦天對於瞄準的警惕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