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330秦天的個人演唱會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是最理想的結果,最重要的是秦天走的時候,他根本沒有看到秦天有帶著子彈出去。 「呵呵,為什麼不呢?」 秦天看著笑呵呵對著自己打趣的盧志強,同樣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但是當秦天這一句話說出來的...

秦天握槍的手在隨著ak74噴射子彈的幅度而不停的細微抖動著,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不會發現,只會以為是受到了后坐力影響下的自然抖動,但是以秦天現在的臂力,現在的高級槍炮武術,他會出現這種問題嘛?

答案當時是否定的!

若是槍痴在的話,他一定會驚奇的發現,秦天抖動的頻率完全和子彈的發射頻率一致,同時在子彈出膛的一剎那,秦天還會有一個細小的急速的抖腕動作。

在這個動作的影響下,從ak74的槍膛處飛出的子彈居然不再是直線的前進方向,而是會產生一個拋物線般的弧度,這,就是傳說中的弧形彈道。

在普通的人眼中,這是一種只在人們想象當中才會出現的射擊方式,但是在秦天手中,這種弧形的彈道已經像吃飯喝水一般簡單了。

擁有弧形彈道的秦天絕對是可怕的。

他完全可以對於激射而出的子彈,做到如臂驅使,可以說得上是指哪打哪,想哪打哪,就算那些藏在掩體之後的叛軍,也逃不過秦天的屠殺,子彈就跟長了眼一樣,會神奇的繞過他們的掩體,直接命中掩體之後的叛軍。

甚至有些叛軍,臨死了,都不知道,他明明藏得非常的掩飾,身體完全沒有一點部位露在外面,那個敵人到底是怎麼命中他的?當然了,他的疑問只能到地下去問死神了,現在他註定死不瞑目。

砰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輕快的槍聲不斷的從秦天手中響起,兩把ak74歡快的往外噴出一道道的火蛇,甚至還帶著一點點的節奏感,秦天這個傢伙他完全把這兩柄殺人兇器,當成了樂器來操縱,一曲像模像樣的西班牙鬥牛曲從他的手中生成。

秦天一邊演奏,還一邊跟著節奏輕哼起來。甚至身體還在不斷的扭擺著,他完全把這一場屠殺當成了一個個人演唱會來對待!

他是主角,那群叛軍怎是一個個活生生的音符,只是這一曲,是用他們的生命譜寫而成的。

雖然秦天射擊的速度很快,甚至一個完整的彈夾,在他的手中,用不了幾秒鐘就會被打光,但是秦天的命中率,卻是驚人的百分之百。也就是說,秦天現在是彈無虛發,真正做到了每一顆子彈都消滅一個敵人。

正常情況下,一場激烈的戰鬥中,平均十發子彈殺死一名敵人就是極為驚人的使用效率了。

在二戰期間,第一帝國的耗彈量世界第一,要平均將近兩萬發子彈才能夠殺死一名敵人,雖然這個數字加上了訓練和試探射擊所消耗的子彈數量,但也可以從中看出來。在真正的戰場上,子彈的命中率並不高。

但是秦天呢?他卻是真正的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凡事出現在他的眼中的,或者是在他的眼中冒頭的。不管他是不是躲在巨大的掩體之後,是不是趴在地上,總之秦天的子彈都會準備的找上他,給秦天貢獻一比功德。

這是一個奇!

在戰場上出現這樣的效率。只能說是奇!

但是這種奇,在秦天的眼中,卻再正常不過來了。甚至當他的眼睛看到有敵人出現以後,他的雙手就會下意識的給他送上一刻子彈,這個時間他的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

現在的高級槍炮武術,已經真真正正的成了秦天的本能反應了,只要一槍在手,他就是一個無人能擋的存在,一槍在手,便瞬間化為死神。

有那區區不到一分鐘的火力壓制,秦天就已經摧毀了叛軍在這個據點上的防禦力量,同樣的,秦天在這一分鐘之內打光了八個彈夾,一共二百四十顆子彈,被他送到了叛軍的陣地,同樣的,系統的提示音,也在秦天的耳邊想了整整二百四十聲。

秦天在戰場上就是一台人命收割機!!!

「媽的,看來龍組的傢伙,質量也不咋地啊,製造這把槍的人,是不是也是拿回扣了。」

一首歡快流暢的西班牙鬥牛曲,響到一半的時候,被迫停止了,不是音符不給力,而是演奏者的樂器罷工了,看著手中那不斷的發出聲,卻不往外發射子彈的ak74,秦天狠狠的罵了一聲。

那兩柄質量還不錯的ak74,在經過秦天兩場高頻率的戰鬥后,因為槍管過熱,導致裡面的一些個零件被融化了,現在他們正式的像秦天宣布,他們絕定退出這個音樂大舞台。

「回去一定要跟羅剛他們說一下,這武器也太脆弱了,這才用了多久時間啊,就不行了,幸好這是我,要是換成別人,這不是蓄意謀殺埃」

秦天看著那兩柄罷工了的槍,頗為不爽的說道,要是給他一點時間和零件,他完全可以在幾秒鐘之內,讓他們原地滿血滿狀態復活,但是因為來的匆忙,他根本就沒帶更換的零件。

所以,他只好把這兩柄勞苦功高的ak74,跟扔垃圾一樣的往空間中一扔,又從空間中拿出了另外兩柄ak74出來,秦天來的時候,可是待了足足八柄ak74,兩個壞了,他還有六個完好的。

那一首未完結的西班牙鬥牛曲,再次在這個空曠的地方上響起,只是這一次這首西班牙鬥牛曲的速度稍稍放慢了很多,甚至曲子都快不成調了。

但是秦天也沒辦法,要是還按照剛剛那個速度來的話,那幾個完好的ak74,也經不起他玩多久的,他這次除了西班牙鬥牛曲以外,他還想整兩遍《黃河大合唱》呢,所以他要稍稍愛惜一下手中的槍了。

………………………………

半個小時后,這場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的戰爭結束了。

可以說秦天一個人,幾桿槍,主宰了幾千人的命運,同時也收割了幾千人的命運。

在秦天的有意識的引導下,整個戰局都在朝著他預期的方向發展,並最終蓋棺定論,這次的戰爭結果跟上次一樣。毫無疑問的是秦天獲得了勝利,只是跟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秦天沒有留下任何的活口,不能說沒留下活口。

至少那些衣衫襤褸的工人秦天沒有殺死一個,他們都是一群可憐人,他們的眼神中已經充滿了茫然,機械的重複著起身和彎腰的動作,用一句行屍走肉來形容他們毫不為過,他們所求的只是一頓飽飯,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住處。以及繼續活下去的權力。

秦天所殺死的只是那些擁有罪惡在身的叛軍罷了,一千一百個叛軍全部授首,無一倖免,這些叛軍全部有罪惡值在身,而且最少的一個也是上百點的。

這個硝煙遍地的地方再別人眼中是地獄,但是在秦天的眼中卻是一個豐收的天堂,因為這一次的戰鬥,他收穫了整整兩萬一千三百二十一點功德,和五十點積分。

雖然現在五十點積分已經不被秦天看在眼中了。但是當小妖告訴他,他這一次收穫了兩萬多點功德的時候,及時以他的定力,他的心跳也忍不住加快了幾分。呼吸一陣急促,這可是兩萬的功德啊,加上以前的功德,現在他身上一共有了三萬七千零三十一點功德了。開啟定位移動功能所需要的五萬功德,他已經湊齊了一大半了。

………………………………

「啊!秦長老回來了。」

正在地上舒舒服服的躺著的一個龍組成員,不經意的一撇頭。發現政府軍營地門口,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似乎是秦天?但是他躺著看不太清楚,當他勉勉強強做起來的時候,這才能確定,他剛剛沒看錯,卻是是秦天回來了,頓時一嗓子就喊出來了。

他的一聲很快就引起了其餘眾人的注意,紛紛艱難的用胳膊撐起被撐得動彈不了的身體,把目光移向著秦天所在的方向。

「咦?還真是你啊,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你別告訴我你已經全部的把敵人都給消滅了,這才優哉游哉的返回。」

看到那一臉輕鬆表情的秦天,好似剛剛只是出去遊山玩水了一番而已,除了他身上那一股偌大的硝煙味,和淡淡的塵土之外,絲毫看不出一點破損痕的衣服,盧志強笑呵呵的打趣道。

他確實是在打趣秦天,就這話他自己也不相信,即使他真的認為秦天的槍法神乎其技,但是這可是硝煙遍地的戰場上,不是在別的地方,你一個人的槍法就是再好,你能防備的了幾十個幾百個叛軍,一起對著你掃射嘛?

秦天昨天晚上的表現雖然讓他很是吃驚,但是他卻認為秦天是佔了夜色的便宜,這才能造成那種不可思議的現象,但是這大白天的,什麼依仗,什麼保護都沒有了,你能看得見對方,對方也能看得見你,別忘了,你才兩把槍,但是對付可是有上千號人存在。

而且這一次秦天也沒有帶m134火神炮這種大殺器,他只是提了兩個ak74就出門了,那才能消滅多少敵人啊,就算秦天的槍法真的很好,那他最多也才消滅六十個敵人而已,這還是最理想的結果,最重要的是秦天走的時候,他根本沒有看到秦天有帶著子彈出去。

「呵呵,為什麼不呢?」

秦天看著笑呵呵對著自己打趣的盧志強,同樣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但是當秦天這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周圍頓時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

除了不時響起的風聲以外,他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甚至是連呼吸聲也沒有了,因為他們都被秦天這一句話給嚇得,連呼吸都忘了。

「不……不太可……可能吧,你……你真……真的,把那些叛軍都……都給消滅了?」

沉默良久的盧志強,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以後,這才對著秦天不敢相信的說道,剛剛他被秦天的那一番話給嚇住了,連呼吸都忘記了,只是獃獃的看著秦天,差點把自己給憋死。

「呵呵,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他們都給消滅了,也有可能會有幾個漏網之魚,我只是消滅了一千一百個而已。」

秦天看著盧志強那個不敢置信的樣子,「謙虛」的說道,那個表情很是靦腆,似乎對自己這個表現頗有幾分說不出口的樣子。

「我……我靠啊!!!!1

盧志強聽到秦天那「謙虛」的話,頓時感覺眼前一黑,差點一口老血沒吐出來,他現在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這貨到底還是不是人啊?一千一百個敵人啊,還而已,你怎麼不去死埃

那個軍官模樣的人,也顧不得鼓鼓的肚子了,當即從地上跳起來,對著手下瘋狂的喊叫起來,讓手下的人全部出發,不是去讓他們攻擊叛軍,而是去叛軍那裡搬運屍體,以及確定數量。

雖然他的手下非常不解這個命令,但他們還是去了,當看到那一地的屍體后,他們驚呆了,在軍官模樣的人,再三的催促下,他們才反應了過來,紛紛上前去搬運屍體。

經過上千號人一個小時的努力,才終於把叛軍營地里,那遍地的屍體給清掃乾淨,當盧志強他們看著那堆成小山模樣的屍骨堆,他們沉默了。

秦天說的是真的,他真的以一己之力,幹掉了這個叛軍的營地,全殲了這伙叛軍

當這個消息,連帶著圖像傳到了獅子山的高層那是時,頓時又引起了一場強烈的轟動,要知道整個獅子山的政府軍,已經有整整十年的時間沒有這麼歡快的慶祝了,連續兩場大捷讓政府軍的高官們都有些飄飄然的感覺,而且是在接連兩天時間之內。

幸福來得太快,太突然,讓他們甚至有些準備不足。

政府軍的最高指揮官隨即便下令,這兩個解放了的礦區的所有士兵除留下一半人手作為基本的看管人員以外,其餘士兵全部分散到各礦區駐地,同時要求各礦區的駐軍必須滿足秦天的一切需求,不管是合理的還是不合理的,如果秦天想要擁有戰爭的指揮權,也要全權交給他。

不得不說,單純從魄力這一點上,政府軍的最高指揮官還是非常不錯的,但是秦天卻對這些不感興趣,這些政府軍在他的眼中完全是一些累贅,在戰場上,有他們在,還不如他自己一個人來的輕鬆自在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